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9章 鼠目寸光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几天以来,程可欣过得很不开心,虽然公司签下大单,可她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看.。 ,网//
  
      双手抱胸的站在落地玻璃窗前,她想了很多,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内心,总是觉得更像是别人在施舍,叶家的施舍。
  
      门外,响起敲门声,随着几声敲门声的响起,王曼抱着几分文件走进来,“总经理,刘福来了。”
  
      程可欣柳眉微皱,缓缓转身,“他来干什么?”
  
      王曼道:“说是来找你合作。”
  
      “合作?跟他之间有什么好合作?你告诉他,就说我不在。”
  
      “哈哈,程总,你就这么拒绝一个诚心想跟你合作的潜在客户?”说话间,刘福不请自来。
  
      程可欣冷冷道:“刘总,难道你不知道不请自来很让人讨厌?”
  
      刘福不以为意,打了个响指,外门有人送进来一大束火红玫瑰花,刘福接过花,“可欣,送给你。”
  
      程可欣并没接那束花,扫了眼道:“谢谢,不过我不能收下。”
  
      刘福问道:“为什么?区区一束花而已,又不代表什么。”
  
      “对你而言不代表什么,可对我而言,花的意义很大。”
  
      刘福表情微微一硬,笑容僵在脸上,很不自然,“没关系,既然你不收花,那我们谈合作总可以吧?”
  
      “刘总,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好合作的。”
  
      刘福将花放到一边,“可欣,先别拒绝得那么快,我知道你公司这段时间遇上点小麻烦,我是诚心想帮你。”
  
      程可欣对摆放在旁边的那束花很不顺眼,“刘总,请将你花拿开好吗?”
  
      刘福脸『色』一沉,这女人,很不识抬举。
  
      “小曼,将花扔掉。”见刘福不动,程可欣直接扭头对秘书王曼道。
  
      刘福脸『色』再次一变;“可欣,你需要玩这么绝吗?”
  
      旁边,王曼已经拿起那大束花转身离去,心道,这么一大束花,得要不少钱吧?丢掉真是可惜。
  
      “你是从哪听说我公司遇上困难?”程可欣紧盯着刘福,这事并没多少人知道,刘福又怎会知道的?
  
      “呵呵,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人都知道,我也只是无意中听说。”刘福彼为得意道。
  
      程可欣并不相信刘福的话,只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谢谢刘总关心,我公司很好,没任何困难。”
  
      “就算没任何问题,那也用不着将一个优质客户拒于门外吧?”
  
      程可欣想了想:“我不否认刘总你会是优质客户,但我未婚夫不会同意。”
  
      刘福愕然,未婚夫?“你是指叶无天?”
  
      程可欣反问:“怎么?你不认识他?”
  
      刘福的脸『色』一连数变,“你不是跟他解除婚约了吗?”
  
      程可欣内心一惊,这事对方又知道?还有什么是对方不知道的吗?
  
      “你听谁说我们之间解除了婚约?”
  
      刘福有些吃不准,暗想难道一切都只是个局?只是烟幕弹?事实就是程可欣根本未跟叶无天解除婚约?
  
      “很多人都这样说。”
  
      “呵呵,看来刘总是下了不少心机,不累吗?”
  
      “我……”刘福哑言,这女人真不知好歹,非要『逼』他用绝招么?
  
      解除婚约一事绝不可能有假,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承认?想隐瞒什么?
  
      “刘总,如果没什么事,我要开始工作了。”程可欣开始下逐客令。
  
      “你……可欣,难道你真不知我的心么?”
  
      程可欣感到恶心,她宁愿死,也不会做刘福女朋友,更不用说嫁给他。
  
      “小曼,送客。”
  
      刘福脸『色』一沉:“程可欣,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从今天开始,我要让你公司破产,我要让你一无所有。”
  
      程可欣冷冷一笑,对刘福的话嗤之以鼻。
  
      刘福冷哼一声后便离开程可欣的办公室,这会他彻底的失去耐『性』。
  
      本想通过正常手段去追求程可欣,可她却从不正眼看他一眼。
  
      程可欣苦笑着摇摇头,『揉』着涨痛的额头,以刘福的无耻,真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
  
      不过,似乎刘福的消息也不怎么灵通,天欣贸易与叶氏集团合作的事情,他不知道?
  
      刘家很强大,可绝对无法跟叶家相比,如果刘福知道她与叶家合作,还敢如此放肆吗?
  
