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73章 买幢大的给你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叶无天接受了程可欣成为他邻居的事实,这两天,程可欣总是有事没事找机会上来串门,并且亲自动手帮叶无天打抄卫生,将房子里里外外都打理得整整有条。【‘网//
  
      每每看着程可欣打扫卫生时,叶无天就有种错觉,仿佛他与程可欣是一家人,他们并没解除婚约。
  
      叶无天也没闲着,一边向程可欣讨教关于开公司的事情,一边亲手煎『药』给程可欣。
  
      距离欧阳豪的警告期限已经过去一天,对这个警告,叶无天早就将之抛到九霄云外去,这厮压根就忘了这事。
  
      今天一大早,叶无天打算去工商局看看,亲自去了解一下注册公司需要什么资料,反正他也是个闲得蛋痛之人。
  
      忙碌了一个早上,也郁闷了一个早上,被气的,这厮想打人,工商局里那些人的难缠让他很是头痛。
  
      有时候叶无天真想直接下手将那些家伙弄成白痴,人民公仆?草,人民公仆就这鸟样?
  
      受了气后,叶无天更加坚定,必须找个职业经理人才行。
  
      在外面吃了点东西后,骑着自行车的叶无天回到天心小区,只是,当他刚回到楼下,发现前面的一幢楼正冒着浓浓的黑烟,而楼下则是停放着几辆消防车。
  
      叶无天皱了皱眉头,发现起火单位正是他住的那一幢。
  
      靠!不会那么巧吧?几楼?
  
      由下往上数了数,叶无天傻了,难以置信看着眼前那熊熊大火。
  
      十八楼?那不正是他住的那一层吗?
  
      “同志,哪一套失火?”急情之下的叶无天拉住一个消防员问。
  
      “1801。”
  
      叶无天脸『色』苍白,那不是正是他住的房子吗?
  
      来不及多想,马上冲了进去,身后的警察拉也拉不住。
  
      升降机停用,叶无天一口气跑到十八楼,累得他差点趴下。
  
      上去十八楼后,四处一片狼藉,几个消防员正用水枪进行救火。
  
      火势很大,消防员动用了两支水枪进行救火,看火势,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将火扑灭。
  
      瞪大双眼的叶无天还是难于接受,连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都彻底破灭,起火的果真是他所住的房子。
  
      一个小时后大火终于被扑灭,此时,房子里仍旧冒出呛鼻的浓烟。
  
      叶无天失魂落魄的站在那,怎么想也想不通,好端端的怎会失火?
  
      房子被烧是事小,可是他的银行卡跟罗申玉给他的那张支票还在里头。
  
      “混蛋,怎么回事?房子为什么会失火?”王帆思从后面冲出,她是接到小区管理处的电话,得知房子起火,马上火急火燎的赶来。
  
      王帆思的看着眼前那被烧得一片狼藉的房子,心痛得不行,此时她是扒叶无天皮的心都有。
  
      “告诉我,怎么回事。”
  
      叶无天缓缓转过头:“你说,支票会能燃烧吗?”
  
      王帆思愕然,见叶无天脸『色』难看,她气消不少,“你若在里面都可烧成灰,你说支票能吗?”
  
      叶无天突然一脚狠狠踢向墙,“草,怎会这样?”
  
      王帆思被吓一跳,下意识退后一步:“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着火?”
  
      “不知道。”
  
      “不知道?”王帆思皱眉:“你一句不知道就了事?”
  
      王帆思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这样,当初无论如何都不租这房子给他住,这可是她第一次买的房子,意义很大,很有纪念价值。
  
      叶无天没理会对方,直到浓烟减少后,他马上冲进房子里。
  
      王帆思见状连忙想拉住叶无天,可还是晚了一步:“你想干什么?找死?”
  
      浓烟虽减弱许多,却也还能呛死人。
  
      叶无天又哪还顾及得了那么多?强忍着那灼人的热浪冲进去后,发现原本存放支票的床台拒也已经烧成木炭,更不用说支票。
  
      “完了,全完了。”叶无天后悔的连肠都青了,那张支票他一直没去兑换,原因是吴纯雪这几天请假了,所以他想等她上班后再去兑现。
  
      几百万就这样没了,难道自己真不守财?
  
      银行卡被烧,叶无天倒还不怎么担心,只要凭着证件就能补办一张,可支票不同。
  
      警察问了王帆思一系列问题,他们初步怀疑是电线短路所造成,房子里找不到人为纵火的任何踪迹。
  
      知道王帆思的身份后,那几个警察也不敢嚣张,替她录口供的同时还不住的安慰着她。
  
      “警察怎么说?”抓狂的叶无天从房子里走出来,问王帆思。
  
      王帆思没好气道:“说是可能电线短路。”
  
      “短个『毛』,线路能有什么问题?”叶无天压根不相信这个解释,他更相信是人为。
  
      想起欧阳豪之前的警告,叶无天的神情冰冷到极点。
  
      王帆思朝叶无天一瞪眼,“你能不能斯文点?”
  
      “斯文?我现在想杀人。”
  
      “生气有用吗?能解决问题吗?”王帆思没好气道。
  
      叶无天看了对方一眼:“房子没了,需要我赔吗?”
  
