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160章 风向转变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走出宁家,叶无天原本带着微笑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危机,宁朋的话让他意识到这是一种危机。【biqi。me!网//
  
      不能坐以待毙!
  
      正如宁朋所说,倾城丸的功效足令到全世界都为之疯狂,足于让任何人眼红,在这样之下,肯定有人想打倾城丸的主意。
  
      尽管很不爽,却又不得不承认,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对付那么多在暗处的敌人,并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可他又不想与军队合作,对方太强大,一旦与对方合作,迟早有一天都会被吞得连渣都不剩。
  
      “爷爷,那家伙怎么了?你们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吗?”宁思绮很奇怪,为何叶无天会冷着张脸,并且还散发出一股暴戾之气。
  
      宁朋看了孙女一眼,答非所问道:“小绮,你告诉他你有男朋友?”
  
      宁思绮忽然脸红起来,目光不敢看着爷爷,“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为什么要告诉他你有男朋友?”
  
      “爷爷,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前段时间那小子太可恶了,总是出些阴招,无奈之下,我只能用这招,希望能吓住他。”宁思绮一脸的委屈,她容易吗?
  
      宁朋好笑,内心暗松一口气,那样就好,叶无天那小混球还真是没什么不敢干的。
  
      虽然松了口气,可是宁朋却隐隐发现自己似乎有那么一丝的不甘心,甚至是失落。
  
      欧阳集团,欧阳幸月正坐在办公室里,胡思『乱』想了很多东西,可全部都与叶无天有关系。
  
      用大起大落这个词去形容她也不为过,就在十分钟前,家里又恢复了她的职务,这是她所没想到的。
  
      欧阳政仁为何要这样做?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欧阳幸月绝不相信这是对方的善心之举,虽然都是一家人,可是彼此却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人,而且,从小到大,她太了解大伯他们,又岂会那么好说话?
  
      对方这样做,必有所图!
  
      让欧阳幸月不解的是,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似乎不怎么合符常理,好不容易方才将她赶出核心门外,如今又重新让她回到欧阳家的核心?
  
      一直以来,欧阳幸月都自认为自己挺聪明的,可这事却让她伤透脑筋,任她怎么猜都猜不出来。
  
      “智脑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吗?”欧阳幸月淡淡说道。
  
      周海蔓摇摇头:“暂时没有。”
  
      欧阳幸月轻轻地挥挥手,想一个人好好的静静,隐隐有些担心,虽然她的权力已经恢复了,可是却感到这是个阴谋。
  
      欧阳幸月在绞尽脑汁的分析时,欧阳杰也为此事而找上父亲欧阳政仁,他需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你不必过问太多,我自有分寸。”欧阳政仁说道,对此事并不想作过鑫的解释。
  
      “可是爸,我们好不容易才将她赶出去,现在又让那丫头回来,我们以前所做的一切不全部都白费了吗?”欧阳杰不解问道。
  
      “任何事情都会有变化,我这样做自有我的计划,很快你就会知道。”
  
      欧阳杰对这个解释并不满意,或者这根本就不是解释。
  
      “这段时间你多关注一些叶无天,对方有什么动向马上告诉我。”
  
      欧阳杰一愣:“叶无天?爸,是不是跟他有关系?”欧阳杰似乎想到什么,却又有些抓不住思绪。
  
      “你大哥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欧阳杰说道:“整天借酒消愁。”
  
      欧阳政仁的嘴角一阵抽搐,冷哼一声道:“哼!废物,哪里没有女人?”
  
      “我已经劝过他了,可大哥他就是不听。”
  
      “别理他。”提起大儿子欧阳豪,欧阳政仁就有种恨铁不成钢。
  
      欧阳杰内心暗乐,似乎连老天都在帮他。
  
      “我们需要暗中支持叶家吗?”欧阳杰想了想后问道。
  
      欧阳政仁紧盯着小儿子,“支持?小杰,你就这点智商?”
  
      欧阳杰被问得极不好意思,老脸涨红。
  
      “在这个时候去对付天欣红颜集团,那就是等于跟很多人过不去,倾城丸必须面世,它的作用与意义十分重要,谁都不能阻止。”
  
      欧阳杰一惊,“你是说很多人都会站在叶无天那边?”
  
