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91章 只有我才能欺负她 上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91章只有我才能欺负她(上))正文,敬请欣赏!
  
      在这个无助的时刻,她想听到叶无天的声音,即使是被他气,也好过现在这样。【看 ”。”网//
  
      “你能来接我吗?我想回去。”程可欣轻微抽搐道。
  
      电话那边的叶无天一怔:“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哭了?”
  
      程可欣连忙抹掉眼泪,努力使自己的情绪恢复正常:“没有,就是呆在这里没意思。”
  
      “欧阳豪呢?他在哪?”叶无天有种心痛的感觉,肯定发生过什么事,否则以程可欣的『性』格,绝对不会这样。
  
      “没事了,你不用来,我待会就回去。”
  
      叶无天却不同意了:“你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不断程可欣说话,叶无天就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
  
      程可欣虽然着急,却又心里暖暖的,那坏蛋还是关心她的。
  
      没再拨打过去,叶无天既然说过来,他就一定过来。
  
      内堂,西装老者正与欧阳安南谈笑风声,对西装老来的来到,欧阳安南是开心的,对方能来,已经给足欧阳家面子。
  
      欧阳家在商界与政界都有强大的势力,可在军界却没什么建树,而西装老者却是军界的元者,几大军区都是他的人。
  
      因为西装老者的出现,欧阳安南原本的郁闷心情也一扫而空,“宁兄,谢谢你能来参加我的宴会。”
  
      西装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那宁朋,叶无天口中的宁老头。
  
      宁朋哈哈一笑:“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今天我可收获不浅哦。”
  
      欧阳安南微微一笑,无意中发现宁朋手中的那个盒子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眼熟,于是再看一眼,更是觉得那盒子眼熟,像在哪里见过。
  
      对了,这盒子不就是刚才程可欣想要给他的生日礼物吗?怎么一转眼就到宁朋手上?
  
      难不成这盒子本就是宁朋的?是他让程可欣出面拿来?
  
      短短一会儿功夫,欧阳安南想了很多。
  
      “不知宁兄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说话间,欧阳安南仍旧盯着那个盒子。
  
      “因为我在这里遇上我要找的人。”宁朋扬了扬盒子,『露』出一丝如老狐狸般诡异的笑容。
  
      欧阳安南微微一震,不正常,肯定不正常,只是,问题出现在哪里?
  
      “你要找的人姓程?”
  
      宁朋笑着站起来,并未正面回答欧阳安南的问题,“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欧阳安南心急如焚,问题不解开,他总不踏实,隐隐有种预感,自己似乎将要错过什么。
  
      “宁兄,这么快就急着要走?”
  
      “呵呵,老了,随便活动一下就会累,而且我外面还有人在等着我。”
  
      欧阳安南也站了起来,与宁朋一起走出内堂。“宁兄,改天我再亲自登门向你道歉,今天实在不好意思。”
  
      宁朋笑着挥手:“行了,都那么多年老朋友,就别来那套了。”
  
      欧阳幸月扶着爷爷慢慢陪着宁朋走出外面。
  
      “还是你好啊!孙女既漂亮又懂事,不像我那个孙女,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净会让心。”宁朋笑道。
  
      欧阳幸月彬彬有礼道:“宁爷爷您客气了,幸月没你说的那么好。”
  
      宁朋哈哈笑了起来,欧阳家的确培养出很多俊杰。
  
      欧阳安南也非常满意这个孙女,大方得体,长得又漂亮,聪明伶俐,他一直将她当成宝贝般。
  
      别看孙女年纪轻轻,却绝对是个商业天才,有着敏锐的目光,在她的帮助下,公司业务蒸蒸日上。
  
      “咦!人呢?”宁朋左右看了看,都未发现他想要找的人。
  
      草丛一侧,欧阳豪正小声道:“丫头,今天真对不起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程可欣摇摇头:“师兄,你不用再说了,我不会怪你。”
  
      欧阳豪暗松一口气,“我带你进去休息一会。”
  
      程可欣又是摇头:“不用,师兄,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离开就行。”
  
      “现在就走?”
  
      “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
  
      欧阳豪想了想,没再继续挽留,发生这种事情,程可欣也没什么心情留在这里。“我送你回去。”
  
      程可欣拒绝:“不用,有人来接我。”
  
      欧阳豪紧皱眉头:“谁?叶无天?”
  
      程可欣刚想张口说话,此时,却见山庄大门处响起阵吵杂声音。
  
      “小姑娘,原来你在这里,呵呵,可是让我好找。”
  
      费了半天劲,宁朋终于找到程可欣。
  
      欧阳安南满是不解,程可欣怎会认识宁朋?
  
      欧阳幸月也同样不解,宁朋绝不是个无聊之人,他既然认识程可欣,那就一定认识。
  
      其实何止欧阳家的人感到奇怪?几乎所有人都感到奇怪,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会与宁家扯上关系?并且看样子宁朋对她还不错。
  
      “老伯。”程可欣乖巧的喊了句,至于旁边的欧阳安南,她只是朝他微微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反正欧阳安南也不怎么待见她,她不想自讨没趣了。
  
      “走,咱们边走边聊。”
  
      欧阳安南问道:“宁兄,她是?”
  
