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49章 翻身把歌唱 上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49章翻身把歌唱(上))正文,敬请欣赏!
  
      睡到半夜时分,正美梦中的叶无天又被吵醒,外面吵杂的敲门声让他想抓狂,草,又来?怎么那些人总喜欢打扰人美梦?
  
      郁闷无比的叶无天暗下决定,如果对方不能给他一个很好的解释,他一定毒死他,麻痹的,直接将他打残。【 /看 ?。 ?网//
  
      从床上爬起来后,叶无天就穿着这么一条底裤跑去开门,这厮是有意要恶心对方。
  
      打开门,以为对方是常肖媚,可对方不是。
  
      门外站着一个军人,一个漂亮的女军人。
  
      因为叶无天的无礼,漂亮的女军人俏脸上顿时升上几朵红云。
  
      “穿上衣服。”对方语气冰冷,透着一股不容人拒绝的的味道。
  
      叶无天睡意全无,麻痹的,军人都出来了,该不会是想找他麻烦的吧?
  
      “你是谁?”
  
      女军人蹙起柳眉:“我再说一次,穿上衣服。”
  
      叶无天站着没动,低头看了眼自己,随后抬头问:“没见过男人这样?”
  
      “砰……”
  
      叶无天话音刚落,突然胸口一痛,整个像腾云驾雾似的往后倒飞出去,不偏不歪,正好摔落到床上。
  
      剧烈的确疼痛让叶无天直抽凉气,双手不住的『揉』着胸口。
  
      门外的女军人站成一字马,“再污辱我,下次别怪我手下狠。
  
      叶无天一边苦着脸『揉』胸,一边暗暗诅咒,让女军人的裤档破开,只是,似乎那些军装的质量不错,根本没如他的意。
  
      待剧痛减轻后,叶无天火了,从床上爬起,指着对方破口大骂:“你他妈是谁啊?污辱你?我还想强.『奸』你呢,半夜三更跑到我家来,还敢说我污辱你?你不知睡觉要脱衣服啊?不知『裸』.睡有益健康啊?草。”
  
      叶无天暗暗发誓,对方再敢对他动手,他就朝她下死手,女人又怎样?虽然她很漂亮,他顶多不打脸,改打屁股。
  
      女军人脸『色』一沉:“你确定你还要再骂?”
  
      叶无天不甘示弱:“我骂怎么了?你有意见吗?告诉你,骂你都是轻的,再惹我,老子真的圈叉掉你,什么玩意,滚!”
  
      骂完后,叶无天想反手关门,刚才一脚让他心火莫名涌起,美女又怎样?照样不给面子。
  
      手一推,门没关上,于是再一推,还是没关上。
  
      转头一看,发现对方正用一只手推着门。
  
      叶无天突然有种很强的挫败感,对方只是一个女人,单一只手就比他一双手要大力?
  
      不信邪的叶无天咬牙用力,可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将门关上,仿佛他在她眼中就是只猴子,永远也逃不脱如来佛主的手心。
  
      女军人冷冷道:“你这扇门还想要吗?”
  
      累得直气喘的叶无天很知趣的放开手,“你这是强闯民宅,身为军人,还是一名女军人,你想怎样?想非礼我?那么来啊。”
  
      “砰。”
  
      回答叶无天的又是一脚。
  
      叶无天有种吐血的冲动,接二连三被打,让他很抓狂。
  
      “再出言污辱我,我一定宰了你。”
  
      “臭三八,有种你就杀了我,我告诉你,千万不要落到我手里,不然,本少爷会让你尝尽一百零八招的滋味。”
  
      女军人脸『色』铁青,她怒了,一个闪步的朝叶无天冲去。
  
      叶无天有心想避开,只是,明显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眼前一花的他又感一阵剧痛,然而,女暴龙并没马上停下,而是拳头像雨点般落下,拳拳到肉。
  
      在女暴龙的强攻之下,叶无天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此时他只穿着条内裤,根不可能作出反击。
  
      不知被虐了多久,反正叶无天只觉得连呼吸都无力,都会痛。
  
      “下次再敢满嘴喷粪,你就等着坐轮椅吧。”打完叶无天后,女暴龙拍拍双手。
  
      这一刻,叶无天连死的心都有。
  
      堂堂『药』圣,竟然被一个女人给虐得体无完肤,让他如何出去见人?他还有何脸面?
  
      如摊尸般躺在床上不动,委屈得如同一个小媳『妇』般,有苦无处伸,他容易吗他?
  
      阴森的盯着对方,一抹嘴角上的血,“三八,今天这仇我会记住。”
  
      “混蛋,老娘宰了你。”女暴龙没想到叶无天还要骂她,又是忍无可忍的她冲上去又是将叶无天一顿爆打。
  
      叶无天双手紧紧护着头,身子缩成一团,如同弯虾般不敢动。
  
      一番狂揍后,女暴龙停下。
  
      叶无天哈哈大笑,踉跄的从床上爬起来,下盘轻浮,有些站不稳,“来啊!臭娘们,有种你继续啊?爷我要是害怕,我就跟你提鞋。”
  
      女暴龙冷冷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呸!小爷我等着。”
  
      “砰!”
  
