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六十五章 一怒为蓝颜
    小拓拔是个很可怜的小孩子。
  
      遵从北魏的“子贵母死”传统他成为太子后他的母亲依照制度被处死他的太子之位上第一抹血迹是属于他母亲的。
  
      他年轻的父亲忙于权势争斗起初还偶尔偷摸来看他待他再长大一些后却是连来看一眼的时间都抽不出来了。
  
      他最初的生命里时常在他身边的除了照料他饮食起居的侍女随从外便只是两个人一个叫容止另外一个则叫做楚玉。
  
      只有这两个人不像其他的仆人那样无趣他们也不是他的仆人按照辈分小拓拔应该管容止叫“舅爷爷”而楚玉呢……
  
      “舅奶奶!”
  
      一听到这软软嫩嫩的喊声楚玉当即便垮下了神色:小拓拔长到了四岁健康漂亮聪明伶俐人见人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这小鬼对她的称呼也不知道是谁教的自从会认人会喊人后不久每次见她这小鬼都坚持管她叫舅奶奶。
  
      先不说她跟容止不是那种关系光是这称呼本身便能成功地让楚玉起一身鸡皮疙瘩。
  
      楚玉弯下腰去伸出两根手指轻捏小拓拔的嫩脸皮笑肉不笑地咬牙道:“小鬼谁是你奶奶?叫楚姐姐!本姑娘年轻貌……”她瞥一眼容止那个“美”字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在容止面前自称貌美这太不要脸了。
  
      小拓拔揉着被捏出一点红印的脸扁了扁嘴眼角余光偷偷瞥了下旁侧只见容止环胸而立正笑眯眯地望着他小家伙心里咯噔一下反复盘算。决定还是坚持不改口只鼓着腮帮子左躲右闪避开楚玉的魔掌。
  
      两人正玩闹着忽然身后传来一个低柔恭敬的声音:“公子墨香有事禀报。”
  
      楚玉转身看去墨香一身黑衣站在院子门口浓深的墨色将他身上的妩媚风致几乎尽数压下。自从诈死脱身后楚玉每次见到墨香都看他把自己包在黑漆漆的颜色中与从前在公主府内时几乎是两个人。
  
      墨香来此的次数不多最多不过一年见上一两回。每次都是有要事才亲自前来地而这一回估计又有要紧事了。
  
      容止略一点头靠着一丛翠竹就地坐下淡淡道:“有什么事。说吧?”他并不打算避开楚玉。
  
      墨香略一迟疑道:“李奕被杀。”
  
      不光容止微怔听到这个消息。楚玉也吃了一惊。
  
      李奕是北朝中的大臣不过楚玉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却并不是因为她关心朝政而是因为她关心八卦。
  
      冯太后与山阴公主两人虽然一南一北性格作为也是南辕北辙两人却有一个共通点便是收面。
  
      楚玉甚至觉得。倘若山阴公主现在还在她甚至可以跟冯太后交流一下对男人的审美心得。
  
      当然养面之余冯太后并没有放弃朝政她将工作和娱乐结合起来。收的面都是朝中的俊美大臣这样跟情人幽会的时候。还可以讨论国事事业爱情两不耽误。
  
      而如今墨香口中那位被杀地李奕正是冯太后的最心爱的男宠。
  
      墨香简单地叙述了前因后果那李奕的兄长包庇贪污事被弹劾出三十多条罪状满门抄斩这李奕也一并牵连被斩了。手机小说站
  
      虽然没有明说但楚玉和容止都知道这并不仅仅是一桩单纯的贪污罪案底下暗藏着地却是冯太后和拓拔弘的矛盾冯太后公然收面这就是当着拓拔弘的面给拓拔弘已经死去的父亲头上戴绿帽子拓拔弘自然气不过便找了个机会干掉面之一的李奕。
  
