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3章 防狼专用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小雪,我知我很帅,可你也用不着这样看着我吧?人家会害羞的。【看 ”。”网//”
  
      银行内,叶无天厚颜无耻的看着吴纯雪,感受到吴纯雪的异样目光后,叶无天暗暗朝吴纯雪眨了眨眼睛,坏笑道。
  
      吴纯雪一张小脸红得几乎能滴出汁来,低着头不敢看叶无天,用她的话话,对方如此流氓,让她无从招架。
  
      吴纯雪是挺好奇的,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怎会那么有钱?支票全都是大数额的,刚刚才兑换掉一张三千万的支票,现在又来两张?虽然面额只有两百万一张,却也足于让她震撼!
  
      “小雪,周蠢才还有来找你吗?”
  
      吴纯雪抬头瞟了叶无天一眼,随后点头。
  
      叶无天一怔:“他还敢来?混蛋,看我不收拾他。”
  
      吴纯雪心一急:“你别再去找他了。”
  
      叶无天坏笑道:“你关心他?”
  
      “我只是怕你惹事。”
  
      “哦,我知道了,你在关心我。”叶无天一副恍然大悟:“真开心,小雪,谢谢你。”
  
      吴纯雪心里的那个晕啊!这下倒好,有理也说不清了,这男人,胡搅蛮缠的本事绝对一流。
  
      “晚上一起吃饭吧,别告诉我你没空,我已经问过你经理了,今晚你不用加班。”
  
      “…………”吴纯雪彻底无语,银行根本就不用加夜班好不好?还有,她的经理今天根本不在行里,人家是出差了,叶无天上哪去问?
  
      吹牛不打草稿!
  
      “好。”
  
      聪明的吴纯雪一口答应,因为她知道,自己拒绝没用,若果自己不答应,这家伙肯定就会大闹银行,到时出丑的还是她。
  
      周待才是个无赖的话,叶无天就是无赖痞子,脸皮厚得跟长城有一拼。
  
      接过卡,叶无天笑道:“我过来接你,专车哦。”
  
      “噗哧。”吴纯雪不禁一笑:“你说个地点,我自己过去吧。”
  
      吴纯雪知道,叶无天所谓的专车无非就是他那辆老得掉牙的自行车。
  
      说实话,让她坐他那辆烂得跟废铁似的自行车,她暂时还真鼓不起勇气。
  
      “好,那就这么定了。”叶无天心满意足的离开银行。
  
      将银行卡放进口袋里,心里忍不住的感叹,哥也是几百万身家的人了,不容易啊!
  
      掰指算算,李婉儿那丫头好像已经开学了,反正闲来无事,不如去看看她,一段时间没见她,怪想念她的。
  
      叶无天也弄不清楚,到底是想念她的人?还是想念她的?又或者说想念她的屁股?
  
      靠!自己还真有点变态,身为社会五好青年,国家的栋梁,怎可以有如此龌龊的念头?
  
      东城大学,国内排名前十的学府,占地面积足有几万平方米,在校师生共有一万二吉多人。
  
      站在学校大门处,叶无天抬头看着校门上那四个气势磅礴的校名,这厮忍不住的想,写得不怎样,估计没他写得好。
  
      “同学,请问你认识李婉儿吗?”
  
      “美女,请问李婉儿在哪?”
  
      “胖子,过来,李婉儿在哪?”
  
      叶无天一连问了好几个学生,可都不鸟他,前两个女生还好,只是不理他,最后那个死胖子,极为嚣张的瞟了叶无天一眼,随后竖起中指送给叶无天,“想泡我们校花,骑着自行车你也敢来?想办另类?哥我佩服你。”
  
      郁闷得生不如死的叶无天半天都回不过神来,靠,这些学生真没素质,当他当什么人了?泡他们校花?李婉儿那丫头成为校花了?
  
      连连遭受打击,叶无天也懒得再问,自己骑着自行车冲进校园。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后,叶无天累得直想骂娘,靠,哪个变态将学校建这么大?
  
      终于,足足一个小时后,叶无天才见到李婉儿,只是,叶无天却有些不敢认对方,这丫头变化也忒大了些。
  
      见到李婉儿,叶无天忽然想起刚才校门口处那些学生说的校花是什么意思,还别说,以李婉儿现在这样,做校花也是绰绰有余。
  
      都说女大十八变,这丫头胸一‘大’果然就变了。
  
      “流氓,你怎么才来?”叶无天的出现让李婉儿高兴万分。
  
      叶无天臭着脸道:“没礼貌,忘记爷爷怎么教你的了?叫叶大哥。”
  
      李婉儿嗤之以鼻:“切,想占我便宜?没门。”
  
      叶无天嘿嘿坏笑道:“丫头,你这似乎大了不少哦,现在什么码?”
  
      咬牙切齿的李婉儿瞪着叶无天:“变态。”
  
      “什么变态?不要忘了,你这里会大,可是我的功劳。”一脸严肃的叶无天道。
  
      “流氓,你还能无耻一点么?”
  
      叶无天道:“什么无耻?难道不是么?”
  
      李婉儿气得不行,就算是他在她,也用不着如此直接吧?难道他不知女人都会害羞的么?『色』狼。
  
      叶无天很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走,找个偏僻点的地方。”
  
      李婉儿一惊,如防狼般防着叶无天:“干嘛?”
  
