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六十三章 大小两拓拔
    楚玉话才说完头顶上便传来一道惊异的声音嚷嚷道:“你怎知道我在上边?”
  
      楚玉撇了撇嘴抬起头来。
  
      墙头上一个身着黑衣的身影一脚在内一脚在外地跨坐着他的身体背着光脸孔埋在阴影中看不大分明但是听他的声音约莫是不过十五六岁。
  
      楚玉看他一眼不声不响地指了指地面上的影子一道属于墙顶的阴影上人影的形状再清晰不过。
  
      “哈。”那少年尴尬地笑了一声双手按在墙上一个用力整个人便跳入院内动作极为英武利落落地之际他腰间挂着的两块玉佩互相碰撞出圆润剔透的声响。
  
      少年才一站定便三并作两步地快走过来这时楚玉才看清楚这少年才十四五岁也就是流桑那个年龄但相貌却英气凛然顾盼之间隐含威严纵然是这般如同玩闹似的来到她面前亦颇有几分隐约的威势。
  
      这是长期处于上位者才会拥有的气质。
  
      英武少年凑到楚玉身边却没理会楚玉目光只定定地集中在小婴儿身上那目光混合着恋爱思念以及一点点好奇看了一会儿那少年便不怎么安分地伸出手来摸婴儿的小脸他的动作不知轻重没两下就把婴儿给弄疼惊醒当下便见婴儿嘴巴一张哇哇地哭了起来。
  
      幼嫩的哭声在寂静空气里传开显得特别凄惨可怜几乎在同时楚玉和少年不约而同地往旁边一跳好像避开炸弹一样远离哭闹的婴儿待跳开后两人对视一眼少年不客气地先责难:“你不是照看孩子的么?怎么不去哄哄?”
  
      楚玉冷笑一声道:“谁告诉你我是保姆?孩子是你弄哭的。你这个为人父的不去哄要我这个外人做什么?”
  
      才看清这少年时楚玉顿时便明白了他的身份他的玉佩之上雕刻着一个“弘”字而当今北魏天子地名字便叫做拓拔
  
      拓拔弘。拓拔宏大拓拔小拓拔同音不同字眉目也有几分相似。两人放在一起若是要说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鬼都不信。
  
      若不是认出来这个拓拔弘的身份楚玉也不会任由他伸手去摸孩子。
  
      只不过这北魏皇帝当得稍微惨了点居然连看自己儿子都要偷偷摸摸地翻墙来看。
  
      拓拔弘身份被叫破。先是一愣这才匆忙转过头来打量楚玉他眨了眨眼。想起什么似的道:“难道你是……”
  
      还未说完他的话便被小拓拔猛然升调的哭声打断约莫是气愤旁边两个大人看见他哭了都不来理会他小拓拔哭得更加伤心欲绝肝肠寸断拓拔弘这个父亲虽说早婚早育还不怎么负责地把儿子送给太后当人质但毕竟是父子连心听见这哭声整个人都慌了神。他忙不迭达地转向楚玉道:“你还不去抱抱他?”声音还微微颤抖大约是没见过小孩这么哭。
  
      楚玉面上比拓拔弘镇定些但实际上也已经开始不知所措:“我说了我不是保姆……要不干脆叫人来……”
  
      叫人?
  
      听到这个词拓拔弘才猛然想起这里是容止的地盘。他此番偷摸翻墙进来若是被容止给撞见。纵然容止不会对他怎么样但总归是丢面子……
  
      想起这件事他也顾不上儿子还在哭立即拔腿朝墙边跑去三两下蹬上墙头很快便消失无踪观其动作的熟练程度便知道他不是头一回干这事。
  
      照顾婴儿地侍女并没有走远听见小拓拔的哭声便很快赶来她熟练地抱起婴儿安抚楚玉也有些做贼心虚感觉好像是她把孩子弄哭了一般趁着侍女照料孩子的空档她自己悄然离去。
  
      有一便有二有二更有三第一次碰面之后楚玉便时不时在容止的院子里见到翻墙而来的拓拔弘而几次后楚玉终于禁不住同情心泛滥了一下觉得这皇帝当人父亲当得也太惨了点便与他约好给他留着后门并遣开附近地下人也免得他连看儿子都跟红杏出墙似的。
  
      第一次里应外合拓拔弘十分准时没有失约但看到拓拔弘身后的人时楚玉却宁愿他失约没来——
  
      眼前一片恍惚拓拔弘一身玄黑衣衫在他的右侧后方站立着一个身着紫衣的少年熟悉地脸容和神情让楚玉几乎有回到了南朝的错觉。
  
      天如镜。
  
      他依旧是一身深紫衣衫外笼一层白色轻纱整个人如身在雾气之中飘渺又冷漠。
  
      而初见的那一瞬间楚玉甚至以为与天如镜站在一起地不是北魏新君而是已经死去的南朝废帝刘子业。
  
      是的刘子业这具身体的弟弟同时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辜负最多的人。
  
      一直到现在楚玉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又或者这世上有些事本就不能以对错来简单区分但是从她离开建康开始又或者从正式听到刘子业死讯的那一刻开始那份愧疚便悄无声息地深埋在心底直到现在都不曾完全磨灭此时此刻更是宛如梦魇一般再度升腾起来。
  
      这个世界上她最对不起的人不是任何人却是一个凶残狠毒地暴君。
  
      她不住地默默安慰自己告诉自己这不是刘子业而是与刘子业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皇帝这个皇帝有理想有野心也很想认真的治国虽然他们之间唯一的交集是看孩子可是从桓远的言辞之中还是可以窥得一不是刘子业这是拓拔弘。
  
      反复默念了不知道多少遍楚玉地情绪才逐渐平复她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正好这时候拓拔弘逗小拓拔逗累了稍微让开来让她靠近。
  
      现在小拓拔已经有一岁大已经到了能学说话的时候看到楚玉靠近他小嘴一张便将前些天楚玉教他说的话重复出来:“去洛阳去洛阳。”
  
      这个纯粹是楚玉一时的恶作剧秉持着调教要从娃娃抓起的原则她耐着性子反复教小拓拔说话本来是想让他记住“今后要把都迁去洛阳”这么一句的奈何小拓拔说话尚不大灵光反反覆覆也就说出了“去洛阳”三个字。
  
      她甚至曾偶尔想过倘若真的把小拓拔调教出来让他今后把都换个地方算不算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历史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小拓拔话才说完拓拔弘眼睛便亮了亮竟当着楚玉的面陷入沉思而天如镜的目光则一刹那变得有些古怪。
  
      楚玉不客气地瞪过去嘴唇无声无息地开合:就是跟你作对怎么样?
  
      天如镜看了眼拓拔弘确定他没有怎么留意才移步来到楚玉身边道:“洛阳确实是做都城的好地方。”他靠近楚玉的耳畔声音压低了少许:“你大概不知道在二十多年后拓拔宏确实迁都洛阳了。”
  
      她这么做算不算是阴错阳差呢?
  
      楚玉呆了足足十多秒猛地回过神来她连忙俯身逼近小拓拔咬牙道:“忘记我之前跟你说的不去洛阳不去洛阳……”
  
      但小拓拔只会重复末三个字:“去洛阳去洛阳……”
  
      “不去洛阳不去洛阳……”
  
      “去洛阳去洛阳……”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