      得到消息地第一时间墨香便知道性格刚硬的冯太后不会忍下这口气表面上平静的朝堂局势很快便要掀起巨大波澜——
  
      要开始了。
  
      楚玉容止对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这样地意思。
  
      朝堂上的僵持平衡维持了这些年已经很不容易生了这等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继续保持下去拓拔弘先出手打破了这平衡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威严冯太后会给予拓拔弘猛烈的回击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算冲冠一怒为蓝颜。
  
      墨香前来报了讯转身便走因为他知道容止会有适当的考量和处置不须他提醒劝告。容止是清醒而冷静的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他只消传达消息真正的决断还是交由容止来做。
  
      小拓拔有些不安地站在楚玉身旁他不太能听明白刚才那个漂亮哥哥说的话可是他却敏感地觉察到漂亮哥哥说了那些话后“舅奶奶”就不打算跟他玩了。他轻轻地拉拉楚玉地袖子小小声地道:“舅奶奶你是不是生气了?我不跑了你捏吧。”让她随便捏他不反抗就是。
  
      楚玉哑然失笑又随手捏了一把这时她听见才淡去不久的脚步声又重新响起但是这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墨香前脚才走宫内的侍从便后脚跟来站在门口向容止恭敬地请求要带小拓拔回皇宫里去。
  
      不需要如何辨认楚玉便知道这些人是冯太后那一边的否则不至于会对容止如此毕恭毕敬。
  
      小拓拔有些害怕地朝楚玉身后躲了躲虽然年纪小但是聪明过人的他已经开始有些明白现在生了不太愉快地事而这些人将要把他带走。
  
      他有一种预感倘若现在离开也许今后都不可能看到楚玉了。
  
      那个华丽的皇宫好像张着一张漆黑地大口他一旦走入就会被吞得连渣子都不剩。
  
      小拓拔一躲到身后楚玉便下意识伸手护住他随即有些戒备地望向容止:冯太后在这个节骨眼上派人接走小拓拔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事一想到这么小的孩子要被当作政治工具来使用楚玉便有些不忍。
  
      小拓拔的去留这里唯一能说上话的人是容止只要他出一声就算十个冯亭来了也会给他面子留下人。
  
      容止温柔地凝视着楚玉微微摇了摇头他轻声道:“这是他的命运你不能代替他去面对。”顿了顿他的目光投向楚玉身后正与探出头来的小拓拔对个正着“倘若你决定留下来我可以替你挡下这一桩甚至能一劳永逸地将你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改名易姓变作另外一人但是今后你都将只是一个平民百姓而不是北魏太子这半壁江山的继承人。”
  
      他正色望着小拓拔淡淡道:“是做无忧无虑的平凡人还是做生死攸关的拓拔氏你自己权衡做好了决定我都可以如你所愿。”
  
      他说完之后空气里便陷入一片寂静楚玉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慢慢地她的衣袖被松开再慢慢地小拓拔从她身后走出来。
  
      小拓拔从楚玉身后站出来他小心地整了整自己的衣冠软嫩的小手很用心地抹平方才疯玩弄乱的衣衫好不容易理好了他挺直背脊缓缓地抬起头来。
  
      虽然脸上还有些畏惧可是那双清澈的眼睛里闪烁着微弱的坚定神色。
  
      “我去。”他低声说。
  
      容止说得对纵然他避得开这一时也避不开这一世只要他身上流着拓拔家的血便总有一天要面对这些。
  
      不管他是四岁还是四十岁。
  
      小拓拔脚步不太稳地朝来迎接他的宫人走去离开他快乐的天堂挥别他短暂得不可思议的童年走向属于拓拔氏的命运。
  
      一边害怕得抖一边强迫自己走过去。
  
      他是拓跋宏是北魏将来的君王。
  
      糟糕题目忘记改了……这章本来是从冯太后角度叙述的但是后来觉得不满意就删掉重新写了一遍但是忘记改标题了……标题看起来不太合大家不要介意撒……
  
      这几天一直感冒烧来着反反覆覆了好几天今天脸上还在烫这几天更新都不大准点请大家见谅现在好些了明天应该能恢复正常。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