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章:小露一手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6章:小露一手)正文,敬请欣赏!
  
      第二天上午,喝完『药』后的李婉儿所中的蛇毒基本没什么大碍,就连左脚上的伤也好了几分,不再那么痛,有些痒痒的。【: /网//
  
      自己的变化让李婉儿慢慢对叶无天的印象发生改观。
  
      看不出来,那流氓还真有几分本事。
  
      他说会丰胸,是真的吗?
  
      低头瞟了眼自己那低平的胸,李婉儿很是郁闷,在学校,她是个校花,可也有不少人在暗地里称她为太平公主。
  
      一大早,叶无天就失踪了,不知他去了哪,直到中午都不见踪影。
  
      “爷爷,你说那流氓是不是走了?”
  
      李宗仁一瞪孙女:“别胡说八道,他对我们有恩,要尊重人家。”
  
      小妮子不屑道:“切,他就是个流氓。”
  
      想到自己毫无保留的被那流氓看光,她就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
  
      李宗仁还想再训孙女几句,可这会他已经看到叶无天回来了,背着一个大麻皮袋。
  
      “叶小哥,早上去哪里了?”
  
      “去后山挖点草『药』。”叶无天答道,随手将麻皮袋往地上一扔,随后走天坐在门边椅子上的李婉儿面前,替她检查了左腿上的伤,“一个星期内就能康复。”
  
      李婉儿压根不信,她这是骨折,一个星期?一个月都算快的了。
  
      这流氓,总是吹牛不打草稿!
  
      “后山很危险,没事尽量不要去,要挖草『药』可以叫上我。”李宗仁说道。
  
      叶无天看了眼李宗仁,说道:“我没事。”
  
      “又扮酷?小心雷劈”李婉儿喃喃道。
  
      李宗仁瞪了孙女一眼,颇为头痛,这丫头,为什么总跟叶无天过不去?难道两人天生相克?
  
      “流氓,我还要吃这么多『药』?。”地上那一大堆草『药』让李婉儿头皮发麻。
  
      “你想『自杀』?”
  
      “你……混蛋,你就不能说句好话?”
  
      叶无天找来两块大木板,将那些草『药』放到木板上捣碎。
  
      “叶小哥,你挖那么多草『药』干什么?”
  
      李宗仁看着那一大堆草『药』,很多他都叫不上名字,只认得朱砂、珍珠母。
  
      “老头,什么鱼最值钱?”
  
      “喂,他是我爷爷,你不能礼貌点?老师是怎么教你的?”李婉儿很不爽别人这样称呼她爷爷。
  
      抬起头的叶无天问:“只是你爷爷,是我爷爷吗?”
  
      “你……”
  
      李宗仁见势不妙,连忙一笑:“呵呵,叫什么都没问题,只是个称呼罢了。”
  
      “爷爷,你看他,太不像话了。”
  
      “行了,丫头,少说两句。”李宗仁罢了罢手,让孙女不要再说下去,“对了,叶小哥,刚才你问什么鱼最值钱?”
  
      “龙虾值钱吗?”
  
      李宗仁愕然道:“值,好几百块一斤呢。”
  
      龙虾又怎会不值钱?他李宗仁捕了几十年渔,极少能捕到龙虾,可想而知龙虾有多么难捕,多么的狡猾。
  
      弄完手头上的工作后,叶无天向李宗仁要来一个平时装鱼的鱼笠。
  
      李宗仁爷孙俩似乎猜到什么,只是不敢相信,那太荒唐了。
  
      将已经调剂好的草『药』放进鱼笠之中,抬头对李宗仁说道:“走吧,去海边。”
  
      “这些能捕鱼?”
  
      李婉儿隐隐猜到一些,可是,她对此表示怀疑,单靠这些就能捕鱼?可能吗?
  
      李宗仁也不相信,虽然他并不能认识这些草『药』名称,但他认识的那几味『药』全都是滋补安神类的,这样的『药』也能捕鱼?若果这些都是毒『药』,他倒还或许会相信几分。
  
      叶无天没有解释,也解释不清楚,行动最实际。
  
      “我也去。”李婉儿不相信,她很好奇,想去看看,希望能看到叶无天这流氓出丑。
  
      李宗仁点点头,找出荒废已久的轮椅后让孙女坐上去。
  
      这轮椅还是他老伴以前用的,一直舍不得扔,没想到今天再次派上用场。
  
      “真能行吗?”
  
      叶无天的自信让李婉儿开始动摇,只是,这事简直太荒唐,她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
  
      “待会你就知道。”
  
      去到海边后,叶无天将装有草『药』的鱼笠放在水中固定好,处理完后,懒洋洋的坐到沙滩上,接下来只有等了。
  
      瞟了眼身边的李婉儿,再看了看四周,这会的叶无天已经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不管他愿不愿意面对,穿越这到里已经无法再回头,接受现实是他唯一的选择。
  
      或许,上天想让他活得更精彩,这个世界所有一切都很土鳖,比不上他那会,但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这里的女人很漂亮,也很清纯,眼前的李婉儿就不错,很清纯漂亮。
  
      在那个世界,清纯的女子已经绝迹,只有纹身与暴力。
  
      阴差阳错穿越到这个世界,或许也不是件坏事,至少老天对他还不错,让他遇上如此清纯女子!也算是有点小小安慰!
  
