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34章:怀疑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34章:怀疑)正文,敬请欣赏!
  
      踏进银行后,叶无天一双贼眼左右『乱』扫,看到他想要找的人后,便坏笑着向对方走去。【、网//
  
      “小雪妹妹。”
  
      吴纯雪脸『色』通红,从叶无天进银行那一刹,她就已经看到对方。
  
      “叶先生。”
  
      吴纯雪挺感激这个男人救了她的小命。
  
      “我喜欢你喊我哥哥。”
  
      吴纯雪羞得直想找个洞钻进去,“叶先生,那天的事情谢谢你。”
  
      叶无天并不满足:“谢我?单纯一句谢谢?太假了些吧?要不这样,赏脸陪我一起吃餐饭?”
  
      吴纯雪犹豫了,她感激这个男人,可跟他并不熟,算起来两人才第二次见面。
  
      “放心,我不会吃了你。”
  
      “那……那好吧,等我下班再请你,好吗?”
  
      叶无天心情大好,连连点头:“当然可以,我等你。”
  
      吴纯雪笑了笑,眼前这男人虽不时会『露』出丝丝坏笑,但好像并不令人讨厌。
  
      “周蠢才还有来烦你吗?”
  
      吴纯雪轻轻摇头。
  
      “他若再来,你告诉他,我很想他。”
  
      “噗哧!”
  
      吴纯雪一声娇笑,自然知道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顿时心里暖暖的。
  
      叶无天看得有些发愣,这妞,笑起来的模样真好看,都快『迷』死他。
  
      “小雪妹妹,你笑起来真好看。”
  
      “叶先生,你还有事吗?我得工作了。”注意到旁边其他人的异样眼神,吴纯雪方才意识到,现在还在上班。
  
      “喊句哥哥来听听。”
  
      脸皮特厚的叶无天并没放过她,仍旧出言调戏。
  
      “哥哥,我来喊你吧,你是存钱还是取钱?请快点吧。”
  
      喊叶无天的并不是吴纯雪,而是他身后的一个长得有点对不起观众的女生。
  
      叶无天老脸一红,被这么一个女人喊哥哥,他开心不起来。
  
      吴纯雪又是一声娇笑,想忍,却忍不住。
  
      “那什么,小雪妹妹,咱们下班再聊。”说着,叶无天掏出支票:“兑现。”
  
      接过支票的吴纯雪美眸瞬间瞪大,三千万?又是三千万?
  
      下意识地,吴纯雪将目光扫向银行四周,上次遇劫匪打劫时,他想对的是一张三千万支票,这次又是三千万的支票。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吴纯雪心里暗暗吃惊,真看不出来,这家伙倒是挺有钱的,既然这样,呆会吃饭不用对他客气。
  
      确认支票真假后,叶无天让吴纯雪将其中的二千九百万转到一个账号上,而他自己则只留着一百万。
  
      完成支票兑现后,叶无天又极为无耻的要过吴纯雪的手机号码。
  
      出于无奈,吴纯雪只能将号码给他,她不给,他就不走。
  
      走出银行,叶无天抬头看了看天空,他开始慢慢喜欢这个世界,喜欢这里的‘土鳖’。
  
      这里的妞真纯!
  
      …………
  
      …………
  
      王曼快要急疯了,四处找总经理,可是累得筋疲力尽的她却找不到总经理。
  
      急情之下,王曼也顾不上那么多,当场打电话报警。
  
      此时,王曼很后悔,就是上一个厕所的时间,回来就发现总经理不见了,连朱龙二人都不知去向。
  
      她担心总经理已经遇上什么不测!担心已经遭遇毒手。
  
      被朱龙支开后,王曼一直呆在包间外面坐着,不敢离开,万一总经理有什么事,她也第一时间冲进去。
  
      坐了半个小时,她忽然想上厕所,可从厕所出来后,却发现总经理已经不见,包间空空。
  
      她并不知识道,就在她刚进去厕所,程可欣便已经夺门而出,随后就被叶无天给带走,而朱龙与王『露』田则跑到外面去找,所以,王曼从厕所出来时看不到一个人。
  
      找不到程可欣,王曼也只能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警察身上。
  
      希望警察能尽快找到,不然,就算找到,估计黄花菜都要凉了!
  
      程可欣一直沉睡到傍晚时分,方才慢慢睁开眼睛,由朦胧到清晰。
  
      白『色』的天花板以及四周的景『色』告诉她,这并不是她家。
  
      这是哪?
  
      忽然间,程可欣惊出一身冷汗,连忙从床上弹起。
  
      “啊!”
  
      当她坐起那一刹,猛的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大脑一片当机!
  
      无言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完了,自己算是完了,肯定是被朱龙他们给污辱!
  
      伤心的泪水决堤,楚楚可怜的程可欣猫起双腿,手扒在膝盖上失声痛哭起来。
  
      咦!
  
      好像有些不对劲。
  
      哭着哭着,程可欣发现自己不对劲,怎么没感觉到痛?按理自己这会下身会痛。
  
      平常也有关注一些杂志,知道处子被破会痛,可她这会并没痛。
  
      拉开被子一看,除了没穿衣服外,其它并没什么异样,洁白的床单上也没有血。
  
      这怎么可能?
  