      女暴龙一脚踢向叶无天,可怜的叶无天身子向后飞去,重重撞到墙上,随后掉落到地上,如同条死狗般扒趴在那不动。
  
      “污辱军人,你死了都不会有人同情。”女暴龙冷冷道。
  
      叶无天费力爬起来,虽然刚才他是极力护着头,可是面对那如雨点般的拳头,脸部还是中招,此时,他那本还算帅气的脸蛋却青一块红一块,狼狈无比。
  
      “污辱你妈,有种你就杀了我,不然我发誓,今天这仇小父我一定会报。”两世为人,叶无天都从未像现在这般狼狈过。
  
      “随你,我等着。”
  
      叶无天抹了抹嘴角的血丝,“我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落到我手里,你会死得很惨,老子一定把你衣服扒光,将你吊在大街让示众。”
  
      今天晚上的事情,叶无天不觉得自己有错,在自己家里,只穿内裤睡觉有何罪?这女暴龙凭什么打他?
  
      女暴龙突然拔出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叶无天,“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叶无天内心暗惊,被冷兵器指着,说不害怕就是假的,他还不想死,不过,倒也不是很担心,女暴龙是为什么而来?半夜三更来找他,肯定有什么事,所以,她不会杀他。
  
      缓缓闭上眼睛,摆出一副等死的样子,内心实则紧张得要死。
  
      一秒。
  
      两秒。
  
      三秒。
  
      枪声并未响起,叶无天慢慢睁开双眼,见对方已交枪收起来,叶同学顿时暗松口气。
  
      “我爷爷的病怎样?有几分把握?”女暴龙问道。
  
      叶无天一怔:“她爷爷?他哪认识她爷爷?这变态女,是不是的找错人了?”
  
      “我姓宁。”对方说道。
  
      叶无天突然回神过来,“我草,原来你是那老头孙女。”
  
      女暴龙俏脸含刹:“说话客气点。”
  
      “滚!滚出我家。”
  
      叶无天突然咆哮如雷,因为愤怒,额头上的青筋更是高高凸起,表情狰狞。
  
      对方一愣,她都自报家门了,这小子还拽什么拽?
  
      叶无天见对方站在不动,又道:“我让你滚,你听到没有?”
  
      宁思绮冷冷道:“你确定?”
  
      “非常确定,三八,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小爷我不治你爷爷。”
  
      “你敢。”宁思绮双手紧握成拳,随时都作好了出手的准备。
  
      “我有什么不敢?三八,你咬我?”
  
      宁思绮手一动,枪口又再次对准叶无天。
  
      叶无天冷笑了笑,吃力向前走几步,自行拿握住枪口指着他额头,“朝这里开枪,死得更快些。”
  
      宁思绮很是头痛,没想到这小子骨头这么硬,倒让她左右为难了。
  
      “开不开枪?不开枪就滚出去。”
  
      宁思绮收回枪,问道:“我再问一次,有没有机会医好我爷爷?”
  
      叶无天冷笑道:“今天以前有,现在,没有。”
  
      “你……要怎样你才愿意继续医我爷爷?”
  
      叶无天瞟了眼对方,身材不错,样貌也不错,而且够冷艳,够火爆。
  
      “我好『色』,可惜,你不够漂亮,对着你,我下不了手,所以,你走吧。”叶无天不耐烦的挥挥手,他不是不想的报仇,而是拿对方没办法。
  
      心里头早就将吴群生给骂了几百遍,,都介绍些什么人让他认识?
  
      宁思绮手指上的关节啪啪作响,看得出来,她在强压着愤怒。
  
      “姓叶的,你当真以为我无法对付你?”
  
      “有,你当然有,那又怎样?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叶无天懒得再说,找出一个小瓶子,倒出几粒『药』丸吞了下去,然后更是爬上床去睡觉,根本不鸟对方。
  
      这下,宁思绮傻眼,如此怪人,她真是第一次遇上,软硬不吃,接下来她该怎么办?是走还是留?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站在那好一会儿,宁思绪方道:“我明天过来接你。”
  
      宁思绮走后,叶无天方才睁开网//速抽了几口凉气,“臭三八,下手真狠。”
  
      浑身疼痛的叶无天根本没法入睡,他怀疑自己是否受了内伤,幸好第一时间吞下几粒他亲自配制的铁打『药』丸,否则现在还能不能活着都是个未知数。
  
      “,以后要找两个身手好的当保镖才行,最好对方还是个女的,像今天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让它发生,真他妈痛。
  
      第二天一早,宁思绮果然来了,所不同的是,这次她敲门的动作斯文很多。
  
      任她敲了很久,叶无天都不鸟她,美女又怎样?草,像这种内分泌失调的女人,少惹为妙,随时都有可能发神经。
  
      正常人会在三更半夜来吗?只有像她这种不正常的疯女人才会想着半夜三更去找一个男人。
  
      这点,叶无天倒是枉冤宁思绮,她在部队听到有人能医她爷爷,马上连夜赶回来,才会有昨晚那一幕。
  
      就在宁思绮想破门而入时,叶无天开门了,“敲什么敲?直接用枪啊,你不是有枪吗?”
  
      宁思绮咬牙切齿瞪了叶无天一眼,从未像现在这般如此讨厌一个男人。
  
      在宁思绮这头女暴龙的飞车下,很快就去到那间疗养院。
  
      车上的叶无天被抛得七晕八素的,都快分不清东西南北,这世界的女人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都那么喜欢开飞车,以后打死也不能坐她们的车。
  
      再次踏入昨天那个房间,见到昨天那位中年男人后,叶无天直接二话不说,掏出支票递了过去。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