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一十五章 愿终有一日
    宛如疾风迅雷“好”字犹在空气里扩散两人已经交上手。
  
      鹤绝的剑身末端是有部分镂空的快挥动的时候与空气摩擦会出宛如鹤唳一般的声响虽然这么大动静对于一个刺客来说并不算好事但是鹤绝生平最喜欢光明正大地杀人极少行暗杀之事因此这鹤唳声对他算是没什么影响反倒是有可能扰乱敌人的心志容止特意包起来那部分剑身便是表示不愿意占花错这一点便宜。
  
      楚玉也是头一次见容止这么正式的与人过招交手显露出高明的剑术忍不住看得出神虽然不能看清两人的每一个动作但是大概情形还是晓得的。
  
      花错在容止身体周围不断地游走剑光密集宛如暴雨而容止却是双脚站在原地几乎不动却好像十分随意地左一下右一下地格挡花错的剑招他的动作本是杂乱无章可是由他做来却仿佛浑然天成好像每一个动作招式都是本该如此不像是容止去挡花错的剑而是容止随意的挥洒但是剑之所向正好是花错所攻之处。
  
      鹤绝挡着宇文雄确定他不会再上来了也回头去看激起了凌厉剑风的战场在场中人除了容止外以他武学见识最高看着容止长剑纵横捭阖竟然禁不住心神微醉。
  
      花错的剑术套路他在几年前便是知晓了的令他心醉的乃是容止施展的剑法那套剑法不见得如何快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令鹤绝这样地绝顶高手也不由得有些出神。
  
      他从前一味求取狠戾快在这条道上已经算是走到了尽头最近一段时间总觉得自己的剑术没有丝毫进展。如今看容止使剑可算是让他瞧见了另外一条道路。
  
      然而众人之中。最为心惊的却还是要数花错身处在战场之中他比战局外地人更清楚地感受到容止的可怕更隐隐有一种被制肘地郁闷感。容止的度和力量都不算强。可怕的是他每一剑都恰到好处打在他最弱的地方。
  
      他与容止多年相交也没有想着提防对方早就把他的剑术摸了个透可是容止施展出来地剑术却是与从前他们切磋时大不相同更让他认定昔日容止可以隐瞒包藏祸心。
  
      花错移动得太快楚玉甚至看不清楚他的身影。但是她还是能瞧见处在狂风骤雨般攻击里的容止笑意散淡悠闲。却不像是在与人生死相搏而是正春日漫步青郊。
  
      但是楚玉已经学会不从容止脸上判断现在的形式。便拉了下看得眼睛一眨不眨的流桑。问道:“谁会赢?”
  
      “啊?”流桑缓过神来想了想道:“容哥哥吧。我看花哥哥已经没有余力容哥哥却不同。”
  
      果然过不片刻容止长剑一摆竟然将身体周遭环绕的几乎织成网一般的剑光尽数荡开花错身形疾退才退了不过四五尺距离便咚的一声跪倒在雪地上他双肩双腿上射出来四道血箭抛向半空后零落地洒在雪地上。
  
      雪白血红相映极是美丽也极是惨烈。
  
      花错剧烈喘息胸口起伏不定脸上身上的汗水被寒风一吹正是让他如坠冰窟他抬眼望着容止满怀恨意喝道:“技不如人你要杀便杀想必我这种已经没用地棋子杀了也是无关紧要的。”
  
      容止却反手将剑交还给鹤绝才转头笑吟吟地望着花错柔声道:“与你交手不过是满足你的心愿我杀你作甚?”
  
      他言辞之中丝毫不带火气依然是那么平淡花错望着那双柔和宁静地眼眸忽然间悲从中来他悲愤狂笑道:“容止我诅咒你终有一日你会尝到肝肠寸断心碎欲死的滋味!上天绝不会让你如此逍遥终有一日一定会地!”
  
      他顿了顿语气微微缓和神情却是怨毒至极地道:“我愿终有一日你会因为得不到什么而辗转反侧得到了之后又日日夜夜惶恐失去。”
  
      这个人……这个没有心地人……
  
      谁能伤害他?
  
