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六十六章 司马昭之心
    小拓拔走了走得那么可怜巴巴的楚玉好几次想要冲出去把他拉回来却还是强抑住这种冲动容止说的对这是小拓拔的命运她不能代为面对虽然很可恶却不得不承认那家伙说得很对。
  
      而她也必须面对她自己的命运了。
  
      不知怎么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下去。
  
      楚玉垂下眼帘双目凝视着脚边的地面口中却是对容止道:“冯太后和拓拔弘马上就要开战了你和天如镜也应该出了个结果当初我们是怎么约定来着的你没忘记吧?”
  
      容止下意识地露出一个和缓的笑容道:“我自然记得。”
  
      四个条件层次条理分明:
  
      第一她离开。
  
      第二他永别。
  
      第三不入局。
  
      第四放桓远
  
      记得就好。楚玉松了口气道:“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兑现?”
  
      她的语调神情还是如同前些年那般毫不眷恋全无不舍容止凝望着她许久没说话直到楚玉再次问了才慢吞吞道:“很快。”
  
      楚玉对这个含糊的答案却不满意只追问道:“很快是什么时候?”
  
      容止微微吸了口气还是那么从容地道:“今日起桓远不必再去皇宫了三日后你做好准备离开平城-”楚玉一怔飞快而模糊地笑笑道:“好我现在就去准备收拾。”三天的时间很短倘若只是她独个走自然不必如何准备但是她身边跟着一大家子器物财产等等。整理起来是一桩不小的工程。
  
      因为决定来平城洛阳那座宅子的房地契还攥在她手上楚玉打算带着桓远和其他人回洛阳观望一段时间看北魏的情形如何倘若生她不愿意看到的变故就顺势从洛阳逃回南朝。
  
      刘子业死后不久。刘便登上帝位很快地他在朝中展开新一轮的屠杀扫除刘子业的余党宗越便在被扫除地范围内。
  
      过了这些年。南朝对她的搜捕应该早就淡去只要换个身份名姓小心一些还是可以回去安然度日的。
  
      主意打定楚玉想了想。伸手入怀片刻后摸出来一只白色长方体挂件道:“这是当初你交给我的。后来生了那么多事一直忘了今后我们没什么机会再见面就在此还给你吧。”这些年来她不是没机会但东西在身上挂久了总有些舍不得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的一直拖延到现在。
  
      容止漫不经心地道:“你喜欢便留着吧这东西放在我这儿也是无用……”虽然是家中传下来的。但这物件对他而言并无多大价值更何况在这个时候他的心思全不在外物之上。
  
      桓远走下马车眉心中写着忧虑昏黄地夕照在他的衣衫上染了一层黯淡的金边。
  
      拓拔弘的作为他不是不知道。相反他眼看着拓拔弘下令搜查李家罪状。连坐斩杀李奕他曾试图阻止拓拔弘却没有成功。
  
      纵然心怀大志但拓拔弘现在也不过只是个不满二十的少年沉静不足眼看着冯太后公然给他死去地父亲戴绿帽子这样巨大的侮辱他如何能承受?
  
      冯太后时常召李奕等人入宫陪伴亲眼看着自己的臣子朝太后寝宫走去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而每次上朝之际看到朝臣们的目光纵然没什么异样他都觉得那仿佛是在嘲笑他。
  
      如此日积月累的压力下拓拔弘对冯太后地怨恨已经到了无法压抑的地步好不容易能抓住李奕家人的短处便趁机连坐杀死了李奕也算是出胸中一口恶气。
  
      今日李奕遭斩杀地消息一传开冯太后誓必不肯善罢甘休接下来朝堂上会掀起怎样的波澜他只略一做想便心中微感寒意。轻叹了口气桓远决定把皇宫中的烦心事暂时压下他抬眼朝自己称之为“家”的地方看去却见楚玉站在门口似是在等着他。
  
      此时是秋末平城的傍晚晚风很冷楚玉有些怕冷地抱住手臂一见桓远回来了赶紧跺跺脚迎上去笑道:“回来了?有件好事要告诉你。”
  
      桓远不问她什么好消息只解下身上的细绒披风小心给楚玉披上皱眉道:“天气转寒了怎么不加件衣衫再出来?”
  
      楚玉感激地笑了笑扯了扯颈前的束带继续方才的说话:“今天容止和我说了从明日起你不必再去见拓拔弘三日后我们回洛阳去。”
  
      她简单地叙述前后缘由说完却见桓远面上并无喜色反倒有些忡怔地望着她好像看到了很吃惊地事。
  
      被他看得有些心虚楚玉抿一下嘴唇微微不安道:“有什么不对么?”他怎的这么看着她?
  
      难道他不想走?
  
      过了一会儿桓远露出苦笑低声道:“你究竟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楚玉奇怪道:“不明白什么?”
  
      桓远停下脚步他望着楚玉欲言又止。
  
      这三年来容止待楚玉如何他们都看得到先不说外面至少在这家中容止的用意已经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连最不晓事的阿蛮都看出来了一点端倪可是为什么她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她是当真不知还是故意装成这样的?
  
      “容止……”他声音极低含混地隐没在吹来地秋风中楚玉一时走神没听清楚笑着问道:“你说什么?”
  
      她神情轻快爽朗目中全无即将分别带来的不舍忧伤反而更像是想要迫不及待地离开桓远心中黯然一叹口中应道:“没什么。”
  
      知道又如何呢?不知道又如何?难道他还希望楚玉为了容止而留下不成?
  
      如今这个境况难道不是他所希望地么?
  
      楚玉很高兴地与桓远说了许多说今后回洛阳的安排。
  
      要离开的消息她已经通知了花错阿蛮两人阿蛮自是没有任何意见花错则说要考虑考虑。等在门口则是想亲口将这件事告诉桓远。
  
      事情交代完毕楚玉一身轻松地回到自己居住的院落才走入院门却瞧见一个人影背对着她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手上的鱼竿一晃一晃姿态甚是悠闲。
  
      楚玉面上笑意登时沉了下去她停步站定冷冷道:“观沧海?你来做什么?”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