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三十六章 青少年问题
    又是一年春来早。
  
      经历了秋霜冬雪楚园又再度布满生机盎然的绿意。楚玉在北魏已经度过了一年有余的安宁时光。
  
      春风绿了楚园也连带绿了观沧海的宅院在后院的角落里有一个十多米宽的池塘楚玉坐在池塘边用小勺舀起饲料往池塘里撒。
  
      她最近对养鱼有了些兴趣正好观沧海家里有池塘便弄了几十条活鱼进来有红的有白的有灰的形状也不一致也不必管是什么品种混在一起放养。
  
      楚玉每天变着法儿的弄饲料有时候是吃剩的米饭和菜有时候是特地炒的小米有时候甚至干脆丢下去一块骨头有时候忘记了就没喂养了这么多天这些鱼还没被她弄死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一碗饲料是用煮熟的米粒混合了麦麸粉末做成的还掺了一点儿调味料撒一勺下去被饿了好些天的鱼儿便争相游过来几乎要撞在一起接着又追逐着水中往下沉的米粒不住吞食。
  
      观沧海坐在楚玉声旁听着声响手微微动了动几粒石子便直直射出去正敲在抢食抢得最凶的几只鱼脑袋上。
  
      他用力恰到好处足够让鱼吃痛受惊却又不会让它们真正伤着那几只鱼惊慌地退开少许其余的鱼随即补上空位。两人一人喂一人玩边喂边玩虽然不说话心里却仿佛有相通的默契和乐趣。观沧海手头一把石子射得差不多的时候楚玉的小半碗饲料也差不多见了底。这时候他们身后传来蹦跳的脚步声楚玉心中一叹接着脖子被一双手臂搂住。
  
      流桑撒娇地蹭着她地肩膀。…道:“楚玉楚玉。我们去游春好不好?”最近的几个月流桑开始不叫她哥哥姐姐或公主了而是学起了桓远直呼她的名字楚玉给扳了几次。没扳回来便只有由着他去。
  
      这个时候地流桑虽然脸蛋还是一样白里透红的水嫩眼睛还是圆圆大大地但是身高比起一年前来到洛阳时却高了不少眼看着长了六七寸如今已经到了楚玉齐眉处也不知道是因为洛阳的水特别养小孩还是流桑正好到了育期。
  
      轻轻从脖子上扯下流桑的手臂。楚玉转过身时已经是换上一张笑脸:“你自己也可以去玩儿啊去找阿蛮还有桓哥哥他们陪你吧。”顿了顿她微笑道。“我今天身子有些乏力不怎么想外出呢。”
  
      流桑扁了扁嘴。闷闷不乐地哦了一声。他偷偷地看了眼坐在楚玉身旁的观沧海:自从这个人出现后就大把大把地霸占了楚玉的时间。可是他竟然完全不敢对这人有任何抱怨不满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观沧海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服从。
  
      等了一会儿确定楚玉没有答应地意思流桑只有垂着头慢慢地从来时路上回去待到他走远了楚玉随即听见身旁传来轻笑:“我怎么不知道你今日身困体乏?”
  
      楚玉瞥了观沧海一眼无奈道:“自然是推脱的话你就不要跟我较真了。”
  
      观沧海笑道:“可是有什么烦恼说来与我听听。”
  
      楚玉轻叹一声道:“前几日我跟流桑他们除外游春遇见一户人家也在游玩他家有个与流桑差不多大的孩子两个人玩作一处那家人便随口问我流桑可曾娶亲又说起他家孩子将来要谋出路。”
  
      这本是随意寒暄可是却问到了楚玉一直忽略的问题:当初她初见流桑的时候他还是可以称作是小孩子的十二岁可是两年下来至今他的身高往上蹿声音也不似从前脆嫩微微低哑了一些已经到了可以归入少年的年岁。
  
      现在她在洛阳就是在做一只混吃等死的米虫带着一群人一起混吃等死反正他们逃出南朝时携带了足够地财物如今她也没有特定目标混上几十年都不成问题。
  
      可是这样是不对的。
  
      楚玉郁郁地道:“这是不对的从前公……从前我太娇惯养着流桑导致他现在对我太过依赖但是他地人生不该是只有我这一块他今后要娶妻的最好也要自己做出一点成就才不辜负大好人生。”流桑地生命轨迹和重心已经被山阴公主彻底带歪她不知道该如何再带回正轨。
  
      桓远是个知道自己要什么地成年人有自己的主见不需要她担心阿蛮身份特殊留在她身边是最好地选择可是流桑不同他本来应该有一个正常美好的人生而不是只围绕着她打转。
  
      可是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说服流桑走出这个圈子她曾尝试着跟流桑透露了一点自己的意愿却立即遭到了强烈反弹被质问是不是嫌他麻烦不想要他了。而在那之后流桑仿佛觉察出了些什么变得更爱黏着她
  
      楚玉皱着眉说完后抬眼瞧向观沧海却见他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忍不住微微恼怒道:“你笑什么?见我愁你很开
  
      观沧海又笑了笑才不紧不慢地道:“我却是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在烦恼些奇怪的事。”那本是别人的人生她不需要那么担忧不是么?为什么她竟然会当作一件重要的事情来认真地苦恼呢?
  
      楚玉撇撇嘴道:“你可以认为我是太闲着了不过我一定要想出来解决的办法流桑是我的家人我怎么能不为他打算?”倘若是不相干的人她才懒得这么费神。
  
      观沧海闻言虽然还是笑着却沉默下去不再说话一直到楚玉拍拍手走了他才低声道:“家人?”
  
      虽然在观沧海面前信口开河地说一定要想出来法子可接下来几天楚玉还是毫无进展倘若说几句狠话固然可以激走流桑就好像对萧别那样可是萧别与流桑是不一样的纵然同是山阴公主遗留下来的问题萧别对楚玉来说是外人而这两年来楚玉早已经将流桑当作了自家弟弟。
  
      她想要在不伤害他的前提下达成自己的目的只不过这个目的看起来依然十分遥远因为现在流桑便正在缠着她一块儿出去并且数着日子告诉她她已经有整整半个月没有陪他了。
  
      楚玉正被他扯着衣袖缠磨得没法子正要让步却见流桑忽然停下动作偏头倾听着什么过了片刻他的面色一连数变又是惊讶又是怀念还隐约有些不敢置信过了片刻他松开楚玉飞快地朝外跑去。
  
      楚玉心中疑惑也担心流桑会出事便叫上阿蛮一道追至门口。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