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7章 中邪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在王帆思的一再要求下,叶无天终于答应请她吃晚饭。【biqi。me!网//
  
      用咱们天哥的话说,请这女人吃饭,并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因为她脸皮够厚。
  
      如此死皮赖脸的要求一个男人请她吃饭,此举也并不是每个女人能做得出来。
  
      王帆思在附近找了间幽雅的饭店,点了几个菜后,开口问道:“听说你打人了?”
  
      叶无天放下茶杯,抬头瞟了这女人一眼,似笑非笑道:“王大记者,你想说什么?”
  
      王帆思脸红了红,颇有些心虚,“说说经过吧。”
  
      叶无天歪着脑袋问:“你似乎对我的事情都特别感兴趣?”
  
      “我是记者,对任何事情都感兴趣。”
  
      点点头的叶无天道:“我是男人,对任何美女也很感兴趣。”
  
      “混蛋,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你……你就当帮帮我,怎样?看着我是你房东的份上。”
  
      “房东?有你这么黑心的房东吗?你还好意思?”
  
      “啪……喂,你别得寸进尺,我不是已经免收你一年房租了吗?你还想怎样?”王帆思犹豫被踩到狐狸尾巴般跳起来。
  
      “那一年的房租相比起我给你的新闻价值,两者之间恐怕远远不能相比吧?”叶无天问。
  
      “是,我承认,你的新闻不错,不过谁让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当然要互相帮忙了。”王帆思开始软下来,为了能在这混蛋身上挖取更多有用的新闻,她也只能忍了。
  
      “朋友?说得好,王大记者,既然你这样说,我也就不客气了,有件事我还真需要你帮忙。”叶无天说道。
  
      王帆思一怔,隐隐感到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叶无天先是左右看了看,最后才如做贼般低声道:“我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纨绔,所以,我离不开女人,王大记者,你朋友多,不知可不可以介绍两个美女给我?我会感激不尽的。”
  
      王帆思愕然,咬牙切齿的拿起杯子就想往叶无天砸去,这混蛋,将她当成夜总会的‘妈咪’?
  
      杯子最终是没砸过去,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化悲怒为食量,根本不搭理叶无天。
  
      叶无天也乐得个清静,通过与宁家之间的事情后,他并不想与一些人有什么关系,尤其是像王帆思这种,老头子是东城一哥,得罪他,多半没什么好果子吃。
  
      结完账后,叶无天假装好心问王大记者,要不要他送她回去。
  
      王帆思鄙视地看了眼叶无天的那辆自行车,正打算讽刺他几句,可这时,一辆黑『色』宝马停在二人面前。
  
      “王八蛋,你对我做了什么?”宝马副驾驶位下来一个年轻男子,正是那钱树洪。
  
      叶无天问:“对不起,你是?”
  
      钱树洪肺都快要气炸,“你……”
  
      “小洪。”此时,宝马车的后排也出来一个中年美『妇』,长得很有气质,长相上与钱树洪有几分相似。
  
      叶无天伸手对钱树洪一指,扭头对王帆思说:“王大记者,你的新闻来了,我就是砸了他的车。”
  
      王帆思双眼一亮,对叶无天的气也瞬间消失,暗想算这混蛋够意思。
  
      “叶先生,你好,我叫罗申玉,不好意思,冒味打扰了。”中年美『妇』自我介绍道。
  
      对方这样说,叶无天也不好太过份,呵呵一笑:“罗姐姐,不知找我有什么事?”
  
      罗申玉一愣,忽地咯咯娇笑起来,“叶先生真会说话,我都老太婆了。”
  
      旁边的钱树洪是眼火都要喷出来,尤其见到他妈妈跟叶无天眉来眼去时,更是想要将叶无天捏死掉。
  
      叶无天笑笑,没再说话,对方来找他,肯定是有原因的,但原因是什么,他不知道。
  
      “叶先生,今天我是带着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来向你道歉,希望你能给他一个机会。”罗申玉说道。
  
      叶无天是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那天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过?过你妈,王八蛋,你对我做好了什么?”钱树洪吼道,怒火冲天的他想吃人。
  
      叶无天脸『色』一沉,冷冷说道:“你再对我无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小洪。”
  
      罗申玉一声冷喝后,钱树洪乖多了,不敢再说话。
  
      叶无天好笑,有意思,这家伙很怕他老娘。
  
      “不好意思,让叶先生你见笑了。”罗申玉脸还着歉意。
  
      眼前这女人虽有些年纪,但无可否认,她身上有股别样的风韵,让叶无天忍不住想歪,自己要不要泡她?
  
      最重是,将这罗申玉泡到手,必定可以将钱树洪气疯掉。
  
      “放心吧,过去的事情我不会再追究。”
  
      罗申玉甜甜一笑,拿出一张支票递到叶无天面前:“叶先生,这是那天的那笔钱,请你收回去。”
  
      “这……这是为啥?”
  
