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三十二章 双兔傍地走
    不出楚玉所料的是那少年索要甚至绑架她的目的自然不是看上了她而是想从她口中获知花错的真正身份。
  
      听罢少年问话楚玉神情有些古怪地问:“你若想知道为什么不亲自去问我家主人呢?”在上次花错的全力表演之下吸引去了所有的注目和怀疑楚玉也乐于这少年真的将她当作观沧海的侍女只是有什么话她不能亲自问观沧海反而要特地抓她来呢?
  
      少年淡淡道:“我自然是要问他的只不过在此之前要将你拿在手上。”顿一下他自嘲冷笑:“因为我很多疑。”
  
      楚玉想了想明白了。
  
      少年若是直接问观沧海的话就算观沧海说实话他也是不愿相信的所以打算先抓她来问话再挟持她质问观沧海接着将他们二人的回答对照一番以此验证真伪。
  
      这种不信任并不是基于不安而是身处上位者习惯性的怀疑。
  
      楚玉禁不住很好奇这少年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竟然养成了这种惟我独尊又百般怀疑的性格?
  
      这种感觉汇集成四个字简直就是——孤家寡人……而天底下最高处不胜寒最孤独的地方是皇位。
  
      不过这完全不可能。
  
      念头一出楚玉便当即否定了自己的猜测。这时候南北有两个国家南边的皇帝现在已经确定就是她那位被刘子业关起来的叔父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是在二十七日的两日后才宣布杀帝继位正好符合了天如镜那里的记载。而北边地新帝从街巷的谈论之中可以得知今年才不过十三岁左右。而眼前这少年却是至少有十**岁了。…
  
      就算北魏的贵族育再怎么好。也不大可能一下子看起来比真实年龄大五六岁吧?
  
      心里面胡四乱想着楚玉慢慢地回答少年地提问尽量站在一个真正侍女的角度客观地叙述曾经生地事。她只说几日前花错侵入观沧海家中好像把观沧海当作了什么容止。再接着也不知道观沧海与花错谈了什么便让他在那日再来扮作侍从在他身后接下来的事情这少年便应该也都知道了。
  
      少年一边听楚玉说一边皱眉思索楚玉则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神情在她说出容止的名字时。少年的眉毛微微动了动。
  
      审问完毕那少年沉思片刻带着几分讥诮嘲弄地。对楚玉道:“想不想知道观沧海心中你有几分分量?他若是当真看重你便会前来相救。在他来之前。你便跟在我身边吧。”
  
      他这一番郑重其事的话听得楚玉啼笑皆非她跟观沧海又没什么关系。但这话自然不能对少年说只能低下头忍笑应声。
  
      楚玉跟在少年身后走出用来关押她的房间才一出屋守在门外的护卫随即严密地围了上来把楚玉也一并围住。
  
      楚玉和少年一前一后两人之间隔着二尺多的距离一共十六名侍卫分别在她们前后左右距离她们的距离都是统一的三尺这些护卫的步伐间距几乎完全一样仿佛一个模子刻出一般行动之间隐约有一种森严杀气满溢出来让身处其中的楚玉感觉很不自在。
  
      再看一眼走在她前面地少年少年仿佛全没觉察又或者说她早就习惯了如此。
  
      走到书房前少年停下脚步问楚玉一声:“你识字么?”
  
      楚玉下意识点点头但听到少年的下一句话她便后悔了因为少年说:“正好来服侍我看书吧。”
  
      进入书房又只剩下少年和楚玉两人那些护卫依旧是在外面守候几面书架上摆放着各色书籍而靠窗的桌案上还摆放着一卷摊开地书册。
  
      那少年在桌案前坐下来便拿起看了一半的书继续往下看停下翻页沉思许久面上浮现隐约笑意楚玉在旁边站着偷瞟一眼现是一本记载着民情和官吏考核地资料再看书架上地书籍也多半是兵书史书再不然就是一些记录宗卷
  
      少年看得很专注也很专心偶尔叫楚玉找些什么资料竟是真将楚玉当侍女用了。
  
      楚玉醒来的时候大约是下午她原以为观沧海很快便会现她失踪却没料到一直等到了晚上依然不见观沧海或者别地什么人前来救援。
  
      就算观沧海不来她自家的桓远流桑等人现她失踪后也总会想办法吧。
  
      就这样一边猜测一边等待着楚玉兼职当了一个下午加晚上的侍女一直当到少年睡觉她终于有点沉不住气了因为走进卧房后少年便张开手命令她替他宽衣。
  
      纵然原本楚玉认为少年不可能对她怀有别样心思但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退缩了一下:虽然知道少年真正的目的是探知花错身份可是这并不意味他不会顺道用她来暖床。毕竟现在她在他眼中不过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侍女罢了。
  
      少年注意到楚玉的反应念头一转也跟着明白她的想法他秀丽的脸容上露出嘲讽的笑容:“你的主子难道没有告诉你我并不是男子?”
  
      听闻他此言楚玉当即愣住了。
  
      不是男子?
  
      那么换而言之这少年……是女的?
  
      过了好一会儿楚玉才回过神来目光下意识地转移到少年胸前现那里确实有微微的起伏只不过因为衣服太过宽大让人很难看出曲线。
  
      她是个女人。
  
      有了这个认知楚玉打量她身体各处便不断地现新的证据来支持这个论点:她的相貌虽然稍微偏向中性嗓音虽然低沉沙哑但她的皮肤太细嫩颈项稍嫌纤细身材在女子中虽然算是高的比起容止还是稍矮了一些……
  
      这些证据都说明她的女性身份可是倘若不事先说明楚玉还是会将她认作是男子甚至的假如容止与她站在一处告诉她两人之中有一个是女子她可能反而会将容止当成女的那个。
  
      因为这女子的气质太过强硬刚毅了。
  
      近处看到这女子的第一眼楚玉所注意到的就并非她的外貌而是她骨子里凌厉尊贵的气势那种高高在上的骄傲宛如狂风般席卷一切迅地让她区分开她和容止也迅地让她潜意识里认为拥有这样气质的一个人是名男子。
  
      楚玉还在愣却见那少年……不应该说是扮作少年的女子冷笑一声走出卧房推开外屋的窗子。
  
      夜色里隐约而混乱的骚动由远及近快袭来。今天有事情更新晚了大家抱歉。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