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9章:祖传秘方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29章:祖传秘方)正文,敬请欣赏!
  
      “肝癌中期,脾脏虚弱,糖『尿』病,并伴有腹泻,肾脏虚弱,形寒肢冷,面『色』苍白,神疲乏力,完谷不化,多汗,脉细弱。【biqi。me!网//”
  
      叶无天一边观察着『妇』人,一边如数家珍般说出症状。
  
      常肖媚见叶无天一口气说出这么多症状,开始相信他,对母亲的病情又多了几分希望。
  
      弱不禁风!
  
      叶无天发现情况比他想象中还要难对付,不由得大为头痛,这『妇』人也真够可怜,同时染上那么多病,其中肝癌与糖『尿』病让人谈病『色』变。
  
      别说现在,即使在联盟『政府』那会,这两种病也没谁敢打包票能治好。
  
      两年,应该够了,他一定要弄清楚当初为什么会实验室爆炸,到底是哪个步骤出现问题。
  
      “小叶,你是医生?”『妇』人问道,她很好奇,眼前这年轻人只是单纯看看就能知她患什么病。
  
      相比起『妇』人,常肖媚则是震惊不已,她一直都跟叶无天呆在一起,知他并没单独去找医生了解她母亲的病情。
  
      难道他真是个神医?
  
      想到他占她便宜时,她不由暗骂道:“就算是神医,也是个混蛋神医。”
  
      “阿姨,你相信我吗?”
  
      『妇』人一愣,满头雾水看着叶无天。
  
      “我们回家好不好?不呆在这里。”
  
      常肖媚一惊:“你疯了?别胡说八道。”
  
      叶无天扭头瞟了常肖媚一眼:“放心吧,我知自己做什么,为了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也会尽力。”
  
      常肖媚脸红瞬间通红无比,很想骂几句,却又因为场地不适合,最终只能低着脑袋站在那,小心肝砰砰狂跳。
  
      变态!
  
      自己竟然答应那种变态条件,这无耻之徒,乘人之危,做男人做到他这份上,简直丢尽天下男人的脸。
  
      常肖媚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媚儿,小叶说得不错,我想回去,天天呆在医院里,我不病死也会疯掉。”『妇』人说道。
  
      常肖媚暗中瞪了叶无天一眼:“妈,你想快点回家就好好休养身体。”
  
      “傻丫头,妈什么情况自己知道,我真不想呆在这里。”『妇』人叹道。
  
      常肖媚鼻子一酸,稍稍别过头去连连深呼吸,不想让眼泪掉下来。
  
      “阿姨,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能看到小媚结婚生子。”
  
      『妇』人呵呵笑起来,这话她喜欢听。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叶无天似乎看到『妇』人看他的目光带着鼓励。
  
      难道她想鼓励他去追求她女儿?
  
      常肖媚娇艳欲滴,这混蛋说话越来越过份。
  
      『妇』人很开心,暗道有戏,女儿什么时候脸红过?她今天的脸红次数比以前的总和还要多。
  
      在叶无天的要求以及『妇』人的命令下,常肖媚最终帮母亲办了院手续,而院方并没阻止,或许医生们心中已经判了『妇』人的死刑,『妇』人没多少时日好活。
  
      去到常肖媚家时,发现她的家境一般,装修也非常普通。
  
      “阿姨现在首要的就是止泻,其它的以后再说,先将她身体调养好。”
  
      “白芍20克、当归20克、白术10克、肉桂20克、木香15克、诃子皮5克……”
  
      运笔如飞的在白纸上写下几味『药』,“用砂锅煎『药』,500毫升水煎成300毫升,早晚各一次,连续七天。”
  
      麻木的接过方子,常肖媚彻底被叶无天这手字给折服,大气、流畅、洒脱、飘逸。
  
      如此纨绔也能写出这么漂亮的字,难以置信。
  
      “你以前学过医?”常肖媚疑『惑』道。
  
      叶无天摇摇头。
  
      常肖媚明显不相信:“那你的医术是怎么学来的?”
  
      叶无天翻了个白眼,发现这年代的人都有一个通病,好奇。
  
      如做贼般左右瞄瞄,见四周没旁人时方才低声道:“这是我的祖传秘方,一般人我不告诉她。”
  
      “…………”
  
      “嘿嘿,娘,感动吧?”
  
      常肖媚一瞪:“你能不能别恶心我?”
  
      耸耸肩的叶无天不以为意道:“我觉得喊娘挺好的。”
  
      常肖媚无奈,想到,这小子喊她为娘,那在警局里的那支贴身舞又算什么?
  
      忽然,常肖媚脑中浮现出一个词语。
  
      『乱』……
  
      呸!自己在想什么啊?什么『乱』七八糟的?
  
      “有几分把握?”强行将脑中的杂念抛出去。
  
      叶无天道:“给我两年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两年后,我保证阿姨康复。”
  
      常肖媚如同听到天下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瞪大着眸子,以为自己听错。
  
      原本,只希望妈妈能多活一阵段时间,她就心满意足了,没想到叶无天竟说能康复。
  
      不可思议!
  
