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30章:无耻是没有境界的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30章:无耻是没有境界的)正文,敬请欣赏!
  
      “什么?你说真的?太好了,草,真他妈好。【 /看 ?。 ?网//”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刘福得知那张支票并没兑现成功,顿时心情太好,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开心的事情么?
  
      支票兑现失败,意味着他将会省下三千万。
  
      刘福一脸激动:“好,哈哈,看来连老天都在帮我。”
  
      周有运想了想后谄媚道:“刘少,你完全不用将那小子放在眼中,连天都站在我们这边。”
  
      刘福哈哈大笑,他很开心,这样就省下三千万。
  
      他有钱,但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如果用三千万去玩女人,可以玩多少?文化不高的恐怕算不清楚。
  
      邱鸿征道:“刘少,我们还是小心点好,提防他玩后手。”
  
      刘福不满:“玩什么后手?支票已经交到他手上,他还想玩什么后手?”
  
      “就是,鸿征,你太过于担心了。”周有运笑道。
  
      邱鸿征苦笑着没再说话,知道这时候他说再多也没用。
  
      叶无天真会就此罢休吗?
  
      “刘少,程小姐那里怎办?”周有运想起那个美得让他痴『迷』的女人,恨不得将马上将她搂在怀里,不,应该是直接抱到床上好好爽一番。
  
      刘福咽了口唾沫,“什么怎么办?当然继续追求了。”
  
      “嘿嘿,刘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周有运道:“不过刘少,你不觉得这样太慢了吗?”
  
      刘福愕然,他的确嫌进展太慢,“你有办法?”
  
      “一滴媚,肯定好用。”周有运说着掏出一个小瓶子。
  
      刘福道:“废柴,你让我用『药』?”
  
      周有运嘿嘿笑道:“这不更快吗?”
  
      拿着小瓶子的刘福没说话,想了很多,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曾想过要用『药』,可是后来还是放弃了,他也想正儿八经的追一个女人。
  
      邱鸿征道:“我认为不行,得防着点那个窝囊废。”
  
      周有运抬头看向邱鸿征:“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开口闭口都是他,你就那么害怕他吗?”
  
      邱鸿征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难道你没觉得他跟以前不一样了吗?”
  
      周有运摇摇头:“没觉得,倒是觉得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行了,你俩别争了。”刘福极不耐烦地挥挥手。
  
      邱鸿征想了想道:“用『药』一计我认为放到最后,眼下我有一计。”
  
      刘福双眼一亮:“说。”
  
      “那女人欠银行的钱,被银行催得很急,刘少你如果能借她一笔钱,她会很感激你的。”
  
      “借钱?”刘福紧皱眉头:“你不觉得这样风险大太?”
  
      “刘少,凡事都有风险。”
  
      刘福想了一会儿:“她欠银行多少钱?总不能让我借一个亿给她吧?她值吗?”
  
      “就是,刘少倒不是差那点钱,可是为了泡妞而砸出如此一大笔钱,不值得。”周有运附和道。
  
      “你懂个屁?没有挑战『性』,哪会好玩?动不动就下『药』,不如去夜总会。”
  
      周有运脸『色』一沉:“你说谁?”
  
      刘福突然一声怒吼:“你们都他妈给老子闭嘴。”
  
      周有运二人不再说话,各自将头扭到一边,谁也不理谁。
  
      “有没有找到窝囊废?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他给我灭了。”叶无天的邪门让刘福害怕。
  
      “是,刘少,我们一定会尽快找到他。”周有运连连点头。
  
      “几位,是不是在找我?呵呵,你们不用找了,我主动送上门。”此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
  
      “叶少?”
  
      叶无天的突然出现让刘福大吃一惊,脱口而出喊了句叶少。
  
      “几位,你们找我?”
  
      刘福嘴角不住抽着,叶无天的出现让他想起自己‘中招’的一幕。
  
      “你来干什么?”
  
      叶无天呵呵一笑:“别紧张,咱们可是兄弟。”
  
      刘福的脸『色』更为难看,“谁跟你是兄弟?”
  
      叶无天冷冷道:“不会吧?刘少,你这样可不行,难道你忘了我给你送美女的事情?”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刘脸就想杀人,“山水有相逢,姓叶的,咱们走着瞧。”
  
      叶无天扫了周有运二人一眼,“你们出去。”
  
      周有运一怒:“你说谁?”
  
      “说你们这两条狗,听不到吗?还要我再说多一次?”叶无天鄙视地看着二人,“跟你们之间的账,我会一笔一笔跟你们慢慢算。”
  
      “你……你以为我会怕你?”
  
      “滚!”叶无天直接一声咆哮。
  
      单独面对叶无天,刘福顿时紧张万分,“你……你想怎样?支票已经给了你。”
  
      “你他妈还好意思提支票?”
  
      “…………”刘福满头雾水:“什么意思?”
  
      叶无天极为严肃,一脸愤怒:“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无法兑现。”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刘福已经略猜到叶无天的到来,想要钱。
  
      “再开一张支票给我,没问题吧。”
  
      “不可能,你以为你是谁?”刘福肺都快气炸,无耻到这个份上,也算是一种境界了。
  
      叶无天向前一步:“你不怕我?”
  
      “我警……警告你,最好别『乱』来。”
  
      “刘少,不知你听没听过拷贝?”
  
