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0章 翻身把歌唱 下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50章翻身把歌唱(下))正文,敬请欣赏!
  
      “对不起,这老头的病,我无能为力。【看, 。 .网//”递过支票的叶无天说道。
  
      此举让中年男人与宁思绮一怔,尤其是宁思绮,更是脸『色』大变,心急得不行,对这小子的脾气,她昨晚已经领教过。
  
      中年男人并未接过支票,“小兄弟,可否告诉我为什么吗?”
  
      叶无天问:“你喜欢听真话还是假话?”
  
      中年男人愕然:“当然是真话。”
  
      反手指着自己脸的叶无天问:“你认为我好欺负吗?”
  
      “小兄弟,可否把话说清楚点?”中年男人一头雾水,同时好奇叶无天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我告诉你,我不好欺负,我小气,我有仇必报,所以,我无法医治这老头。”叶无天说完将支票放到一边。
  
      中年男人隐隐明白些许:“你是说有人打你?”
  
      “难道是我自己打的?”
  
      中年男人脸『色』一沉,迸『射』出一股强大的杀气:“是谁?”
  
      “是我。”旁边的宁思绮答道,这种事情想瞒也瞒不过去。
  
      “为什么?”中年男人那双如毒蛇般的目光盯着宁思绮,这事他需要一个解释。
  
      宁思绮道:“误会。”
  
      “误会?”叶无天突然拉起衣服,指着身上那些伤,“这也是误会吗?”
  
      叶无天终于找到发泄窗口,说话一句比一比大声。
  
      中年男人脸『色』铁青,嘴角微微抽搐着,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昨天的治疗就当我免费,支票我还给你们,对不起,你们另请高就吧。”叶无天说完转身就走。
  
      “小兄弟等等。”中年男人一急,拦住叶无天:“这事我替她向你道歉,你看怎样?”
  
      “你也是军人?”歪着脑袋的叶无天问。
  
      中年男人点点头,“她是小女。”
  
      叶无天嘴角一扬,鄙视之『色』尽『露』,“那你真应该好好教她。”
  
      俗话说打人不要打脸,可叶无天不但打脸,而且还一下比一下狠。
  
      这厮一直都那样,惹火了他,天子老子都没面子给。
  
      中年男人脸『色』极不自然,叶无天的冷嘲热讽让他难于接受。
  
      “小绮,原因是什么?”中年男人一声低喝。
  
      宁思绮不知该怎样解释,总不能说她只是因为不爽叶无天穿着内裤跟她谈话吧?那是人家家里,人家爱怎么穿不行?
  
      “一点小误会。”
  
      “啪。”中年男人随手就是一巴掌,力道很大:“混账。”
  
      叶无天下意识的移开脸,想着那一下应该很痛吧?
  
      宁思绮没说话,右边脸颊瞬间红肿起来。
  
      “你慢慢教吧,用不着在我面前演戏,我不吃这一套。”叶无天说完转身离开。
  
      中年男人再次拦住叶无天:“小兄弟,你要怎样才肯同意继续?”
  
      “我这人做事喜欢随『性』而为,不喜欢的事情,拿枪指着我都没有,这点她已经试过了,对不起,这位先生,那老头的事情我实在无能为力,你另请高就吧,念在吴老头份上,昨天我不收费了。”
  
      这次,中年男人没再阻止叶无天离开,而是转身问宁思绮:“你拿枪指他?”
  
      宁思绮点头,不习惯说慌的她并不想隐瞒。
  
      中年男人又是一巴掌,这次换成左边脸。
  
      “都已经是少校了,做事就不会动动脑子吗?”
  
      “他骂我。”宁思绮倔强的解释道。
  
      “你现在还打了他。”
  
      宁思绮问:“他真能医好爷爷吗?”
  
      中年男人气不打一处来,“至少比你的把握要大,吴群生对他很推崇。”
  
      宁思绮道:“我调查过他,只是东城叶家的一个私生子,一个标准纨绔,他什么时候会医术?”
  
      “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这事,中年男人也怀疑,叶无天前后的变化太快了,自从他在渔村里回来后,整个人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爸,现在怎么办?”虽然被打了两巴掌,宁思绮却不敢反驳,更不敢有任何意见。
  
      “你惹的事情,你自己去解释,我不管你任何方法,务必要让他继续医你爷爷。”
  
      宁思绮很头痛,这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不如直接让叶家出手吧,相信他们会给我们面子。”宁思绮不想去面对叶无天,对付那种又臭又硬的臭石头,又不能将对方往死里打,她还真没任何办法。
  
      “没有,他被叶家赶了出来,对叶家没任何好感,那样做只会适得其反。”中年男人一口否决。
  
      离开疗养院的叶无天心情大好,虽然浑身还痛,但想到那女暴龙被打一巴掌时,他感到特别解气。
  
      坐着出租车回到天心小区,准备睡个回笼觉,屁股还未到床,又有人敲门了。
  
      “老头,你倒是挺快的。”来人是吴群生,估计他已经接到宁家的通知。
  
      吴群生仔细瞧了叶无天一会,关心道:“你没事吧?”
  