      “刘少,别生气,那女人既然如此不识相,我们换一种方法。”副驾驶位上,周有运又开始谄媚献计。
  
      刘福一瞪眼,“你他妈给老子闭嘴,都是你们他妈出的鬼主意,草,有『毛』用?本少爷下那么多功夫,能见一点成效吗?不如直接滴一点『淫』.『妇』散来得直接。”
  
      周有运连连点头,心里却暗自腹诽着,这事都是你刘福人品不好,做了太多缺德事,影响太坏。
  
      正开车的邱鸿征眼珠一转,“刘少说得对,女人,征服她之前,她是烈女, 一旦征服了她,她会求着你上她。”
  
      “刘少,你说叶无天为什么会跟她解除婚约?如此漂亮的一个未婚妻,放弃了,不可惜吗?”周有运道。
  
      刘福又是一瞪眼:“我他妈还想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连连被骂,周有运不敢再出声,不想再遭殃。
  
      “查到那王八蛋住哪了吗?”
  
      周有运点头:“查到,在天心小区。”
  
      提起仇人,刘福就压抑不住的愤怒起来,“叶无天,老子跟你誓不两立。”
  
      “刘少想怎样对付他?”
  
      “一不做二不休,找人设计出一场意外,让他死在屋子里。”刘福眼神『露』出一抹狠『色』。
  
      邱鸿征大惊:“不可。”
  
      “为什么?”
  
      周有运抢答道:“因为那房子是王帆思的。”
  
      刘福以为听错,东城一把手的千金租房给叶无天住?他俩是什么关系?难道就是因为搭上书记千金,所以叶无天才会主动解除婚约?想攀高枝了?
  
      “确定?”
  
      “非常确定,我们已经查过,那套房子是登记在王帆思的名下。”
  
      刘福想了一会儿道:“如此看来,是得换个法子。”
  
      很快,刘福回到公司,直接进去董事长办公室,这事他需要跟他老头子商量一下。
  
      “爸,我想狙击天欣贸易。”刘福直接开门见山道。
  
      正坐在沙发上泡着功夫茶的刘聪宇并没急着问原因,直到完成手上的泡茶功夫后,方才抬起头问:“原因是什么?”
  
      “『逼』程可欣就范。”
  
      刘聪宇一怒:“你是什么人?”
  
      刘福一头雾水,『摸』不清老头子为何如此发问,“商人。”
  
      “既然是生意人,又为何如此不理智?”
  
      “我……爸,我喜欢她。”刘福一阵尴尬道。
  
      刘聪宇再次发问:“喜欢?喜欢就得要用这种手段吗?”
  
      刘福被质问得不敢再说什么,微微低下头,他心虚。
  
      刘聪宇暗叹一声,这个儿子并没遗传到他的优秀因子,遇事冲动,总不喜欢用脑去分析。
  
      “商人要逐利,这是首要条件,你喜欢对方,可以用其它手段,而不是动不动就狙击她的公司,你是不是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可以完全不将程可欣的公司放在眼中?”
  
      刘福心虚:“没有。”
  
      气不打一处来的刘聪宇问:“既然没有,又为何如此冲动?想报复?”
  
      “这……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刘聪宇想站起来给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一巴掌,儿子的表现着实让他失望,“我警告你,喜欢程可欣,你可以去追,但千万不要想着去对付她的公司,不然我怕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福不敢反驳,但内心却不以为意,并不认可老头子这话。
  
      整整半个小时,刘福被训得狗血淋头,早知如此,他就不过来找老头子商量,自己私下解决。
  
      叶家山庄,叶妃乔将那段视频连接到电视上播放给大家看,叶无天砸车的视频已经播放完,叶家的所有人却各有所思,而坐在正堂之上有叶厚腾则是冷着张脸问:“小乔,你想说什么?”
  
      叶妃乔指着已经定格下来的视频画面,“爷爷,我只是想说,哥哥他变得不一样了。”
  
      旁边的叶广不屑道:“是不一样了,比以前更纨绔败家了,几百万当成几块花。”
  
      叶厚腾问:“说说看,他哪不一样?”
  
      叶妃乔摇摇头,“我答不上来。”
  
      “哈哈,小乔,连你也答不上来吧?我告诉你原因,那是因为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若说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他比以前更混蛋了。”叶广狂笑,能找到机会数落那个狗杂.种,他心里痛快。
  
      叶妃乔想反驳,偏找到什么话去反驳,也只能干瞪眼,可她心里还是认定,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真变得不一样了。
  
      叶厚腾首先离开大厅,随后叶恒财几人也纷纷离开大厅,当叶冬萱经过叶妃乔身边时,她伸手拍了拍叶妃乔肩膀。
  
      “妃乔,以后不要再去找他,他跟我们叶家没任何关系,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
  
      叶妃乔欲言又止,最终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叶冬萱根本不给叶妃乔说话的机会,很快离开了大厅。
  
      宽广的大厅里,很快就剩下叶恒东一家三口,三人各有所思。
  
      “妈,我真认为他不一样了,你们要相信我。”
  
      何玮蓉轻叹口气:“妃乔,以目前状况来看,他再怎么变都没用,爷爷不可能接受他。”
  
      叶妃乔看着一脸失落的父亲,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暗暗想着,不行,无论如何,都要解决这事,势必要让爷爷接纳哥哥。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