      刘福脸『色』惨白,“你不能这样。”
  
      耸耸肩的叶无天冷笑道:“为什么不能?对待你这种人我还用得着客气吗?”
  
      “姓叶的,你不能这么无耻。”
  
      “无耻?”叶无天一怔,哈哈大笑道:“你有资格说我无耻吗?那样的女人都能啃得下,你可畏是饥不择食了。”
  
      “你……我不会开支票给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叶无天道:“那好,希望你不会后悔。”
  
      “等等。”阴睛不定的刘福出口喊道:“拷贝的视频给我。”
  
      在叶无天的威胁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刘福又再次开出第二张三千万的支票。
  
      将支票递给叶无天时,刘福心里在滴血,本以为能省下三千万,事实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叶无天用手指弹了弹支票,不免感叹,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
  
      随手掏出一张光碟扔给刘福,“刘少,你是个聪明人,我喜欢你。”
  
      “站住,还有没有拷贝?”
  
      “放心吧,我这人说一不二。”
  
      很快,叶无天就消失在刘福的视线中。
  
      几天来,刘福都很好奇,为什么叶无天不杀了他,既然已经知道他害他,还能忍得住?
  
      刘福又哪里知道,叶无天的确很想杀了他,可是,暂时不适合,现在他暂时将刘福当成一台提款机,没钱的时候可以上去按几下。
  
      “刘少,怎么办?”叶无天离开后,周有运二人走进来,对叶无天是羡慕妒忌恨,这样就能拿到三千万,能不羡慕吗?恨不得用自己去替代叶无天,将那三千万拿到手。
  
      刘福冷着张脸,“怎么办?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邱鸿征道:“要不,咱们做了他,以绝后患。”
  
      刘福道:“你们两个,不管是谁,杀了他,我奖五百万,不,八百万。”
  
      周有运二人双眼放光,这可是件好事,“刘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东城,叶氏山庄,叶恒财吃惊得连手中的报纸掉到地上都未知,目瞪口呆:“你确定?”
  
      叶广很郁闷,还是如实地点点头,“应该不会错,那野种没死。”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让叶恒财有些手足无措,现在家里正是进入白热化,那野种的突然出现,怕是会生事端。
  
      “爸,要不是我派人做了他。”叶广说道。
  
      “不行,这时候不能轻举妄动。”
  
      “爸,你是不是过于担心?我相信,就算那杂.种死了,爷爷也不会说什么。”
  
      “这事我自有分寸,你别『插』手,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幸月那里怎样?有什么进展吗?”
  
      叶广脸一红,很是尴尬,“恐怕我没希望了。”
  
      “怎么?这么快就放弃?”
  
      叶广苦笑:“幸月她与别的女子不一样。”
  
      “这事务必要办成。”
  
      叶广想哭,“可我真没办法,她根本不理我,甚至已经明确拒绝我了。”
  
      叶恒财道:“看过101次求婚吗?如果没有,找来看看。”
  
      “…………”
  
      “男人的面子有时候很重要,有时候却比白纸还要廉价。”
  
      “要不,要不我下『药』,生米煮成熟饭。”叶广胆怯问道。
  
      “你想死?”
  
      “…………”
  
      与此同时,山庄的另一个书房里,叶恒东神情激动,而他对面,则是站着一身穿唐装的老人,脸『色』红润,头发雪白,看上去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
  
      “为什么不同意我接他回来?他也是我儿子。”
  
      老者叫叶厚腾,叶家的家主,在叶家,他的权力绝对是至高无上的。
  
      “因为他不配做叶家的种。”
  
      “那他也是我的儿子,爸,他虽不是玮蓉所生,可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膝下无子,除了他。”
  
      “你是在威胁我吗?”叶厚腾冷冷问道。
  
      “不敢,我不是那意思,爸,我希望你能成全我,让我将他接回来。”
  
      叶厚腾怒道:“接回来?接那么一个纨绔回来?接那么一个不学无术的的废物回来?有什么用?我叶家丢不起那个脸。”
  
      叶恒东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的他都还没将话说出口,便被老者打断,“这事不用再说,只要有我一天,那野种就别想回来。”
  
      老爷子的冷血让叶恒东心灰意冷,就算是私生又怎样?始终也是叶家的种,为什么就不能接受?
  
      离开老爷子的书房后,叶恒东回到自己住处,拧开一瓶洋酒猛灌一口。
  
      “喝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二楼,一个中年美『妇』缓缓而来,将叶恒东手中的酒瓶拿开。“老爷子拒绝了?”
  
      叶恒东缓缓闭上眼睛,好几次,他都想跟老爷子说,他不要叶家财产了,只想将儿子带回来。
  
      “都是我不好,不能替你生几个。”中年美『妇』说道,脸上有几分失落于无奈。
  
      叶恒东轻轻将中年美『妇』搂在怀里,“我并没怪你,只是感觉有些对不起那孩子罢了,我已经对不起他母亲。”
  
      中年美『妇』叹道:“找个机会我跟爸说说。”
  
      “不用了,这事让我来处理。”
  
      “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他的公司好像遇上困难了,你抽空看看吧。”
  
      “又是他们搞的?”
  
      叶恒东脸上『射』出一道杀气,对他口中所说的那人没一丝好感。
  
      “没有证据不要『乱』说。”
  
      “哼!”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