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二十八章 幽人独往来
    这是花错的心结。
  
      长期的带伤带病长期的住处飘荡着药香这与当初花错留在公主府的情形何其相似?只是于从前不同的是这一切已经化作花错耻辱而痛恨的回忆是难以愈合的伤口一触碰便剧痛不已。
  
      桓远为了能请动花错将他们所知的情形几乎全部告知于他自然这其中也包括了邻家宅院的古怪。
  
      横竖那马车也不是立即便来到这附近在此之前花错却按捺不住冲动想要一探那宅院的究竟。
  
      他对那药香耿耿于怀不能放下一如他对回忆。
  
      桓远带着花错来虽然也有想让花错一探邻宅的意图可是却没料到纵然心性大变但花错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行动派他原想交代花错晚上再潜入却没料到他竟然连几个时辰都等不及。
  
      眼看着花错勇猛地跳过围墙二人来不及阻止连花错衣角的残影都没来得及够上半分。但此时花错既然已经跳了过去他们也没能力追回只能无奈对视苦笑之后便一起在围墙下静等花错消息。
  
      花错沿着墙壁疾走脚步悄无声息风从他身侧犀利地切过。
  
      他的脚步极轻偶尔踩在湿软的泥土上却只留下一个浅得让人觉察不到的印子。
  
      他神情冰冷而沉默伴随着他的跑动横逸斜出的树枝一道道出现在他眼前。但他没有受到任何干扰只轻微地一个侧身或偏头便轻易地绕开了障碍。
  
      他动作太流畅太快。纵然是绕过障碍奔走的度依旧没有降低半分。倘若此刻有人在旁看着会错觉是那些树枝自己给花错让开了道路。
  
      一路行来附近不是没有人却无一人觉察花错的入侵纵然是有人瞥见了花错地所在。那片刻便消失无踪的红影也只会让他们认为自己产生了幻觉。hTtp://
  
      这样地敏捷和灵活是他几个月前做不到的但是有了这样大的进步花错却丝毫不觉开怀振奋他胸中充斥着浓烈仇恨火焰那火焰无时无刻不在焚烧他的脏腑一如几个月前决裂分别之际。
  
      忽然花错停下脚步身形一转贴在一棵大树后。接着林木的掩蔽他朝宅院地主道上看去那里正走来一个侍女。手上端着长方形托盘托盘上摆放着白瓷盅。
  
      见到那侍女。花错的手当即按在了腰间的长剑上。可是下一瞬他又放开手来。剑鞘口绽出的寒光在绿叶之间隐没去。
  
      静待侍女走过花错悄无声息地缀上她。
  
      化身为猎手不远不近地跟着猎物走过几道院门穿过轩室长廊周围的药香一下子变得浓郁起来这让花错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眼中浮现片刻的迷惘恍惚。
  
      但是他当即便清醒过来眼中尖锐凌厉的杀意如狂澜一般翻卷肆虐。
  
      见那侍女走近一扇门似乎要推门而入花错不再犹豫他快地走出藏身的隐蔽处隐约带着血光的细剑无声出鞘宛如毒蛇一般便要刺向那侍女地颈部。
  
      杀了侍女再进去看看是屋内什么人。
  
      花错是这么想的。
  
      倘若是从前花错只会将可能碍事的侍女打晕但是对容止地恨意消磨去了他心中的柔软怜悯让他行事更为狠辣无情此际他也并非有意要杀人只是下意识地直觉这么做。
  
      或许事后他会后悔可是这一刻他完全没想过要手下留情。
  
      花错锐利地剑锋长驱往侍女颈后眨眼间剑尖便要刺入少女纤细地颈项可是就在这时侍女身前虚掩的门忽然开了一条缝不知什么东西飞快地冒出来带着一缕极细地锐风越过侍女肩头正正击在花错的剑脊上。
  
      花错剑尖一偏顿时失去准头却是从侍女的颈侧擦过钉在门棂之上。他反应极快眼见一剑落空知道屋内人已经得知了他的存在立即收剑后撤退了好几步后在院子中央站定定定地瞧着那微开的门缝。
  
      方才他甚至没看清楚是什么打歪了他的剑但是他知道从前的容止也是能做到如此的。
  
      一直等花错后退站定那侍女才知晓方才自己竟在鬼门关前绕了一圈惊得双手一松手中托盘直直地往下落眼见便要摔在地上。
  
      又是在几乎同时花错敏锐地听见锐风破空之声有什么飞快地打在门边让两扇门之间的开口更大了一些随即又有什么闪电般地伸到了托盘之下度之快在花错的眼力所及范围外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那事物稳稳地托住托盘顿了一下就这样平缓地将托盘往回送收入屋内。
  
      这样的态度何止是嚣张二字可以形容的。
  
      花错只道容止轻视于他连露面都不屑他面色白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容止我已身在此地你连出来相见的胆量都没有么?”
  
      门内出一声轻笑过不片刻脚步声缓缓来到门后。
  
      两扇门豁然分开。
  
      楚玉与桓远等了约莫一刻钟却始终等不到一个花错出墙来等得久了两人也开始猜疑不安起来。
  
      楚玉抬眼瞄一眼墙头忍不住开口道:“那个花错该不会是倒霉被人给抓住了吧。”
  
      桓远也朝相同方向看去:“那花错该不会如此不济吧?”他不太懂武实在不能太准确地判断花错的水准高低。
  
      楚玉开玩笑道:“要是他落网成擒还供出了我们被对方找上门来我们就给他来个不认账推得一干二净……”
  
      她话音未落便听到旁侧传来阴沉的声音:“你说谁要推得一干二净?”
  
      循声望去却见院子门口站着一袭熟悉的红影花错面色不太好看显然是听到了楚玉方才所言。
  
      楚玉干笑两声道:“说笑说笑怎么样你有什么现?”
  
      花错扬了扬眉毛忽然不悦的神色尽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略带讥诮的嘲弄冷笑:“现了一个人我把他带来了你见了他便可知晓前后缘由。”
  
      说罢他朝旁边一让露出身后挡着的人。
  
      在院门处是有门槛的花错方才站在门槛上便高出来一截挡住了身后的人楚玉心中尴尬也未曾注意那人露出的衣角直到花错毫无预警地让开。
  
      那人双手背负而立他的衣着很简朴是寻常人家便可穿上的细麻衣。视线顺着修长挺拔的身躯往上是干净的下巴挺直的鼻梁但是看不到眉眼。
  
      他双眼上覆盖着一条两寸宽的锦带锦带缝制得较厚角落有些许褐色的药汁渗透出来。
  
      恍若云破月出记忆中模糊的人影顿时重合楚玉万万想不到出现在此地的人竟然会是他:“沧海客?”
  
      观沧海微微一笑:“吾名观沧海。”
  
      汗那个不是容止我也想让容止早点出来但是还没到那个时候……所以……呃……
  
      求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