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五十一章 这只是开始
    江边出现了第三个人。
  
      两人对峙之际那人已经走到了他们身侧十米外却竟无一人觉他的到来。
  
      那是一名约莫二十**岁的青年头松松散散地束着衣服松松垮垮地穿着双目微微闭着。他随随便便打了个哈欠道:“两位当真好兴致啊这么晚了还在相谈闲话。”
  
      王意之一看他的模样当即笑了起来道:“沧海兄这是做什么呢?”纵然今夜见到容止知道上一回被观沧海诓骗过去他亦不曾有半点儿恼怒反而笑嘻嘻地与他打趣。
  
      他和容止拿着剑倒也罢了观沧海的身后却是背着一根钓竿。
  
      观沧海哈哈一笑道:“我?自然是来此钓鱼今夜风清月朗正是下饵的好时候……意之你可愿作陪?”
  
      心里知道观沧海是特地前来救他的王意之心下感激收剑回鞘而于此同时容止的剑却陡然拔了出来。
  
      剑尖斜指地面容止没再瞧王意之只直接转向观沧海微笑道:“沧海师兄是要来与我为难?”
  
      观沧海笑道:“怎么能算上是为难呢?我不过是前来钓鱼罢了只不过你莫要打扰我钓鱼的兴致伤害我的渔伴。”纵然他偏帮容止却不能眼看着让他杀死王意之。
  
      容止嘴唇微微抿起观沧海此番前来似是护定了王意之连“渔伴”这么荒诞的借口都能给想出来顿时在容止面前竖起一道坚固的阻隔之墙。
  
      观沧海了解容止白日里听到楚玉与容止的说话。晚上再觉容止外出后他便立即明白他要做什么很快便追着赶来。维护王意之周全。
  
      容止同样了解观沧海观沧海既然祭出了渔伴的借口。便表明他决意回护王意之。
  
      这两师兄弟都是表里不一地性子正如同容止貌似清雅出尘实则城府极深观沧海表面看起来可靠稳重和蔼可亲。…电脑小说站骨子里却是带点无赖的性子否则也不会用守孝那么牵强的借口来挡萧别。
  
      但是他地无赖却是以异常强大的实力做后盾就算被人识破也没人敢对他怎么样。
  
      现在这一招作用在容止身上。
  
      相较于容止地无奈观沧海的神情却几乎可以用好整以暇来形容他慢慢地道:“容止师弟虽然你如今武力恢复。可是不要忘记了我是什么人。”
  
      慢慢地取下背上的鱼竿他很平稳地叙述这样一个事实:“不错。我父说你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鬼才。奇才。全才……老头子嘴上一贯没谱这几种说法都对我说过……但是你天才也好。鬼才也好奇才也好全才也罢……”
  
      他微微一笑唇畔笑意并不张扬内蕴的却是强大无比地自信:“眼下你不如我。”
  
      观沧海甫来。登时将局面主导在了他的手上他的武力足以横扫一切花招纵然是容止在他面前也讨不得好。
  
      顿了一会观沧海低声道:“意之能否暂且回避我有一些话想要对我这位师弟说。”
  
      王意之点了点头虽然他也惊讶于容止与观沧海的关系但还是体贴地转身走远给这对师兄弟留下一个私密谈话的空间。
  
      王意之才走观沧海便叹道:“容止师弟你今夜不该来杀人是好办法也是坏主意。”
  
      容止沉默不语。
  
      他何尝不明白这一点可是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外有天如镜远在平城出招内有身体时不时会作的隐患内外交逼已经足够煎熬而在这个节骨眼上王意之如风过洛阳眼看便要带着楚玉漂泊而去……
  
      他要做什么才能得到满足?
  
      他要如何才能消灭心底的不安?
  
      他想来想去竟然找不到在楚玉身上下工夫的途径那个女子就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竟然无法伸出手去触碰。
  
      生平头一次如此不知所措强大而紧迫地压力令他的他选择了最极端的道路斩草除根。
  
      观沧海思索片刻忽然似有所悟他地面色有些怜悯:“容止你心乱了。”倘若是从前的容止不会用这样粗暴而极端地手法纵然用了也会雷厉风行立下狠手而不会一直等到他赶来阻止。
  
      容止目光沉静月光映在徐缓地江水中也溶进了他深不可测的眸子里尽管神情无恙可是他心中却因为观沧海地话微微的微微的动了一下。
  
      他不知道如何留住楚玉。
  
      他素来智计百出胸藏城府要做什么事转念之间便能想出无数手段可是他却不知道如何对楚玉下手。
  
      头一次这样因为一个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所有的智谋思虑都付诸流水连伸手出去都仿佛成了禁忌唯恐指尖的锋芒摧毁眼前的平衡。
  
      他的狠辣手段他的坚忍心机现在完全无用。
  
      做什么都不妥当说什么都是错。
  
      ……终于开始不知所措。
  
      是在什么时候茫茫雪地之中艳红如火的人影凄厉怨毒地诅咒:上天绝不会让你如此逍遥!
  
      终有一天一定会的!
  
      瞬间容止眼瞳猛然收缩。
  
      当初听见时只当时笑话如今想起来却仿佛可怖的魔咒化作荆棘的绳索纵横交错地缠绕住他的身体。
  
      观沧海看不到容止的细微神情变化只继续道:“我帮你骗骗人本没什么只是你不能杀王意之从而今起一直到他离开此地我都会伴他左右你若是有把握能胜我便尽管来吧。”
  
      容止微微点头毫不迟疑地收剑转身顺着原路返回。
  
      他不是观沧海对手。武力上不及花招也不管用他会的东西观沧海大半都会。
  
      王意之已经杀不得他也没必要在此继续停留。
  
      容止走得很慢很缓慢脚步是一如既往地平稳从容可是不知为何王意之从远处看着却产生一种错觉:那在月色下更显朦胧的雪白身影好像迷途的旅人在尝试寻找正确的道路。
  
      一夜就这样过去。
  
      洛水之畔的杀机在溶溶月色里消弭飘散第二日楚玉来找“观沧海”时庭院里还是一片清雅可人的春意。
  
      楚玉脚步轻快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找到坐在鱼池边的“观沧海”道:“早上好哇!”她心情似是极好眉眼漾着笑意连语调都是飘扬着的。
  
      容止早已听到楚玉接近的脚步却不回头只继续手上的动作将鱼食撒入池中过了一会才淡淡回道:“嗯。”
  
      楚玉完全没注意到容止的异样只继续道:“我昨天回去后想了一整日总算是想好了。”
  
      做出了决定她只觉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整个人轻松不少心情跟着愉快起来:“我决定跟王意之一块儿走。”
  
      她轻快地兴高采烈地这么说。
  
      这个标题……省略了两个字。这只是开始请大家自行填空o()o…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