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七十章 意外的血红
    记得最初来到洛阳的时候也是在像现在一般的冬日。
  
      静静地依靠在窗边楚玉悠闲凝望从天空中飘落的白雪。雪片很大也很轻好像天上雪白的羽毛纷纷扬扬地落入人间。
  
      不知道容止现在如何?是否已经达成了他的愿望她派遣去探听消息的人现在还没回来两千里的距离实在是不方便。
  
      要是有电话就好了一通电话就能解决问题。
  
      楚玉想得有趣忍不住露出微笑。
  
      回到洛阳已经有一段日子头些天想起容止时还会有些难过但渐渐地心中只剩下一片空灵安宁就如她现在一般。
  
      在室内弄个温室养养花种种草偶尔研究一下厨艺看看古代的诗文笔记排遣寂寞的方法有很多有时候专心起来便想不起容止了。
  
      其实思念并不是一件太痛苦的事只要确定他安好远远地想着自己也能有不少的乐趣。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有人匆忙闯入打破这一方小天地的静瑟楚玉讶然看去却见是家中姓陈的管家。
  
      陈管家姓陈名白他们几年前头次来洛阳的时候准备去市场上挑几个仆人结果便看到了在人贩子手上的陈白桓远见他气质不同常人便上前问了几句得知他本是南朝人因家中经商破产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北魏几经周折沦落至此。
  
      因为来自同一个地方又兼其谈吐不俗桓远起了爱惜之意便买下陈白来让他负责家中的杂事。那时候陈白才不过二十四五岁年岁虽然不大。为人却极为沉稳忠厚行事亦是颇有章法手段没几天功夫将家中的大小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省了桓远不少辛苦。
  
      虽然陈白很能干但却从来不显锋芒平时没事的时候他往往是沉默而低调的。有时候楚玉甚至会忘记他的存在。
  
      陈白闯入院子里目光一扫看见楚玉连忙快步走来他脚步如风行动间透着挺拔傲然之意。不再是几年来一直微微低头的谦恭态度而他面上神情紧绷严肃与往日和气低调截然不同平凡相貌里生生破开几分刚毅英气。作为管家平常他是极少来此的。有什么事也是先请人通报从未如此失礼过。
  
      在楚玉惊讶地目光中。陈白走到窗前欠身一礼道:“在下有十万火急之事禀报。”
  
      他神情大改语调神情亦是变得坚毅刚健即便楚玉心神还未完全回归也轻易觉察出了反常:“什么事?”
  
      陈白三言两语便将自己的身份来历潜伏目的说了个分明清楚。他直视楚玉掷地有声道:“在下本不应自承身份但近日洛阳情形疑云重重两日前洛阳城附近无端出现流寇抢劫行人驻扎本地的士兵被调派离开。公子安排的人手今日忽然大半不知所踪而负责传递信件的信使也迟了一日未归。在下身负公子嘱托唯恐生出变化请您随我一道前往安全之地暂避一二。”
  
      容止说过隐藏身份只是其次一旦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故保全楚玉地安危才是第一位。陈白虽然不能知道平城是否出了什么事但眼下的情势确实是让他嗅出来些许危险的味道为了取得楚玉的配合他索性坦承一切否则一时之间他很难找到理由和借口骗楚玉跟着他一道走。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容止将他放在这里就是看重他的稳妥与缜密他冒不起风险。
  
      至于是否会受到楚玉地诘问和责难这些都已经顾不上了。
  
      楚玉目光奇异地望着陈白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道:“在我家中一留就是几年你很了不起啊。”眼下看来陈白该是容止手下的得力人物却不显山不露水地做了好几年的平庸管家光是这份隐忍沉定功夫便相当了不得。
  
      陈白微微苦笑等着楚玉责骂但楚玉只离开窗前绕路走出门来对着陈白长长一揖:“多谢阁下数年暗中维护相助。辛苦你了。”
  
      虽然才听陈白说他是卧底的时候楚玉有些生气但理智地一想这怒气很快便消散了:陈白不过是听命行事真正作主的人还是容止她就算生气也该对着容止;再来陈白虽然是卧底但他做管家时一直尽心尽力不曾懈怠如今更是一力维护以她地安危优先容止派来的人绝无庸才这样的人给她做几年管家实在屈才。如此算来她不但不应怪他反该谢他才对。
  
      陈白连忙让开道:“在下当不起眼下情形紧迫请立即随我离开。”
  
      楚玉点了点头返身回屋从衣柜里翻出件披风走出来后披在身上才觉这竟然是一件旧披风正是几年前最后一次见刘子业时他给她披在肩上地那件。这件披风她后来再没穿过却一直带在身边却不料今天给翻了出来。楚玉心中一颤但此时没有多少闲暇容她再仔细换一件只有压下不安道:“都交给你了。”
  
      危难当头当然是专业人士作主比较靠谱。
  
      跟着陈白走出院门楚玉才瞧见外面竟然齐齐地站着四五十人而看清这些人的面孔后她面上的苦笑更加深一分:“原来你们都是。”
  
      此时站在她身前的四十多人各个神情精悍坚毅佩刀带剑显然是陈白召集起来的部下但这些人楚玉大半都是认识的其中有家中的园丁马夫随从护卫乃至附近的邻居卖酒地商人如今都以另外一番面貌出现在她眼前。
  
      容止那家伙……究竟在她周围张下了多大一张网啊。
  
      但是现在这时候她生气也没什么用途只转向陈白道:“现在我们怎么办?就我一个人走?我希望能带上桓远他们。”
  
      陈白沉声道:“是。我已派人去寻他们请稍待片刻。”
  
      没过一会儿桓远阿蛮便给找来了一道带来的还有幼蓝就只有花错没找到自从回到洛阳后花错便时不时不见人影从早到晚不着家谁都不知晓他去了何方楚玉略一思索觉得花错就算是一个人也有自保之力便让陈白带路出。
  
      楚玉被前后簇拥着快走出后门登上早已准备好的马车前后几辆马车将几十人尽数装下护着最中间的楚玉桓远一行人净走冷僻的小巷穿过好几条街道。
  
      马车轮飞快地印过石板路陈白与楚玉同车路上才慢慢解释又对桓远说了一遍现在地局面末了他道:“……如此这般为免有什么差池公子在洛阳还有一处隐秘宅院地方虽狭小些却胜在无人知晓等平城那边确实消息传来再回头安顿不迟。”
  
      他话说完时马车便在一座位置偏僻的宅院前停下来陈白先跳下马车随即请楚玉下车。一行人正要走向门口陈白仿佛忽然觉察到了什么抢在楚玉身前如临大敌地盯着逐渐开启地大门。
  
      楚玉偏头从陈白身侧看去却见缓慢开启的门口立着一个如血一般鲜红的身影那身影单手执剑斜指地面剑身上滴滴答答地往下滴落着更为殷红的液体。
  
      鲜红如血他身上衣如同他手中剑。
  
      楚玉张大眼:“花错?”
  
      当门而立的红衣人嘴角泛起一丝妖异傲慢的笑容。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