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二十二章 冬去春又来
    容止本来是想要先想明白这个问题再做决定的他素来谋定而后断极少有这样没想清楚便行动的时候可是他也知道观沧海的实力想杀个楚玉是很轻易的事等他释除疑惑楚玉只怕早就变成了尸。
  
      他隐约有一种预感倘若他今日不理会此事任由楚玉被杀掉今后也许会后悔。
  
      容止也质问过自己是否对楚玉起了如天如镜一般的心思——他多谋善断老练世故不会像天如镜那般直至心境被搅得一塌糊涂喜欢到了极点还不明白;也不会如桓远那般分明已经心存爱慕却依旧自欺欺人连对自己承认都不敢——倘若他真的起了这般心思应该极早想出应对之法将这份情感控制住。
  
      他是冷静而冷酷的人一旦现有可能便不畏惧直面自己的心。
  
      但是结果却让他困惑:他能够看懂天如镜隐藏着的热烈而缠绵的眼神也能够看懂桓远强以理性压抑的妒嫉可是轮到他自己的时候却是几乎有些看不分明。
  
      什么是倾慕?
  
      什么是相思?
  
      他素来心如冰雪那冰雪接触到微微的暖意有溶化的迹象时竟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而越是深思从前与楚玉相处的情形便分外清楚地一幕幕在他脑海中浮现。
  
      但是这并不是情他依旧冷静理智犀利强韧不曾如痴如狂不曾相思忧愁。动了情的人该是似天如镜那般再不济也该有桓远那个程度。怎么也不该是他如今的模样。
  
      他还能有这么多闲情和余暇来思索是否动情也许这本身便说明了他尚未动情。
  
      ……可是无可否认。他还是动摇了。
  
      容止知道这是什么引起的楚玉所做的令他太过震动这撼动了他稳固地内心因此想要恢复平静恐怕只有先偿还这一份天大人情。
  
      从这个角度上看。他方才对观沧海所说也不算是说谎只不过省略了其间诸多细节罢了。
  
      观沧海听着容止久久沉默不答也不着急只冷笑道:“你既然不肯说也就罢了别人不知道你难道我却还不知道么?你这人看似无欲无求出尘高雅。实际上心思比谁都深算计比谁都重倘若不是有所图谋。你又怎么会特意来与我说项?”
  
      他冷冷笑着双目虽然不能视物。但是他的感觉极为灵敏。能感觉到容止就坐在他身前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和表情:“我说得是也不是?”那是一种极为奇妙地感觉。周围的一草一木任何物体地存在都逃不脱他的感知。
  
      他虽然失去了视觉但其他几种感觉却运用充分到了极致。
  
      容止也不反驳只淡淡道:“你既然说是那便是了只是我的图谋不不便告诉你。”
  
      观沧海按下这一节道:“也好我们不问缘由只问结果只怕我不能应承你我父也便是你师父曾经受过何戢长辈的恩惠如今对方执信物所要承诺来了我身为人子自当代父行事。”
  
      同样是承诺一边是父亲欠别人的一边是他方才输给容止地这却要如何衡量?
  
      容止静静等着观沧海的后文。
  
      观沧海笑了笑道:“所以你我再比一场倘若你赢了便可提出让我违背父亲遗言如此一来我放弃此行目的也不算为难倘若我侥幸胜过那么方才你赢我的那一局便作废。”
  
      容止心中权衡一二知道这是观沧海让步的极限用两个承诺去打败一个承诺这对他而言已经很宽松了便点头应承下道:“如此甚好师兄可是还要手谈一局?”
  
      他故意如此说观沧海也不动怒只平稳道:“你如今棋艺我已不能比倘若再来一局便是我存心让你了。”他伸手将棋罐朝容止那边推去随即拿起鱼竿站立起来“以我们的武艺决胜负吧如此也算简单明了。”
  
      观沧海单手握竿鱼竿梢端轻轻点在雪地上纵然手执的不过是普通竹子制作的鱼竿但容止知道这鱼竿在观沧海手上会化作可怕的利器。
  
      数年前他们分别之时他便不是观沧海对手如今数年过去观沧海潜心静修他却身体遭创健康大损差距更是加大。
  
      但是容止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掀开棋盘棋盘下地雪地里埋着一柄通体漆黑的长剑连剑柄到剑鞘都是深沉得不带一丝杂色的乌黑……拔出剑来剑身也是漆黑如墨。
  
      既然在此阻拦观沧海他便做好了这份准备。
  
      这是师兄弟之间地默契也是他们的交易法则。
  
      “看”着容止慢慢地站起来观沧海凝聚心神全身戒备虽然几年前他是比容止稍强但是他父亲曾说容止地天分高于他假以时日必然有越他地时候也不知这个时候到了没有。
  
      容止站直下一秒他忽然整个人倒在地上。
  
      冬去春来一晃眼又是春日复返。
  
      楚玉连同桓远一行人逃出南宋进入北魏已经在洛阳城中住了一段时日。
  
      这一年的春天仿佛来得特别早冬眠地酣睡尚未足够便迎来雪融冰消从泥土中冒出来小小尖尖的可人新绿。
  
      但是楚园之中依旧残留着冬日的缱绻慵懒楚玉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慢悠悠地洗漱吃饭又在宅院里闲逛了一会儿才找来幼蓝问话:“你有没有看到桓远?”桓远又不见人了平日里最常待的书房也找不到他。
  
      幼蓝想了想恭声道:“桓公子今天一早便去了城南。”
  
      “哦。”一听幼蓝说城南楚玉便知道了桓远的去处暗忖横竖无事可做便去找人好了也顺道逛一下街。
  
      楚玉现在所居住的地方叫做景宁里在洛阳城的青阳门外“里”是古代一个系统的民居管理单位就好像是现代的“xx小区”的意思一般每里有五百到一千户人家而楚玉来到洛阳城以来觉这里的街道纵横交错规划得非常整齐恢宏房屋街道都规规矩矩看地图都是一个个方块。
  
      而洛阳的街道也是极为笔直宽阔走在街上纵然是好几辆马车并行也不会觉得拥挤。
  
      楚玉慢悠悠地在街道边走着过青阳门再穿过开阳门便在开阳门外不远处看到了立在一片石碑之中的桓远。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