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186章 转机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费了两个小时重新提审罗申玉,却并未从对方身上得出有用线索,由始至终,罗申玉都一口咬定是叶无天杀了她儿子,是叶无天将她儿子推下楼。【ka” /看! 。,网//
  
      这次提审让常肖媚很沮丧,罗申玉的嘴很硬,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这次的提审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当常肖媚质问为何在钱树洪身上找不到指『摸』时,罗申玉第一次开始变得不淡定,第一次有些惊慌失措。
  
      虽然只是短暂的一刹,却让常肖媚更有信心,认定这案子必有内情,同时也更为相信叶无天是被陷害。
  
      离开审讯室后,常肖媚第一时间将结果告诉徐局,并且重点讲述罗申玉惊慌的事情。
  
      徐远华认真听取常肖媚的讲述,“这个突破口,让人暗中跟着罗申玉。”
  
      “我已经按排下去了,一有什么消息会马上向我报告。”常肖媚说道。
  
      徐远华没再说什么,转身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叶家众人知道叶无天因为杀人而被抓后,全都愣了好半天,不过,叶无天被抓,却是让叶家中人欣喜若狂,这是一个灭掉叶无天的好机会。
  
      “爷爷,你快点想想办法,救救哥哥,他可是你们孙子。”叶妃乔可以说是叶家的另类。
  
      叶厚腾冷哼一声:“我没那样的孙子,他不配做我叶家的孙子。”
  
      “可不管怎样,他还是跟我们有血缘关系。”叶妃乔并未放弃。
  
      “闭嘴。”叶厚腾脸『色』一沉:“走到今天一步,是他自找的。”
  
      “爷爷,难道你就愿意看着哥哥被毁掉吗?”
  
      “小乔,爷爷说得对,他会有今天,并不是我们造成,是他自己造成,这事怪不得我们。”叶恒财笑道,叶无天被抓,让叶恒财心情无比轻松,本想拿到叶无天手中的倾城丸,谁知叶无天却根本不将叶家放在眼中,甚至还扬言要毁掉叶家,在这种情况之下,叶恒财自然不希望叶无天壮大起来。
  
      既然不能为自己所用,那就宁愿毁掉,至少将来可以少一个敌人。
  
      “爷爷,你真的不想办法救哥哥吗?”叶妃乔又问道。
  
      “从现在起别再讨论他,我叶家没他这样的子孙。”想到被叶无天污辱,叶厚腾就有种想打人的###。
  
      想他叶厚腾活那么一大把年纪,何曾这样被人污辱过?更何况这人还是个年轻人,并且除了这些外他还是叶家名义上的子孙。
  
      对叶无天,叶厚腾只有恨!
  
      这个问题上,这老头叶恒财有着相同的想法,既然不能为自己所用,宁愿毁之。
  
      叶恒东一直没说话,低着头不知他想些什么,女儿的做法他并没反应,但也懒得说什么,只因他知道纵使自己在老爷子面前说了,也不可能得到支持。
  
      对这个家,他已经开始慢慢失望!
  
      “他的事情以后别再提,我不想听。”叶厚腾这话等于是命令,如今,外面传得沸沸扬扬,都知叶无天是叶家的私生子,也知叶无天与叶家不对路,估计很多人都巴不得叶无天与叶家干起来。
  
      叶妃乔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她妈妈用眼『色』阻止,无奈之下,只好作罢。
  
      家族会议后,叶广兴奋无比对他父亲叶恒财说道:“爸,连老天都在帮助我们。”
  
      叶恒财看了儿子一眼:“先别太过得意,事情很有可能会出现转机。”
  
      叶广愕然:“为什么?”
  
      “倾城丸。”叶恒财说道:“若是叶无天肯拿出倾城丸,就自然会有人救他。”
  
      叶广大惊:“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这事你可千万别『插』手,只能在旁边看热闹。”
  
      “我知道,可是我已经了解过,所有证据都对叶无天不利,铁证如山。”叶广不太相信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叶无天还能安全脱身。
  
      叶恒财淡然一笑:“法律是穷人的武器,却是富人的玩具,你能明白这句话吗?”
  
      “你是说有人会为了倾城丸而不惜一切手段?”
  
      “那是必然的。”叶恒财说道:“我估计欧阳家就不会坐视不理。”
  
      “幸月会帮他?”提起欧阳幸月,叶广心里就一阵不舒服,当初他为了追求幸月而费尽心思,可到头来还是未能成功。
  
      做梦都想将欧阳幸月变成他叶广的女人。
  
      “帮他,也是帮欧阳家。”姜还是老的辣,叶恒财一下就猜到为什么明明被剥夺了权力的欧阳幸月又会被重新恢复,多半是跟叶无天有关。
  
      “除了欧阳家,估计宁家也不会坐视不理。”
  
      叶广又是一惊,若连宁家也帮叶无天,那叶无天可就牛了,迟早都会被释放,宁家可是军中大佬,其威力更大。
  
      “真不知那小子是怎样认识那么多牛人。”叶广心里有些酸酸的。
  
      叶恒财看了儿子一眼,说道:“他靠的是实力,如果你有他的实力,也一样能像他一样,甚至比他更厉害。”
  