      “利益,倾城丸有多么大的利润,谁都无法估量,谁都想从中分点好处,这个时候阻止倾城丸上市,那就是与众人为敌。”
  
      欧阳杰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要让欧阳幸月那丫头重新回到家族的权力核心中,原来是这样。
  
      这次运作得好,欧阳家很有可能会人一跃而成为四大世家之首。
  
      忽然间,欧阳杰开始期待与激动,期待着欧阳家一跃成为几大世家之首的日子。
  
      猜测到父亲的用意后,欧阳杰很快就离开,而就在他离开后,欧阳政仁拿起电话快速按下一组号码。
  
      “我这边已经开始,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电话那边只是‘嗯’了声,便直接将电话挂上。
  
      放下电话后,欧阳政仁暗松一口气,欧阳家能否再次腾飞,就看这次了,不过他对这事相当有信心,一定能成功。
  
      回到公司后,叶无天却接到周怀昌的电话,说h国那边有人来了,他们是来抗议的,抗议叶无天违反了承诺。
  
      对此,无天同学抱以冷笑,他无耻?他会无耻吗?最无耻的应该是那些小棒子。
  
      稍稍思索后,叶无天决定去会会h国那些,反正现在公司被人找麻烦,令到他穷得只剩下时间了。
  
      “他在哪里?我要见他,我们需要一个解释。”人未到,叶无天就听到会议室里有人咆哮如雷,而那咆哮之人正是叶无天老熟人,金在中。
  
      “我在这。”叶无天推门而入,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这些小棒子的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还敢找上门来,难道他们还真认为自己有礼了?
  
      叶无天的出现顿时让嚣张的金在中静下来,原本还嚣张无比的他这会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听说你们找我?有事吗?”叶无天随后拉开一张椅子后坐下,模样吊儿郎当。
  
      回神过来的金在中当场来气,伸手指着叶无天怒道:“叶无天,我需要你给我们一个解释。”
  
      叶无天仍旧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你们这么大老远的跑来,就是想要这个?”
  
      金在中冷笑道:“这还不够吗?当初你可是答应过我们,不能将事情的结果曝『露』出去,可是现在呢?你又是怎样做的?”
  
      叶无天缓缓站起来,说道:“说完了吗?我哪点违反承诺了?外面有人传是我赢了那次比赛吗?”
  
      “我……”金在中瞬间语结,“外面都知倾城丸的功效,那不等于知道所有人都知道那次的比赛是你赢。”
  
      叶无天有种想骂娘的冲动,这混蛋王八蛋,着实无耻,难道他不知什么叫做一事归一事?
  
      金在中咆哮完后,众人全都盯着叶无天,想要看看他会怎样回答,就连那周怀昌也坐着没动。
  
      无天同学瞟了众人一眼,随后将目光瞟向金在中,缓缓说道:“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金在中一愣,“什么问题?”
  
      “你妈是女人吗?”叶无天问道。
  
      这个问题令到在场的人全部懵傻掉,都以为自己听错,这是什么问题?至少不是一个正常的问题。
  
      金在中是脸红脖子粗,据他对叶无天的了解,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你什么意思?”
  
      “先回答我的的问题,你妈妈是女人吗?”叶无天又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金在中忍无可忍。
  
      叶无天说道:“我只想说,这世界有很多女人,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是你妈。”
  
      此时,众人终于明白了过来,闹了半天,敢情这小子是在讽刺人家呢,借用这事去告诉对方,一事归一事,不能论为一谈。
  
      周怀昌很想拍手称快,虽然这小子的比喻有些胡来,可是解气,用叶无天的话说,对付这些小棒子,用不着客气。
  
      “都说叶先生的的一张嘴很厉害,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见面。”一直没开口的金东万开口道。
  
      叶无天给了对方一个鄙视的眼神,麻痹的,这老头,装什么装?当初在h国不是见过吗?靠!
  
      “老头,如果我没记错,咱们上次见过吧?堂堂h国神医,难道你就那么健忘?”对方要装,无天同学却是一点面子也没给,直接拆穿。
  
      金东万气得不轻,无言以对的他只能瞪着叶无天。
  
      “你们他妈给我听好了,比赛的事情我从没说出去,我只是答应你们不将那事说出去,所以,你们别在我面前吱吱喳喳,记住,你们可以无耻,但请不要在我面前无耻,因为,我会比你们更无耻。”
  
      抛出这句话后,叶无天便转身离开,对这些小棒子,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尤其是现在这时候。
  
      没人敢阻止叶无天的离开,就连周怀昌也不敢,再笨,也能看出来这小子似乎心情不太好。
  
      “周先生,这事你必须给我们一个公道,当初咱们可是有约在身的。”不敢拿叶无天怎样,无奈之下,金在中只能将目光对准周怀昌。
  
      周怀昌说道:“金先生,刚才叶无天已经说得很清楚,一事归一事,他并没提过比赛的事情,如今他的公司打广告,那就是另外一件事,所以,请你们别将这两件事论为一谈。”
  
      金在中还想再说,却被旁边的金东万阻止,有件事让他很好奇,叶无天的强硬态度似乎也让周怀昌的态度转变,这又是怎么回事?
  
      将金在中几人安顿好后,周怀昌也离开,随后更是由始至终都未再出现过,让金在中几人郁闷的同时又大失面子,谁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知道周怀昌是故意避而不见,故意冷落他们几人,偏偏他们又无话可说,除了不见他们之外,其它的都伺候周到,吃好玩好,相当尽地主之谊。
  
      “师父,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得想个办法。”金在中越想越气愤。
  
      金东万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金在中左右瞟了一眼,随后贴着金东万的耳朵小声嘀咕起来。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