      自己并没遭到男人的侵犯!也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理。
  
      悲喜交加的她强行使自己冷静下来,认真回忆着被暗算之前的事情。
  
      似乎……朦胧间她似乎见到了她的未婚夫。
  
      是他救了她么?
  
      程可欣很快就摇头否决,对未婚夫的人品,她着实不敢恭维,以他那种人,是绝对不会救她,若说他下『药』对付她,她倒还会相信。
  
      她只是记得朱龙与王『露』田二人对她下『药』后,她夺门而出,可是刚冲出包房门的她顿时被一个男人给搂住,她倒是想挣扎,只是强大的『药』力让她崩溃,让她失去自我。
  
      怎么回事?
  
      一切,宛如一个梦,她依稀记得,有一个男人来过,如果她猜得不错,就是那个男人救了她。
  
      那人是谁?怎么那么像她的未婚夫?
  
      如果是他,他又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留下来陪他?
  
      如果不是他,可又怎会让她感到如此熟识?
  
      程可欣内心复杂无比,难于用文字去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真会是他么?
  
      掀开被子,赤.『裸』着身子缓步走向浴室,她需要好好清醒一下。
  
      走进浴室,发现满地都是衣服,全是她的,此时正东一件西一件的扔在地上。
  
      当时发生过什么事,她完全记不起来,不过从地上那『乱』七八糟的衣服来看,当时一定发生过什么。
  
      拧开蓬头,让热水从头顶淋下,站在蓬头下的她很努力去回想刚才的事情,越想,就越是感到那个男人很熟识,越是觉得那个男人像她未婚夫。
  
      今天是不幸的,却又是幸运的,差点被朱龙设计陷害,幸好被人救了,否则结果会怎样?难于预料!
  
      愤怒的仇恨暴『射』而出,此时她想杀人,想将朱龙那两个混蛋收拾掉。
  
      这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抹俏脸上的水滴,程可欣『露』出一丝坚毅,就算公司破产,她也不会就此罢休。
  
      十几分钟后,围走浴巾走出浴室,发现手提包正静静躲在旁边,连忙一个箭步冲上去,打开手提包后拿出手机,手机还有电,但录音功能已经停止。
  
      拨通王曼的电话,让她送套衣服过来。
  
      结束与王曼的通话后,程可欣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静静听起来。
  
      程可欣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今天会被朱龙占便宜,所以多了个心眼的她在进包间之前便将手机录音功能打开。
  
      听了二十多分钟,都是她与朱龙二人喝酒的话对,朱龙频频敬酒,对话很普通,并没什么特别。
  
      录音到了四十分钟后,突然砰的一声响起,紧跟着就是高跟鞋碰撞地板的声音。
  
      程可欣知道,这是她逃跑的时候了。
  
      莫明其妙的,程可欣很紧张,希望接来会有惊喜。
  
      “不能喝你喝什么?为了公司,委曲求全去陪『色』.狼,值得吗……”
  
      “服务生,马上让人去『药』店帮我买些中草『药』回来,要快,有重赏,大黄、滑石、苦参……”
  
      “麻痹的,你这不是诱『惑』我吗?惹火本少爷,现场将你圈圈叉叉掉……”
  
      “我靠!还撕衣服?再撕我就真忍不住了……”
  
      “身材真不错,我要不要『摸』『摸』呢?反正没人在,『摸』『摸』也没什么吧……”
  
      “日,又流鼻血了,这他妈什么身体?怎动不动就流鼻血……”
  
      录音里,频频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那自言自语喃喃道。
  
      程可欣听得脸红耳赤,由这男人的声音中可听出,她当时是多么的疯狂。
  
      她有种想死的念头,太丢人!
  
      除了这个男人的声音,还有她自己的声音,“我要……给我……快给我。”
  
      “好难受……”
  
      程可欣再也听不下去,马上关掉手机,再听下去,她真要撞墙死了算。
  
      小脸红得能滴出血来,程可欣难于接受自己变成这样,录音中的那个她是那么的『淫』.『荡』。
  
      录音中的男人是谁?有些像她那个未婚夫,但又不太像,声音不太一样,声线比较雄厚些。
  
      他是谁?
  
      很怀疑那男人就是她未婚夫,但又不敢确定,让程可欣郁闷得想抓狂。
  
      稍稍思索一会,果断地打开手机,将那断长达几小时的录音删掉,无论如何,这段录音不能见光。
  
      虽然不能用这段录音去对付朱龙他们,让她心中很是不甘。
  
      如果录音中的男人真是她未婚夫,她该怎么办?日后该怎样去面对他?
  
      那么长一段时间不『露』面,他到底在干什么?
  
      印象中,那男人就是个纨绔,败家子,整天只懂得花天酒地,而且为人好『色』,如果真是他救了她,他会不动心吗?送上门的美女他会不要?可能吗?
  
      “我该怎么办?”程可欣喃喃自语道。
  
      得罪了朱龙,公司等于被判了死刑,她上哪去拿这么一大笔钱还银行?
  
      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迷』茫,前所未有的『迷』茫!
  
      自己就该这样放弃吗?就该结束这一段荒唐的婚姻吗?
  
      或许,自己真该好好考虑考虑,跟着那样的男人,不可能有什么前途,除非有奇迹现出。
  
      这个世界会有奇迹吗?
  
      或许会有,但奇迹不会降临到她身上!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