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八十一章 血泪复交加
    “停船!”
  
      第一声叫喊出来后却哑得几乎消散在纷纷落雪中楚玉才觉此刻她心中竟然已然如此惊恐。
  
      容止他容止他……他最后告别的那一声是叫的她公主而不是她的名字这个久违了许多年的称呼仿佛是他故意与她拉开了距离。
  
      连思绪都是破碎的楚玉只觉得自己呼吸急迫心脏被巨大的力量压迫着假如不做些什么她怎么都无法安心。
  
      见楚玉如此慌张桓远也跟着踏上甲板担心地扶住她站立不稳的身体低声问道:“怎么了?”
  
      楚玉慌乱之间一把抓住他的手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急忙道:“我要下船!”
  
      她一定要回去看看亲眼看他依然安好。
  
      船已行驶到河道中央并顺风行得正好但在楚玉的坚持求下还是找了个地方抛锚停下楚玉只带着几个人乘小船上岸便迫不及待地往回跑去。
  
      好不容易跑回两人分手的地方楚玉弯下腰剧烈喘息但回到了此处却不见容止踪影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楚玉只觉得一团焦急的火焰在心头胡乱焚烧痛苦难当却不知道如何纾解缓和。
  
      容止容止在哪?
  
      方才下了短暂的一场雪楚玉顶身上已经落满一片莹白这雪也覆盖住地面上所有的痕迹楚玉喘息未定仓惶四顾最后抬起头来时眼睛瞥见前方山腰上一抹飘渺如孤鸿但转眼间又消失不见的白影。手机小说站
  
      他上山做什么?
  
      咬了咬牙。顾不上因为跑得太急的而疼痛的心肺咽喉也顾不上酸麻抖的双腿楚玉又拔腿朝那山上追去。
  
      容止随意地走了不知多久骨骼肌理好像被铰碎了无数次可是每次再低头看他总会奇怪身体外表为何看起来依旧完好无损。
  
      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昏暗他已经有些分不清楚。自己此际是生存还是死亡又或者其实他的身体已经死去只存着那么一丝不灭地妄念在没有边际的寒冷中踯躅行走。
  
      他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呢?
  
      为什么还要一直向前走着。不愿意停下来?
  
      脚下忽然踏空容止及时收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无意之间走上了死路他定了定神。视野稍稍恢复了一些亮光这方看清楚此地是险峻的山头。与对面的山峰一同夹着下方几十丈远处湍急的流水波浪呼啸着彼此拍击看在此刻的容止眼中便是一条雪也似的白练……
  
      皱了皱眉他转头要往回走去身形微动他又停下动作嘴角浮现一丝微微奇异地笑容。
  
      有人来了。
  
      好像在一片昏暗里。循着急促而来的脚步声辟开一条由光辉铺成的道路直直地朝他指了过来。
  
      容止轻拍宽袖衣衫下摆一展便席地坐在雪上。
  
      楚玉上气不接下气赶来时。见到的便是容止悠闲地坐在山崖边。侧脸垂目似是在欣赏山下风光的情形。
  
      此时天光一片明亮山上覆盖着白雪周围都是一片茫茫地白又将雪色的光辉折射出来容止就坐在这雪光里沉静的脸容上也仿佛映着辉煌的光辉。
  
      楚玉走近时容止也转过头来他微微笑着目光沉静悠远语意却带着几分调侃道:“怎么回来了是舍不得走了么?”
  
      楚玉板着脸不答话顾不上自己喘息未定只有些踉跄地走过去盯着他仔细上上下下打量确认他没什么事才终于松了口气一下子坐在雪地里:“原来是我多疑了。”
  
      瞟一眼就在跟前的容止楚玉有些窘迫只小声埋怨道:“你刚才有些不对劲我还以为你会出什么事就赶回来……”刚才她慌慌张张地样子一定很多人都看到了好丢脸!
  
      容止的目光转柔笑吟吟地道:“我方才自然是故意那般便是想瞧瞧你是否会上当想不到你真的回转回来你眼下可会恼我?”
  
      楚玉沉下脸色。她这么担心结果却换来一句他故意戏弄她地这家伙就不会说句好听的么?见她这么紧张很好玩么?
  
      怒火窜上心头楚玉就要负气站起来走开可是才唯一动作手掌摸到冰凉的雪地她顿时想起来刚才赶来途中她不小心摔了一跤却什么都顾不上只爬起来继续追那时候的心情是如何的急切惶恐甚至对自己说只要容止无事那她什么都不在乎了。
  
      现在容止就好端端地坐在她面前还能微笑着戏弄她难道这还不足够?
  
      怒火顿时烟消云散楚玉撇了撇嘴有些懊恼地道:“好啦我就是比较好骗很傻很天真你满意了?”顿了顿她伸出手来握住容止冰凉的手掌低声道“你心机深你本事大我栽在你身上也不算丢脸刚才我就在想只要你能好好的我什么都不在乎了现在能看到你就觉得十分高兴你爱骗几次就骗几次吧。”
  
      容止微微一怔。
  
      好一会儿他露出复杂的神色摇摇头无可奈何地道:“你啊……”他笑着正想再说些什么忽然觉得眼角嘴角有一点凉随后便听见楚玉好像转瞬间变得很遥远地惊叫:“你怎么了?”
  
      楚玉惊骇地望着容止只见他的眼角唇边都流淌出来一缕殷红鲜血流淌在他冰雪般的脸容上更显出一种别样的瑰丽。
  
      容止此时却还有些困惑他只觉着楚玉到来后身上痛楚仿佛缓解了一些但听楚玉此时的声音纵然看不清她地神色也知道自己身上出了问题。
  
      他抬起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眼角边轻轻一抹再送入口中尝了尝冰凉地血气让他顿时笑起来:“原来如此。”原来不是状况缓解而是死期将近。
  
      此时此刻他反而忽然颇觉有趣:“花错说过我无血无泪这下子可算是有血又有泪了吧?”
  
      楚玉没心思听他说笑她着急得快要哭出来:“我们去找大夫……不你自己就是最好的大夫……这不是医术能解决的……去求天如镜求他救你好不好?”
  
      过程是坎坷的前途是光明的……这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啦……大家挺挺挺过去就好啦
  
      照例求包月推荐票和推荐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