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八十三章 春闺梦里人
    楚玉在雪地里太久冻伤了双腿血脉不通以至于一整个冬天都不能自如行动。找了几个大夫都说不能医治若非观沧海及时赶来加以援手楚玉这双腿或许便会废掉。
  
      但饶是如此楚玉还是需要修养好几个月。不能行走的时候桓远请人给楚玉做了一张轮椅。
  
      不论南朝或者北朝楚玉都没有去定居更准确地说这一整个冬天她都在走走停停的寻找寻找容止的尸体。
  
      她始终不相信容止死了。
  
      或许这一次他又是在玩弄什么把戏筹划着什么图谋。
  
      他向来不忌讳骗人甚至是骗她的。
  
      自从那日雪后楚玉便反复地一遍一遍这么告诉自己。
  
      她顺着河流一直朝着下游寻找找到哪里便在哪里暂时住下不光是河道河道周边的区域也不曾放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除非见到容止尸体否则这回她绝不上当。
  
      为免有误认错辨每找到一具尸体楚玉都会亲自去确认她所要找的无非容止一人可是一冬下来啊却瞧了几十具尸身不止。
  
      饿死的病死的冻死的遭兵祸匪患被杀死的各种原因的早夭之人最初楚玉只管认是不是容止看到尸体时还会有些害怕只确认不是容止后便令人小心埋葬。渐渐地到了后来对于每一具尸体即便确定了不是容止楚玉还是命人去打听其身份寻找其家人自然。手机小说站每次都是找不到的居多。
  
      这些已然冰凉的身体他们姓什么叫什么家中可有别的人他们的生前都有怎么样的悲欢是否也会有别的人在什么地方为他们牵肠挂肚?
  
      死去的男子是否也曾风流潇洒马踏青郊?死去地女子是否也曾婀娜娉婷闺阁画眉?
  
      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初只因容止一人而生的悲伤。逐渐转化为一种更广泛的苍凉: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在这个纷乱的世界里他们都只是微不足道的蝼蚁。
  
      有一歌是这么唱的:
  
      春去春会来花谢花还会再开。
  
      春天再度到来地时候绿草新萌。青叶初鲜花再度装点大地但楚玉心中却依旧全是冰冷荒凉的雪地再没有一朵花开出来。
  
      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找容止就这么找下去。只要一日找不到他的尸体她就一日不相信他死了。
  
      “今日春光正佳我们出去走走吧。”见楚玉这般模样。桓远终于忍不住有一日早晨轻声提议。
  
      楚玉怔了怔望着神情微微憔悴的桓远见此刻他眉目间已失了几分从前的儒雅淡定这方惊觉愧疚她这一冬只沉浸在自己地世界中却苦了身旁的人与她一道受累实在大大不该。
  
      心里叹了口气。楚玉点了点头。
  
      经过一个冬天的休养她双腿的状况终于好转一些昨天已经能在旁人的搀扶下勉强站起立片刻但眼下还是需要继续借助轮椅。
  
      桓远在楚玉身后推着轮椅两人正要出这间暂时借助地村舍。忽然部下迎面跑来言道前方河边看到一具尸骨。
  
      桓远心中微涩。知道这回散心又是不成了因为楚玉的神情已经在听到那消息后立即转为凝重他索性转变方向推着楚玉朝据称现尸体的河边走去。
  
      横竖这回也会最终确认不是要是快一些说不定还能赶上今日去踏青。
  
      初春地风还有些微寒迎面吹来湿润的水汽楚玉远远地瞧见在河边观沧海竟然也在他正站在水里手伸进水中摸索着什么。
  
      难道……
  
      楚玉心中一凉她转动轮椅想要快些到达河边过一会又嫌太慢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猛地从轮椅上站起来踉跄着拼命跑到河边来到河边她站住了。
  
      仅只七八米米宽的小河河边的水清澈得几乎可以一看到底在河底幽暗的绿色水草间静静地躺着一具森然白骨。
  
      而观沧海的手在白骨身上摸索摸索到一个位置神情变得黯淡。
  
      楚玉几乎不敢深想下去她的双腿开始有些站不住颤抖着声音问道:“观沧海……你有没有什么现?”
  
      一定不是地。这样一具白骨谁能辨认出他生前的模样?
  
      观沧海沉默片刻道:“容止幼时曾遭虐打虽然都已痊愈但也有照料不周的地方他肩后下方有块骨头因为打坏了再接上又接得不大好长得有些不齐整虽然外表瞧不出来但却是能摸出来的。”
  
      “那……这具……”楚玉的声音越来越低心中越来越恐惧几乎不敢问下去。
  
      观沧海点了点头。
  
      楚玉倒抽一口凉气咬牙反驳道:“你莫骗我!才这么些日子要腐烂也没这么快地?怎么这骨头这么干净?”不信不信不信!
  
      观沧海神情落寞淡淡道:“你莫要忘了容止当初是什么情形。”
  
      当初……当初他身体如遭千刀万剐肌肤血肉皆尽破碎那般惨厉骇异情形她此生都不会忘记。
  
      观沧海继续木然道:“再加上一路激流冲刷……”
  
      “别说了!”楚玉高声阻止可是话说出口来时却仿佛哀求一般。
  
      双腿脱力楚玉站立不稳一下子跪进水中双膝浸在冰冷的浅水里但她顾不上这些只定定地瞧着那尸骨:那森然地白的骨头挂着幽绿色的水草就是那个曾经拥有无限光华的容止?
  
      那个神情高雅不可攀附可恶的深沉莫测的容止……
  
      那个容颜辉煌目光沉静的容止他鲜活柔暖的肌肤他平稳跳动的心脏……
  
      他清隽秀丽的眉梢眼角他从容温和的声音……
  
      卓绝孤高的身影如水月镜花般的笑意……
  
      全部都没有了?连血肉都不剩下只余这么一具冰冷的白骨?
  
      她的容止。
  
      楚玉慢慢地伏下身体也不管冰凉河水灌入衣服里她小心翼翼地唯恐弄痛一般抱住那具白骨。
  
      容止。
  
      是哪条河边的凄寒白骨又是谁的谁的春闺梦里人?
  
      眼泪流不下来微微张开嘴楚玉喉咙里压抑的溢出撕心裂肺的破碎呜咽。
  
      “容……容……容止啊……”
  
      在这流离的乱世纵然她已经见惯生死可还是会因为一个人的死亡如此绝望。
  
      “容止……容止……容止……”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贪嗔痴怨人世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
  
      完结倒计时开始……
  
      求包月推荐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