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188章 保持中立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叶无天被直接带回宁家,宁朋那老头这会也正呆在家里。【 /看 ?。 ?网//
  
      “老爷子,大恩不言谢。”见面第一句话,叶无天就文绉绉的双手抱拳笑道。
  
      宁朋哈哈大笑:“你小子什么时候如此客气?”
  
      “嘿嘿,我一直都很客气,只是老爷子你不太注意我罢了。”
  
      宁朋笑了笑,话题一转:“在那里没受到不公平待遇吧?”
  
      叶无天摇头:“没有,反倒是老爷子你,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惹上麻烦吧?”
  
      “麻烦是肯定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点事还难不倒我。”
  
      听宁朋这样说,无天同学就放心多了,最怕就是欠别人人情。
  
      “老爷子,向你打听一件事。”叶无天说道:“知道是谁想对付我吗?”
  
      宁朋笑着道:“就知你小子会问这问题,不过怕是要让你失望,我暂时还真不知道。”
  
      叶无天一阵失望,幕后的敌人可隐藏得够深的,连宁朋都不知道。
  
      不过这样也好,游戏才会好玩,敌人太容易对付,玩起来就会没劲。
  
      “别灰心,对方的尾巴迟早都会『露』出来。”宁朋安慰道。
  
      “谢谢老爷子教诲。”
  
      “有件事我得跟你商量,刚才为了将你从警局里拉出来,我们只能随意找个名义。”
  
      叶无天顿感哪里不对劲,这老头缘无故说这些干什么?
  
      “为了方便,我们只能说你是军人。”
  
      “老爷子,你该不会想让我加入军队吧?”叶无天疑问道。
  
      宁朋点头:“怎么?你不愿意?”
  
      “当然不愿意。”叶无天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般:“打死我也不参军。”
  
      宁朋皱眉,“为什么?”
  
      “军人能随便泡妞吗?可以晚晚花天酒地吗?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吗?”
  
      这些问题让宁朋哭笑不得,这小子,找理由也不用找这些理由吧?不过他貌似他这些理由就是最好的理由。
  
      “你也别回答了,从你的表情我就能看出,那是不可能的,因此,这也是我不参军的原因,我喜欢自由。”
  
      “部队没你所说的那般自由,可你想吗?有了军方作为支持,普通人绝不敢把你怎样。”
  
      叶无天『露』出一个如狐狸般的笑容:“老爷子你也会说只是一般人,而不是全部人,我不否认,加入部队有着莫大的好处,问题是,我一旦加入部队,倾城丸恐怕就将会成为你们军方的吧?包括我以后所研发的一些产品,你说,我加入部队能划得来吗?”
  
      宁朋发现这小子比狐狸还要精,想在他身上占便宜,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胡说八道,部队哪有你想得如此黑暗?你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这可难说,现在没加入你们的队伍中,你们就什么好话都敢说,一旦我加入后,可能结果就不一样了。”
  
      宁朋一脸疑『惑』地看着叶无天:“真不知你为什么会如此仇视军队,年轻人不都喜欢参军吗?好男儿不当兵,将来肯定会后悔。”
  
      “行了吧,别用你那套来忽悠我,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真不好好考虑下?”宁朋一脸认真。
  
      无天同学也同样以超级认真的表情看着对方:“不用考虑,我心意已决。”
  
      宁朋一脸无奈,这小子是个人才,若能将他拉入军中,无论对军队还是对他都有大大的好处,谁知这小子是个另类,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换成别人,肯定会马上点头同意加入,能得到宁朋的关照,将来肯定是飞黄腾达,谁不想?
  
      “老爷子,咱换个话题吧。”叶无天想起宁思绮身穿军装时那副英姿飒爽的模样,忍不住口水狂流。“你那宝贝孙女什么时候结婚?”
  
      宁朋好奇笑道:“你想打什么主意?”
  
      叶无天老脸一红,颇为尴尬道:“别把话说那么难听,只是想报答她,毕竟她今天也帮了我大忙。”
  
      “这个理由说不通吧?是我让她去的。”
  
      叶无天狂汗,这老头,真想一脚踹他屁股,半点面子都不给他,有必要拆穿吗?
  
      “好吧,既然老爷子你这么直接,我也直接点,主要就想看看他未婚夫有没有我帅。”
  
      “这个很重要?”
  
      叶无天一脸认真道:“当然重要,如果没我帅,直接让她选我得了。”
  
      宁朋嘴角微微抽搐着,脸上的表情很怪异,似笑非笑。
  
      “嘿嘿,老爷子,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会是怎样的立场?是支持?还是反对?”
  