      “那天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不对在先,所以这钱我们自然不能收。”
  
      叶无天瞟了眼支票,七百万,比那天还多了五十万。
  
      这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罗申玉必定有所求。
  
      “说出你的来意。”有人送钱上门,叶无天是绝对不会客气,拿过支票后连句谢谢都没给对方,直接将支票放进口袋里。
  
      王帆思那双好看的眸子瞪得老大,恨不得将支票占为己有,这混蛋,赚钱的速度也太变态了,真羡慕死人。
  
      “我儿子这两天有些不太正常,晚上睡得好好的突然会尖叫,并有会拳打脚踢。”
  
      “呃!有这事?不过罗姐姐,你儿子有这状况,实在不应该来找我,你应该带着他去医院。”
  
      “姓叶的,你装什么装?不是你对我动了手脚吗?你他妈钱都给你了,还想怎样?”钱树洪咆哮如雷道。
  
      叶无天好笑:“闹了半天,原来你是怀疑我对你动手脚?”
  
      “难道不是你吗?”
  
      叶无天道:“谢谢抬举,真没想到我在你心中竟如此厉害。”
  
      钱树洪颤抖着身体:“姓叶的,你别给我装,我知道是你。”
  
      叶无天好笑:“听你的意思,我是赖不掉了?”
  
      “叶先生,不知你能否给我一个薄面?放过他吧。”罗申玉道。
  
      这下,叶无天是彻底无语,麻痹的,连这女人也这样说。
  
      王帆思眸子一转,小声问道:“混蛋,是不是你干的?”
  
      叶无天狂晕,扭头瞟了王帆思这妞一眼:“你说呢?你说是不是我‘干’的?”
  
      这厮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故意将‘干’字咬得特别重。
  
      王帆思被弄得脸红耳赤,狠狠一瞪叶无天,她这会是吃人的心都有。
  
      叶无天脸『色』一正,对罗申玉道:“罗姐姐,这事真与我没什么关系,是我做的,我不会否认,不是我做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承认。”
  
      罗申玉很无奈,她已经放低姿态,一见面就将支票送上,无非就是希望他也能给她个面子,可谁想到这小子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罗姐姐,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对令公子的事情,我深表同情,仅此而已,另外,建议你最好带令公子去好点的医院看看,身体要紧。”叶无天说着就招呼王帆思离开。
  
      钱树洪紧盯着叶无天离去的背影,眼里『射』出道道仇恨的光芒,他才不信叶无天的的鬼话。
  
      “妈,你就这样让他走?”
  
      罗申玉叹了声:“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钱树洪瞬间无语,他若是有办法,这会也不会站在里不语。
  
      罗申玉颇有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事?事没办成,支票又被拿走。
  
      看了儿子一眼后,罗申玉道:“先回去吧,我们再另想办法。”
  
      “可是很快就要天因黑了,我不想睡觉,不想再做梦。”钱树洪说道。
  
      罗申玉伸手轻轻握着儿子的手,满是疼爱道:“放心吧,妈会想办法让他帮你。”
  
      那边,王帆思与扶着自行车的叶无天慢慢走着,二人各怀心事,各有所思。
  
      “有话想问?”叶无天见这妞像是有话想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很是好笑。
  
      王帆思脸一红:“为什么不帮你罗姐姐?那么漂亮的姐姐,你就忍心拒绝?”
  
      叶无天摇摇头:“不忍心,你都不知道,刚才我的心都快碎了,心痛啊!”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拒绝?”
  
      “因为她那个儿子,我讨厌他,他也配做我罗姐姐的儿子?”叶无天不屑道。
  
      王帆思被这厮的话给雷得里嫩外焦,像看怪物般盯着叶无天,内心不住疑问,这混蛋还能再变态一点么?
  
      “那么喜欢你罗姐姐,刚才怎么不向她表白?”
  
      叶无天忽然呲牙咧嘴笑道:“吃醋了?”
  
      王帆思反手指着自己:“我吃醋?我说,你的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些了吧?”
  
      叶无天并没放弃,继续取笑道:“别害羞,乘人少,认了吧,我不会笑你的。”
  
      “滚!”
  
      “我可告诉你哦,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以我这么优秀的青年才俊,肯定很多美女青眯于我,到时你可别后悔。”
  
      王帆思左右瞄了瞄,突然跑到路边拿起一块砖头,准备砸向叶无天。
  
      叶无天被吓一大跳,连连开口:“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咱们都是斯文人,你可千万别来这招。”
  
      扬了扬手中的砖头,咬牙切齿瞪着叶无天:“你倒是再说啊,看我敢不敢砸你。”
  
      叶无天狂汗,女人一旦疯起来,也是很吓人的。
  
      不敢再激怒王帆思,怕她真用砖头对付他,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会出血的。
  
      “喂,我问你,她儿子的事情真不是你干……做的?”王帆思问道。
  
      叶无天耸耸肩:“真不是我。”
  
      王帆思皱眉道:“真不是你?”
  
      叶无天快要抓狂了,郁闷无比道:“奇怪了,不是你又会是谁?难道是中邪?”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