      王帆思道:“当然要赔。”
  
      “没义气,我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让我赔。”
  
      王帆思哭笑不得,这都扯哪去了?什么跟什么?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有了怀疑对象,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欧阳豪干的。
  
      两世为人,叶无天都特别讨厌这种总会在背后搞小动作的人渣,伪君子。
  
      “混蛋,我告诉你,你不但要赔,而且你还得赔一幢大房子给我。”下楼间,王帆思说道。
  
      叶无天懒得说话,直接竖起一个中指送给王帆思,尽管她是女人。
  
      王帆思气得抓狂,拿起手中的相机就想砸过去。
  
      “你还想要房子吗?”眼看相机就快要砸中叶无天,可这厮却适时开口了。
  
      心有不甘的王帆思放下相机,恶狠狠道:“告诉你,不赔一幢大房子给我,我跟你没完。”
  
      叶无天没再搭理她,下楼后,尖眼的他发现了欧阳豪,看到对方,更是让叶无天怀疑此事是对方所为。
  
      直径走到欧阳豪面前,叶无天冷冷说道:“千万不要让我查出这事跟你有关系。”
  
      欧阳豪冷笑了笑:“你算哪棵葱?”
  
      叶无天道:“很快你就会知道。”
  
      欧阳豪脸『色』一沉:“那我倒是等着,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叶无天没再说什么,房子失火,多半是欧阳豪干出来的,但现在没证据,他也只能将郁闷往心里咽。
  
      刚才,他很想对欧阳豪下手,直接将他毒残掉,不过很快他就改变主意,那样的游戏不好玩,不够剌激。
  
      “你怀疑欧阳豪?”二人离开后,王帆思小声问。
  
      “你有证据吗?”心情极差的叶无天反问一句。
  
      王帆思又想砸人,“不是你说的吗?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叶无天道:“在一个人失控的情况之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这你都不懂?”
  
      “混蛋,你就编吧,接着编。”
  
      “你老头子怕不怕欧阳家?”叶无天抛出一句。
  
      王帆思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不想你老头子下台,你最好别问那么多,为你好。”叶无天又道。
  
      王帆思心里堵得慌,这混蛋明明就想关心她,可他说话的语气却硬是让人无法接受。
  
      好心办坏事!
  
      叶无天当然知道,欧阳豪就是来看笑话的,无疑,他做到了。
  
      “如果真是他做的,这事还是算了吧,你斗不过他。”犹豫半会,王帆思说道。
  
      叶无天好奇扭头说道:“让你做记者,真对不起记者这个职业。”
  
      王帆思俏脸通红:“混蛋,我是为你好,怕你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谢了,好意我心领。”叶无天说道:“你还不够了解我,我做人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王帆思自然知道叶无天的下一句是什么,“你了解欧阳家吗?”
  
      “欧阳家是不是人吗?值得你如此之怕?”
  
      “你……不知死活。”
  
      “送我去银行。”叶无天说道。
  
      王帆思柳眉一皱,她无法接受叶无天的这种命令语气。
  
      那头,叶无天已经钻进车子的副驾驶位上,坐在那闭目养神。
  
      王帆思早已将叶无天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她算是见识到什么叫死皮赖脸。
  
      尽管不甘,却还是将叶无天送到附近的银行,待叶无天下车后,便猛踩油门,连个招呼也不打就离开。
  
      叶无天不以为意,只是想将银行卡补办回来,可当他拿证件说明来意后,工作人员却告诉他,卡里没钱。
  
      “怎么可能?你再看清楚,我卡里怎会没钱?几千万在账上,你敢说没钱?”叶无天咆哮如雷。
  
      愤怒的同时,叶无天隐隐感到不妙。
  
      柜台里面的银行工作人员用那带着鄙视与同情的目光看着叶无天,“对不起,先生,你账上余额只有一块三『毛』八。”
  
      叶无天浑身一软:“什……什么?”
  
      明明就有三千多万,怎会没了?难道这个时代的银行都如此的不保险?
  
      “你再查一次,马上查。”叶无天大声一吼。
  
      对方被吓一大跳,叶无天那副凶神恶煞模样让他不敢吭声,再次查了一遍,可结果还是一样。
  
      尽管不愿意去相信,可又不得不相信,账上那些钱真消失了,诡异的消失了。
  
      脸『色』铁青的走出银行,绞尽脑汁的他愣是想不明白,那么大一笔存款,好端端的怎就会不见?
  
      没有提款记录,没有转账记录,什么都没有,那么大一笔款项就不见了?这到底他妈是怎么回事?
  
      尽管他已经第一时间借银行的电话向警方报案,可是,他隐隐感到,想追回那笔钱,几乎不怎么可能。
  
      来到这世上,还是第一次遇上如此郁闷的事情,看来不但这个世界的人是土鳖,物是土鳖,连银行都是都是土鳖。
  
      抬头看着天空,看到的全是阴霾,心情不佳的他这会除了灰『色』之外什么颜『色』都没有。
  
      “欧阳豪,咱们走着瞧。”表情狰狞的叶无天冷冷说道,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连续几个深呼吸后,叶无天骑着自行车往天欣贸易公司的所在方向而去,他要给欧阳豪狠狠一巴掌。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