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4章:换只脚继续踩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24章:换只脚继续踩)正文,敬请欣赏!
  
      “光头强哥,别开枪,是我,叶无天。【、网//”
  
      去到银行门口后,举着双手的叶无天大声说道。
  
      银头里面的光头强眉头一皱,叶无天?他又回来干什么?
  
      “老大,要不要做了他?”一个身材瘦削的劫匪问。
  
      “强哥,是我,不要开枪,千万不要开枪,我没有任何恶意。”叶无天又道。
  
      瘦削劫匪道:“强哥,那小子有些邪乎,不太对劲,依我看不如直接做了他。”
  
      光头强想了想道:“不行,不能轻举妄动,我们只是出来求财。”
  
      一直站在旁边颤抖的周待才听闻叶无天又要回来时,顿时脸『色』惨白,艰难的扭头看柜头一眼。
  
      这一刻,他想死!
  
      在光头强的示意下,叶无天再次进入银行,这厮为了表示自己没恶意,主动让劫匪搜身,以证明他并没携带武器。
  
      “兄弟,怎么又回来了?”光头强问道:“条子让你进来的?”
  
      叶无天笑道:“条子?条子关我屁事,强哥,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进来拿点东西。”
  
      光头强道:“什么东西?”
  
      “支票。”叶无天笑答道:“刚才走得急,支票忘了拿。”
  
      光头强并没完全放松,仍旧警惕地盯着叶无天。
  
      正如他刚才那个同伴所说,叶无天处处透着一股邪气。
  
      快步走到柜台前,叶无天忽然发现原本放在柜台上的支票不见了,顿时让他大惊失『色』。
  
      “我的支票呢?谁他妈拿了我的支票?”
  
      大怒的叶无天一声咆哮,将银行里面的人全吓一跳,包括光头强那几个劫匪。
  
      叶无天的嚣张让很多人都误认为,他才是劫匪,敢比劫匪还要嚣张,不是劫匪又是什么?
  
      “谁他妈拿了我的支票?”见无人回答,脸『色』铁青的叶无天又是一声怒吼。
  
      旁边的周待才差点没瘫软下去,嘴角直哆嗦,目光不敢跟叶无天相对视。
  
      “强哥,你拿了我的支票?”
  
      光头强道:“支票?我要支票有『毛』用?兄弟,你傻了吧?忘了我现在来干什么来着?都抢银行了,还要你那支票干啥?”
  
      叶无天想想倒也是,于是将目光投向玻璃窗里头的吴纯雪:“小雪,告诉我。”
  
      吴纯雪没想到战火会烧到她身上,于是伸手轻轻指了指周待才。
  
      “谢谢,这事过后,我请你吃饭。”
  
      吴纯雪听得直翻白眼,眼前这事不知该怎么收场,能否有命活着都还是未知数。
  
      叶无天那如毒蛇般的目光紧盯着周待才:“蠢才,我的支票呢?”
  
      周待才一个激灵,“不……不知,我不知。”
  
      “兄弟,我还真有些印象,好像是有那么一张支票。”此时,光头强也想起来了,也正是想到这一点,他对叶无天的警惕方才慢慢放松下来。
  
      “周蠢才,我再问一次,我的支票呢?”
  
      “没……没拿,我没拿。”
  
      叶无天脸『色』一沉,“强哥,你们继续,这小子交给我。”
  
      也不管光头强有什么反应,直接扯着周待才的衣领一拉,几个踉跄之下,周待才摔倒在地。
  
      “兄弟,你先告诉我,条子为什么还会放你进来?”光头强读书不多,并不意味着他傻。
  
      “很简单,我说我可以摆平你们,让你们自首。”
  
      光头强三人愕然,又再次提防起叶无天,甚至枪口纷纷对准他。
  
      “呵呵,你们放心,我只是想拿回我的支票,你们继续。”叶无天笑道。
  
      光头强说道:“兄弟,今天过后,我们好好喝一杯。”
  
      对叶无天,光头强是越来越喜欢,这人,值得他交朋友。
  
      “一言为定,你们继续。”叶无天满口应承,此时他只想拿回支票,三千万啊!“我的支票在哪?”
  
      “姓……姓叶的,你想怎样?”被扯摔倒在地周待才壮着胆子不甘示弱道。
  
      怒火攻心的叶无天见状,直接走到周待才面前,抬起右腿就朝对方踢去。”
  
      此时,外面已经接通银行里面的监控系统,当常肖媚等人看到画面上如此诡异的一幕时,脑袋当机了。
  
      这……是神马情况?
  
      “局长,怎么办?”
  
      徐远华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再看看。”
  
      进去不对付劫匪,反而朝一个人质下手,纵使他办案验丰富,也弄不清楚眼前这一幕是怎么回事。
  
      踢完一脚,叶无天并没停下,又再次一脚狠狠踢去,每踢一下,周待才就发出一声惨叫。
  
      一旁的光头强都看得『毛』骨悚然,这小子,下手够狠。
  
      “我的支票在哪?”
  
