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179章 谁都想咬一口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谁长得帅?你吗?”门外,一群人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欧阳家替代家主,欧阳政仁。【, /网//

    “叶先生,不知你来我欧阳家干什么?”欧阳政仁又说道。

    叶无天伸手阻止对方继续说下去,“咱们一个个问题来,我长得不帅吗?”

    欧阳幸月听得连翻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有心情说这些?

    欧阳政仁哈哈大笑,有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挺喜欢这小子,“跟我比起来,当然是你帅,我已经老了。”

    叶无天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嗯,那是必须的。”

    欧阳政仁脸『色』微微一变,“你不请自来,难道就是要扯嘴皮子?”

    “当然不是,你老了,不过我可以让你变得年轻,想不想试试?”

    欧阳政仁好奇道:“当真?”

    “绝对当真,至少能让你年轻十年以上。”

    “整容?”

    叶无天『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整容也只能整外表,我是让你内心变得年轻,让你的各大器官年轻多十年。”

    欧阳政仁等人全部动容,“你真能做到?”

    不敢想象,若叶无天真能做到,必定又会引起世人的轰动,十年,听起来太不可思议,能多年轻十年时间,谁不想?不管男女。

    直到现在,欧阳幸月仍是一头雾水,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叶无天想干什么?

    不过,以她对叶无天的了解,想必他肯定有什么目的。

    “这有何难?既然有人能用『药』让别人的器官加速衰老,为什么我就不能让人年轻?”叶无天说道。

    欧阳政仁顿时恐慌起来,“你什么意思?”

    叶无天耸耸肩:“没什么意思,只是感叹当今社会有些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欧阳幸月想笑,这小子仍旧不改本『色』,总是绕着骂人,可真有他的。

    “欧阳先生,你说那种人是不是该拉去枪毙?”叶无天又问道:“我认为枪毙都是便宜他,那种畜生,应该拉去剪掉那玩意,然后再把他卖到泰国去做人.妖,一枪解决他,岂不便宜他了?”

    欧阳政仁快要抓狂,被叶无天骂,偏偏又还无从还口,这混蛋小子,肯定是在骂他,只是此事他又不能承认。

    “幸月,是你带他来?”欧阳政仁将怒火转移到欧阳幸月身上。

    “带他来看看爷爷的病情。”欧阳幸月答道。

    “混账。”欧阳政仁忽然大怒:“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私下请人过来。”

    欧阳幸月并不惧怕,又道:“我只是想爷爷快点好起来。”

    “你……你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因为愤怒,欧阳政仁额头上的青筋高高凸起,表情狰狞。

    “我是为了爷爷好。”欧阳幸月又是一句。

    “谁不为爷爷好?我现在问你,既然你为爷爷好,那现在怎样?有用吗?”

    欧阳幸月说道:“不治怎知道有没有用?”

    “你爷爷已经一把年纪,经不起这么大的折腾,明白吗?一会儿换这个医生,一会儿又换那个医生,那样只会对爷爷不利。”欧阳政仁苦口婆心说道。“张教授已经说得很清楚,不要随便让人『插』手,你不相信我的话,难道还不相信张教授的话?”

    欧阳幸月不知该怎样去反驳,叶无天刚才那番话让她怀疑,怀疑那个所谓的张教授是否收了什么好处。

    极有可能就是那张教授下的毒,当然,在某人的示意下。

    “幸月,我知你是为你爷爷好,但凡事不可『操』之过急。”欧阳政仁心下一喜,又说道。

    “你很紧张?”叶无天突然问。“欧阳先生,你是不是很紧张?”

    欧阳政仁被问得莫明其妙,“你什么意思?”

    叶无天说道:“我感觉你好像很紧张,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就算有,也没必要跟你说,你以为你是谁?”欧阳政仁怒道。

    “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闲来没事就喜欢打抱不平,喜欢去收拾一些既想做婊.子又还想立牌坊的混蛋。”

    欧阳政仁杀人的心都有:“你骂谁?”

    “谁是那样的人我就骂谁。”叶无天不甘示弱说道:“难道你也是那种人?”

