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120章 强硬治疗 下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120章强硬治疗(下))正文,敬请欣赏!
  
      常肖媚预感到不妙,尤其是叶无天那个邪恶笑容,更是让她心惊胆战。【ka? /m 看 .。?网//
  
      “别过来,混蛋,我不治了。”常肖媚实在过不了自己那关,让她在一个男人面前脱衣服,她真做不到。
  
      随着叶无天手一挥,常肖媚顿时发现她浑身的力气全部消失不见,这下,她傻了,她怎会一点力气都没有?
  
      惊恐万分的常肖媚知道这肯定是跟刚才那些『药』粉有关系,这混蛋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任她咬牙用劲,就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别叫了,再叫也没用,不会有人过来帮你。”
  
      说话间,叶无天已经翻开被子,伸手去替常肖媚解开衣服扣子。
  
      常肖媚很想反抗,可她全身都使不出一点力气,只能任由着叶无天对她无礼。
  
      “求求你,快停下。”常肖媚脸带着哭腔。
  
      叶无天不停,瞟了对方一眼:“我是医生。”
  
      “你说你不是医生。”
  
      “现在就是,我是医生。”
  
      “求你快停下。”常肖媚急得不行,第三颗扣子已经被解开。
  
      叶无天没理会对方,这会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对方那片『迷』人圣地。
  
      由于有伤口,常肖媚这几天没穿内衣,扣子一解开,就『露』出她胸口的一片雪白。
  
      “快停下,我不用你治。”常肖媚吼道。
  
      “行了,别叫嚷,你全身上下我哪没见过?别忘了是我救活你。”叶无天显得有些不耐烦。
  
      此话一出,常肖媚顿时无语,羞得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当初被救经过,她已经听说过一些,如今听叶无天提起,让她羞涩不堪。
  
      这会她甚至都想将这混蛋打死埋了,太不像话,太气人。
  
      衣服已经被解开,而常肖媚胸口那对大.白.兔也彻底暴『露』在叶无天面前。
  
      叶无天并没急着动手,这厮一会看看左边,一会儿又看看右边,像是在欣赏。
  
      被强行解开衣服,常肖媚也只能认命,就当是被鬼压吧,就算日后去整容,那也得脱光衣服,到那时对方是男是女也未定。
  
      “还愣着干什么?”紧闭双眼的常肖媚突然睁开眼睛。
  
      叶无天尴尬笑了笑:“嘿嘿,只是想欣赏一下,难得有这机会。”
  
      常肖媚想一巴掌扫过去,这变态非得要这样气她么?
  
      “好漂亮,真想『摸』『摸』。”
  
      “…………”
  
      常肖媚想哭,忍不住想哭,这禽兽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叶无天有些于心不忍,悻悻缩回那只正在占便宜的手,“行了,别装委屈了,不就『摸』『摸』吗?又不会吃亏。”
  
      “你是医生,怎能这样做?”
  
      叶无天答道:“我是医生,可你还忘了,我除了是个医生,还是个男人。”
  
      “…………”
  
      “好心没好报,你想怎样?治还是不治?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帮你把衣服穿上。”
  
      常肖媚在想,让她跟这混蛋多相处一段时间,她一定会疯掉,这话刚才怎么不说?刚才为什么又要强行脱她的衣服?如今占完便宜又还想卖乖?
  
      做人不可以这么无耻。
  
      “继续,混蛋,便宜都被你占了。”
  
      “嘿嘿,这样想就对了,反正你也是我的人了,被我看看又有什么所谓?”
  
      “谁是你的人?不要脸。”
  
      叶无天一瞪大眼,怒道:“你想反悔?我倒要看看谁敢要你,老子灭了他。”
  
      常肖媚娇艳欲滴,风情万种甩了个白眼,随即又忍不住噗哧一声娇笑出来。
  
      “告诉你,以后不要想别的男人了,心里只许想着我,你这条小命可是我救的。”
  
      常肖媚听得直翻白眼,“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想我以身相许?”
  
      摇摇头的叶无天道:“错,不是以身相许,而是卖身求医,我帮你妈妈,现在又帮了你,这份情,不,应该是这两份情你能还得起吗?”
  
      常肖媚很想弄清楚,这混蛋到底是不是从石缝里钻出来的,真是怪胎,提这种理由还能提得如此名正言顺。
  
      “我跟了你,你的女朋友呢?打算怎么办?”
  
      叶无天说道:“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我现在也正朝着这个问题去努力,计划两年后在一处依山决傍水的风水宝地买一幢大大的别墅,带着你们一起住。”
  
      如果常肖媚现在可以动,她早就扑上去跟叶无天拼命,听这变态的意思还想打造后宫?
  
      直接无视常肖媚的愤怒眼神,叶无天又道:“娘,相信我,将来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气不过的常肖媚干脆不理会叶无天,直接扭过脑袋不再理会,她怕自己被气疯。
  
      谈笑间,叶无天已经将常肖媚的处理好,并且洒上『药』粉。
  
      虽然满是不舍,很想再多看一会,甚至想捏多几下。
  
      刚刚处理好伤口,外面就响起敲门声,让叶无天极为不爽,哪个鸟人?也太他妈会挑时候。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开门。”脸通红的常肖媚嗔道。
  
      “伤口不能碰水,不能拆开来看,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可以,尤其是男医生。”
  
      “滚!”
  
