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三十一章 不安全之地
    楚玉原本是低垂着眉眼安安分分扮作侍女的可听见少年的话她禁不住震惊地抬眼望向那少年只见少年眼中是一片淡漠没有什么特异的情绪。
  
      镇定一下情绪她的目光带着惊异疑虑下意识地投往观沧海。
  
      那少年会否现了什么?
  
      楚玉并不认为那少年是真的看上了她以少年所展现出来的东西可以推断其拥有极高的地位什么女人没见过想要什么样的绝色得不到?
  
      她虽然比不上容止那样聪明绝顶但是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这具身体虽然可称得上清雅美丽却并不足以让少年这样的人动心甚至拉下面子开口问观沧海索取。
  
      但是楚玉现在也不能开口拒绝她现在扮演的角色是侍女去留都是应该由观沧海决定的倘若这个时候为了避免被要走而主动承认自己的身份那么不光是断绝了今后光明正大旁听的机会也是在扯观沧海的后腿。
  
      虽然不知道这少年是什么身份但楚玉觉得若是让他知道观沧海帮外人来窥探其身份总是有些不好。
  
      当然楚玉也相信观沧海定会毫不迟疑地拒绝少年的要求。
  
      下一刻楚玉感到自己腰间一紧随即被一股力量拉倒倒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清淡的草药香气迅地包拢住她让她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楚玉微微睁大双眼只听见头顶上传来爽朗的笑声:“承蒙你看重可是这侍女是我极为心爱的实在不便相让呢。你若是不弃我这儿还有不少美貌侍女你尽管挑选便是。”
  
      楚玉实在不知道。她这个时候是应该甩观沧海一巴掌骂声“流氓”后站起来。还是应该配合观沧海的说辞嘤咛一声“公子有外人在”前者她实力不过后者她脸皮不够犹豫了半秒楚玉选择了折衷的办法。稍稍转身她假装害羞将脸完全埋入观沧海怀里以免那少年看出她神情不对。
  
      少年有些讶异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问道:“真地不能通融?”
  
      观沧海单手抱着楚玉他的手臂很稳很有力将楚玉的身体圈在他怀中挣脱不得另一只手则轻轻抚上楚玉地头微笑道:“还请恕罪。唯独这个我不能给你。”
  
      少年嘴角一翘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楚玉背对着少年看不到他地表情。担忧他还有什么后招。过了一会儿她听见脚步往外走的声音。再接着是马车车轮声和整齐一致的脚步声远去。
  
      听着少年坐车与他的随从远去楚玉这才放下心她翻了翻白眼出声道:“喂观沧海人都已经走了你还打算抱到什么时候?”
  
      下一刻楚玉便感到腰上一松她双手在观沧海肩上扶了一下几乎是跳着离开他的怀抱。虽然知道观沧海是为了做戏给那少年看但太过亲密地接触还是让她有些窘迫。
  
      方才她几乎是整个人躺在观沧海怀里身体紧贴着他的没多少缝隙稳定的热力透过衣衫传递过来与容止单薄的温凉不同这是一种让人放心的温度强大宽厚宛如山岳。
  
      站稳之后楚玉忍不住瞪了一眼观沧海看见他眼上蒙着的锦缎才想起来他其实看不到观沧海的行动太像一个正常人了以至于她常常会忘记他其实是个瞎子。
  
      观沧海淡淡一笑又随意地拿起身旁的酒壶自斟自饮。
  
      这么一会儿功夫也让楚玉抛开了窘迫与慌乱:不过是抱一下这也是为了表演逼真让那少年知难而退观沧海已经放开她她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这么一想楚玉心中也跟着释然。
  
      今天来此地目的已了楚玉向观沧海告辞。
  
      观沧海家和她的楚园虽然两家相邻但想要自回自家却还要先从观沧海见客地屋子里出来走一大段路到门口再转弯走上一程才抵达家门。楚玉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建议观沧海在两家间隔的高墙那里开一道门方便直接来去忽然她听到脑后传来异样风声还没等她有所警觉脑后地痛楚便将她卷入黑暗之中。
  
      被绑架了。
  
      再度醒过来时楚玉地第一个念头便是有了这个认知。好在她也算是有过被绑架经验如今再度面临勉强能临危不乱观察周围的情形。
  
      楚玉揉了揉还有些隐隐作痛地后脑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
  
      这是一间装饰清简的卧房房间里除了床之外便是梳妆的镜台以及屏风木架屋内除了她之外没有第二人她身上也没有绳索铁链等任何束缚的物件对方将她带来好像就这样把她扔在床上便不理会了。
  
      对方要么是太轻忽要么是对他们的防范能力有足够的自信。
  
      仔细回忆一下昏迷前的情形楚玉已经能大致猜出来绑架自己的是什么人没一会儿斜对面的门被推开站在门口的人证实了她的猜测。
  
      正是那问观沧海索要她不成的少年。
  
      楚玉很容易便想明白了前因后果那少年假装离开却只是离开观沧海的视线随后令人埋伏在她出门必经的路上守着将她打晕绑来此处。
  
      观沧海家的宅院虽大人手却不多更没有多少保卫力量观沧海本身实力强大不需要保护这并不意味着他家中是完全安全的正相反观沧海看不到的地方谁都能侵入谁都能任意妄为。
  
      楚玉正是忽视了这一点她因观沧海不会伤害她便下意识地将观沧海家中也视作安全的身边没带上保护的人才落得如此境地。
  
      默默在心中反省自己的失误楚玉镇定地盯着少年等着他开口。
  
      既然对方不杀她反将她带走那么必定是有所图谋她且看这少年要做什么。
  
      少年缓缓走进来做了个手势侍卫便在门外等候他用一种极为严苛的目光审视了楚玉片刻沉声道:“你好似并不惊慌。”
  
      他说话的时候那种居高临下的尊贵傲气更为显著隐约有一些霸道的意味也越地显出他与容止的区别楚玉心中低叹一声面上微笑道:“我纵然是慌张哀求也是无济于事倒不如先听公子说请我来此的用意。”
  
      楚玉直起上半身毫不回避地望着少年坦荡镇定地对上他凌厉冰冷的目光却没有丝毫退缩。今天吃了一碗麻辣烫两个包子一碗饭一大碗馄饨到了现在还是饿……泪
  
      555……怎么会这样?我平时不是这么能吃的>
  
      还是说冬天到了我的身体自开始储存冬眠用脂肪了?
  
      郁闷地煮面条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