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七十三章 怎么阻止他
    几乎在同时从容止的沉默中观沧海也忽然明白了他的想法一种可说是难以遏止的伤痛攥住他的心房他抬手扣住容止的肩膀低声道:“容止师弟壮士断腕还来得及。”
  
      容止失去权势什么的他并不如何在意这等身外之物从来就不是他所看重的可是当知道容止为了救楚玉竟然要用自己的性命去填充时他终于不能再安然坐视。
  
      死并不可怕观沧海无法忍受的却是容止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自愿走向死亡。
  
      他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诡计之中他不曾被堂堂正正地打倒却是为了一个人不得不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
  
      观沧海手上加重力量沉声道:“听着容止我不会让你自个去寻死纵然是要救楚玉也不单只这么一个法子倘若那手环能让一个人眨眼间去到洛阳那么让旁人去也是一样的你何必亲自犯险?”
  
      容止低下头笑了笑。
  
      自从在前殿之中做出决定他的笑意便一直这样温柔平和好像并不曾被胁迫并没有失去一切笑看着死亡他如此从容。
  
      观沧海手上的力量显示了他的决心只要容止不改变主意他不介意使用武力来阻止他容止尝试拨开他的手没成功只有叹了口气道:“沧海师兄你何以待我至此?师父是师父你是你你全无必要为了师父当年的事耿耿于怀一直对我忍让……”
  
      当年……
  
      其实说起来容止和观沧海与天如镜那一拨是师出同源的。观沧海的父亲观日月昔年正是天如月的师兄而那手环本来预定是要观日月来继承的但观日月素有桀骜之气不愿自己将来的人生被一件死物左右更不愿去用自己的一生去维护什么天命。便主动放弃继承如此手环才最终落入作为替补存在地天如月手中。
  
      论起智略谋算天如月原不如观日月但自打天如月继承了手环之后。依仗手环之力暗害了观日月一记甚至牵连观日月的妻子身亡观日月心中悲郁孤愤立誓要让天如月付出代价。但当初他放弃手环之际又曾在他的师父面前立誓此生绝不与天如月为敌。如此他只有自己培养一个工具去对付天如月。
  
      容止便是那工具。
  
      虽然观沧海的天分不逊于容止但观日月又怎么可能忍心让自己的亲生骨肉冒险对上天如月?因此当他见识到被父母送来求教的容止的资质时顿时便确定了替他复仇地人选。^
  
      观日月倾其所有地教导容止但是在容止十七八岁的时候他觉这工具成长得太过快已经到了一个他难以掌控的境地他试图左右容止的意志。却遭他反戈一击也就是在那一击中观沧海失去了双目。
  
      容止出走后观日月苍老得很快妻子儿子先后因他而遭受牵连。这让他心中负罪极深而容止走后。对这个弟子的愧疚也终于在他心间浮现他最初收下容止便没有存着好心又怎么能怪他不听使唤?
  
      而观沧海他在少年地时候与容止之间一直存在着一种奇怪的竞争关系过了许多年后观沧海才明白那时候他只是有些妒嫉父亲教导容止如此尽心尽力一直到容止离开他知道真相对容止的情感又转为矛盾。
  
      一方面他理解容止的作为换做是他也不甘愿如此受人控制的可是另一方面受害地人却是他观日月的抑郁早死也与容止有分不开的关系以至于师兄弟两人分开地几年观沧海尽力让自己不去打听容止的消息便是不知该如何面对容止。
  
      观沧海受何戢委托准备追杀楚玉的时候容止再度出现在他面前并且因为身上隐患作倒下观沧海接住容止讶异地现自己这位师弟竟然是如此的清瘦单薄从那一刻起怜惜才终于压倒过往的一切他不动声色留在容止身边守护他一直到现在。
  
      他帮助容止并不是因为容止治疗他的眼睛也不是为了父亲昔日对容止的亏欠而是因为容止是容止。
  
      观沧海哑声道:“你这人肚子里九曲十八弯万事万物无不可用计心思太深城府太重实在讨厌极了可是不管你如何地讨人厌父亲死去后你便是我唯一的亲人却又叫我如何能放手不管?”他成长地过程中除了父亲几乎有一多半的时光却是与容止在一起。纵然是相互较劲他们之间也始终不曾成仇。
  
      不管最初他对容止抱的什么心态也不管谁亏欠了谁那么多年的相伴争胜似远又似近已经化作了他生命中宝贵的一部分正如容止无法割舍楚玉他也同样无法割舍容止。
  
      说他自私也好卑鄙也好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地亲人去寻死?
  
      楚玉是什么人对他而言也不过就是有过几面之缘交情泛泛之人连说是朋友都有些勉强可是容止却是他唯一的亲人孰轻孰重一眼可知。
  
      容止微微动容旋即再度笑开他反手按上肩头观沧海地手背低声道:“师兄你不明白手腕可以斩断可是你教我如何剖出自己的心?我这一生没有多少时候真正快活过唯独少年时与你相争之际较为无忧无虑而这些年因为楚玉我才有些真正像一个人”他嗓音温雅低柔语调却异常荒凉好像孤独的旅人走在没有尽头也没有同伴的漫长道路上低低地唱着别离的哀歌。“师兄就当是最后求你一次我这个做师弟的素来任性妄为你便再放纵我一次吧。”
  
      观沧海怔怔听着忽然落下泪来手上力道也开始逐渐放松。
  
      他固然能凭着一己之力强行阻止容止可若是那样便真的是对容止好么?这个惊才绝艳的师弟生命却是这样的坎坷他的父母逼迫折磨他他的师父欺骗利用他在他的心性还幼嫩的时候便被专横之手强制扭曲得失去本来模样好不容易遇上能让他放开心胸的人却又遭到这样的胁迫打击他空有绝世才能却遇上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生生扼杀了他这么多年如今更要夺去他的生命。
  
      可是自打他认识容止以来从未听过他如此温柔的声音此刻他是这样的幸福他怎么忍心阻止他?
  
      求包月推荐票
  
      继续给新书打广告新书《龙龙龙》召唤推荐票面上有链结点击可进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