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36章:疑惑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36章:疑惑)正文,敬请欣赏!
  
      常肖媚费了好大一番口舌方才解释清楚,才让妈妈的心情平复下来,而作为原凶,叶无天则是站在旁边乐呵呵的看戏。【 /看 ?。 ?网//
  
      虽然相信了女儿的话,可『妇』人依然心情不好,她相信女儿,更相信叶无天,认为这年轻人不错,绝不会害人,这其中肯定是个误会。
  
      常肖媚不敢再逗留,连拉带扯将叶无天拉出。
  
      “娘,我喜欢刚才那氛围。”叶无天小声道。
  
      皱起眉头满腔怒火的常肖媚冷冷道:“你没病吧?”
  
      叶无天嘿嘿一笑,“走吧,跟你回警局。”
  
      “你还要骑你这破车?”
  
      扬扬手的叶无天道:“有什么不好吗?放心吧,我很会骑快些,从这里到警局,大约二十公里,以我的技术与速度,不用一小时就能到达。”
  
      常肖媚抓狂,猛然一声怒吼:“能不能不骑?”
  
      “不能。”叶无天回答得十分干脆,“娘,我这是锻炼身体。”
  
      “不行,今天你不能再骑。”
  
      叶无天一翻白眼:“不骑车我骑什么?骑你?”
  
      常肖媚脸『色』一沉:“你说什么?”
  
      叶无天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那话很容易让人怀疑,貌似做那事时就有那一招。
  
      “总之我骑定了,不要忘了,你只是请我回去协调查,我不是犯人。”
  
      “给我上车。”常肖媚决定不再客气。
  
      叶无天道:“还想我帮你妈妈治病吗?”
  
      常肖媚顿软了,狠狠瞪了叶无天一眼,然后自己上车,启动车子后,她抛下一句,“你若敢不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无天暗叹,这妞,脾气太差,这样下去,她将来怎么嫁人?
  
      一个小时后,叶无天去到警局,小心将他的宝贝疙瘩锁上,才慢腾腾的走进警局。
  
      “跟我来。”
  
      刚踏进警局,常肖媚就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似乎等了很久。
  
      “娘,你等我很久了吗?”
  
      “闭嘴。”
  
      了然无趣的叶无天闭上嘴,跟着常肖媚而去,心却想着日后开一剂降火『药』给这妞,压压她的火气。
  
      常肖媚打开一扇门,转身命令道:“进去。”
  
      “娘,又要像上次一样审讯我吗?能……”
  
      叶无天的话没说完,当看清里面情况后,下面的话他已经说不出来。
  
      她怎么来了?
  
      做梦也未想到,程可欣会出现在这里。
  
      他看到程可欣的同时,程可欣也看到他。
  
      两人都一脸的惊讶,谁都没说话,就那么彼此的看着。
  
      相比起叶无天,程可欣的吃惊一点也不比他少,美眸瞪得老大,已经失踪好一段时间的未婚夫终于出现了,只不过两人却是以这种方式见面。
  
      叶无天的出现让程可欣惊讶、愤怒、委屈、伤心等等,各种各样的复杂心情交织在一起。
  
      “叶先生,今天请你们两位来,是有桩案子需要你们的协助调查,希望你们能配合。”常肖媚道。
  
      “出去。”叶无天的脸『色』不太好看,对常肖媚此举很反感。
  
      简单的两个字,却让程可欣娇躯一震,果真是他,录音中声音就是他。
  
      这是怎么回事?
  
      常肖媚一怔,正想说话,却看到叶无天的愤怒眼神,那眼神让她害怕。
  
      “给你们十分钟。”
  
      叶无天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厮根本没作好见程可欣的心理准备。
  
      “你……你还好吗?”久久,叶无天问道。
  
      程可欣冷笑了笑,“你希望我不好?”
  
      “我没这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一言不发就玩失踪,把我当什么?”积压在程可欣心中的愤怒终于爆发。
  
      叶无天没说话,这事他真不知该怎样解释,总不能告诉她,她的未婚夫已经死了,现在站着的这个并不是她未婚夫?
  
      “说话,你把我当什么?一个玩具?”
  
      叶无天不敢看程可欣,此时他所能做的只有一句:“对不起。”
  
      程可欣并没因为叶无到这句道歉而平静下来,今天遇外见到未婚夫,程可欣突然明白过来,自己以前太傻了,不值得。
  
      如此不负责任的男人,跟着他只会受罪。
  
      感受到程可欣眼中所流『露』的鄙视,叶无天也只能默默承受着。
  
      “等会我有话跟你说。”失望演变成绝望,程可欣觉得是时候了。
  
      叶无天点头道:“我也有些话跟你说。”
  
      程可欣愕然,这男人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他竟然不生气?转『性』了?
  
      没多久,常肖媚推门而入,“二位,该谈正事了,今天请你们回来,是关于朱龙与王『露』田伤人一案。”
  
      心烦意『乱』的叶无天道:“什么都不用问,有证据就直接拿出来吧,我没那闲情跟你扯。”
  
      常肖媚一怒:“叶无天,你什么态度?”
  
      叶无天突然用力一拍桌子:“你想我什么态度?”
  
