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三十五章 时间足够爱
    沉默了许久观沧海轻笑着出声道:“不错我确实知晓只不过我只知道他的去处却不晓得他现在究竟身在何方。”
  
      楚玉皱眉道:“这话又是和解?”什么叫做“知道去处又不晓得他身在何方”?
  
      观沧海慢慢说出容止拦阻他当日的情形。那日他们才要以彼此武力较量第二局的时候容止忽然倒下却并非是作伪而是他的身体真的有问题。
  
      容止自获救苏醒之后感到自身体力恢复本以为应该再无挂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时常会有脱力现象生第一次作是在与花错激斗一场后那时他并未如何在意只探了探自家脉象并无异常以为是一时使力过度却不料在那之后却一次又一次地作起来。较轻的症状是使不出力更严重者甚至会陷入短暂的昏迷。
  
      楚玉一听观沧海说了容止的情况便立即想起来当初天如镜答应她救昏迷的容止给容止喂了两粒已经有至少三百年以上历史的解药……她当初的担心显然没错看这情形那解药果真是过了保质期。
  
      简单地说就是容止吃错药了。
  
      楚玉吞吞吐吐地告知观沧海其中原委后者愣了好一会儿嘴角才浮现古怪的笑容须臾之后化作放声大笑:“居然是这样。”他一边笑一边道:“容止只道是那天如镜做了什么手脚眼下却是去找那天如镜去了只不过我听说南朝换了皇帝后天如镜也不晓得去了何处。”
  
      自然。去找天如镜的容止也一样不知所踪。
  
      也许容止会找到天如镜得到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也许他就算找到了天如镜也不能改变现状。又或者他甚至没法子找到天如镜——这一点可能很小。
  
      但是这些都与她没有关系了。
  
      她是楚玉是只属于自己的楚玉现在不管容止做什么只要不干扰她的生活。那么都与她毫无干系了。
  
      楚玉微微一笑朝观沧海道了谢便跳下马车才一下车她便瞧见楚园门口地三个人影其中最矮小的那个风一般地冲过来一下子撞进她怀里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腰。
  
      楚玉低头轻抚流桑地头复又抬头望向门口。hTtp://桓远站在门口手中提着一只灯笼散出昏黄柔和的微光。蹲在一旁地阿蛮则慢慢地站了起来。
  
      这些人。都在等着她。
  
      拉着流桑。楚玉慢慢地朝门口走去面上缓缓绽放出欢欣的笑容。
  
      把楚玉送到了家。马车却没有着急离开观沧海坐在车内嘴角浮现一丝古怪的笑容他静静倾听楚玉越来越轻快的脚步听她踏入楚园之内连同其他几人关上大门。
  
      春天的夜里也吹着旖旎地风观沧海伸手探出车帘外感觉春风轻吻上他的指尖:“嘿我虽然甚少骗人可近墨者黑近了那么多年的容止我胡扯起来还是颇有几分模样的。”
  
      “你说是也不是?”
  
      微不可闻的低语声在车内回荡很快便被透入车中的轻风吹散而回答观沧海的只有一片仿佛悠长深远的静瑟。
  
      确定了车中人的身份更确定了观沧海与自身无碍楚玉也终于放下悬着地心便在自家宅院内悠哉悠哉地过日子偶尔心血来潮了便又去假扮观沧海的侍女去参观本朝太后冯亭的求学现场这可是在别处想看都看不到地。
  
      对于冯亭楚玉并无多少怨怼之情毕竟她除了让人打晕她并没有对她造成实质的伤害再加上是她窥视她身份在前如此一想也算扯平反正事情已经过去再记恨也是无济于事。
  
      跟着又旁听了好些天楚玉开始逐渐能听懂两人花花草草地暗语但是她无心于此常常是听了几句便自顾自地神游天外相比之下冯亭地专注让楚玉自叹弗如她向观沧海请教时那种肃穆认真的神色让她地眉宇之间仿佛笼罩了一层动人的光辉。
  
      冯亭虽然来到洛阳但是并不担心北魏都平城那边会生变故因为她在先帝葬礼上往火中的一跳极大程度地巩固了她与现任小皇帝的地位获得了朝野上下的支持。楚玉现在看来冯亭那一场火蝴蝶的大戏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增加政治筹码可是即便是做戏一个地位尊贵年轻美貌的女子敢豁出去一切跳入烈火之中这本身就需要莫大的勇气果决和刚强。
  
