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六十章 一人咬一口
    容止就那样当着楚玉的面陷入沉思他城府极深纵然心中汹涌着怎样的狂澜只要他愿意都能控制住不给人觉察眉目神情反而更为从容高雅。
  
      这一景象落入楚玉眼底便觉得他大约又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就在楚玉等他回神等得有些不耐的时候才又听到容止的声音:“还有么?”还有什么条件?
  
      楚玉精神一振立即接上早就准备好的话:“还有你想做什么我不管但是我不希望你将手伸到我身旁拖我身边的人入局。”
  
      容止微微扬眉:“比如?”
  
      楚玉直视他目光坚定道:“比如桓远比如流桑我知道桓远之事也许与你无关流桑跟着他姐姐走也是我所希望的但是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再度生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吧?”事实上除了桓远现在她身边还真没什么可以利用的人了提这个要求也只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
  
      楚玉所思容止自然明了他含笑点了点头道:“这个也可以允准。”他坐在石台之上言语神情都甚是温柔但是却生生让楚玉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她就是那笼中鸟网中鱼生杀予夺全在他一念之间。
  
      这感觉不大舒服。
  
      楚玉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心里又仔细思量了一遍其实以容止的手段心机地位权势想要从她这里逼问获得天如镜手环的全部讯息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他却选择了相对温和的交易手段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应该是还算不错了。
  
      再想想从前容止被困于公主府内时只怕日子比她还难挨。如今不过是风水轮流转轮到她身上而已。
  
      眼下的境况虽然不甚令人满意但是只要挨过这一阵子应该能一了百了。
  
      这么一想楚玉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她面上的笑意忽然变得爽朗明快笑眯眯地瞧向容止:“最后一个小小的要求你别嫌多。hTtp://这个和方才地要求可以算是合在一起的那便是你扳倒了天如镜的同时最好也让桓远脱身出来不再需要给拓拔弘拓拔绿的当什么幕僚。”
  
      容止凝视着她。很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微笑道:“好你说的这些都不难办我一并应允下便是。只不过最后一条现在不是兑现的时候。”
  
      楚玉原本还预备着讨价还价却不料容止答应得如此痛快。惊讶之余心中充满了欢喜她脚步轻盈地走近两步飞快地伸出手来掌心朝外竖立道:“成交!”
  
      容止抬手在她掌心轻按一下随即笑道:“仅以口头约定你就不怕我反悔?”击掌为誓。这可是最不可靠的誓言。
  
      楚玉嗤笑一声:“倘若你想反悔就算白纸黑字写下来你也不会被约束倒不如索性简单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方才容止地手掌与她相触时。不像是拍击反而更像是安抚似的抚摸……
  
      错觉。绝对是错觉。
  
      两人如此算是一言为定容止散淡地笑了笑转头又去逗弄北魏将来的继承人他的神情十分温柔眉眼间流转的光彩好似春光将料峭而高不可攀地雪意逐渐化开楚玉忍不住看得呆了一呆回过神后她便觉得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
  
      按照她跟容止的约定她现在应该将自己所了解的手环的资讯告诉容止可是看容止现在的样子似乎并不怎么着急想知道反而撇下她去逗小孩……他究竟是怎么想地?
  
      容止白皙修长的手指轻点在婴儿柔嫩的小嘴上后者伸出肉团一样地小胖手抓住他的食指往嘴里送细白的小小虎牙卖力地啃咬着好像要咬断手指一样用力。
  
      楚玉看得都快呆了心中暗暗为北魏继承人捏了把汗就算是长牙期间需要磨牙也该挑一下对象吧。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啊无知者无畏谁都敢咬那可是容止啊她都不敢咬……啊不对她咬过但是没咬中……想起来“咬人”的原因楚玉脸上又热起来。
  
      容止沉静地一笑探出手指轻轻搔刮婴儿的脸颊嘴角逗得婴儿咯咯笑起来趁此机会他抽出手指食指的第一第二指关节间留下一个带着湿痕的细巧牙印乍看上去好像套上一只指环。容止看了一会那“指环”转头对楚玉笑道:“见笑了。”
  
      楚玉想了又想还是小步移动双脚走过去差不多是用蹭的蹭到婴儿身旁容止在婴儿左侧她便站在右侧。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目光看容止只好假装专注地看婴儿原本是假装到最后却是真地端详起来并且越来越喜欢这小孩子实在是生得太漂亮了。
  
      看着看着楚玉想起一事:“这孩子好像生得不大怎么像胡人。”不是说北魏地皇帝原本是游牧民族鲜卑拓拔氏么?
  
      她老听桓远说平城胡人多可是这些日子下来她偶尔出门游荡街上一看却分不出谁是胡人谁是汉人只觉得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除了衣装外跟南朝并无多大区别。
  
      当然具体鲜卑人长什么样楚玉自己也没什么概念只模糊地觉得应该是高鼻深目但是又不像外国人那样金碧眼总之和汉人应该不大一样。
  
      街上这样的情形可以理解是因为进入中原后鲜卑人与汉人混居通婚造成的因为汉人的数量基数大导致鲜卑人逐年被汉化现在看来就连所谓地皇室血统也被汉化得厉害
  
      看了一会楚玉忍不住也学容止那样伸手去逗弄下一秒她的右手食指也跟着步入容止地后尘被小家伙用软绵绵的小手一把抓住非常熟练地塞入口中啃咬看来他干这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楚玉倒抽一口凉气吃痛地想抽出手指却又怕失手弄伤婴儿那么软那么柔嫩的小家伙仿佛稍一用力就会弄坏的样子。
  
      容止抿着嘴唇眼角微弯瞧着她皱眉的样子欣赏了一会儿才拔指相助逗弄婴儿主动张开嘴解放她被咬住的手指。楚玉一抽出手来便也看见自己的手指上多了一个细小牙印正好与容止手上的在同一个地方。
  
      每人一个牙印一模一样的位置明明两人之间没有半丝儿接触却仿佛有一条无形的丝线牵系着此端与彼端。
  
      楚玉正不自在着耳旁忽然传来问话声:“你喜欢孩子?”
  
      楚玉一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容止是在跟她说话犹豫了一下她点了点头道:“还好不吵闹的时候喜欢。”就如同现在这样要是闹起来她就该跑了。
  
      容止认真地点了点头:“我记住了。楚玉有些莫名其妙:他记住这个做什么?
  
      这个小婴儿长牙喜欢咬东西这个我曾领教过当年我大概九岁左右的时候我小弟正好在长牙期间我好不容易费劲抱起他那时候是夏天我穿短袖结果他张嘴往我胳膊上咬了一下(死小鬼牙齿还挺有劲的)痛得我差点儿把他摔地上
  
      然后那段时期就再也没敢抱他了……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