      他死死地盯着容止好像要将他这一刻的模样烙印进心里一个字一个字清楚无比地道:“我愿终有一日你付出一片真心却被人弃之如履因爱别离求不得而失措狂身心千疮百孔。”
  
      这个人……他没有眼泪……
  
      谁来摧折他地微笑谁来撕毁他的从容?
  
      花错闭上眼睛再张开勉强摇晃着站起来撕下衣衫给伤口止血。容止下手巧妙并未伤及他的筋骨肌肉也是顺着纹理切开包扎止血都很容易。他扎好伤处再度看向容止面上已是一片坚毅:“我若活着这辈子余下来的时日都会来寻你报仇我若死了化作厉鬼也要日日夜夜纠缠诅咒你……你不杀我今后一定会后悔莫及。”
  
      容止笑道:“请便。”对于花错的威胁他并没有如何放在心上。
  
      鹤绝从容止手上接过剑后扯下容止缠绕的衣料猛地一挥剑剑身上出凄厉的鹤鸣声他使剑时是听惯了这声音的可是不知为何此时却没有欢悦之感他此番前来目的已经达到离间了容止与花错也顺带报复了花错本该十分高兴可他心头却陡然生出一股怅然之感。
  
      留此已是无益他收剑回鞘转身扬长而去。
  
      花错深吸一口气转头环顾四周此时的他仿佛由仇恨铸成目光散着寒意只在看到流桑和楚玉时稍稍和暖一些前者是不解事的小孩子至于后者在花错的认知中是跟他一样被容止欺骗的可怜人。
  
      “公主。”花错望着楚玉恳切道:“容止此人冷酷无情纵然在他身上花费再多的心血也得不到半点真心相报花错从前遭容止欺瞒对公主多有不敬之处也不奢求公主谅解只盼望公主不要像我这般给人骗了这么久。”
  
      言尽于此他单手提剑蹒跚着朝远处走去红色的背影在雪地里渐渐变小最后缩成一个小红点宛如一滴凝固的血液隐没在荒芜的雪地里。
  
      墨香有些不安地走近容止问道:“公子就这么放他离去好么?”语意之中已是隐含杀机。
  
      这并非为了他与花错之间的私人恩怨而是怕花错伤害到容止。方才花错赌咒般怨恨的誓言让他担忧虽然说这些年来容止的许多谋算计策都是交给他来主导但是有时候实施起来会需要花错来跑腿如此下来花错也算是知道了不少内情从前花错一味信任容止倒也罢了现在花错成了敌人倘若他有心可以破坏容止的不少安排。
  
      容止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心中顾虑但是我既然说了不杀他也希望你不要自作主张暗中下手他若是要来便冲着我来好了难道我会怕他不成?方才我与他交手一番用的是这四年来思索悟出的剑术待他静下心来便会从中获益五年之内即可大成也算是我回报他四年相伴相助之情……嗯?公主你做什么?”
  
      将剑还给鹤绝后他的目光便重新转向了楚玉一直注意着她的举动就连墨香过来说话他也分了一半儿心思望着她这时见她走到马车边拿起被他放在车边的桓远的佩剑忍不住微微惊讶出声询问。
  
      楚玉捡起桓远的剑翻来覆去仔细看了一会才小心握紧拿在手上接着慢慢地走到容止身前。
  
      不光是容止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她该不会想像花错那样也跟容止那么打上一场吧?
  
      开……开场啦……第一场擂台赛结束小花pk小容小容大获全胜。
  
      第二场开场……小楚pk小容…………
  
      求包月推荐票躬请大家多多投票
  
      晚上还有一章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顺便给朋友pk的小说求pk票:
  
      《皇家幼儿园》作者:玄色书号:1o53978
  
      残害祖国花朵从皇家幼儿园开始。
  
      大家投完pk票不要忘记把包月推荐票留给我哦o(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