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五十七章 两地朝天子
    楚玉走出柳树林来到洛水江边有些意外地看到马车停在岸上而阿蛮则蹲在马车边半张脸埋进膝盖里露出的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好像被抛弃的小狗。
  
      楚玉跑出柳树林时已经想过在这里会看不到阿蛮毕竟拖延那么久阿蛮也许等不到她便自己回去了可是现在他还在。
  
      也许有点傻但是不论怎么样这种始终有人等待着的感觉真的很好简直温暖得能把胸口塞得满满的。
  
      楚玉走近的时候阿蛮也同时看到了她他呼地一下站起来险些把身旁的马车撞倒。他一脸开心地迎上来原本沮丧的神情一扫而空走近了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所以观沧海叫他走时他都没走。
  
      但想起王意之走了阿蛮又垮下脸来:“但是……船走了。”画舫开走的时候他只能被观沧海按住连一步走迈不出去不管他怎么费劲反抗都无法对观沧海造成影响他这才头一次觉自己的力量是那么地无力。
  
      楚玉宽慰地笑笑道:“我们不坐船了跟我回去吧。”船啊什么的已经无关紧要了现在她应该做别的打算。
  
      还是如同来时一般阿蛮驾车在前楚玉步行跟随车后绕经柳树林边时楚玉朝原本容止站的地方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想必他也自行离开。
  
      回到楚园的时候花错见她去而复返有些错愕但也没说什么。楚园还是今早她离开时的样子。屋子都维持着原样楚玉进了卧房一头栽倒在床上。
  
      翻过身来。放松了一会儿筋骨楚玉的目光逐渐变得有些空茫。伸手进腰间摸索一会她扯出来一个精巧地挂件雪白的长方体似玉非玉两头包裹有金箔。一侧挂着细绳。
  
      这是……当初容止身处险境之际交托给她的信物让她倘若等他不到便将此物交给观沧海但是后来生了许多事她忘了这件信物地存在而容止也似乎忘了问她索回。
  
      这一年来她虽然可以请观沧海代为转交但总是不太情愿经由第三人之手想要亲手归还。
  
      今天虽然揭破容止身份。但她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又忘记了这档子事。
  
      手掌用力收拢坚硬的长方体硌得掌心生疼。…手机小说站楚玉苦笑一下。
  
      为什么生气?
  
      因为恼羞成怒。
  
      容止欺骗她这固然让她不快。但更多地。却是对她自己:
  
      在容止身份被看破之前她已经对“观沧海”产生了隐约而模糊的好感。仿佛这个人有什么地方在吸引着她一般……
  
      她居然两次吊死在一棵树上!
  
      那株名叫容止的树换个了名字把自己乔装打扮一下再一次来到她面前时她还是无知无觉地头一仰吊了上去!
  
      这算什么?!
  
      心里暗暗咬牙了半晌楚玉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攥紧信物便直闯隔壁邻家下人都已经习惯了她往来见她满脸被人欠几百万钱的表情虽然奇怪却也不曾阻拦。
  
      楚玉没有找到容止倒是在一棵树下找到了观沧海她仔细确认了一会这个确实是正牌的观沧海没有伪冒地迹象。
  
      观沧海听出是楚玉的脚步微微一笑道:“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这个人也是帮着容止骗她的帮凶什么师兄弟不合啊八成是编出来骗人的吧。这对师兄弟狼狈为奸简直合得不能再合了。
  
      楚玉狠狠地瞪着他在心里腹诽了一阵子才开口问道:“容止在哪里?”
  
      观沧海懒洋洋地道:“他方才回来之后便收拾行装走了你晚来一步。”
  
      楚玉眯着眼睛分辨这话的真假但是观沧海脸上看不出丝毫端倪她也只有悻悻地放弃:“就当你说的是真的吧他去哪里了?”
  