      “你……”
  
      “他们被打伤,关我鸟事?我出现在那饭店又怎样了?能说明什么?不要忘了,那是饭店,很多人会去吃饭。”冷笑着的叶无天反手指了指脑袋:“办案不是靠说,而是靠这里。”
  
      常肖媚嘴角不住抽搐着,脸『色』铁青,叶无天等于是说她没脑子。
  
      程可欣静静看着二人对话,也就是这会,她终于又看到以往那个嚣张跋扈的纨绔未婚夫。
  
      还是她所熟识的人!他并没变。
  
      有一点她想不通,既然他救了她,而且在那种情况之下,他为什么不占她便宜?以他的『性』子应该顺理成章的将她占有,偏偏,他没这样做。
  
      “你知不知我有权扣留你?”
  
      叶无天无所谓地耸耸肩:“那走吧,带我去。”
  
      此时的叶无天心很『乱』,只想一个人好好呆着,谁也不想见。
  
      程可欣想了想,樱启轻启:“常队长,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程可欣道:“是我约朱行长吃饭,但对于王行长,我今天是第一次见他,吃完饭的后我便自行离开。”
  
      “约他吃饭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很好理解,他是银行行长,自然跟钱有关系,程队长,接下来这句话我希望你不要传出去,我公司在朱行长那贷了一笔款,日期快到了,约王行长出来,是希望他能再宽限多一阵。”
  
      常肖媚紧紧盯着程可欣,这个女人不简单,临危不『乱』,事情真如她所说的那么简单么?恐怕未必。
  
      “他答应了么?”常肖媚问。
  
      “没完全答应,只说会考虑。”
  
      常肖媚又道:“吃饭其间他们有没有做出什么不雅动作?”
  
      程可欣俏脸微微一红:“你是想问我有没有被他们非礼?常队长,你觉得我是那种怕事之人吗?”
  
      常肖媚无言以对,“吃完饭后,你去了哪里?有谁可以帮你作证?”
  
      “就是饭店里,当时感觉有些头晕,不适宜开车,于是开个房好好睡了一觉。”
  
      “据我调查,当是开房是没用身份证,为什么?”
  
      程可欣毫不退缩:“一个已经喝高的女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程小姐,据我查看监控视频得知,你并没亲自去前台开房。”
  
      程可欣内心闪过一丝慌『乱』,“这有什么问题?”
  
      常肖媚拿过一张打印出来的相片,“认识他吗?”
  
      接过那张相片,程可欣盯了好一会儿,相片应该是从监控视频截出来,不怎么清晰,只看到对方的一个背影,一个陌生年轻人。
  
      “你所住的房就是这人开的,如果你跟他不认识,他又怎么帮你开房?”
  
      程可欣一下子不知该么回答,脑子转得飞快,原以为,房间是叶无天开的,如今看来,也不是他开的,那相片中这陌生男人是谁?
  
      常肖媚暗暗一喜,突破口来了,于是接着问:“程小姐,我希望你能跟警方合作。”
  
      久未说话的叶无天终于开口了,只是,他那话足于气死人:“你是女人吗?”
  
      常肖媚俏脸一沉:“你什么意思?”
  
      “她,我的未婚妻,整天为了公司的事情而抛头『露』面,我担心,所以,但凡她需要参加什么宴会,我都会暗中请人保护她。”叶无天指了指相片:“这人是我请的。”
  
      常肖媚根本不信,叶无天会对未婚妻这么好?笑话。
  
      “把这人找出来。”
  
      摇摇头的叶无天道:“找不到。”
  
      “砰!”
  
      忍无可忍的常肖媚怒目相瞪:“你玩我?”
  
      叶无天慢慢站起来,双手放到桌上,前身向前倾,“你说对了,我就是在玩你。”
  
      程可欣有些于心不忍,“常队长,我真不知朱行长为什么会遭人陷害。”
  
      常肖媚冷冷瞪着叶无天,直接将电脑屏幕调转,“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监控视频上,叶无天发现自己的身影,,真是百百密一疏。
  
      “我来这里吃饭,有错?”
  
      “根据我们调查,你并没在这吃饭。”常肖媚丝毫不退让,依然步步『逼』紧。
  
      叶无天不以为意道:“进去就一定要吃饭?不吃就犯法?”
  
      怒火满腔的常肖媚冷冷道:“叶无天,你当我们是傻子?”
  
      叶无天的上半身更是往前倾,“你很聪明?何以见得?”
  
      “砰!”常肖媚再次一拍桌子:“你以为我没办法对付你?”
  
      “你能咬我?要我脱开裤子让你咬吗?”
  
      常肖媚怒不可遏的移开椅子,准备冲过去收拾叶无天,这会她只有一个念头,收拾这流氓。
  
      常肖媚刚站起来,审讯室的电话响了起来,心有不甘的常肖媚接通电话。
  
      “为什么?局长,为什么要放他们?”
  
      电话另一边的人并没给机会常肖媚,直接挂断电话。
  
      叶无天乐了,不待母暴龙将电话放下,便开口道:“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常肖媚失去再呆下去的兴趣,抛下一句,“今天这事我跟你没完便离开。”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