    “来人,把他赶出去。”欧阳政仁大声一喊,再说下去,真怕自己会疯掉。

    “他是我朋友。”欧阳幸月挺身而出,挡在叶无天面前。

    欧阳幸月的来到让无天同学闻到一阵阵香风,让人陶醉。

    欣赏着欧阳幸月那光洁如玉般的脖子,叶无天有种满足感,这个女人,这个美如天仙般的女人,曾经是他的女人,虽然只有那么短暂的一夜。

    “这个家我也有份。”欧阳幸月冷冷说道。

    “果然是郎情妾意,现在就处处维护着他。”欧阳杰阴阳怪气讽刺道。

    叶无天看向对方,他开始喜欢对方,这话他喜欢,郎情妾意?不错。

    欧阳幸月可没叶无天如此厚脸皮,俏脸微微一红的她冷喝道:“你再说一次试试。”

    “难道不是吗?”欧阳杰不甘示弱道:“别忘了你姓什么。”

    欧阳幸月冷冷说道:“我姓什么用不着你来提醒,欧阳杰,下次再污辱我,别怪我无情。”

    叶无天伸手轻轻拉开欧阳幸月,“别生气,记住,你可以跟任何人生气,但请别跟一条狗生气,难道狗咬你一口,你也要去咬狗一口么?我们是人。”

    欧阳杰懵了,满是不敢相信,狗?叶无天骂他是狗?而且还要当着那么多人面前。

    忽然间,欧阳杰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来人,把他给我往死里打。”欧阳杰几乎失去理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将叶无天废掉。

    叶无天不温不火问道:“你确定要那样做?”

    “上,给我打,听不到吗?”欧阳杰咆哮道,若不是考虑到自己不会武功,还有叶无天那身诡异莫测的能力,恐怕一早就朝叶无天扑上去。

    “住手。”说话的是欧阳政仁,眼前他不愿与叶无天为敌。“幸月,带你的朋友出去。”

    这次,欧阳幸月没反对,拉了拉叶无天的衣袖,“走吧。”

    “贱.人,狗男女。”

    气不过的欧阳杰忍不住骂了句,然而,刚刚骂完,欧阳杰就发现不对劲,他的双手竟然肿了起来,并且越来越肿,夸张得就像是吹气球般。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将欧阳杰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哇哇尖叫起来。

    “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医生,快叫医生来。”此时此刻,心中的惊恐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拦住他。”欧阳政仁对身边的保镖命令道,于是,刚走没几步的叶无天被拦住。

    “叶先生,你又何必这样?”欧阳政仁冷冷问道。

    “是他,爸,肯定是他,快点让他交出解『药』。”欧阳杰此时方才反应过来,他会这样,肯定跟叶无天有着莫大的关系。

    “闭嘴。”欧阳政仁一声冷喝,然后又是转头对叶无天说道:“我为他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

    眼前这事彻底震惊欧阳政仁,自己根本没发现叶无天怎样下手,甚至连他那些保镖也都没有发现,足于证明叶无天的手法有多快。

    他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如此神乎奇技,想杀一个人,对他叶无天而言,恐怕是易如反掌。

    难于置信!

    欧阳政仁相信,若是叶无天对他下手,恐怕他最终是怎样死的都不知道。

    被拦了下来的叶无天缓缓转身:“如果我不给解『药』呢?”

    “姓叶的,识相的你最好交出解『药』,否则你今天别想指意离开。”欧阳杰放出狠话,他只关心他的双手何时能复原。

    “草,就你现在这『毛』样还敢出言威胁我?”叶无天不屑道。

    “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把解『药』拿出来?”欧阳政仁问。

    叶无天一口拒绝:“不行。”

    欧阳政仁嘴角微微抽搐着:“为什么?”

    “因为我不爽他。”

    欧阳政仁散发出一道强大的怒意,叶无天的不相识让他忍无可忍。“你一定要玩这么尽?”

    叶无天冷笑:“你也想威胁我么?”

    “不交出解『药』,你认为你今天能走出这里?”

    叶无天听得白眼一翻,“靠,果然是父子,说话都他妈一样的。”

    欧阳政仁老脸一红,又岂会听不出叶无天在讽刺他?

    “还跟他客气什么?将解『药』抢到手,收拾他。”欧阳杰大吼。

    叶无天冷笑:“你们确定能留下我?”

    欧阳政仁陷入两难,就算能留下叶无天,欧阳家也必定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最主要是,目前不适宜与叶无天闹得太僵。

    “想得到解『药』,我只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欧阳政仁问。

    “让他给我下跪,向我认错。”叶无天说道。

    “放肆。”欧阳政仁怒不可遏,“叶无天,你别欺人太甚。”

    叶无天说道:“这是我的风格,怎么?对我不满吗?尽管来吧,反正很多人都想咬我一口,多你们一个敌人也不算多。”

    欧阳政仁哭笑不得,这小子怎么像个泼皮猴似的?

    “换一个条件吧,你应该知道我们不可能满足你的那个条件。”欧阳政仁想了想后说道。

    “可以,从现在起,三个月内你们不允许靠近这疗养院一步。”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