      周待才痛得几乎晕厥,双手紧紧捂着肚子,“别……别打,求求你别打。”
  
      “我草,还不说?”于是,接下来叶无天又连续好几脚。
  
      连续十多脚后,叶无天微微气喘,他发现打人也是个体力活。
  
      “周蠢才,再不拿出支票,老子让你死在这里。”
  
      周待才连连倒吸好几口气,方才道:“支票,支票已经撕了。”
  
      顺着周待才的目光看去,叶无天瞬间傻愣起来,果然,他在地上看到一团纸碎。
  
      伸出颤抖的右手将那团纸捡起来,慢慢打开的同时,心里还慢慢祈祷着,不是真的,肯定不是真的,三千万的支票,又怎会说撕就撕?除非这个不正常。
  
      “啊……”
  
      叶无天很不想去相信,可当他打开那团被撕成数十片的纸团时,终于知道周待才说的都是真话。
  
      “王八蛋,为什么要撕我的支票?为什么?”
  
      双眼喷火的叶无天一个箭步冲到周待才面前,二话不说对着对方的肚子就是狠狠一脚踩下去。
  
      周待才除了感到痛,还有一股恶心感,差点连昨天吃的食物都吐了出来。
  
      刚想开口,然而,叶无天并未给他这个机会,又是一脚狠狠踩到肚子上。
  
      一边踩,叶无天还一边问:“为什么?为什么要撕我的支票?”
  
      可怜的周待才根本就没机会说话,被叶无天连续踩了十多脚后,此时的他已经是脸『色』苍白无比,犹如刚从死人堆里出来般,很是吓人。
  
      光头强几人不由稍稍退后几步,叶无天此时就像是一头失控的狮子,带着无比的杀气。
  
      “为什么?为什么要撕老子的支票?”三千万,那可是三千万,说没就没了。
  
      右脚踩累了,叶无天又直接换成左脚,每一下都非常用力,似乎想要将周待才往死里踩。
  
      右脚踩死了还不算?还要继续换成左脚?靠,这样下去很容易会死人的。
  
      叶无天都不知自己踩了多少脚,他只知自己这会累得直气喘,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
  
      忽然,叶无天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翻身爬起后跑到吴纯雪所在的窗口:“小雪,支票这样还能兑吗?”
  
      吴纯雪轻轻摇头。
  
      这下,叶无天是死的心都有,愤怒再次涌起,“王八蛋,老子宰了你。”
  
      从地上提起半死的周待才,转头对光头强道:“强哥,借把枪给我。”
  
      光头强吓一跳,枪?这小子想杀人?
  
      “兄弟,冷静,不就是钱吗?随便你拿。”
  
      光头强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借枪给叶无天。
  
      叶无天道:“我这张支票可是合法的。”
  
      光头强表示爱莫能助。
  
      气极败坏的叶无天随手抓起一个垃圾桶就朝周待才砸去,他才不管对方的死活。
  
      叶无天的出手之狠完全出乎光头强的意料之外:“再打下去,他会死的。”
  
      “他这条狗命能值三千万吗”
  
      光头强瞬间无语,被问着了。
  
      叶无天冷笑道:“不值,既然如此,我就算宰了他,也是他赚到了。”
  
      光头强苦笑,这是什么歪理?简直不可思议。
  
      今天方才发现,原来有人比他还要无赖。
  
      想再问周待才为什么要撕支票时,发现对方已经彻底的晕厥过去,只有那微弱的气息证明他还活着。
  
      外面,常肖媚已经忍无可忍,叶无天的下手之狠让她无法接受,对方若是劫匪也就算了,她倒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局长。”
  
      徐远华也很头痛,是他同意叶无天进去的,如今闹成这样,该如何收场?
  
      常肖媚道:“让人冲进去吧。”
  
      “不行,现在不是时候。”
  
      常肖媚有些欲言又止,闹不明白局长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不是想不通我为什么会让他进去?”
  
      常肖媚有一愣,然后点头,这个问题她的确是很想知道。
  
      “你不觉得很邪门吗?劫匪为什以会放他出来?”
  
      “不知道。”
  
      “或许,他能成功第一次,就能成功第二次,这小子,不简单。”
  
      常肖媚不认同这话,什么不简单?就那小子,要说不简单,就是好『色』,纨绔,无耻!除此外他比普通人还要普通。
  
      “十分钟后,如果他还没摆平,准备第二套方案。”
  
      常肖媚点头,她更倾向于第二套案。
  
      此时,一个劫匪小声在光头强耳边道:“强哥,我们该走了。”
  
      光头强点点头,对叶无天道:“兄弟,我们得走了,你自己慢慢玩。”
  
      “你们几个,出来。”一个劫匪对窗口里面的银行工作人员说道。
  
      叶无天朝如死狗般的周待才吐了口唾沫,伸手一指,扭头对光头强道:“强哥,你得把她留给我。”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