      “你……你没骗我?”
  
      “骗你?我有必要骗你吗?你有钱让我骗?除了你的美貌,似乎没什么值钱的物品。”
  
      常肖媚仍旧不相信,那太不可思议,太过于荒唐,肝癌,那可是绝症,以现在的医术,根本不可能治愈。
  
      “你说你不是医生。”
  
      “我不是医生,但你却不知道,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朋友他爷爷是圣医,所以我家祖传很多秘方。”
  
      常肖媚被打败,对叶无天的无耻行径,她彻底无语。
  
      『药』煎好后,常肖媚将『药』倒出,让母亲喝下,不久,母亲便睡了过去。
  
      叶无天站在床上观察了好久后才离开。
  
      常肖媚还是很难于接受,太疯狂了,那么大的医院都不相信,竟然去相信一个陌生男人。
  
      “情况不错。一天两次,三天后我再来看看,还有,有空多陪陪她,病人需要多安慰。”
  
      “你的医术是从哪里学的?”
  
      常肖媚看过有关于叶无天的详细资料,以前的叶无天只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整天只知吃喝玩乐。
  
      难道资料出错?
  
      叶无天看了眼这妞,估『摸』着这女人的好奇心大还是她的胸脯大?三十六e?靠!
  
      “我很好想知道,你们女人都是如此好奇吗?”
  
      “谁好奇了?我是怕你害了我妈。”俏脸通红的常肖媚狡辩道。
  
      “娘,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能不能也回答我一个问题?”眼珠一转的叶无天坏道。
  
      “说。”
  
      “你胸这么大?会不会觉得是一种负担?还是说这让你感到骄傲?”
  
      常肖媚想杀人!
  
      叶无天佯装作没看见,“我知道,肯定不太方便,尤其是你是干警察的,更加不用说,嘿嘿,娘,其实我可以让它变小些,你想吗?”
  
      尽管常肖媚一再告诉自己,要忍,不能跟这混蛋一般见识,可是,她还是失控了,气沉丹田,猛的一声怒吼:“滚!”
  
      …………
  
      …………
  
      站在小区门口等车时,叶无天发现,没车真的很不方便,得买辆车才行。
  
      “叶神医。”
  
      一辆丰田缓缓停在站台前,车窗缓缓降落。
  
      透过车窗,发现开车之人竟是韦君智。“哟荷,伪君子,这么巧啊?”
  
      韦君智老脸一红,打开车门下车,绕到叶无天面前,“叶神医,你想去哪?我送你。”
  
      叶无天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对方,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说话?
  
      心怀鬼胎!
  
      “不用了,你去忙吧。”
  
      “叶神医,我想……我想。”
  
      叶无天极不耐烦地挥挥手,“我靠,我都说了几遍了?都说我不是医生。”
  
      韦君智心一急,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这会他已经顾不上丢不丢脸。
  
      幸好,站台等车的人并不多。
  
      愣了半天的叶无天方才反应过来,知道这小子是豁出去了,“再跪也没用,我不是医生,你求我没用。”
  
      “求求你,叶神医,求求你帮帮我。”
  
      叶无天懒得搭话,直接转身走人,韦君智不怕,他可怕。
  
      “上车。”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叶无天扭头一看,顿时笑了,有意思,这妞过意不去了吧?
  
      转眼间,叶无天的身影就消失在韦君智的视线中。
  
      韦君智站起来,脸『色』苍白,狰狞,嘴角不住的抽搐,熊熊怒火暴和『射』而出。
  
      “叶无天,咱们走着瞧。”
  
      对韦君智的恨意,叶无天并不知道,用他的话说,就算知道又怎样?根本不在乎。
  
      “娘,就知你疼我。”系好安全带后,叶无天又开始不老实起来。
  
      常肖媚冷冷说道:“别自作多情,我是怕你被车撞了,没办法医我妈妈的病。”
  
      叶无天很是无奈,最毒『妇』人心啊!
  
      车内出现短暂的断层,两人都没说话,各有所思。
  
      “为什么不帮他?”良久,常肖媚问道。
  
      叶无天愕然,“谁?伪君子?我为什么要帮他?”
  
      这下轮到常肖媚发愣,扭头鄙视道:“你嘴巴真贱。”
  
      “谢谢,我再贱也是娘生出来的。”
  
      常肖媚一阵气苦,差点将车开到绿化带上面去了,这混蛋,实在欺人太甚。
  
      “知道那小子为什么会不耻地向我下跪吗?因为他痿了,想我帮他。”
  
      常肖媚脸通红,“你会治?”
  
      叶无天拍了拍胸膛:“那是,这天下就没什么我治不了的病。”说到这,叶无天眼睛一转:“娘,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你幸福吗?”
  
      “你信不信我撕破你这张臭嘴?”
  
      “信。”
  
      “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医生,为什么要这样做?”
  
      叶无天苦笑:“我本就不是医生,没骗你,只是家里的秘方比较多罢了。”
  
      常肖媚无语,秘方?又是秘方?珍贵的秘方什么时候变成白菜?如此不值钱吗?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