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35章:我有车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35章:我有车)正文,敬请欣赏!
  
      “总经理。【 /:网//”
  
      当王曼见到程可欣的模样时,顿时心一凉,只系着一条浴巾,情况不妙,是不是已经被朱龙占便宜了
  
      王曼不敢再猜测下去。
  
      程可欣接过衣服后走进浴室将衣服换上,当走出浴室时看到王曼的异样目光,“我没事,有人救了我。”
  
      王曼的小嘴张得老大,像是难于置信。
  
      “谁?是谁救了你?”
  
      程可欣一脸失落,从那条录音中,她不敢确认对方是谁。
  
      “不知道。”
  
      “不知道?”
  
      程可欣说道:“怎么?你不相信?”
  
      王曼连连摇头,“相信,我相信。”
  
      程可欣柳眉微皱,“王曼,你跟我也不短时间了,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
  
      王曼急了,“总经理,我真相信你,相信你没被朱龙他们占便宜。”
  
      程可欣正想说什么,却见王曼拿出她的手机,打开一个网页后让程可欣看。
  
      满头雾水的程可欣看向手机,这一看,她被吓得不轻,视频中的人不正是朱龙与王『露』田么?
  
      这是怎么回事?两个又老又丑的男人抱搂在一起跳舞?他们在唱哪一出?
  
      绝顶聪明的程可欣此时也感觉自己脑子不好使。
  
      视频中的两人不单止搂抱在一起跳舞,并且,他们二人都像是受不轻的伤,血流满脸。
  
      他们不痛么?
  
      “总经理,你都不知道这条视频现在有多火,朱龙那两个老『色』狼已经成为天下名人。”
  
      “谁干的?”
  
      王曼道:“不知道。”
  
      程可欣沉思起来,谁敢那样对付朱龙二人?难道说两件事之间有什么联系吗?是偶然?还是朱龙的仇家所为?
  
      程可欣隐隐感觉到,这事多半跟录音中的那个男人有些关系。
  
      “总经理,你怎么了?”
  
      回过神来的程可欣摇头道:“没什么,想到一些事情罢了。”
  
      王曼总觉得有些怪,程可欣必定有什么隐瞒,当然,她作为一个下属,再好奇,也不敢问。
  
      “要不要报警?”王曼问道。
  
      “暂时不用,先回公司。”
  
      视频的出现打『乱』了她的计划,朱龙二人已经遭到报应,因此,她这会不用急着去报警,静观其变。
  
      离开酒店后,王曼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道:“对了,总经理,我们公司账上收到一笔款项,不知谁打给我们的。”
  
      “什么款项?多少?”停下来的程可欣转身问。
  
      “两千九百万。”
  
      程可欣稍稍思索一会:“会不会是客户打过来的?”
  
      “不可能,没有哪个客户欠我们这么多钱,而且,如果真是客户打来,应该有款项来源。”
  
      “也是打错了,去银行问问,如果真是弄错,尽快将钱退回去。”程可欣说道,心里却在想,难道,奇迹真的出现了吗?
  
      王曼应了声,随后二人赶回公司,刚进办公室,两个警察敲门而入,“程小姐,我们是东城分局的,有个案子需要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程可欣全身微微一抖,脸『色』微变,“什么案子?”
  
      “朱龙伤人一案,据我们从监控调查发现,你曾出现在那里,并且正是你与他们一起吃饭。”一个警察说道。
  
      程可欣点点头,这事隐瞒不了,“好,我跟你们回去一趟。”
  
      天心小居。
  
      叶无天睡得到正香,忽然一阵急剧的敲门声响起让他睡意全无。
  
      大大咧咧的骂了句:“哪个王八蛋如此不识相?打扰人好梦,会遭雷劈的。”
  
      敲门声依然响起,无奈之下,叶无天只能起床去开门,不过这厮为了嫌麻烦,直接穿着条内裤跑去开门。
  
      打开门,发现外面站着的竟是常肖媚,于是叶无天脱口而出:“娘,你怎么来了?”
  
      俏脸通红的常肖媚站在门口处有些不知所措,“变态,你没衣服吗?”
  
      叶无天不以为意低头看了看:“『性』感吗?”
  
      “…………”常肖媚直接无语,对这流氓的无赖,她也见怪不怪。
  
      很想不去理会,很想佯装镇定,可眼神还是禁不住的往不该看的地方看去。
  
      凸这么高,尺寸不小吧?
  
      “两件事,一是带你去看看我妈,二是带你去警局,我们现在怀疑你跟一宗伤人案有关。”
  
      为了找到叶无天,常肖媚花了好大一番功夫,这流氓没手机,没任何通讯工具,想找他绝不是件易事。
  
      “又来?我不是跟你手下说过了吗?那事跟我没关系。”
  
      常肖媚严肃道:“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
  
      叶无天无语,发现这妞真是铁面无私,“娘,咱们什么关系?能不能通融一下?”
  
      “不能。”
  
      “咳咳,我可是你妈的医生,你就不怕惹火了我?”
  
      “你是那种人吗?”常肖媚紧盯着叶无天。
  
      叶无天被打败,举起双手:“好吧,我认输,不过娘,我真的很累,能不能等我睡醒再说?”
  