      楚玉自问并无这样的胆略。
  
      除了冯亭这边水落石出外结合多方面收集来的消息楚玉也弄明白了寂然那边的前因后果寂然与王意之在击退了容止部下的又一次追杀后藏身在北魏都平城的一间佛寺之中正巧遇上了前来礼佛的冯亭彼时冯亭已经是太后她替寂然解决了被追杀的后患并且让寂然在佛寺中好生养伤。
  
      这么一养便养出了问题一个太后一个和尚之间竟然生出了一些若有若无的暧昧虽然并没有真的生什么可也足够让寂然羞惭欲死因而伤势才愈寂然便请求离开平城冯亭自知在当前情形下两人的身份绝无可能她是个刚强不输男子的人更不会为了一点点情意失去理智要死要活便让寂然来了洛阳在白马寺中得到重要地位。
  
      而之后冯亭因为要请观沧海而前来洛阳请不动观沧海在此停留向他求教想起寂然又去白马寺拜访了一次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又恰好被楚玉给瞧见。
  
      这其中并无阴谋也无诡计只是一场无端生出又断然中止的风月情怀。
  
      终于得出结论后楚玉有些唏嘘又有些觉得不可思议:当时王意之应该是与寂然一道的冯亭遇见寂然的同时应该也遇见了王意之怎么竟然会有人在看见王意之的前提下反而看上了一个和尚呢?
  
      最后她只能归结为:人的审美真是多种多样。
  
      不知不觉间楚玉和观沧海越走越近原本只是偶尔去参观太后求学记到了后来每天往隔壁跑的时间比在自家宅院里待的时间还要多因为观沧海这个人实在太对她胃口了除了眼睛看不见外他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缺陷。
  
      相比起容止观沧海的爱好更加平民化一些他喜欢钓鱼有时候钓来一大筐鱼兴致一起便翻着花样做来给楚玉和桓远等人吃。
  
      他有一双灵活的手这双手可以充满力量与阿蛮平分秋色也可以轻柔地穿梭在草叶之间编出精巧的花环随后精准无误地丢到楚玉脑袋上。
  
      当然更多的时候他是往花错脑袋上丢。
  
      也在不知不觉间观沧海侵入了楚玉等人的世界两家之间的墙形同虚设最后索性打通建了一道门。
  
      一边跟花错阿蛮流桑三人同时过招不落败他一边还能跟桓远谈古论今空闲时还不忘跟楚玉商量明儿去哪里玩。
  
      他的眼睛虽然看不到色彩可是他的心比明眼人更斑澜。
  
      春天他坐在林中听鸟鸣夏日躺在池边闻荷香秋天正是好季节他领着楚玉把水产吃了个遍冬天他拉着楚玉一起蹲在屋檐下听雪落。
  
      那簌簌的声响在夜晚静静听来竟然是那么的优美。
  
      两人全身上下都裹着皮毛远看蹲着的两人好像两个并排放着的一大一小的毛茸茸的毛球紧紧地相伴挨在一起。
  
      楚玉一边听一边抱怨道:“为什么我要来陪你做这种事啊大冷天晚上的我应该在屋里睡觉才对。”可是抱怨的时候她还是禁不住聚精会神地去倾听从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竟然会无聊到专程听这样不起眼的声响并且还乐在其中。
  
      观沧海笑眯眯地道:“自然是陪我我这人毛病不少好玩又惫懒多谢楚玉你啦。白他一眼楚玉用一种恍然大悟的语气道:“对哦你这么一说我才现你有这么多毛病我居然一直容忍下来了真是心胸宽广。”
  
      观沧海依旧笑眯眯道:“那么心胸宽广如你便一直陪着我吧。”
  
      “陪你有什么好处?你养我啊?”
  
      “这个倒也不难。”
  
      现在他几乎就是在养着她了她的每顿饭都是在他家蹭着吃的。
  
      当然这只是说笑说完之后哈哈一笑两人谁都没当真至少楚玉是完全没当真。
  
      春暮夏至过秋入冬再到第二年的春这些时日过来楚玉几乎没有再想起过容止那些过去的影响在脑海中渐渐淡去偶尔闪现的一些浮光掠影甚至连波澜都不曾吹起。
  
      时间足够去爱也足够去……忘记爱。
  
      这章加长了三千
  
      预告下王意之快出场了
  
      唔小容被我冷藏的时间真长……都放冰箱里一年多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