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四十九章 破碎的茶杯
    (今天的章节提早
  
      一轮均匀快的击打后容止紧绷的身体终于渐渐松弛下来。
  
      这一套手法不仅得快还需要力量均匀不能有分毫轻重偏差饶是观沧海武力惊人控制下来亦是额上微微见汗他才松一口气却又听到已经来到卧房门口的楚玉的脚步声这才警觉眼下是什么情形。
  
      怎么办?
  
      观沧海眉头轻皱容止勉强半翻过身来嘴角微翘。纵然面临这千钧一的关头两人依旧神情冷静不曾露出半点儿慌乱之色。
  
      观沧海自己虽有把握在楚玉再迈一步进屋之前从窗口逃逸但是此刻容止体力尚未恢复脸上更没易容倘若丢下他一人只怕他们这一年玩的调包计会立即被楚玉瞧出来。
  
      但是带着容止走却不大方便那窗口容他一人进出已是有些勉强带上一人定会有所耽搁届时两个都走不了被楚玉撞个正着。
  
      倘若这时候喊住楚玉不让她入内固然能避免她瞧见容止但是难免会令她生疑……
  
      虽然想了这许多但对于观沧海而言却只不过是瞬息闪电般的心思这时候容止有了动作听出他想做什么观沧海当即心神领会做出配合。
  
      楚玉走到卧室门口时那引她走来的声音忽然停下虽然对观沧海的实力十分认可认为他不会出什么危险但那么异样的声响还是让她忧心不已顾不了太多便抬脚闯了进去。
  
      走入卧室里。楚玉抬眼扫去一看之下不由得愣住。
  
      卧室内的摆设很简单无非便是床铺柜子。最显眼地床上此刻竟是躺着两个人的。其中一个头散乱衣襟大开双目闭合的脸容上渗出晶莹地汗珠正是她此番要找的人观沧海而另一个人。伏在观沧海胸前大半身体被观沧海遮挡住肩颈以上包括脑袋也都盖着薄被映入楚玉眼帘地只有散落的乌黑丝……
  
      看着眼前的情形楚玉愣了足足十多秒一直到薄被里的人仿佛不堪忍受出一声浅浅的呻吟才将她从呆愕中惊醒。…连忙道歉退出门外。
  
      从卧室退到主屋楚玉犹嫌不够一连退到大屋地门外。才缓缓停下脚步她抬手摸脸。感到脸上滚烫似火。心跳亦是甚是急促。
  
      她刚才……好像看到了那什么什么现场啊……观沧海额头上还有汗……
  
      方才那所听到的奇异的声响……该不会是……那什么什么的声音吧?
  
      不对那什么什么就算出声音。也不会那么快吧……
  
      那也说不定观沧海是习武之人啊说不定习武之人度和力量都比较强大呢……
  
      也不对习武也不是用在这方面的吧?
  
      一番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之后楚玉终于逐渐恢复冷静紧接着心头浮现的便是疑惑:她与观沧海交往一年来几乎没怎么看他有过女人啊怎么今天忽然……
  
      转念一想她便又释然:别人房内的事也没必要展现在她面前吧?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楚玉心里隐约有些不好受:方才看到那景象时她只顾着震惊现在回想起来意识到观沧海也是有属于他自己的生活便觉得仿佛有什么原本属于她地东西被抢走了。
  
      从认识到交往一直与她相谈无忌的观沧海
  
      一萌生这个想法楚玉登时惊出一身冷汗:她不会是那么花痴的吧?容止不行换容止师兄这期间也才只相隔一年多而已!
  
      不行这个苗头要坚决打住。
  
      楚玉暗暗咬牙心说绝不能栽了一次再栽一次再说观沧海既然已经有那什么什么了她就算喜欢也坚决不能做小三。
  
      这是原则问题。
  
      正想得入神楚玉忽然感到肩头被人一拍下意识转头看去看到“观沧海”骇得慌忙后退。
  
      容止地手还悬在半空便听楚玉见了鬼一般地后退忍不住中疑惑暗忖他今日的易容改装是否有什么破绽。虽然扮成观沧海破绽很少可这也有个弊病他眼睛被蒙住无法通过直观地审视来判断楚玉地心思。
  
      楚玉望着“观沧海”脑子里再度闪现的却是方才地情形脸颊又有升温趋势她连忙深呼吸平复心绪这才想起来她此番前来是为了昨日之事镇重道歉来的。
  
      觉察楚玉似乎又有站着呆的倾向容止轻咳一声改变嗓音道:“进屋坐下可好?”
  
      楚玉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猛地又想起刚才那观沧海怀里的人道:“那个……不太方便吧……屋内那位……”屋里应该还有那谁谁在这么请她进去没关系么?
  
      因为楚玉自己也不清楚那位连脸都没看到的人是什么定位因此便以那谁谁代称。
  
      容止漫不经心道:“那人你不必挂心。”现在应该已经从窗户出去了。
  
      因为认知上的偏差两人说的虽然是同一件事所指却是不同的人楚玉万万不会想到方才那位正版观沧海怀里的那谁谁此时正以另一幅面孔站在她面前。
  
      进屋就座楚玉的眼光还是忍不住往卧房那个方向飞就怕里面有人出来虽然“观沧海”好像十分镇定的样子但她却颇为尴尬。
  
      等了一会不见“那谁谁”现身楚玉心下稍安这也集中起精神先为昨日让观沧海先走的事道歉接着便说到了王意之对她的邀请。
  
      容止此时正拿起茶杯听闻她的话手腕在半空中一凝。
  
      不仅仅是动作思想呼吸连同血液也仿佛停滞了一瞬间。
  
      过了片刻容止慢慢地放下茶杯手指却不曾松开他合声问道:“你想随他一道走?”
  
      楚玉点了点头道:“老实说我很动心反正桓远他们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在这里没有太多的牵挂带上阿蛮随时可以离开跟着他一起去旅行好像也很不错。”说着她很期待地望向容止道:“我今天前来也想问问你的看法……你觉得怎么样?”
  
      他觉得……怎么样?
  
      容止怔了怔又端起茶杯在唇边沾了一沾声音有几分暗哑地道:“你不该问我你的去向还该由你自家抉择。”
  
      王意之……
  
      容止几乎毫不怀疑假如楚玉跟着王意之离开他今后也许再没多少机会瞧见她她会与王意之一样化做无人可拘束的风。
  
      可是此时此刻此情此境他竟然没有任何立场来阻止她。
  
      楚玉笑笑道:“但我自己也不太拿得定主意再说你是我朋友啊我当然想听听你是怎么看的。”觉似乎从观沧海这里得不到什么意见楚玉的兴味登时有些索然没过多久便告辞离去只留下容止一人执杯端坐。
  
      一直等楚玉走远了容止的才放下杯子手指缓缓离开细白瓷的杯缘流转着温润的光泽杯中茶水澄碧宛如一整块上好的碧玉。
  
      他转身离开只留着茶杯立在桌案正中。
  
      清晨的阳光缓慢转移一束明亮清澈的光柱打入屋内照射在茶杯上忽然听得“哗啦”一声伴随着相互敲击的悦耳脆响茶杯化作一堆碎片而杯内的茶水再无盛装之物从碎片的缝隙与光洁棱角之间流淌而出化作细流滴落地面。
  
      昨天卡在关键地方了怕大家等着急昨晚上又赶着写了半章接着今天早早爬起来开写写完就提早
  
      汗暂时还木有暴露……
  
      求包月推荐票躬!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好困……倒下去睡回笼觉……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