      叶广低下头,神情惭愧。
  
      “收一收心吧。”叶恒财叹了声:“将玩女人的心思放到管理公司上面,那才是正事,别整天忙着玩女人,我们都会老的。”
  
      “爸,我知道了。”
  
      叶恒财没再说什么,根本就没指望儿子被他这么一说就会改过来,自己儿子是什么货『色』,他非常清楚。
  
      距叶无天被抓,时间已经过去整整十个小时,在这其间,叶无天一直拘留着。
  
      过去的十个小时里,叶无天意识到实力的重要,自己的的实力还不够强,在很多人眼中,他也只能像个软蛋,想怎样捏就怎样捏。
  
      十个小时过去了,叶无天也由开始的不屑到现在的烦燥,时间过去那么久,都没一个人来看他,这很不正常,就连他一直最信任的程可欣都没有来。
  
      风口浪尖啊!
  
      再笨,也知肯定有人想对他不利,只不过对方多半是冲着倾城丸而来。
  
      几次常肖媚有的交谈中,她也很隐晦的告诉他,是有人想对他不利。
  
      无论是联盟『政府』那会,还是如今这个世界,无天同学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只会在背后搞小动作混蛋。
  
      有种就站出来,又何必在背后搞那些小动作?想让人鄙视么?麻痹的!
  
      “有没有人?出来一个。”叶无天狂踢拘留室的铁门。
  
      巧的是,他踢得刚停下,外面的门就被推开,欧阳幸月来了,带着几个估计是律师模样的中年男人。
  
      欧阳幸月的出现让叶无天微微有些不适应,按理应该是程可欣第一个来,没想到竟会是欧阳幸月。
  
      二人四交汇,都读懂彼此的意思。
  
      “我想单独跟他谈谈。”欧阳幸月淡淡说道。
  
      很快,拘留室里只剩下她与叶无天。
  
      “谢谢你能来看我。”叶无天自嘲道。
  
      欧阳幸月稍微打量叶无天几眼:“你没事吧?”
  
      叶无天摇头,“你相信我杀人吗?”
  
      “我相信你是清白的。”欧阳幸月答道。
  
      感动,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这一刻,无天同学很想将这女人搂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有人想对你不利。”欧阳幸月说道。
  
      叶无天一怔,这话欧阳幸月口中说出来,绝对真实,看来他猜测得不错,是真有人想对他不利。
  
      “想必是冲着倾城丸来的吧?”
  
      “具体原因还不知道。”
  
      叶无天想了想,问道:“能告诉我是谁想对付我吗?”
  
      “这个暂时也还不知道。”
  
      叶无天微微失落,如果连欧阳幸月都不知,说明对方隐藏得够深。
  
      “你放心,只要查出去,迟早都会水落石出。”欧阳幸月安慰道。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欧阳幸月脸『露』难『色』,“这个,可能你要再多呆一阵。”
  
      听到这句话,叶无天就有种想要抓狂的心,连欧阳幸月都无法救他?事情似乎比想象中要严重。
  
      “为什么要帮我?”叶无天突然问道。
  
      欧阳幸月被问得束手无策,对这个问题,她毫无心理准备,俏脸微红的她颇有些心慌意『乱』。
  
      “我们是朋友。”
  
      叶无天重复着欧阳幸月的话:“朋友。”
  
      “你也别想太多,相信一定会有办法的,这两天就好好休息吧。”欧阳幸月安慰道:“律师我已经替你安排好。”
  
      “谢谢。”不管叶无天承不承认,今天这个人情,欠大了。
  
      不过无天同学只承认欠欧阳幸月个人的人情,而不是不欠整个欧阳家。
  
      两者意义大不一样,欠欧阳家的,他不想,哪怕一丁点人情,欠欧阳幸月个人的,那就不怕欠,找个机会还她就是。
  
      “替我查一个人。”叶无天将那天从欧阳山庄出来后遇上那个漂亮姨的事情说了遍。
  
      欧阳幸月听得柳眉微皱,暂不知叶无天口中所说的那女人是谁,“这事我会跟进。”
  
      叶无天左右看了看,确认拘留室里只有他们二人后,顿时坏笑道:“我们又是战友喽。”
  
      这厮明显就不安好心,故意把‘战’字咬音咬得特别重。
  
      欧阳幸月一下子就想到二人在h国那次荒唐的事情,马上俏脸绯红一片,###不堪。
  
      本就美艳不可方物的她此时所流『露』出来的###更是是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
  
      欧阳幸月内心恨得要命,却偏又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就算她想生气,这无赖也没说什么。
  
      “我先走了。”欧阳幸月想要逃离这里,再呆下去,还不知这家伙会怎样出言调戏她。
  
      “这么快就走了?不再坐多一会?”
  
      闻言,欧阳幸月更是脸红不已,心下很无奈,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有心情开玩笑?
  
      “砰!”
  
      突然,拘留室的门被推开,常肖媚一脸慌张的跑进来。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