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92章 只有我才能欺负她 下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92章只有我才能欺负她(下))正文,敬请欣赏!
  
      叶无天冷冷地看着眼前几个保安,又是一声令下:“滚开。【biqi。me!网//”
  
      几个保安仍旧无视叶无天的话,叶无天的嚣张让他们难于接受,若不是有众多宾客看着,这几个保安都想对叶无天下手,太他妈气人,什么东西?动不动就让人滚开?
  
      见几个保安仍不让开,叶无天当下也懒得再说什么,直接手一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眼前那几个牛高马大的保安全部扑通一声摔倒。
  
      如此诡异的事情再次吓呆众人,尤其是欧阳家的人,纷纷想着他们家的保安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没用?不是说全部都在特种部队出来的吗?怎么一个照面都不到,就被人放倒?
  
      叶无天连看都没看那几个保安一眼,而走前几步,冷冷盯着眼前一大群人。
  
      欧阳安南的老脸铁青,这事发生在欧阳家,无疑就是在打欧阳家的脸,特别还那么多外人在,这事传出去,外人又会怎样看欧阳家?
  
      “我懒得理刚才发生什么事,我只是知道,她哭了,被你们给弄哭了,这种后果很严重,我非常不喜欢,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叶无天一把拉过程可欣,“她,在这个世上,只有我才能欺负她,你们谁想欺负她,得问我同不同意。”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霸气!
  
      程可欣没想到叶无天会说出这话,顿时心情复杂无比,也开心无比,从来不知安全感为何物的她此刻却感受到了,这就是安全感吗?
  
      “你是谁?知不知你在谁的家里?”欧阳相宇冷冷说道,这事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让他们这些小辈出手。
  
      让爷爷出面?简直掉份。
  
      “我是谁不重要,现在,我只想拿回一样东西,她刚才送给你们的礼物,我想拿回来。”叶无天说道。
  
      众人一愣,又是那个小盒子?
  
      “将那东西还给我,我马上走人。”叶无天又道。
  
      “盒子不在我们这,那种东西,我爷爷不会收。”欧阳相宇说道,脸上带着几分嚣张,几分自豪,以欧阳家的地位,想要什么『药』丸没有?
  
      叶无天一怔:“听你的意思你们拒收了?”
  
      “是不屑于去收。”
  
      欧阳幸月微微心急,感觉不太妙,想要阻止欧阳相宇,却已经迟了。
  
      欧阳安南也是一脸的失望,这种事情怎能说出来?那会让外人怎么看?说欧阳家只收贵重礼物?
  
      “哈哈……有意思。”叶无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真有意思,不过拒收也好,反正你们也不配拥有。”
  
      “你应该就是叶家的叶先生吧?你好,我叫欧阳幸月。”欧阳幸月伸出娇嫩小手。
  
      叶无天瞟了欧阳幸月一眼,暗叹这妞长得真他妈漂亮,能搂着她睡一夜,短命两天都愿意。
  
      出乎人意料的是,叶无天并没像众人所想的那样,没有『色』.眯.眯的伸出手去与欧阳幸月握在一起,只是淡淡说了句:“我只想拿回我的东西。”
  
      欧阳幸月心生恼怒,这小子实在够嚣张,不过,在如此多宾客面前,她不能动怒。
  
      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要表现欧阳家的大度。
  
      “东西不在我们这,被宁老给拿走了。”
  
      叶无天愕然道:“宁朋?宁老头?他也在?”
  
      此时,欧阳安南已经转身离去,以他的身份地位站在这里陪一个年轻后辈闹,掉价,他丢不起这老脸。
  
      况且,孙女在这里,相信她能处理好。
  
      欧阳幸月暗想,果然是他,宁爷爷说的应该就是他了。
  
      “妈的,那老头倒是识货。”叶无天心有不甘的骂了句。
  
      “叶先生,请问那『药』丸有什么作用?”欧阳幸月道。
  
      叶无天淡淡道:“没什么作用,垃圾罢了。”
  
      欧阳幸月俏脸一红,知叶无天这话是在讽刺着欧阳家。
  
      “我们走吧。”叶无天转头对程可欣道。
  
      程可欣乖巧的点点头。
  
      “想走?不给我们一个交待你就想走?把我欧阳家当什么了?”欧阳相宇怒道。
  
      叶无天好笑:“那你想要什么交待?”
  
      这话将欧阳相宇问住,今天是爷爷的大好日子,不能弄得太过于血腥,让对方赔钱?欧阳家会差那点小钱吗?
  
      叶无天对着众人冷笑一声:“目光短浅。”
  
      “你说什么?”
  
      叶无天的话激怒众人,欧阳家绝对是个大家族,谁敢对他们如此不敬?今天,他们终于遇上了。
  
      “我们走。”叶无天没再搭理这些人。
  
      “拦住他。”
  
      “让他走。”欧阳豪低声朝欧阳相宇一吼。
  
      欧阳相宇在欧阳豪的眼神中败阵下来,“好,我倒要看看你怎样跟爷爷交待。”
  
      “叶先生,这是我的名片,改日我再亲自登门向你道歉。”欧阳幸月递过一张名片。
  
      叶无天并没接住名片,“我不想跟你们这些所谓的贵族有过多的交集,抱歉。”
  
      在叶无天心中,凡是惹哭程可欣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那种人他不想交往。
  
      连接被叶无天驳斥,欧阳幸月几乎快要抓狂,这小子太不上道。
  
      程可欣走到叶无天身边,示意她要坐在前面的杠上,叶无天放开左手,让程可欣上车。
  
      待程可欣上车后,叶无天闻到丝丝香气袭来,低头一看,暗赞程可欣会选择,这不明摆着要便宜他吗?
  
