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七十四章 暂且留下你
    容止曾经试图夺取手环不过那时候他对于这种出时代的高科技实在缺乏了解。一不当心着了道而在几年后的今天这件曾经险些置他于死地的物件终于套上了他的手腕。
  
      冰凉的手环如同镣铐沉甸甸地坠在腕上容止有些好奇的抬起手来仔细端详一边同时听天如镜解说使用方法。
  
      在天如镜的指导下容止启动了手环的空间折叠功能他身体周围出现了些微的扭曲再看周围的物体好像被扭曲了一般。而他自身的感觉更为明显好像有澎湃浩荡之力在撕扯他的身体而身体内部那股时不时与他作对的那股奇异力量早在两年前已经沉寂蛰伏却在这外力的诱导下再一次苏醒并比从前更加疯狂地躁动起来。
  
      在外面的人看来容止的身躯仿佛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武器变得模模糊糊似幻似真衣衫无风自动恍若要乘风而去。
  
      这所谓外面的人便是天如镜在观沧海之后进屋的越捷飞以及天如镜的另一位师兄干林观沧海虽然目不能视却能敏锐地觉察到在容止身边逸散出来的极为可怕的毁灭性力量——那甚至是他所不能抗衡的。
  
      撕裂身体也无妨……要快些啊。
  
      容止温柔地想——小——说——网
  
      早些到洛阳便能早些救下楚玉。
  
      其实不是没有别的法子比如让别的人代他走这么一遭但是事关楚玉的生死他又如何能放下心来用那些微的可能去冒险?
  
      他也知道天如镜此刻心中也在忧心楚玉的安危倘若他拖延下去说不准天如镜自己便会按捺不住。去救楚玉。
  
      可是他赌不起。
  
      他不愿意楚玉遭受风险他不能以楚玉的安危做筹码光是这一点他便彻底输了。
  
      容止微微一笑觉得人生转折真是荒谬今天清晨他还是不慌不忙局面在握。可是现在却情势大变沦为棋盘上一粒小小的棋子。
  
      那拨弄着他地手不是任何人而是楚玉所说的命运。
  
      他可以反抗命运。可是假如这有可能赔上楚玉的生命他宁愿束手就戮。
  
      天下是他一局棋他原是操棋之人但为楚玉他愿沦为飘摇的棋子。
  
      微微一笑。容止在心中默念启动眼前好像出现大片的漆黑空间生生撕裂开来。以无可阻挡之力将他卷入其中。
  
      身影在空气里消失之前容止留下两句话:“师兄留下天如镜。手机小说站”
  
      后一句却是对天如镜说的因为已经开始传送他的声音仿佛从极为遥远地地方传来听起来有些许失真:“天如镜我认输论狠心。我不如你。”天如镜可以拿心爱的人做工具可他做不到。
  
      话音还没有落下容止便彻底从屋内消失。
  
      天如镜脚下有些不稳他面色苍白嘴唇全无血色。目光几近空洞地望着容止消失的地方。容止虽然走了可他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却如同一柄锋利冷酷的刀不动声色地在他心头划下一道道血淋淋地伤痕。
  
      他一直在竭尽全力地压制自己的情感却被容止一句话轻易地勾出藏于最深处的痛苦以楚玉的生死为筹码逼迫并诱使容止一步步走上不归路这是他与冯亭共同的定计最初他也同意了可是执行地过程中每一分每一秒对他而言都是凌迟的痛苦他努力想着自己的职责几乎用尽了全身所有地气力才让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异样然而容止的一句话却轻易地将迫得他显露原形。
  
      容止去了洛阳屋内剩下四人之间当即延伸出剑拔弩张的气氛越捷飞与干林护在天如镜身前警戒地望着神情沉默的观沧海。
  
      现在天如镜已经失去了他的护身手段而身为习武者越捷飞与干林都感受到自观沧海身上散出来的无声的杀意他的神情并不凶恶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全身如遭冰针穿刺地错觉。
  
      观沧海静静地笑了起来他转向天如镜很和气地道:“若是有什么遗言便趁着现在赶紧说了吧。”这不是恐吓这是事实。
  
      越捷飞与干林同时拔剑一左一右攻向观沧海观沧海脚下微微一让以毫厘之差避开相错的两剑他不慌不忙地抬起一只手就在两剑因刺空而交错的瞬间捏在两剑剑身的交叠处。
  
      失去眼睛的干扰他地知觉反而更为灵敏在寻常人眼中极快的剑于他而言不过是如此而已。
  
      指下略一用力两剑同时崩断。越捷飞面色大变想要继续出手眼前却忽然没了观沧海地踪影转头一看他却看见观沧海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天如镜身前那只足可断金碎石的手此时放在了天如镜白皙纤细的颈上。
  
      只要观沧海微一用力那颈项便会如同他们的剑一般折断。
  
      越捷飞后悔不已早知这人如此可怕他说什么也不会让天如镜来趟这档子浑水他和干林凌厉的剑招在这人面前却仿佛小孩子挥舞树枝似的微不足道。可现在情形也容不得他后悔眼见天如镜命在旦夕他握紧断剑又攻过去想要迫观沧海回身自救观沧海一只手依旧放在天如镜颈上头也不回地反手一挡随意夺下越捷飞手中断剑他手腕一转断剑直飞而出挟凌厉无匹的力量生生以断口穿过越捷飞肩头击得他后退好几步。
  
      干林也被观沧海如此泡制。
  
      天如镜仿佛没有觉察到颈上放了只随时能置他于死地的手也没有觉他的师兄们收到了伤害他的双目空洞迷惘好像一尊即将破碎的水晶雕像。
  
      观沧海冷笑一声手上微一用力却意外觉天如镜丝毫不挣扎甚至连痛苦的本能反应都没有他眉头微皱想起容止临行前留下的那句话又将手收了回来天如镜白皙的颈上浮现一道紫色的勒痕。
  
      观沧海冷声道:“我改主意了暂且留下你。”容止要他不杀天如镜必然有他的用意绝不是因为心软善良之故。
  
      他且等着。
  
      天如镜的另外一位师兄我改名字了觉得这个名字比较有个性点。
  
      求包月推荐票
  
      继续给新书打广告新书《龙龙龙》召唤推荐票面上有链结点击可进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