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136章 小赢一局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竖日,在周怀昌的带领下,众人先是吃完早餐,然后随着被带到h城一间大型医院里。【‘网//
  
      比赛就在这里进行!
  
      先是双方的团长进行简短的讲话,然后便由专人宣布比赛规则,比赛又三局为准,每天只比一局,参赛选手则是不受限制,也就是说只要你愿意,任何一方全部人派去研究这个病例都可以。
  
      为公平起见,双方都会医治同一个患者,看谁更为有效。
  
      金在中一直紧盯着叶无天,瞧他那样子像是想要将叶无天生吞掉方才甘心。
  
      叶无天由始至终都只是脸带着微笑,直接无视对方的愤怒。
  
      随着一声令下,比赛正式开始,在h国方面工作人员的带领之下,叶无天等人去到一个大型房病,在那里,他们看到了比赛的题目。
  
      若大的病房中间的病床上躺着一个患者,双方都不知那位患者身患什么病,患病多久,等等,所有资料都是一无所知。
  
      双方人员都将那个患者当成小白鼠般仔细观察着,都想争一口气。
  
      二十多双眼睛齐齐看向那个患者,直看得对方头皮发麻。
  
      两方都不知答案,这样的比法倒也公平。
  
      十多分钟后,双方纷纷退出病房,进去一间事先准备好的会议室,在那里进行商讨最终结果。
  
      “各位,你们怎么看?”吴群生发话道,在这里,他的资格最老,首度开口自然是他。
  
      几个年轻的医生则是微微摇头,如此短时间内,只是通过一双肉眼,没任何检查,就想知道患者患什么病,难如登天!
  
      吴群生随意扫了眼,顿时不由得一阵失望,不过并未表『露』出来,仍在等待着。
  
      “吴老,我认为患者是偏头痛症状。”良久,韦君智开口道。
  
      吴群生双眼一亮,『露』出几分赞许之『色』,“继续说。”
  
      韦君智见状顿时如打了鸡血般激动起起,“据我观察,患者的头痛现象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因此我建议先对患者进行详细的检查。”
  
      吴群生等人一愣,脸上的表情也由原先的期望到现在的失望。
  
      韦君智似乎发现众人的异样目光,不由得老脸一红。
  
      “我也认为患者是偏头痛,只不过在我们中医角度上,讲求泻火息风,求本于滋肾补肝。”此时,另外一名与吴群生相差年纪的老头说道。
  
      “老陈,你会怎样处理?”吴群生问道。
  
      “先泻火息风。”
  
      吴群生点点头,“既然这样,那你先开一个方子出来。”
  
      姓陈老人马上拿出婚笔着手写『药』方。
  
      “叶小哥,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吴群生看了眼坐在角落的叶无天,直到现在,叶无天都未说过一句话。
  
      叶无天想了想了,刚要站起来说话,可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金在中几人闯进来。
  
      对方的无礼让吴群生等人脸『色』大变,对方想干什么?
  
      “各位,你们都考虑好了吗?有什么结果吗没有?”金在中嚣张问道。
  
      叶无天缓缓上前几天,面对着金在中,说道:“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
  
      “请问,你妈妈是猪吗?”叶无天无视对方的疑『惑』目光。
  
      吴群生等人全愣在原地,被叶无天这句话给吓着。
  
      金在中的脸瞬间涨成猪肝『色』,“你说什么?”
  
      叶无天又道:“你父亲是野鸡?在我国,只有野猪与野鸡所生出来的渣滓才会如此没礼貌。”
  
      金在中额头上青筋高高凸起,想发作,偏又找不到理由发作,是他无礼在先。
  
      吴群生忽然想笑,这叫什么?恶人自有恶人磨,对方嚣张又怎样?遇上叶无天这种更嚣张的主,对方也只有吃亏的份。
  
      “怎么?你听不到吗?我问你是不是猪?一头没礼貌的猪。”
  
      金在中愤怒的得想杀人,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会三番四次被这个姓叶的男人给吃得死死的,难不成叶无天是他的克星?
  
      “滚出去,没礼貌的东西,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叶无天突然大声一吼。
  
      金在中几人受到惊吓,跄踉退后一步,却没人敢出声。
  
      “对不起,我替他们向你们道歉。”金东成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师父。”金在中一脸惭愧之『色』喊了句师父,然后站在金东万身后。
  
      “在中,为师平时是怎样教你的?做人要懂得礼数,你是不是把我教你的那些东西全部忘了?”金东万冷冷说道。
  
      “弟子不敢。”
  
      金东万说道:“向吴先生他们道歉。”
  
      金在中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却又没办法,最终只能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对方如此表态,吴群生也不好再追究。
  
      “各位,不知你们商量出来的结果怎样?有结果了吗?”金东万问道。
  
      “已有初步结果。”吴群生将两个方子递上去,中医方子是老陈所开,西医的方子则是由他自己所开。
  
      金东万也同时递过两个方子给吴群生,双方接过后彼此的方子后马上低头看了起来。
  
      不一会儿,金东万抬头道:“偏头痛,症状没错,这个西医方子还尚可,不过这个中医方子却是似乎不怎样,只能治标不治本。”
  
