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七十八章 凤何以囚凰 上
    容止射出第三箭的时候楚玉已然张开了双眼。
  
      她几乎是有些怔地看着那一支支宛如流星赶月般的黑色箭矢不间断地射向花错殷红血滴从他身上飞溅出来落在雪地上一直到花错捂着心口倒下她依旧分不清楚这究竟是现实还是辗转于生死之间萌生的幻觉。
  
      风势忽然转大冷冽地从狐裘领子里灌入楚玉颈间她打了一个寒颤猛然清醒过来而此时容止以手合上陈白的双目站直起来他踏着缓慢从容的脚步来到她面前。
  
      望着容止清雅悠然的容颜楚玉忽然想起了一部电影一部在她大学时曾经很多次跟朋友一起看看一次笑一次看一次哭一次的电影。
  
      《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说:“我的如意郎君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批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迎娶我。”
  
      容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盖世英雄他心中几乎没什么道义可言世间在他眼中只是利与弊他算计得太清楚太清楚就连从容赴死也不会失去理智地豪迈。
  
      他没有身穿金甲圣衣他时常穿着一身白衣看起来秀雅高洁但那些其实都是骗人的他温柔的目光中是缜密的心机他骗起人来从来就不偿命。
  
      他脚下没有七色云彩他现在踩着的是寒凉的冰雪和花错的热血他曾经踩过许多人的鲜血今后或许也将踩着许多人的血走着他自己选择的道路。一路看中文网
  
      所以他不是她的如意郎君。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在见到容止地刹那。已经灰凉的心再度燃起温热好像有什么狂涌而出呢?
  
      她是否其实一直在等待着他?是否从开始到现在便一直觉得他会这样从容不迫地出现在生死关头将他救下?
  
      从平城到洛阳两千里的光景她就算穷极了自己的目力也看不到尽头。
  
      可是他来了。
  
      这是怎么样的神迹?
  
      楚玉抬起手。用力捂住嘴唇压抑即将逸出的哽咽她的双眼一眨不眨看着风雪之中尤显清雅出尘地容止好像看着一个极容易破碎的幻梦。只要眨一眨眼睛就会消失不见。
  
      容止没说话他甚至不曾出言安慰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她过了许久。他缓缓伸出修长优美的手在楚玉面前静静地摊开。
  
      楚玉犹豫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他掌心。
  
      在寒冬里冻得冰凉的两只手。才一接触便各自轻颤一下可是在那之后在这让万物凋零地冰冷中却又无端生出来一丝丝温暖将僵冷的寒意消解开。
  
      仿佛只要相依便能获得力量和温暖。
  
      容止微微一笑用力握住她冰冷的手。将她拉入怀中张臂拥抱。白色宽袖宛如蝶翼一般印在她黑色的披风上。
  
      “终于见着你了。”容止轻描淡写懒洋洋地道“想看你一眼。就从平城过来了。”他抬起手来指缘轻轻擦过她的耳垂。曼斯条理地梳理她凌乱地丝。
  
      被他闲适从容的态度感染楚玉也一下子从紧绷的生死关头回过神来虽然很想就这样一直被拥抱着但她还是不得不振作起精神反握住容止地手腕道:“快跟我去看看阿蛮他们!”尤其是阿蛮方才花错说阿蛮已死可是未见到尸体之前她还是不愿意放弃最后一丝侥幸。
  
      楚玉拉着容止往山上跑去先后经过花错与陈白倒下的地方时她的脚步缓了缓却还是没停下只继续朝山上跑去。
  
      好容易回到阿蛮拦住花错的地方远远地瞧见有几条人影在那儿晃动赶过去时却见是阿蛮躺在地上而另外几个陌生脸孔正在给他包扎伤口。
  
      耳边传来低柔嗓音:“安心吧他虽身受重伤但尚有生机此番救得及时兼之他身体强健只消休养一段时日便可恢复如前。”
  
      楚玉一愣下意识望向容止见他神情平稳毫不奇怪立即明了这是他带来的人。
  
      容止跟着淡淡道:“陈白是我调教出来的他惯用什么手法我一清二楚我觉察冯亭可能对你下手赶到洛阳之后循着蛛丝马迹不难追来。”
  
      陈白比冯亭等人预定日子的提早一天觉异样反令对方提早图穷匕现引动杀机而容止也比同样提早了一日觉异样两厢抵消又是一个正好。
  
      容止赶到洛阳之后看到的却是满城地混乱和遍地的尸体他心中虽然焦迫却依旧当即想出应对之法他熟知陈白惯用手法只略一思索便想明白楚玉等人大致的去向召来洛阳附近的残留人手快马加鞭追赶而来。
  
      确定楚玉入山之后他下令部下分散做几队搜索但是凭着对陈白的熟悉最先找到楚玉地人还是他至于其他人此刻应该也找到了桓远等人。
  
      侍从给阿蛮包扎好伤口其中有一人将他背在背上楚玉看阿蛮的口唇之间依旧有微微地呼吸这才总算放下悬着的心花错毕竟不是真的铁石心肠他还是留下了阿蛮一条性命。
  
      而这时候另外分两路奔逃的桓远幼蓝也被带到楚玉面前。
  
      见到桓远楚玉扯了扯唇角却无论如何都欢喜不起来这一路上折损了多少人陈白死了阿蛮重伤花错亦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这样的情形下纵然是死里逃生她也无法生出多少高
  
      桓远亦是心情复杂虽然他很感激容止救下楚玉可是此番他也算是再一次承了他的情心中始终有些不甘之感。
  
      容止淡淡地扫了眼桓远和幼蓝接着在楚玉桓远惊诧的目光中他踏上前一步伸手扣住幼蓝的景象他的手指冰凉如雪冷得幼蓝一个哆嗦但下一刻冷意化作惧意幼蓝睁着一双盈盈泪眼又惊又怕地望着容止不知他这是要做什么。
  
      容止嘴角啜着如云温雅的笑手上动作却甚是冷静稳固他一手扣着幼蓝的景象另一只手则撕开她的衣领。从幼蓝怀里落出来一只小小的荷包荷包落在地上滚出来十数粒光彩灿灿的红豆。
  
      容止也不多问只道:“你有什么可说的?”
  
      见到此番情景楚玉也顿时明白原来花错之所以能一路跟随竟然是因为幼蓝以红豆留讯的缘故她不断地在关键地方丢下红豆或多或少都给花错留下了指引的道标。
  
      陈白的安排并没有多大问题却坏在了这一粒粒相思红豆上而他自己也因此丢了性命。
  
      想到先前陈白被花错一剑划开咽喉楚玉终于禁不住有些悲愤她望着幼蓝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自问并不曾亏待幼蓝就算这次逃命也没有抛下她可偏偏就是这不抛下反而差点给她带来了杀身之祸甚至还连累阿蛮重伤害陈白平白丧命。
  
      《龙龙龙》开始pk了pk票啊推荐票啊大家都投过去吧新书榜和pk榜我都要爬慢慢爬慢慢爬……
  
      顺便最后一个月了大家的包月推荐票投给这本书吧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