      “还死不了。”
  
      “没事就好,呵呵,吓死我了。”吴群生暗松口气,是他介绍叶无天给宁家认识,所有从某种意义上,等于是他害了叶无天。
  
      “老头,我丑话说前头,你若是来当说客,那就免了。”
  
      吴群生苦笑,老脸一阵尴尬,“一码事归一码事,小兄弟,你认为呢?”
  
      “靠,你还真是来当说客的?收了他们什么好处?”
  
      吴群生道:“说什么呢?我会是那种人吗?医者父母心。”
  
      “少来。”叶无天打断吴群生的话:“我不是医生,你少给我提什么医德不医德,我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
  
      “消消气,消消气,堂堂男子汉,不要老跟一个女人计较。”
  
      叶无天一翻白眼:“女人怎么了?女人又怎么?那疯女人下手比男人还要狠,女人?老头,我告诉你,永远不要小瞧女人。”
  
      吴群生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小子软硬不吃,真是怪胎。
  
      “行了,你什么也别说,反正我不会答应的,支票我已经给回他们了,爱咱咱滴,小爷我不伺候。”
  
      吴群生没呆多久便离开,他说的话叶无天是一句也未听进去,
  
      叶无天蒙头就睡,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昨晚一晚未睡。
  
      吴群生下楼后,宁思绮正站在楼下等他,吴群生摇摇头。
  
      “他不同意?”宁思绮问,想了想,又接着道:“我上去找他。”
  
      “等等,还是别吧,你现在上去也没用,还是等他消消气。”吴群生真是担心,让她现在上去,肯定会是火星撞地球,对事情一点帮助都没有。
  
      宁思绮听后只能作罢,转身与吴群生一起离开。
  
      …………
  
      …………
  
      “小欣,妈这样做有什么错?妈还不是为了你好?你既然不喜欢叶无天,跟他解除婚约也是迟早的事情。”
  
      程家,柯启云心急如焚道,女儿只顾着埋头收拾衣服,她说要的搬出去住。
  
      程可欣放下手中的衣服,抬头道:“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你这样做有把我当成人看待吗?”
  
      现在,程可欣终于是弄清楚为什么协议会不见,又为什么会签上她的名字,原来所有一切全是她妈妈私底下做的。
  
      程可欣不敢报案,那样一来,她妈妈就要受到法律律的制裁,但她也不想在这个家住下去。
  
      “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还能怎样?小欣,你到底想怎样?”柯启云嘶叫道。
  
      程可欣道:“我只是想过独立的生活。”
  
      “小欣,我保证,以后现不会,你就相信妈一次吧。”柯启云很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出去外住。
  
      “爸,走了。”收拾完个人物品后,程可欣说道。
  
      程培中点点头:“有空回来吃饭。”
  
      “我会的。”
  
      程可欣拖着行李箱离开家里,房子她已经找好,这个家她是一刻也不想呆下去。
  
      在王曼的帮助下,程可欣将刚租到手的房子打理一番,这两天,她心里堵得慌。
  
      “小曼,有他的消息吗?”
  
      王曼摇头道:“没有,他连电话都没有,想找他真不是件易事。”
  
      程可欣苦笑了笑,伸手拍拍王曼肩膀 :“谢谢你。”
  
      王曼微微一笑,知道总经理为什么要谢她,那段录音,她已经拿给总经理听了。
  
      “总经理,放心吧,一定找到他的。”王曼不知该怎么安慰才好。
  
      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二人的对话,电话显示屏上写的‘师兄’。
  
      程可欣有些头痛,接不是,不接也不是。
  
      王曼很兴趣的走出客厅。
  
      “师兄。”程可欣最终还是接通电话。
  
      “丫头,你搬走了?”欧阳豪第一句话就问道。
  
      程可欣知道这肯定是她那多嘴的妈妈告诉欧阳豪的。
  
      “嗯,想出来独立独立。”
  
      “呵呵,这也是好事,对了,丫头,今晚有空吗?别告诉我你又没空,如果我没记错,你已经拒绝我好几次,今晚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们点面子了吧?”欧阳豪先用话堵死程可欣。
  
      略略犹豫的程可欣最后还是应道:“那好吧。”
  
      回公司后,叶冬萱再次出现,笑脸满脸的伸出手:“程小姐,识时务者为俊杰。”
  
      程可欣皮笑肉不笑道:“谢谢叶总。”
  
      叶冬萱缩回手,“对了,替我向欧阳少爷问好。”
  
      程可欣一震,突然想到叶家人无故示好,难道其中有欧阳豪的身影?
  
      “是他让你来的?”带着疑问,程可欣问。
  
      叶冬萱摇头,“欧阳少爷要帮你,无需借他人之手。”
  
      程可欣没说话,不过心中却有道鸿沟,她在怀疑。
  
      她很清楚,自己没什么值得叶家看中,会平白无故给出一份如此大的合同?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