      观沧海笑道:“他去哪里与我何干?”他摆明了一脸我就是不说你奈我何的神情让楚玉恨得牙齿痒痒的就连对容止地恼怒也有点儿转嫁到了他身上但是恼怒归恼怒楚玉心里明白她没办法把观沧海怎么样这人的武力毕竟是有真本事的。
  
      楚玉想了想心说既然找不到容止那便暂时放在一旁好了反正容止既然有所图谋便肯定会来主动与她接触地横竖都已经耽搁了这么久再迟一些还给他也没什么关系。
  
      北魏都平城。
  
      平城是北魏都城甚为恢宏壮丽与江南温婉相比又是一番动人景致约莫是因为在天子脚下的缘故纵然是到了春末天气依旧带着一点凛冽地味道。
  
      又是天子脚下。桓远有些嘲讽地笑了笑。
  
      建康也是天子脚下。
  
      不过此天子与彼天子却不一样桓远依照墨香地请求随使臣来到北魏皇都之后见到了北魏现在的皇帝拓拔弘现这个年岁甚至比刘子业还小几岁地皇帝却出乎人意料地老成大气。
  
      拓拔弘今年才十四五岁年纪也就是和流桑差不多的样子但任是谁都无法从这个少年脸上看出不成熟的稚气他的目光坚毅凌厉黑瞳之中时常闪烁着野心的光辉。
  
      在与拓拔弘一席谈话后桓远心中便想倘若他是北魏人也许便会真心诚意做这人的臣子。
  
      来到北魏的这些时日他不光见了拓拔弘也看到了两个南朝故人。
  
      其中一个自然是天如镜他此行的真正目的但是天如镜始终是那么一副飘渺出尘的模样他一时间也不能看出他想要做什么只能暂且留下见机行事。
  
      而另外一人则曾是南朝的一个亲王因为被刘子业猜忌在楚玉的帮助下逃亡来北魏的刘昶他来到北魏后北魏皇室便将公主许配给他还封他做了高官日子过得极是不错。
  
      也许是因为同来自南朝的缘故两人较为亲近又兼刘昶对诗文也算有心得时常邀请桓远去他府上今日两人一番畅谈临别之际刘昶看着他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道:“桓远我有一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桓远微笑道:“你我之间有什么不当讲的?请说吧。”刘昶这人没什么不好就是性格太过拖泥带水就比如眼下明明是有话要说反倒需要旁人来鼓励他一下。
  
      刘昶犹豫一下还是说了:“桓远有的人不当碰的不要碰。”
  
      桓远有些迷惑跟着追问下去但刘昶却是闭上嘴怎么都不肯说了。
  
      出了刘昶府邸桓远步行回家他住处离此地不远不须马车劳顿。
  
      他身穿白色面料的广袖长衫袖口衣摆纹绣精致草花纹衣袂飘飘极具风致每次走在街上都能吸引来不少目光。
  
      平城是北魏都尤其是这一带附近居住着不少鲜卑贵族街上身着胡服的人并不少见但是自从桓远来了之后便不断有鲜卑人因倾慕他风度仪态舍弃胡服改易汉装。
  
      这自然是桓远始料未及的。
  
      慢慢行着桓远的心思却飘到了千里之外的洛阳也不知楚玉现下境况如何是否依然依旧安好?他或许该派人去瞧一瞧她又或者给她送一封信。
  
      但是信上写什么呢?
  
      正思量着桓远隐约听见有人在唤他的名字却没怎么往心里去那声音第二次叫时稍微大了些带着点笑意破空而来:“桓远!”
  
      这声音是……
  
      桓远心中一震朝着那声音的来处转身抬目看去只见身着男装的年轻女子站在还有些春寒街头笑意盈盈如花盛绽。
  
      车如水马如龙桓远怔立当场万物都仿佛笼上一层雾眼中只有她一人的影像是清晰的当真见到时才觉察思念是来得如此急遽。楚玉朗声笑道:“怎么才这么些日子便不认得我了?”
  
      理当在千里之外的人出现在眼前。
  
      梦耶?非耶?
  
      什么胡汉分别什么权力争夺什么江表风流什么南宋北魏什么祖上旧怨什么道德文章在这一刻皆尽轰然倒塌灰飞烟灭。
  
      前两天踩到走廊上的水然后身体一歪肩膀胳膊重重地撞在旁边的墙上虽然没有摔地上很幸运当时也没什么事但是这两天却觉肩膀开始疼起来了……考虑是不是要去看看医生……
  
      此外第五卷结束下一章开始进入最终卷^^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