      中医的方子正是老陈所开,此时只见他老脸通红,自己开的方子被质疑,作为一个医生,没什么比这更为难受。
  
      “叶……先生,你呢?对这个病例,你就没有什么表态吗?”金在中说道,话中带着无尽的讽刺之意。
  
      叶无天冷笑了笑,又岂会听不出小棒子在嘲笑他?于是清了清喉咙说道:“刚才正想开方子,却正巧碰到一个没礼貌的家伙闯进来鬼叫。”
  
      金在中咬牙冷笑道:“那我倒想见识一番你的方子,我听说你是中医。”
  
      挑衅!绝对的挑衅。
  
      叶无天没再废话,拿过纸与笔龙飞凤舞的写下一个方子,边说边写,“患者表情痛苦莫名,面赤火升,舌尖红,苔薄黄,脉弦细略滑,这是肝肾阴亏。”
  
      “大芍30克、淮牛膝15克、龙胆8克、杭菊花10克…………”
  
      “每日三次,每次三碗水煎成一碗水。 ”叶无天放下手中钢笔,大声说道。
  
      金东万接过叶无天那张方子凝神看了好久,愣是半天没一点反应,让吴群生众人十分奇怪,这个老棒子是怎么了?为何一声不吭?
  
      金在中也苦苦皱眉,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静!现场很静!
  
      终于,就在吴群生等人快要忍不住开口时,金东万忽然叹了口气:“这一局, 我们输了。”
  
      输了?
  
      这样就输了?
  
      吴群生以为自己听错,中医方面他并不在行,于是将目光投向身边的老陈。
  
      老陈这会也从震惊中醒来,一脸激动,“妙,真的太妙了,果然是高手。”
  
      金东万对叶无天道:“叶先生,这一局我们认输。”
  
      叶无天呲牙咧嘴笑道:“这么快就认输?太快认输不好玩哦。”
  
      吴群生几人哭笑不得,这小子,一点也不懂得礼让,总喜欢得寸进尺,不过,他这嚣张的样子倒挺讨人喜欢。
  
      一直没未声的吴怡此时终于明白爷爷为何会如此推崇叶无天,真看不出来这小子真有几分本事。
  
      金在中此时再也嚣张不起来,一脸沮丧表情,他输了,叶无天那副方子让他自叹不如。
  
      其实他比谁都不想认输,只想着将叶无天,甚至将整个华夏团都死死踩在脚下,然后污辱对方,然而,他没这个实力。
  
      连师父都开口认输,他这个做徒弟的更加没反击的能力。
  
      “叶先生,好好休息,我们今天这局虽然输了,但明天我们一定会尽自己最大能力赢回一局。”金东万说道。
  
      “我等着。”
  
      抛下这句话后,叶无天没再给机会对方,直接转身离去,今天的比赛到目前为止算是结束了,至于明天的赛题是什么,没人知道。
  
      金东万几人离开后,叶无天这边顿时混腾起来,掌声雷动,每个人的脸上的都扬溢着开心的和笑容。
  
      今天这一场十分重要,能大大提升士气。
  
      今天之前,周怀昌内心深处还是抱着几分怀疑的态度,叶无天如此年轻,能有多厉害?
  
      对叶无天的信任,完全是出于对吴群生的信任,他可以不相信叶无天,却不能不相信吴群生。
  
      “小叶,你做得很好,大大为我们争了口气,赢了今天这场比赛,明天我们的士气将会大大提升。”周怀昌是越来越喜欢眼前这个年轻人。
  
      叶无天被赞得有几分害羞,“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旁边的吴群生哈哈笑道:“老周,我没推荐错吧?”
  
      “你这老吴,就继续得意吧,看你得意到什么时候。”叶无天离开后,周怀昌笑着对吴群生道。
  
      吴群生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周怀昌笑道:“那你可得小心了,小叶如此优秀,你得盯紧了。”
  
      “放心,叶小哥是我孙女的救命恩人,我相信他俩个之间一定会有缘份。”吴群生自信满满道。
  
      叶无天狂汗,对这老头相当无语。
  
      周怀昌哭笑不得,吴老头这爷爷做得,也算是另类了。
  
      中午,在周怀昌的带领下,一行就在酒店的餐厅里美美吃了一顿,其间,酒量不错的叶无天也被灌得七晕八素,差点找不着北。
  
      酒量再好,也经不住众的车轮战,就连那一向对叶无天极为不满的韦君智也频频敬酒。
  
      “行了,你不能再喝了。”吴怡一直坐在叶无天身边,全程都扮演着‘监工’一职,此时她见叶无天又举起酒杯,于是连忙将叶无天的酒杯夺下,不让他再喝。
  
      对面,吴老头与周怀昌则是彼此打着眼『色』,那意思像是说,有戏。
  
      酒杯被夺走,却换上茶杯,叶无天先是一愣,扭头看向吴怡,也不知是因为酒的原因还是因为心情好,发现这妞今天特别漂亮,特别顺眼。
  
      吴怡被看得非常不好意思,总感叶无天的笑容里不怀好意,羞得她想道缝钻进去,暗骂自己多事,去管这家伙干什么?让他喝死算了。
  
      不过,他死了,明天的比赛怎么办?少了他,胜算的机率会大大降低。
  
      “各位,我上个厕所,这又是酒又是茶的,顶不住了。”叶无天摇摇晃晃站起来说道。
  
      众人发出一阵阵善意的笑声,全部将目光投向吴怡。
  
      吴怡很郁闷,为什么一个个要看着她?莫明其妙!
  
      走出餐厅的叶无天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发现一个熟识的身影,顿时愕然,喃喃道:“这么巧?”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