      “我的贵人。”
  
      宁朋此话一出,不但欧阳安南傻眼,就连程可欣自己都傻眼,她什么时候成为他的贵人?
  
      “呵呵,不好意思,前段时间我身体不太舒服,多亏了她与她朋友。”
  
      欧阳安南倒抽一口凉气,宁朋说的不太舒服肯定就是非常严重。
  
      刚才那颗『药』丸,难道真是什么救命丹?
  
      想到这,欧阳安南开始后悔,尤其是见宁朋手里一直紧紧握着那个盒子不肯放手,他就更是怀疑,怀疑『药』丸的真实『性』。
  
      程可欣现在终于明白眼前这老人为什么会这样人说,原来全是因为叶无天的缘故。
  
      “宁兄,不知你那位朋友叫什么名?”
  
      “他姓叶。”
  
      欧阳安南很努力去想,都想不出有什么姓叶的厉害医生。
  
      不远处的叶恒财三人却听得目瞪口呆,宁朋的话就像一道晴天霹雳般砸向他们,愣是让他们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欧阳安南不知宁朋口中姓叶那人是谁,叶恒财三人却是知道,如果他们猜得不错,宁朋的贵人多半就是他们所认为的野种叶无天。
  
      这……是神马情况?
  
      “他现在在哪?可否介绍我认识?”欧阳安南暗暗后悔,宁朋手中那粒『药』丸是真的么?
  
      此时此刻,欧阳安南甚至有种想要将宁朋手中那个盒子抢回来的冲动,想要一探究竟。
  
      万一真是什么灵丹妙『药』,那对欧阳家来说 ,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呵呵,改天吧,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
  
      欧阳安南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悻悻作罢!
  
      “小姑娘,我们上车再聊好不好?”宁朋说道。
  
      “宁爷爷,你先走吧,待会有人来接我。”
  
      欧阳安南很想跟程可欣说点什么,却又抹不下这张老脸。
  
      “程小姐,不如我们进去等你朋友,大家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你看怎样?”欧阳幸月开口道。
  
      “不用,我就在这里等,你们都忙自己的去吧,不用理我。”
  
      此时,一个警卫员在宁朋耳边说了几句,宁朋听得脸『色』一沉:“屑小之辈。”
  
      “小姑娘,我有点事情得先离开,改天再找你们。”宁朋说道。
  
      “没事,宁爷爷,你去忙吧。”
  
      宁朋很快就告别而去。
  
      程可欣久等叶无天不来,也失去耐心,“师兄,我先走了,这东西还给你。”说着,她取下玉脖上的钻石项链还给欧阳豪。
  
      欧阳豪急道:“丫头,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太贵重了,我无法接受。”程可欣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强行将钻石而项链塞到欧阳豪手中。
  
      欧阳豪心里有些堵得慌,事情不应该是这个结局,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局。
  
      “铃铃……”
  
      这时,只见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来向众人缓缓而来,并且还不时的按动着铃当。
  
      程可欣早已看到叶无天的到来,看到他时,委屈的她又再次忍不住的流下泪水。
  
      这一时,程可欣非常清楚她想要什么。
  
      轻捂着嘴小声哭泣着,面前那坏蛋一边骑着自行车还要一边朝她『露』出坏坏的笑容。
  
      叶无天并没来到程可欣面前便被人拦下,欧阳家的保安人员将他拦下,不让他靠近。
  
      除了程可欣,几乎所有人都一脸怪异的看着叶无天,乖乖,这家伙是谁?怎么还骑着自行车?想装.b也得找一辆好点的自行车吧?
  
      叶恒财父子三人一脸愕然,真是那个野种,难道那野种一直都是深藏不『露』?
  
      程可欣用近乎小跑的速度朝叶无天而去。
  
      “怎么了?怎么哭了?”发现程可欣哭后,叶无天连忙停好自行车,关心地问道。
  
      程可欣道:“没什么,只是沙子进眼。”
  
      叶无天帮程可欣将眼泪抹干,抬头盯着欧阳豪:“欧阳豪,你对她做了什么?”
  
      欧阳豪有苦说不出,这会见程可欣流泪,方知她是多么的伤心,想想也是,一个女人家,向长辈送礼,却被拒绝,众目睽睽之下,这事放谁身上也接受不了。
  
      “滚开。”叶无天想上前,却被保安给拦住。
  
      几个西装墨镜的大汉并没退让,仍旧挡在叶无天面前。
  
      “算了,我们走吧。”程可欣轻轻搂着叶无天胳膊,不想再呆下去。
  
      看着程可欣那楚楚可怜的眼神,叶无天心一软,“好吧,我听你的,不过在离开之前我们得拿回一样东西。”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