      几分钟后,李宗仁开始坐不住,频频向海中望去,希望能有奇迹发生,虽然他知道那种奇迹几乎等于零,可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个年轻人能给他带来惊喜。
  
      “流氓,你是哪里人?”
  
      一番思想斗争后,李婉儿鼓起勇气问道,这流氓虽可恨,却总给人一种神秘感,也就是这种神秘感很吸引她,总想知道有关于他更多。
  
      叶无天一愣,哪里人?他无法回答这问题,这个时代还没有联盟『政府』。
  
      见叶无天不回答,小妞子以为对方不想回答,这让她有些失落。
  
      “你一向都是这么冷酷?”
  
      “东城吧。”
  
      知道这个地方叫东城,叶无天也只能这样回答。
  
      “东城哪里?”
  
      叶无天又是沉默,他回答不上来,东城有多大都不知道,又哪会知道东城的某个地名?
  
      “装,又开始装了。”李婉儿腹诽道。
  
      李婉儿与叶无天聊天,可苦了李宗仁,除了不时望向海上,就只能蹲在沙滩上抽着闷烟。
  
      李婉儿正待再次发问,却见旁边的爷爷突然跳起,速度奇快,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符合。
  
      李婉儿纳闷,爷爷这是怎么了?好像挺激动的。
  
      李宗仁是挺激动,这会他激动得连说话都不利索:“龙……龙虾,好……好……好大只龙虾。”
  
      李婉儿也发现了海边的异样,先是一愣,随后‘啊’的一声尖叫起来,白嫩的小手紧紧捂着嘴巴,美眸瞪得老大,满是不可思议。
  
      渔笠处竟然有四只大龙虾停留在那里,是的,就是停留。
  
      短暂的发愣过后,李宗仁倒也聪明,速度极快的向那些龙虾冲去,希望能抓到几个。
  
      “叶小哥,快帮帮我。”
  
      只要能抓到那四只大龙虾,孙女的学费就有着落了,此时此刻,他只恨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跑快一点,为什么没有八只手,最好像电影里所演的那样,踏雪无痕。
  
      活了一辈子,做了一辈子的渔民,也从未遇到过像今天这般诡异场面,此时他是除了激动还是激动。
  
      龙虾仿佛就像傻的一样,根本不懂得反抗,不懂得逃走,而是任由着李宗仁抓,或者说任由着李宗仁捡。
  
      李宗仁知道时间就是金钱,所以速度奇快,一会儿功夫,就将那四只龙虾捡起,每只都有一斤以上,其中两只怕且有两斤多。
  
      沙滩上的四只龙虾让李老头开心无比,生怕只是南柯一梦,梦一醒,龙虾就消失不见,因此为了证实这不是个梦,早已暗中咬了几次舌头。
  
      见李宗仁如此高兴,叶无天也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貌似助人为乐挺让人开心的。
  
      “流氓,这些龙虾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傻?”
  
      李婉儿很希望有个人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而此人非叶无天莫属!
  
      “比你聪明一点。”心中嘀咕着『药』量下重了,龙虾差点变成死虾。
  
      “你才笨,装聪明,笨蛋!这些龙虾跟你一样笨,不,你比龙虾还笨!”气得不轻的李婉儿挤兑道。
  
      叶无天有几分失神,这小妞生气模样挺好看的,虽然略显青涩,相信再过两年,她的美艳会让很多人心甘情愿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有件事叶无天并不知道,凭着李婉儿的美貌,根本不用等到两年后,如今想追求她的人是多如牛『毛』,其中不缺一些豪门公子。
  
      觉得她青涩,只是因为他喜欢成熟妩媚的女人罢了,审美观不同。
  
      李宗仁一边盯着龙虾,同时眼角余光还不时瞟向叶无天。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龙虾的突然出现肯定是跟那些草『药』有关系,否则龙虾又怎会平白无故游到岸边?而且龙虾似乎有些不正常,傻傻的,还很虚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有会死掉。
  
      捕渔几十年,从未见过如此荒唐的事情。
  
      叶无天如此厉害,若能跟孙女凑成一对,或许是件不错的事情。
  
      摇了摇头的李宗仁苦笑,想得太远了。
  
      有了这些龙虾,再加上家里的存款,孙女的学费完全不是问题,甚至欠周老鬼的钱也可以还上一部份。
  
      李婉儿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她希望能看到叶无天出丑,而现在,知道叶无天帮她,她却又非常感激。
  
      无论是自己还是爷爷,都非常需要这些龙虾!
  
      “谢谢!”
  
      认识两天来,李婉儿第一次对叶无天说谢谢。
  
      “你是我的患者,这期间内我会保你平安。”
  
      李婉儿脸『色』一变:“混蛋,你就不能让我再感动一会儿吗?非得说这么难听的话?存心气我?”
  
      “还有更难听的,等会要检查被蛇咬的伤口。”
  
      “…………”
  
      李婉儿被打败了,怀疑这混蛋是从哪个石头里钻出来的怪物,没有感情。
  
      来不及愤怒,俏脸通红的她想到,让他检查伤口?岂不是要让她脱裤子?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