      只要稍稍低头,就能看到程可欣胸前那条深不见底的沟沟。
  
      “坐稳了吗?我们回家。”说话间叶无天又偷偷瞄了眼那处胜地。
  
      程可欣点点头,小声应了句,选择坐在前面,是因为她不想被众人盯着,可现在坐在这里,同样不太好受,首先坐得不舒服,杠太小,坐得她娇嫩的粉『臀』生生作痛,其次二人此时姿势有些亲密无间,前胸贴后背,再伴随着阵阵雄『性』气息袭来,让程可欣紧张异常。
  
      “不好,爷爷中枪了。”
  
      突然,一道惊恐之声响起,让整个欧阳家顿时如炸开了窝般。
  
      叶无天苦笑,发现自己走到哪里都能遇上麻烦事,真他妈无语,这到底算什么?
  
      发生枪击案,叶无天知自己暂时走不了。
  
      好好的生日却演变成这样,让人无语。
  
      枪击发生后,欧阳家的安保人员第一时间控制了出入口,然后分一部份人去保护欧阳家的成员。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欧阳家这些安保人员的过硬素质才被体现出来。
  
      欧阳家所有成员全部朝内常狂奔而去,一个个都脸『色』铁青。
  
      子弹『射』穿欧阳安南的左胸,家庭医生正对他进行抢救,不过情况却不容乐观,在家庭医生做了简单的包扎手术后,马上第一时间让人送到医院。
  
      警察很快来了,在欧阳家发生枪击案,并且伤者还是欧阳安南,别说是东城的公安局长,就连东城一哥恐怕都开始坐卧不安。
  
      好好的一个生日宴会,却闹成这样,无论如何,欧阳家今天算是掉尽面子,被杀人潜入家中进行狙杀,让欧阳家颜面何存?
  
      “这下有笑话看了。”叶无天与程可欣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等着警察录口供,理论上,在场的人每一个都有可能是凶手。
  
      “你想看别人笑话?”常肖媚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直接来到叶无天面前:“我发现哪里有事情发生,哪里就有你的身影。”
  
      叶无天苦笑,“娘,你以为我想?我也不想这样。”
  
      常肖媚狠狠一瞪眼:“废话少话,快点录口供。”
  
      “是不是录完口供后我就可以走了?”
  
      常肖媚突然问道:“这事不是你干的吧?”
  
      叶无天吓一跳:“你可别『乱』说话,吃错东西都还可以吐出来,说错话可就没法回头。”
  
      “瞧你那紧张样。”常肖媚心里好笑:“来这里干什么?”
  
      “接我的女皇陛下。”叶无天指了指身旁的程可欣。
  
      程可欣俏脸绯红一片,这坏蛋不分场合,让她很无奈。
  
      叶无天在这边录着口供,那边,整个欧阳家都似首笼罩着一层阴霾,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没多久,在欧阳家的『操』作之下,一些官员纷纷离开。
  
      替叶无天二人录完口供后,常肖媚小声道:“你好久没去看我妈了。”
  
      叶无天老神自在道:“放心吧,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不会有事的。”
  
      “不行,你尽快抽个时间去看看,我不太放心。”
  
      “好,我这两天过去一趟。”
  
      常肖媚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接下来还有很多工作等着她去做,案子一日不破,她休想舒服。
  
      两个小时过去了,叶无天实在等不下去,跑去问常肖媚:“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再等等。”
  
      叶无天懒得再问,直接跑进内堂,刚巧碰见欧阳幸月,于是拦住她:“你打算什么时候才放我走?”
  
      欧阳幸月正如心烦意『乱』,双目通红的她恨不得马上飞到医院那边去等消息。
  
      “你想走没人拦着你。”欧阳幸月冷冷道。
  
      “好,要的就是这句话。”
  
      欧阳幸月还想再说点什么,可叶无天根本不给她机会,他已经转身走。
  
      叶恒财一家三口这会也正不远处坐着,对叶无天的嚣张,三人都看在眼里。
  
      三人都感觉到,他们口中的那个杂.种已经变了,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不过,越是这样,就越是不能让他回到叶家。
  
      “爸,你说杀手是谁派来的?”叶广小声道。
  
      叶恒财大惊,连忙阻止儿子:“别『乱』说,老实呆着,别惹祸上身。”
  
      “依我看肯定是另外几个世家的嫌疑最大。”关媛丽分析道。
  
      这下,叶恒财心里更加着急,恨不得拿块布将妻子的嘴巴堵上,狠狠一瞪妻子:“知不知什么叫祸从口出?”
  
      “爸,你说那杂.种真会医术吗?”叶广问道,一直都认为叶无天就是个窝囊废,现在这种巨大变化让他无法接受。
  
      叶广一向都认为自己比叶无天厉害,可现在,他似乎发现自己并没任何优越『性』。
  
      叶恒财也很疑『惑』,叶无天会医术的事情多半是真的,宁老绝不会说话。
  
      联想到前段时间听到的传闻,说叶无天与吴群生一起从某个疗养院走出来,难道就是宁老有关?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