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五十章 江面起杀机
    又一轮的夜色降临时白日里喧嚣尽散街道上再度恢复了冷寂。
  
      春日里的夜晚都是和暖的夜色里浮动着熏人欲醉的暗香不动声色之间倾倒行人。
  
      可是却有那么一个人他心如坚冰香气透过他的身体却什么都不曾留下。
  
      容止缓步走在夜晚的街道上此际他已经又恢复了身为容止的打扮衣衫如雪在这暖春的夜里透出来一丝萧然的冷凝与朦胧。
  
      他的眼眸比夜色更漆黑更深沉而在仿佛看不到底的莫测之中却仿佛翻滚着妖异的狂澜越来越浓烈越来越快最终没入无尽的深渊里。
  
      穿过了半个洛阳城出城门后前方便是洛水容止抬眼一瞥放缓脚步沿着洛水朝下游行去不多时便瞧见静静停泊的画舫。
  
      翘角屋顶琉璃筒瓦舫柱雕花夜虽已深画舫上却依旧亮着灯火缝隙里透出来的光线映着江水半明半灭。
  
      容止站在江边听着画舫内隐约断续传出来的丝竹之音他雪白的衣衫被江上吹来的风掀起有些许卷在腰间所佩的长剑上几有一种欲乘风而去的轻逸。他神情沉静至极可是心底弥漫的却是诡厉的杀机。
  
      想不露声色地阻止楚玉不是没有办法只消杀了王意之妥善处理一番这个人便会从此在世上消失。
  
      处理起来其实不难王意之生性放浪有时候谁都不知晓他到了何处去。
  
      杀了王意之世上便不会有第二个王意之。带着楚玉永远离开。
  
      也许是因为容止在江边站得太久还正对着画舫的方向画舫边上的侍从对他产生了警觉。仔细看了他一会儿后钻入屋内禀报去了。没一会儿王意之慢慢悠悠地走出来。
  
      半江相隔一人站在船头一人立于江边天上圆月安静地倒映在徐缓清澈的河流里。水中也流淌着月光。
  
      两人静默对视并不言语良久王意之飒然一笑道:“容止兄深夜来访请恕在下有失远迎。”
  
      容止微微笑道:“意之兄素来潇洒不羁何必多礼。”他心中虽早存杀机但见到王意之后反而又恢复了深潭般的沉静从容。一双漆黑地眼眸底含着无有波澜的平静笑意。
  
      王意之令人放下小舟载他抵达岸边。脚底踩着沙滩上浅浅的水渍他望着容止悠然道:“这情形似曾相识。昨天白日里。我也是这般乘舟而来那时候。在岸边地人正是容止你没错吧?”
  
      他虽然对内情了解不多但感觉甚为敏锐之前觉察初见的“观沧海”不对劲一时半刻没有想到容止身上兼之后来观沧海又代为掩护才暂时被欺瞒过去此刻既见容止当即便想明白前后缘由。
  
      既然被王意之识破容止也不隐瞒只点头淡淡道:“你说得不错那人确是我。”他凝视着王意之眼前男子地身上有一种他难以企及的洒脱他随时可以放下随时可以抽身而出他游戏着这人间除了自由从来不曾真正看重什么……
  
      王意之身上有一种令人心折的气度不论男女纵然是当初的他也在一见之后心中明白这也许是他完全无法掌控的人。
  
      两次。
  
      王意之两次扰乱了他地计划不经意的甚至是极偶然地在他严密的棋局上投落变数并且两次都对他造成了干扰影响。
  
      容止并不是一个因为这点小事便动怒杀人的人从过去到现在不知道多少人与他为敌破坏他的计划花错甚至天如月他也不过仅仅按照自己的需要行事却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般他心中凝聚着明确清晰的杀意。
  
      再也没有多说什么的必要。容止垂下眼眸手抬起来按住剑柄他甚至不曾尝试对王意之要求令其主动提前离开洛阳因为即便他说了王意之也不会屈从于他的武力而答应。王意之纵然闲散放浪却绝不软弱可欺他不会迫于威胁改变自己地想法意图。
  
      倘若他试图以武力强逼王意之离去反是对王意之的侮辱。
  
      王意之轻叹一声先一步长剑出鞘他离船之际也带上了佩剑:“我是该怨恨你狠辣无情呢还是该感佩你知我甚深知道我不可能因你改变主意呢?”
  
      两人俱是十七八个玲珑心窍容止知道王意之不会屈从王意之也知道容止的来意以及他不开口劝戒地原因话语在他们之间反而成了最多余的东西因为只需要一个照面一个眼神他们便能了解对方意欲何为。
  
      王意之感慨地想:自打初次相见他便对容止地才情佩服不已容止也是知他甚深他们本该成为朋友可是又是为了什么让他们在此执剑相向杀机交逼呢?
  
      因为楚玉。
  
      但也不仅仅是因为楚玉。
  
      楚玉只是诱因真正本质地原因还是这两人骨子里强硬无比的个性。纵然一个幽雅从容一个随意潇洒可是容止地孤高要求自己能掌控一切王意之的骄傲则令他不愿为任何事物所掌控。
  
      王意之并不清楚容止的武力强大到何等程度但是既然容止敢只身前来应该是有了完全的把握此时在他面前的只是死路。
  
      可是他不曾畏惧。
  
      从过去到现在王意之从未真正畏惧过什么他依从自己的本心自在快活地活着纵然是死了也要自在快活地死去。
  
      容止的剑迟迟没有出鞘尽管来此之时他早已明确杀人的目标可是临到眼前却反而好似迷惘起来。
  
      他分明想杀王意之的不是么?又怎会如此迟疑?
  
      他在顾忌什么?
  
      倘若杀死什么人必然要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可是这一回他心里竟然浮现模糊的恐惧感倘若真的杀了王意之也许会出现什么他不愿面对的境况。
  
      忽然容止眉间浮现异样神情转头朝身侧看去。
  
      王见王写得我好开心脸打滚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