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二十七章 冰与火之歌
    楚玉方才还在与桓远谈论要如何才能清楚看见车中人的面貌却不料被他们谈论的对象这就来到了她面前。
  
      该不会是来找她的吧?
  
      楚玉看着马车心中一片慌乱假如车中的人是容止她甚至没有想好应该用怎样的神情去面对。
  
      马车行驶到门前时楚玉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可是出乎她的预料马车却没有停下来只继续朝前行驶而马车旁的护卫警戒地看了她一眼确定一个文弱公子和一个小孩没什么威胁后又收回了目光。
  
      原来只是路过。
  
      楚玉松了口气忍不住暗笑她实在是有些自恋了她现在对于容止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他又怎么会来这里?只怕纵然他们擦肩而过他也懒得多投来一瞥。
  
      正想就此回屋楚玉最后朝马车行驶往的方向瞥了一眼却讶异地看见那马车竟然停在了旁边一座宅子的门前!
  
      楚玉现在所居住的楚园是当初桓远为了给自己准备后路而买下的提前派人来北魏打点照料等楚玉等人来了后便改作楚园。
  
      楚园的两侧都是空置的宅院但是在楚玉等人搬来后不久左侧的宅院便也住进了人家门口没有像别的人家一样挂上主人的姓氏或身份表明所有权只悬着一块空白的牌匾。宅院的主人几乎从来都不出门所有的琐事都是几名管家负责打理除了偶尔有仆从进出采办购买货物外其余时间大门皆紧闭着。楚玉在与对方相邻的花园里偶尔能闻到围墙后传来的药味。得知其府上大约有病人在。
  
      楚玉从来没有邻里和睦地打算更加不是好打探是非的人因而虽然做了两三个的邻居。却对这位新邻居毫无了解。
  
      然而这位新邻居竟是可能与容止有关系地?
  
      马车在无名宅院面前停下接着便有一个护卫上前去敲门。接着马车从开启的门直接驶进去那门前本来是有门槛地并不方便车子直接出入照理说车中那人该下车自己走进门去可是他偏不现身。而是直接让护卫将马车整个人抬高几寸越过门槛后再小心放下。
  
      居然连几步路都不愿意走容止好像没有懒惰娇贵到这个地步吧?
  
      尽管疑虑重重但是有一件事在楚玉心中却是雪亮分明:她一定要弄明白车中人的真实身份否则她的心境无法再度得到安宁。
  
      现在有两个下手的方向其一为使用武力硬闯劫道袭击马车以期能看清楚车内人的容颜。其二便是混入旁边那间宅院里她就不信那人可以坐着马车进园子。难道还能坐着马车进屋不成?
  
      当然楚玉也不是没想过趴在墙头偷看。可是一来这样自己目标太明显。万一被人现打下墙头就不好看了;二来他们地宅院也不是普通的小四合院亭台楼阁流水园林一应俱全。虽然不若当初公主府那样幅员辽阔便是想要前门走到正对方向的后门也得约莫十分钟时间。她若是想趴在墙头看必须先练就x光加望远镜的神功穿透园林障碍外加远距离望。
  
      自从那马车第一次造访无名宅院后楚玉便让流桑搬一个小板凳在自家门口坐着随时监视邻居家的客人往来如此过了半个月。
  
      那辆马车大约每隔两三天便来造访一次有时候早上来有时候下午来每次都是停留两个时辰便走也同样是每次都不曾在楚玉视线可及的范围内露出真容。
  
      楚玉曾想私下用金钱收买无名宅院中的仆佣探问些事情或为她行方便也曾让人隐瞒身份掳劫无名宅院里出来采购的下人然而不管她是威逼还是利诱对方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比烈士还烈士让楚玉见识了一把什么叫忠贞不二。
  
      就在楚玉做好长期抗战准备的时候揭开谜底地机会比料想更快地到了她的面前。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楚玉照例坐在花园中愁周围春光繁盛得几乎要满溢开无意识地望着眼前绽开地花朵楚玉猛然想起来她来到这个世界从去年春天到今年春天已经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不知不觉她习惯了古代地一切衣食住行都沾染上这个时代地气息她没能改变这个时代却被这个时代改变着。
  
      还有便是她喜欢上一个人然后跟那个人说最好再不相见。
  
      心头微微黯然纵然是满园清丽的春光也没能让楚玉地心情好转这时候她看见花园门口站着的两个人一个是桓远另外一个却让楚玉不禁愕然:“花错?”
  
      他怎的来到了此处?
  
      与桓远并肩而立的花错依旧是一身红衣看着那一身艳色楚玉眼前不由得浮现几个月前的雪地里他与容止决裂时出怨毒而凄厉的诅咒。
  
      几月不见花错整个人的气质生了巨大的改变从前的花错纵然对她有冷言冷语的时候但给人的感觉还是一团炽热的烈火骄傲恣意可是现在这团火焰好像凝固冷却了虽然他嘴角挂着笑容眼睛里却仿佛凝冻着万年不化的寒冰。
  
      他的性格几乎可说是被完全扭转。
  
      从极端的热情天真变作极端冰冷憎恨。
  
      非此即彼非爱即恨花错的逻辑是如此简单和直接爱与恨都是这样的浓烈和深刻甚至让有类似遭遇的楚玉都有些自愧不如。
  
      当然花错至少还有一点没有改变那便是他心中的情感都坦白真实地表现在脸上不管是过去对容止的维护还是现在对容止的憎恨不隐瞒也不遮掩。
  
      桓远这些天在搜集洛阳城情报时无意中现了花错的踪迹想起来楚玉要做的事便设法找到花错与他说明原委接着将他带来。
  
      花错曾经跟身为刺客领的鹤绝混过一阵子虽然鹤绝不屑使用暗杀手段但这并不代表花错没有见识过而跟在容止身边各种诡秘手段他更是学了不少想要暗中刺探什么让花错来做是最合适不过。
  
      楚玉身边的武力少得可怜而唯二两个能动武的流桑和阿蛮又太过单纯这些事交给他们并不稳妥但是花错一来一切都解决了。
  
      桓远简单说明后楚玉便朝花错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劳烦你了多谢你愿意出手相助。”
  
      花错淡淡道:“不必言谢我并非是为了你。”
  
      他抬眼看了看与无名宅院相邻的围墙闻到围墙后的药味他皱了皱眉道:“在刺探马车中人是谁之前我要先瞧瞧这宅院里所居何人!”
  
      言罢不等楚玉反应过来便一个纵身俐落地跃了过去。
  
      红影在墙头一闪而逝。
  
      唔……这个标题是好玩儿写上的家不要在意哈
  
      求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