      “蛇毒是不可小视的,千万不能留下什么后遗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闻言的李婉儿赶忙退后两步,小脸通红,“流氓,你敢对我无礼,我发誓,一定会杀了你。”
  
      “好心当成驴肝肺,我是为你好,不然大老远的跑来干什么?”
  
      “吹吧,你就接着吹吧。”咬牙切齿的李婉儿很是郁闷,这流氓一见面就想占她便宜?什么人,这是。
  
      忽然,李婉儿看到被叶无天扶着的那辆自行车,顿时让她双眼瞪得老大,“不会吧?出来这么久,你就混成这个样子?”
  
      叶无天听得白眼一翻,这都什么话?他混得很差吗?不至于吧?再说了,骑自行车怎么了?有钱人就不能骑自行车吗?
  
      “是啊!都没地方落脚了,今晚去你宿舍跟你挤挤吧。”佯装可怜的叶无天道。
  
      “滚!”
  
      叶无天苦着张脸:“没良心,这么快就忘了我的好处。”
  
      李婉儿见状顿时有些于心不忍,“真这么可怜?”
  
      “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那……那去我宿舍坐坐吧。”
  
      叶无天乐了,这丫头,心太慈了,这样都能相信?真受不了她。
  
      在李婉儿的带领下,叶无天见到了传说中的女生宿舍,那叫一个『乱』啊!各种袜子内裤胸围,放眼望去,随处可见。
  
      瞧叶无天一双贼眼『乱』转,李婉儿顿时后悔,实在不该带这流氓来。
  
      “环境不错,我喜欢。”叶无天笑道,能随处可见各种小内内,什么黑『色』的,白『色』的,红『色』的,纯棉的,丝绸之的,蕾丝边的。
  
      哦买葛!爽!
  
      “能不能老实点?小心生针眼。”
  
      叶无天不舍的收回目光,“那好吧,咱们办正事,脱裤。”
  
      “干嘛?”双手抱胸的李婉儿连退三步,她那样子,简直就将叶无天当成禽兽。
  
      “看看你屁股。”叶无天有好笑,他只是想看屁股,她捂着胸干什么?该不会是听力有问题吧?
  
      “这张床是你的?”叶无天随手指着眼前的床问。
  
      没待李婉儿回答,这厮就已经毫不客气的坐下,“真香,来,丫头,你也坐下吧。”
  
      李婉儿很怀疑,她真坐下去,他会不会将她给办了?这禽兽,似乎没什么事是不敢做的。
  
      “别『乱』翻我的东西,你怎那么烦人?”李婉儿很郁闷,早知这样,打死她也不带他进来。
  
      “真不用我帮你检查?蛇毒可不能闹着玩,潜伏期非常长。”
  
      李婉儿一脸疑『惑』:“你没骗我?”
  
      “千真万确。”
  
      这下,李婉儿犹豫了,不知该不该信,瞧这流氓一脸认真的样子,似乎又不像是在说假话。
  
      “快点吧,乘现在没人,否则被其他们撞见,我可不负责。”
  
      李婉儿咬了咬牙道:“不用看了,没事,你少占我便宜。”
  
      叶无天好笑,“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
  
      “啊!”李婉儿抓狂了,忽地挥身扑了上去,张牙舞爪的拼命往叶无天身上招呼。“流氓,我杀了你。”
  
      “好香,丫头,你也学人家喷香水了?我还是喜欢你的自然体香,以后不要喷了,怪怪的。”
  
      “…………”
  
      “别闹了,不看你屁股了总行吧?”叶无天哭笑不得,这丫头像疯了似的,很让他无奈。
  
      李婉儿气嘟嘟的松开手,“你再敢胡说八道,我真杀了你。”
  
      “呵呵,屁股是不用看了,不过,你这里倒是要看看,太大了吧?没有遵照我的方法去做?”叶无天指着李婉儿的胸脯道。
  
      “有……有。”
  
      “有什么有?明明就没有,真看不出来,你这丫头够贪心的。”叶无天一下就看出李婉儿说慌。
  
      李婉儿急道:“那……那怎么办?快帮帮我。”
  
      自开学来,李婉儿可畏是苦不堪言,原本被封为‘太平公主’的她却一下子波涛汹涌,顿时吸引足够的眼球,让她的人气瞬间超过另外几个校花,一跃成为风头人物。
  
      短短一个暑假,变化就如此之大,学子们不由得想歪,难道李婉儿跑去韩国了?
  
      李婉儿受不了那些异样的目光,包括一些男同学所流『露』出的邪恶目光,似乎想要将她吞进肚子里。
  
      开学没几天,她就后悔得不行,早知这样,她就听叶无天的话,服『药』一个星期就停下,而不是半个月。
  
      “快想办法帮我弄小。”
  
      叶无天稍稍思索后道:“得看看情况,实地考察才行。”
  
      李婉儿狠狠一瞪,自然知道叶无天那话是什么意思,其实内心并不想那样做,可现在除了他,还没人能帮她的忙。
  
      “让开。”李婉弯下身子去床头翻了一会儿,随后拿出一个小袋子。
  
      “那是什么?”叶无天颇为好奇道。
  
      李婉儿拉开小袋子的拉链,说道:“防狼的。”
  
      叶无天狂汗,用剪刀来防狼?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