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85章 反正都被你看光了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网//”
  
      被接回家中的宁思绮仍然处于失控之中,从回来到现,足足洗了两个小时,可是仍然还是感觉自己身上有阵阵恶臭。
  
      床上的老人却乐呵呵笑道:“呵呵,那小子,有点意思。”
  
      宁思绮听得气不打一处来,“爷爷,我才是你孙女。”
  
      “丫头,你的处理方法不对,这事爷爷得说你。”老人说道。
  
      宁思绮直翻白眼,心中嘀咕着爷爷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去帮一个外人?
  
      “小绮,爷爷是为你好。”宁易军对女儿说道。
  
      宁思绮冷哼一声:“我一定要杀了他。”
  
      老人脸『色』一严:“胡闹,这事你别『乱』来。”
  
      宁思绮满腹委屈,美眸闪着泪花:“为什么?”
  
      “他对我宁家有恩。”老人解释道:“你就没发现什么吗?”
  
      “发现什么?我只知那变态非常过份。”
  
      “你为什么会突然浑身无力?”宁易军提醒道:“这个问题你就没好好想过吗?”
  
      宁思绮一怔,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想过,现在想想好像是,叶无天是怎样做到的?
  
      虽然她非常恨他,讨厌他,却又不得不承认,叶无天这一手法很厉害。
  
      “还有一事,被我打伤的那只手似乎并没什么大碍。”宁思绮忽然想到了什么。
  
      宁易军点点头:“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不让你对付他了吗?如果能得到他的配合,将他那些创伤『药』运用到军队中。”
  
      “这些天你不要再去打扰他,改天我亲自去一趟。”老人说道。
  
      “爷爷,他会同意吗?那混蛋的脾气又臭又硬。”
  
      “像你那样处理法,他就一定不会同意。”老人呵呵笑道。
  
      宁思绮羞得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脸红耳赤的她不敢再说什么。
  
      “小绮,爷爷已经醒了,你也该回部队了,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作用。”宁易军说道。
  
      “爸,我还有两个月的假期,想好好陪陪爷爷。”
  
      宁易军道:“这个没问题,但你必须得答应我,不能再去找叶无天的麻烦。”
  
      宁思绮郁闷的点点头,联想到上次也是被无故放倒,那次还是在房间里头,现在想想,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幸好那次他并未对她怎样,否则她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连接三天,叶无天都非常忙,忙着将买回来的各种草『药』进行加工,直到第三天下午,叶无天方才完成手头上的工作。
  
      他忙碌时程可欣也没闲着,在叶无天的指挥下买了一大堆东西回来,而其中买得多最的就是纯净水,足足堆满了一个房间,此外,还买了两个巨型的大桶。
  
      过去三天里,程可欣问了不止一次,问叶无天到底想做什么,可每次没得到回答,每次都用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回答她。
  
      今天下午,程可欣换上一件白『色』大号t恤与一条短裤,让她那双笔直修长的美腿暴『露』于空气中。
  
      这会,双腿卷缩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得入神,不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叶无天从房内走出,左手拿着一粒如拇指般大的『药』丸,漆黑得发亮,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一瓶矿泉水。
  
      “张开嘴,吃下去。”拿着『药』丸的叶无天命令道。
  
      程可欣满头雾水的看着那粒黑得吓人『药』丸,“这是什么?”
  
      “毒『药』。”叶无天答道:“张开嘴。”
  
      程可欣并没张开嘴巴,又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毒『药』,专为你精心准备的毒『药』。”回答程可欣的又是这么风淡云淡的一句。
  
      程可欣很清楚这家伙的『性』格,于是想了想后,她乖巧的张开嘴巴。
  
      这下轮到叶无天不适应,好奇道:“你不怕真是毒『药』?”
  
      “毒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那……那你不怕是催.情.『药』?”叶无天心有不甘继续问。
  
      程可欣歪着脑袋看向叶无天:“你想占我便宜?”
  
      偷偷瞄了瞄程可欣那双美得剌眼的美腿,“你想占我便宜?”
  
      “当然,像你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想?”
  
      俏脸绯红一片的程可欣没再答话,而是闭上眼睛将小嘴张开,心里却暗道,反正上次都被你看光。
  
      越想越是害怕与紧张,小心肝砰砰狂跳着。
  
      望着近在咫尺的俏脸,无天同学心生歪念,想着若是他现在吻她一口,她会怎样?
  
      小心将『药』丸放进程可欣嘴里,并将矿泉水递过去。
  
      拧开瓶产盖的程可欣将『药』丸吞进肚子里,然后一双好看的眸子扑闪扑闪的看到着叶无天,接下来她需要解释。
  
      叶无天倒是挺感动的,这妞对他的信任让他感动,连什么东西都搞不清楚,就肯张嘴咽进肚子,是说她傻好还是说她无知?
  
      “以后别再随意信别人。”
  
      程可欣问道:“那我该相信你吗?”
  