      “你想我是怎样的立场?”宁朋欲哭无泪,恐怕也就这小子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目无尊长,换成别人,他早就抽他。
  
      “我对你挺有好感。”叶无天婉转回答一句。
  
      宁朋自然知道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心里嘀咕着难道这小子真喜欢他孙女?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保持中立。”
  
      叶无天听得一翻白眼,“一点创意都没有,上次你也说是中立。”
  
      “你真喜欢我孙女?小子,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你,你若是抱着想玩玩的心态,我劝你乘早死了这条心,虽然你对我宁家有恩,但我也绝对不允许你玩弄我孙女,如果你敢那样做,我同样饶不了你。”宁朋一脸厉『色』。
  
      “我很专一的,不是你所说的那种男人。”叶无天大言不惭地拍拍胸口。
  
      宁朋压根不信这小子的话,正想再数落几句时,警卫员却走进来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宁朋脸上的微妙变化并没躲过叶无天的金睛火眼,出事了,而且事情恐怕跟他有关系。
  
      “告诉他们,有什么责任我负。”宁朋冷着张脸对警卫员道。
  
      “老爷子,是不是给你惹烦麻了?要不还是算了吧,这事我自己能罢平。”
  
      “你小子别吱吱歪歪,你是我宁家的恩人,谁敢对你怎样,就是跟我宁家过不去。”
  
      叶无天听得心里涌出一阵阵温暖,看来当初他没白救这老头,懂得知恩图报。
  
      “你也别闲着,尽快查出为什么钱树洪身上会有你的指『摸』。”
  
      叶无天说道:“这事我也很疑『惑』,我很肯定自己并没碰过他。”
  
      “罗申玉的嫌疑很大。”宁朋说道。
  
      “不可能吧?那个可是她儿子。”叶无天大惊。
  
      “这话不能说得太快,只有等真正的调查结果出来,方才好下结论。”
  
      从宁老头的话里,叶无天知道他还是怀疑罗申玉,对此,无天同学却持有相反的看法,几次接解中,都能受感到罗申玉所表『露』出来的那种爱子心切的心情,所以叶无天不认为罗申玉会害她儿子。
  
      再者,就算她儿子是她亲手推出窗去,那么她又怎么知道他会在那天出现?哪怕是一个预谋,一个圈套,也得事前作好准备。
  
      “爷爷。”宁思绮也走进来,一脸的担扰。
  
      “他们还没走?”宁朋问道。
  
      宁思绮只是轻微摇头,算是回答了爷爷的问题。
  
      宁朋的火爆脾气大起:“麻里个『逼』,真以为我这把老骨头好欺负?”
  
      叶无天狂汗,这老头,让人怎么说他好?这么大一把年纪,还敢当着孙女面前破口大骂?
  
      宁思绮闹得脸红耳赤,印象中的爷爷可从来没这么骂过人。
  
      “丫头,你陪无天聊聊,我出去看看。”
  
      “发生什么事?是不是遇上麻烦?”叶无天看着宁思绮,心道这妞穿军服的模样真他妈帅气。
  
      宁思绮朝叶无天一个白眼:“还不因为你?”
  
      叶无天上前几步,没心没肺说道:“没人让你救我。”
  
      “你……”
  
      “知道刚才我跟老爷子说什么吗?”叶无天朝宁思绮眨了眨眼。
  
      “说什么关我什么事?滚一边去,别烦我。”
  
      叶无天不以为意,嘿嘿笑了笑:“我让老爷子将你许配给我。”
  
      宁思绮愕然,整个人都傻了:“你说真的?”
  
      “千真万确。”
  
      宁思绮轻咬着柔唇,绯红一片的俏脸几乎能滴出血来,“那……那爷爷怎么说?”
  
      “你希望他怎么说?”
  
      这个问题又将宁思绮给问得哑口无言,内心一阵莫名的慌『乱』,喜欢平静的生活的她不愿意自己的生活起波澜,更不愿意被弄得一团糟。
  
      “其实老爷子什么都没说,只是朝我做一个手势。”叶无天说道,随后竖起个大拇指给宁思绮看。
  
      宁思绮有些晕菜了,爷爷到底是怎么想的?支持这小子么?难道不知她已有未婚夫?
  
      调戏得正爽时,宁老爷子回来了,老脸通红,额头上的青筋高高凸起,估计是因为刚才没少骂人。
  
      “没事了,从现在起你自由了。”宁朋进来后对叶无天说道。
  
      而此时,京城某处环境优雅的别墅里,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坐沙发上,各自的手中都端着杯红酒,所不同的是,男人胯下,一个穿着『性』感的红发女郎正卖力地讨好眼前这个男人,『性』感小嘴吞吞吐吐。
  
      阵阵舒麻感让年轻男子舒服得闭上双眼,身子靠在沙发上,一副享受的模样。
  
      对面那位成###郎则是俏脸通红,美眸中闪过一丝鄙夷,禽兽,畜生。
  
      “进展怎样?”闭着双眼的年轻男子张口问道。
  
      “还在分析中。”成###郎答道,优雅的地眠了口红酒,“东城那里出了意外。”
  
      年轻男子突然张开双眼,『射』出一股戾气:“宁家。”
  
      “砰。”年轻男子手中的酒杯被他硬生生捏碎,发出一声清脆的爆裂声,玻璃碎片瞬间割破皮肤,鲜血混杂着红酒一起滴落到地上。
  
      成###郎站起来,“保持联系。”说完转身风情万种离去。
  
      年轻男子看着对方离去,嘴角『露』出一贪婪的神『色』,舌头吐出慢慢『舔』着嘴唇。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