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三十八章 对影成双人
    怅然地从巷口收回目光楚玉望向身旁的桓远和阿蛮强笑道:“今后就剩下你们陪着我了。”虽然家里还另外住着一个花错可是那家伙每日只顾着疯了一般的练剑完全将她这里当旅馆使用还时不时去找观沧海过招因为观沧海从不对他下重手但是却能指导他剑术上的偏差。
  
      也不知道花错的什么疯在知道了冯太后观沧海和容止三人的关系以及他们在此的原委后竟然依旧死活认定容止便在这洛阳城内坚定地守在这里不挪窝。
  
      不过花错平素只在院子里活动并不怎么外出惹事楚玉存着多养个保镖的心思也便放任他在楚园住下。
  
      桓远看着楚玉失落的神情心中有一股冲动想要抚平她眉间所有的担忧但是还未有所行动他的内心便陡然警醒理性地克制住了不该有的动作。他垂下眼眸低声道:“我们回去吧。”楚玉点了点头率先往内走桓远迟了片刻才跟上两人之间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从过去到现在默默地默默地始终是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
  
      既不会太生疏也不会太暧昧。
  
      如此便恰到好处退一步是不舍进一步却是危险。钟年年与流桑坐在轿子里两姐弟细细地说这些年来分别之后的经历多半是流桑在说钟年年在听不时地柔声附和两句。
  
      说了不少。流桑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对了姐姐你怎地知道我与楚玉住在这里?”他们逃出南朝时还是颇花了一番功夫的。方才见着钟年年心情激动忽略不少事现在想来。却很是奇怪。
  
      钟年年被问得一怔眼波流转便绽出笑意道:“我昔日交游广阔想要寻什么人实在是再容易不过。更何况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自然时时令人留意你的去向莫说你是从南朝来了北朝便是去了那荒蛮之地我也一样会找着你。hTtp://”
  
      她说得情真意挚毫不费力地便让流桑放下疑虑抱着她道:“姐姐你真好。”
  
      流桑偎依在钟年年身旁感受着轿子微微地摇晃又忍不住忧虑地问道:“姐姐。你方才说我这么一味地没出息楚玉永远会当我是小孩子倘若我将来有出息了回来。她真的会对我另眼相看?”
  
      方才钟年年附他耳边并未如何劝说。只问:“你自以为。你比起容止如何?比起桓远如何?甚至的比起墨香之流如何?你是愿意一辈子在她身后做个孩子。偶尔被她摸摸脑袋便当作安抚还是愿意她正眼看你?”
  
      她说地几个人正好都曾经是楚玉身边的人并且都有流桑及不上地地方最后的一句话正说中了流桑的心事他眼看着楚玉跟观沧海越走越近他却只能用小孩子的手段撒娇耍赖除此之外再想不出别的法子他心中不是不难过地。
  
      所以他要改变。
  
      即便是多么不舍得他也要暂时离开楚玉今后回来时他将会是一个不一样的百里流桑……不现在他应该改回本姓了叫钟流桑。
  
      钟年年正想顺口敷衍他一定可以的可是瞧见他晶亮的眼神和期待的目光心中霍然领悟他是认真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软了下去她停顿一会儿才道:“我不能将话说死纵然你真能有所成就她也未必会重视于你可是我能直言倘若你就只这么跟在她身边你永远只是她眼中的小孩子。”
  
      流桑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他今日大哭了一场方才说话又有些疲累到了现在有些支持不住他合上眼靠在钟年年肩头很快便沉沉睡去。钟年年眼中流露出温柔的光芒她抬起手将流桑的身体小心揽入怀中就这样静静地抱着他。
  
      轿子一直抬出洛阳城外却是在一辆马车前放下来钟年年轻轻地放开流桑走出轿外就在马车前行了一礼道:“谨尊使命已经将流桑带出来。”
  
      车内地人没有说话这沉默让钟年年额头不知不觉地沁出汗来她忐忑不安地等着下一步指示。
  
      钟年年虽然却是流桑的姐姐不假可她本不是想这么快地便来接流桑一来姐弟分别了这么些年她心里竟是有些怕两人生疏二来则是因为她为人效命的时日未满只不过前些日子她却忽得传讯言道提前放她自由但却要让她再做另一件事乃是一并将流桑带走且教了她哄流桑自愿离开地法子如若办得晚了便等着收流桑的尸体。
  
      她骇得无以复加只有乖乖照做虽然不晓得流桑是哪里碍着了上头那位地眼但是尽快将他带离是非之地总是没错。
  
      终于车内出了一声轻轻地磕击声接着车旁侯立着的随从便给她送上早已准备好地行李与文书钟年年略约翻看了一下看到其中有一份地契便放下心来朝车内再行一礼复又返回自家轿内。
  
      凝视着伏在座上熟睡的流桑钟年年目中浮现温柔之色她捋了下流桑额前的丝接着缓慢在轿内所剩不多的空位坐下虽然前途未卜可是她从未有一刻如此刻一般充满了希望。流桑走了数日虽然一切的生活依旧照常可是楚玉却总觉得身边仿佛少了些什么长时间地没有人黏过来缠着她反而让她无端莫名地生出一股失落感。
  
      失落归失落但楚玉并不后悔也没有因此萌生出将流桑找回来的想法只不过叹息声多了些平白让观沧海的耳朵受折磨。
  
      “我说……”当楚玉又一次叹息出声后观沧海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前些天你还在烦恼如何打那小鬼如今可算是天遂人愿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她这么一声声的叹息不是故意在折磨他的耳朵么?明知道他是以耳代目的。
  
      楚玉瞥他一眼不但没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再用力叹息一声才开口道:“我只是一时有些不惯罢了你就忍耐几天吧。”顿了一下她犹疑着问“你说我是不是日子过得太无聊了?要不要干点什么比如开个店什么的?”
  
      观沧海毫不客气地冷笑道:“你?你还是好好做你米虫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去吧。”这句话中的一些名词他前些天才听楚玉说过如今转眼便恰到好处地返用在了楚玉身上。
  
      “喂喂不用这么打击我吧?”
  
      “我这人惯来实话实说。”
  
      “信不信我咬你?”
  
      “你有本事就来咬啊。”如既往地歪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到了最后楚玉自己也忘了方才要说什么但这一番下来她心中的郁结却是舒展不少最后竟畅快地笑出声来。
  
      闲扯半日送走楚玉观沧海慢慢地往回走他居住的屋子很大很宽敞有好几个相连的房间平素除了仆从来打扫整理外并没有外人出入。
  
      但是观沧海进屋关门后屋内却有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人影道:“你还打算留多久?”
  
      另一个人影却不说话。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