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六十四章 惊风飘白日
    “不去洛阳!不去洛阳!”
  
      “去洛阳!去洛阳!”
  
      时光短岁月长小拓拔一天天地长大会说话会爬会走再过不久便能摇摇晃晃地跑起来了。
  
      但奇怪的是冯太后与拓拔弘的权力之争亦或者说容止与天如镜的暗里交锋却始终不曾真正激化以及产生结果。
  
      皇宫里和朝堂上具体是什么情形楚玉不了解也不打算了解但是家中的情况她却心知肚明家中的几人也呈现出微妙的势态明明几个人关系并不怎么好但是却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和平没有爆出来。
  
      桓远自然是早出晚归为北魏皇帝拓拔弘出谋划策甚至制定政治方略等等做北魏的谋臣并不是件太容易的事因为北魏是由游牧民子转化而来的尽管已经很努力的学习汉人的规矩但是还是有许多地方不到位。改革一个社会制度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桓远的计划书做了一份又一份也根据实际情况修了一次又一次。
  
      虽然本人不承认但桓远确实是在为异族人民汉化事业添砖加瓦。
  
      家里另外两个人阿蛮和花错则镇日里缩在院子里练武不光花错勤于练习容止来了之后阿蛮也主动勤奋起来楚玉每次路过他们院门口都能听见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往里面一瞧便见刀光剑影闪烁颇有几分磨刀霍霍向容止的意味。手机小说站
  
      好几次花错与容止在家中狭路相逢然而花错也真沉得住气或许是他知道与容止的实力差距在确定能对付容止之前。他不再莽撞挑衅。
  
      这或许是成熟可这样的成熟真的是花错想要的么?
  
      至于楚玉她与容止可以说是家里最闲的闲人容止身上虽然挂着官衔却仗着自己是太后的亲戚整天“抱病”在家每月顶多出门四五日。和真正闲人地楚玉没有多少区别。
  
      自从“去洛阳”事件生后楚玉索性也豁出去了反正天如镜不是说不管她怎么做都没办法改变天命的么?
  
      容止不外出的时候便会在竹林中设下两张方便休憩的软榻弄几碟点心。煮一壶茶随后将楚玉请来让她给他上课。
  
      在得知了天如镜手环的主要功用之后容止还不满足便又向楚玉提出来要了解她所知道的一切知识。于是继南朝教过天如镜英文后来到北朝楚玉又一次有机会重操旧业。教学对象是容止教学范围则是全科。
  
      在开课之前楚玉已经做好了受打击的准备她知道容止很聪明学起东西来会很快就算是见到他过目不忘也不应该觉得奇怪但是尽管做了这样地准备。待教学正式开始后楚玉还是被容止的吸收理解能力给镇住了那已经不是单纯的过目不忘不用教两遍而是达到了闻一知二知三知十的境界:比如教他一个公式那么他便能根据之前所学的。把相关地几个增补公式给推导出来再比如教他一个英文单词。那么这个单词的各种变形以及延展词汇他基本也能无师自通。
  
      好在楚玉每天最多只教他半刻钟否则一定会在第一天就被打击到死。
  
      这已经不是人形学习机了简直就是黑洞。
  
      每天上课半刻钟这是容止要求的最初楚玉看到这个时间的时候觉得很不可思议假如每天只教半刻钟要多久才能讲完她十多年寒窗苦读所学啊?不过等真正上课后她便觉容止考虑得实在太周到了不仅考虑进去了他的学习掌握度还把她地精神抗打击能力一起算计进去。
  
      两人每天的日程是这样的早晨楚玉先睡个懒觉睡舒服了洗漱完毕便有一个侍从在外面等着请她前往容止地院落到了地方一般容止便已经在等待两人一起吃早饭假如起床晚一些便顺便把午餐一块儿吃了。
  
      待吃饱喝足再休息片刻才是短暂半刻钟的教学时间饱受打击的半刻钟过后又是愉快的休闲时光楚玉偶尔说起二十一世纪的事容止也饶有兴致地听偶尔凑趣插上一两句。
  
      在这个世上虽然最早知道楚玉拥有出时代局限知识的人是天如镜可是能够理解楚玉思维的人却偏偏是容止。
  
      在公主府的时候容止别有用心楚玉亦是有所隐瞒那是他们最为相错隔阂地时候彼此不信任和存有保留;在洛阳的时候容止化身做观沧海单方面的欺瞒楚玉而楚玉也对他保持有距离。
  
      ……直到现在。
  
      一直到了平城在一个至少双方都肯的表面上还算平等的交易后他们彼此之间才算是真正地第一次彼此坦诚相对。
  
      已经明确了一致的目标彼此之间并无利益冲突说起话来也轻松不少楚玉不必时刻担心说话间会泄露什么反正对于容止她已经没什么值得泄露地了说起穿越之前的事也能十分随意。
  
      而容止他虽然还隐瞒了一件重要的事但与楚玉相处的时光却是他有史以来最诚实的状态两人谈论到某些事时他不再隐瞒自己的真实心思而是坦然说出想法有时候与楚玉意外地完全重合有时候却又截然相反。
  
      说到皇帝时一个来自废除帝制的二十一世纪一个心比天高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一个是漠不关心另一个则是满不在乎看着彼此俱是大笑。
  
      但许多时候他们的观点却又截然相反就拿教导小拓拔来说楚玉坚持要将小拓拔往四有新人那方面培养容止则整天给一个两三岁的小鬼灌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理念。
  
      “有纪律?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身为帝王道德是最多余的而他的理想也只能是自己的国家。”
  
      “好吧我教他未来的四有新人标准是不大正常但你教一个不到四岁的小鬼怎么用权势杀人怎么耍阴谋诡计这就比较正常?”
  
      光是为了这件事他们就不知道吵了多少架吵完后不欢而散第二天楚玉又没事似的过来吃饭吃饱之后是拍桌子继续吵还是转移话题聊别的要看当时的天气或心情。
  
      那真是非常快乐的时光就连吵架都无比的愉快比在洛阳维持的虚假生活不知道快乐多少倍。
  
      然而不管是楚玉还是容止两人心里都知道这样的日子总有结束的一天。
  
      他们不说并不代表这件事不存在。
  
      而那一天在小拓拔四岁的那年到来了。
  
      惊风飘白日光景驰西流。时间好像生出一双看不见的羽翼就在那眨眼睛的功夫里须臾间飞逝而过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