      叶无天笑着打开门,发同来人竟是那个叫白富的男人,对方手捧着一大束鲜花。
  
      对方看到开门的是叶无天时,也不由得愣了愣,光天化日的,关着门干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刚才为什么关着门?”白富问道。
  
      叶无天反问:“为什么不能关着门?没看到我是医生吗?”
  
      白富将叶无天上上下下都打量了遍,他都看不出叶无天有哪一点像医生。
  
      “富哥,你来了。”身后,常肖媚说道。
  
      带着满腹疑问的白富绕过叶无天,手捧着花走到常肖媚面前:“小媚,怎么受伤也不告诉我?”
  
      “一点小伤,没必要大惊小怪。”常肖媚接过花,风轻云淡道。
  
      白富盯着常肖媚脸上的伤看了好一会儿,“会不会破相?”
  
      常肖媚刚想开口,却被叶无天给抢先,只见那厮一边说话一边给常肖媚递眼『色』,示意她不要说话。
  
      “白兄,今天你来得正好,快点劝劝她,不就破相吗?有什么了不起?破相有什么?反正有白兄你爱她,她还有什么好不知足?”
  
      白富心下大惊,“小媚,真会破相吗?”
  
      常肖媚本想解释清楚,可心念一转,保持了沉默。
  
      白富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常肖媚的不说话就已经是最好的回答,真会破相?那么一大块伤疤,万一破相,岂不是很难看?
  
      “白兄,你倒是快点安慰她吧,破相有什么了不起?白兄你又不是那种只看中外表之人,你是看中她的心灵美。”
  
      常肖媚想笑,这混蛋拼命给高帽白富戴,居心不良。
  
      不过,试试也好,至少能证明白富的内心。
  
      “是……是,小媚,医生怎么说?”白富尴尬笑道。“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不能整容吗?”
  
      叶无天抢答:“医生说了,她这伤就算去到韩国也没用,这辈子只能破相。”
  
      白富闻言脸『色』大变,心下叹息,那么漂亮的一张脸蛋,真要破相,就真的可惜了。
  
      “白兄,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想办法安慰她,脸上那点伤算什么?就算包括肚子的伤,那又怎样?”
  
      白富脸『色』惨白:“肚子上还有伤?”
  
      叶无天佯装一脸悲痛模样:“伤倒是不大,中有碗那么大,唉!你说那劫匪是不是变态?喜欢这样伤人。”
  
      常肖媚的默认让白富误认为叶无天说的都是真的,真如叶无天所说那样,不但是脸上有伤,而且连肚子上也有伤。
  
      此时,只见叶无天拍拍白富肩膀,严肃问道:“白兄,你是否愿意安慰肖媚?”
  
      “愿……愿意。”
  
      叶无天『露』出赞赏,竖起大拇指说道:“很好,算肖媚没看错人,这样,我给你一个建议。”
  
      “什……什么建议?”
  
      “向她求婚,在她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她往往更需要你的支持。”
  
      “…………”
  
      白富被吓到,求婚?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尤其是现在这样,他还能求婚吗?让他娶一个丑八怪回去?别人会怎样看他?
  
      “怎么?有问题?”见白富不说话,叶无天又问。
  
      “这事太仓促,让我我想想。”
  
      叶无天冷笑:“白兄,如果肖媚一辈子都这样,你会保证爱她一辈子吗?”
  
      “我……”
  
      病床上的常肖媚也认真看着白富,对方的犹豫让她明白过来,白富爱的不是她,而是她的身体。
  
      弄明白这一点后,常肖媚心里暗幸,幸好当初没答应白富的追求,不然现在可就惨了。
  
      这种男人,不值得爱。
  
      忽然间,她有些感激叶无天此时的胡搅蛮缠,帮她试出白富的心思。
  
      “就这么定了,走,我陪你去买钻戒,她的后半生幸福就交给你了。”叶无天说着就想拉着白富走。
  
      白富慌了,尤其是常肖媚不说话,更是让他觉得这是个圈套,以前他苦苦追求常肖媚,她都不答应,现在受伤了,她就同意了?不行,绝不能如她所愿。
  
      “这事改天再说,肖媚,我想起还有点急事没处理,改天再来看你。”
  
      白富跑了,叶无天是拦也拦不住,他是被吓跑的。
  
      叶无天呲牙咧嘴的笑了起来,对自己的得意之作十分满意。
  
      常肖媚则是一脸的失落,她跟白富从来就没开始过,刚才那一幕让她无奈,真情就如此的不堪一击吗?这世界还有真情吗?
  
      “白兄,你怎么说走就走啊?我陪你去买钻戒,我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你可别后悔。”
  
      白富跑得更快,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娶一个丑八怪回去。
  
      常肖媚狠狠一瞪叶无天:“你想干什么?”
  
      叶无天笑道:“只是想让你知道,在这个世上,没人比我更适合你。”
  
      “…………”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