      “你是想自动自觉跟我回去,还想我拷着你回去?”常肖媚拿出手拷。
  
      叶无天郁闷得直想骂娘,反正他也不知道他娘亲是谁。
  
      “就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主动去,怎样?娘,你答不答应?要不这样,娘你陪我睡,讲故事给我听,半个小时就可以。”
  
      常肖媚紧咬着银牙,一再告诉自己,不能跟这流氓一般见识,他就是个无耻的混蛋。
  
      为了妈妈的病,她忍!
  
      见常肖媚那冰冷的模样,万般无奈之下,叶无天只能转身将衣服穿上,不过,这厮似乎有意气常肖媚,穿得特别慢,甚至穿裤子时还要故意挺挺『臀』部。
  
      常肖媚实在看不下去,转过身子,因为生气,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定,很是壮观。
  
      二人下楼后,叶无天问:“娘,咱们先去哪里?是去帮阿姨看病?还是先去警局?”
  
      常肖媚脸『色』微微一红:“先去看看我妈。”
  
      一向奉公守法,铁面无私的常肖媚今天终于自私了一把,为了妈妈的病,她只能这样做。
  
      妈妈吃了几剂『药』,精神状态好上许多,这也就说明这流氓的开的方子起效了。
  
      “上车。”
  
      叶无天并没上车,“你先回去,我有车。”
  
      一头雾水的常肖媚看着叶无天离去的背影,暗骂这混蛋装什么装?谁的车还是不一样?
  
      此时,只见叶无天在一个角落里推出他的车,一辆自行车,并且还是老得掉牙的自行车。
  
      常肖媚被雷得差点连眼珠都掉下来,满是不可思议道:“这……这就是你的车?”
  
      叶无天一脸自豪,视若珍宝地轻抚着这辆老久自行车,“帅吧?我也是无意中发现它的,花了高价买来。”
  
      常肖媚脑袋当机,帅?还花高价?
  
      这辆男装自行车是十年前出产的,现在根本没人骑这种车,骑的全是山地跑车。
  
      装!
  
      常肖媚内心涌出一个念头,认为这流氓就是在装!想骑自行车,想运动健身,这没错,也不出奇,可至少也得买辆好点的车吧?
  
      “多少钱?”怀着好奇的常肖媚问道。
  
      “十万,刚开始那家伙还不肯卖,本少爷连哄带抢。”
  
      “…………”
  
      常肖媚彻底无语,被雷得里焦外也焦,败家子啊!果然不一般的纨绔,十万买如此破旧的一辆自行车?
  
      别说十万,哪怕是一百,她都不要,不,应该说这辆自行车送她都不要。
  
      叶无天没在乎常肖媚的鄙视眼神,他眼中,这辆永恒牌的自行车就是‘古董’,有钱也买不到的古董。
  
      这车要换成联盟『政府』那会,别说是十万,哪怕是一百万,恐怕都会有很多人抢着要。
  
      “走吧,你在前面带路。”叶无天懒得解释。
  
      常肖媚欲哭无泪,她极度怀疑这流氓的脑子,只有不正常才会这样做。
  
      见常肖媚站在那发呆,叶无天扶着他的宝贝疙瘩绕过常肖媚,然后一个潇洒的动作跃上自行车扬长而去。
  
      发呆的常肖媚见状也只能驱车追赶而去。
  
      很快,常肖媚就抓狂起来,因为叶无天骑着自行车,完全无法与她的车速相比,如此一来,她就得放慢速度,走走停停地等着叶无天。
  
      好几次,常肖媚都想停下车来,将叶无天那辆怎么看怎么丑的自行车搬上车,再强迫叶无天上车。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直接将那辆自行车扔到垃圾堆去。
  
      如此奇特的一幕,引来很多人的注意,人们纷纷猜测,这是怎么回事。
  
      叶无天直接无视路人的异样目光,哼着小调骑着他的宝贝疙瘩,心情大好。
  
      终于,二人一前一后去到目的地,本只需半个小时的路程,硬是花了近两个小时。
  
      大汗淋漓的叶无天虽然有些累,可他很开心,小心放好宝贝后进屋认真打量起常肖媚的母亲。
  
      常肖媚在想,她是不是该借这个时机将自行车扔掉?
  
      她不敢这样做,顶多只能想想,真要那样做,天知道这流氓会发多大的火?
  
      “情况不错,继续喝那方子的『药』,一个星期后我再将方子作稍微调整。”
  
      常肖媚眸子一亮,郁闷了大半天,就属这话让她高兴。
  
      “妈,你听到没有?你不会有事的。”
  
      『妇』人呵呵笑了笑:“我也觉得好多了,不再那么像以前那么累。”
  
      “阿姨,很快你就会康复。”
  
      『妇』人笑道:“小叶,今天就留在家里吃饭,阿姨亲自做两个菜让你尝尝。”
  
      对叶无天,『妇』人是越来越满意。
  
      叶无天瞟了常肖媚一眼,故作委屈道:“对不起,阿姨,我不能留下来吃饭了。”
  
      常肖媚一惊,知道这流氓要开始挑拨离间,于是急忙向他投去求助的眼神。
  
      “为什么?”
  
      叶无天佯装没看到常肖媚的眼神,答道:“常警官说要抓我,还说要抓我坐牢。”
  
      这一刻,常肖媚想一拳打去。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