      “我只是个纨绔子弟,你说你该相信我吗?”叶无天自嘲道:“等会可你身体会有些脏,那是正常现象,不用紧张。”
  
      “你才脏呢,我都洗过了,香喷喷的,不信你闻闻。”程可欣将身子靠近叶无天后方才发现自己不该那样。
  
      “坏蛋,你真来?”见叶无天真的将鼻子凑上前来,程可欣是哭笑不得。
  
      叶无天一脸委屈样:“是你让我闻的。”
  
      羞得不行的程可欣伸手拍打了叶无天一下,洁白的贝齿轻咬着樱唇,说不出的诱『惑』。
  
      叶无天看得有些失神,这女人,怎么越看越好看?
  
      都说女人是越看越不耐看,可这女人正好相反,越看越好看,怪事!
  
      “咦!怎么还没效果?难道配法不对?”叶无天仔细观察了半天,仍旧观察不出什么来,于是开始喃喃自语道。
  
      程可欣突然来气:“你把我当小白鼠?”
  
      叶无天一笑:“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我咬死你。”程可欣气极败坏的朝叶无天扑上去。
  
      毫无防备叶无天冷不防被扑倒在沙发上,而此时,程可欣则是以一个女上位的姿势骑在他身上。
  
      叶无天乐了,这个姿势他喜欢:“小妞,你想对我用硬的?嘿嘿,我也喜欢用硬的,不过,你待会能不能硬中带柔?”
  
      程可欣的小脸红得几乎能滴出汁来,发出一声尖叫,然后便快速放开叶无天。
  
      恢复自由后,叶无天内心有几分失落:“怎么不继续?我刚刚才开始兴奋。”
  
      程可欣咬牙切齿道:“你再说,看我不咬死你。”
  
      叶无天嘿嘿笑了笑,又是盯着程可欣的美腿猛看好一会儿,差点让程可欣招架不住而落荒而逃。
  
      大约两个小时后,在叶无天的吩咐下,二人合力将那个大巨桶搬到卫生间,然后将那些矿泉水全部倒入大桶中。
  
      “为什么在这样做?有什么作用?”程可欣百思不得其解。
  
      “待会你体内会有些脏东西流出来,你先用自来水清洗,待洗干净后,你再钻进这桶中浸泡半个小时。”
  
      “为什么?”
  
      程可欣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好端端的又怎会脏,她可是刚刚才洗过澡的。
  
      “你先别问,到时你自然会知道,看在你包养我的份上,作为报答,我就送一份大礼给你吧。”
  
      叶无天这样一说,程可欣倒是越发好奇起来,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偏又拿叶无天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她知叶无天不会害她。
  
      将数百支的矿泉水倒入大桶后,两个都累得不轻民,这是一项大工程。
  
      “啊……我的手怎这么脏?”突然,程可欣发现她的手臂上溢出一些黑黑的东西,很恶心。
  
      叶无天顿时双眼一亮,来了,麻痹的,看来自己的实力还在,不过,『药』效似乎差了些,比他想象中来得要晚些。
  
      看来以后有机会得自己种植一些草『药』,没有经过精心培植的草『药』,『药』效总是差那么一点。
  
      “快准备去洗吧,记住,千万不能用沐浴『露』。”叶无天说道:“顺便带几瓶矿泉水进去,多喝点水。”
  
      程可欣连连点头,以百米冲剌的速度向浴室冲去,手臂上那种黑漆漆的东西让她感到恶心。
  
      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不单止手臂上有,并且连腿上也有,甚至在她脱掉衣服后发现,连身上也有。
  
      “慢慢洗,不用着急,我不会强闯浴室的。”叶无天去到浴室门口处笑道。
  
      “别烦我,啊……怎么这么脏?”浴室里的程可欣是急得不行,身体内那些东西洗都洗不干净,刚刚才洗干净,可是没一会儿又溢出一些。
  
      程可欣认为叶无天这坏蛋是故意的,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怎那么恶心?
  
      叶无天没心没肺的笑了笑:“女皇陛下,别紧张,那些都是你身体内的毒素,排出来对你体有好处。”
  
      “会不会有什么事啊?”程可欣带着一脸哭腔问道。
  
      “不知道,要不让我进去看看吧。”
  
      程可欣气得想打开浴室门踹叶无天一脚。“你休想。”
  
      苦笑了笑的叶无天『摸』了『摸』鼻子悻悻的回到客厅沙发上,轻声叹了句,“现在的女人不好骗啊。”
  
      百般无聊的叶无天浑身不舒服,好几次都想冲进浴室去帮忙,脑中在幻想着程可欣在浴室里头的模样,想到她那曲线玲珑的娇躯,无天同学就一阵口干舌躁。
  
      “兄弟,情况似乎不太对啊,这样下去万一我喜欢上你未婚妻,这可怎么办?到时你可别怪我不仁不义。”叶无天自言自语道。
  
      “不过,她现在已经不是你未婚妻了,就虎我跟她在一起,你也应该没什么意见了吧?便宜别人不如便宜我。”
  
      胡思『乱』想好久,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都已经过去整整四十分钟,程可欣怎么还没洗好?”
  
      “啊……”
  
      忽然,浴室里爆发出一阵尖叫声,穿透力极强的尖叫声划破长空……。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