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190章 又惹事了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砰!”
  
      玻璃窗粉碎。【biqi。me!网//
  
      众人都未来得及反应与躲闪,就见罗申玉的脑袋迸散开一朵血花。
  
      “啵。”
  
      一颗子弹由罗申玉左边太阳『穴』『射』入,右则飞出,大量的鲜血与其它一些黑乎乎的东西伴随着子弹而出。
  
      子弹打中罗申玉的一刹那,她的瞳孔就迅速放大,扩散,还有惊慌与恐惧,以及求生。
  
      罗申玉整个身体向右倒去,子弹的强大冲力让她连一丝生还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跟这个世界说永别的时候都没有。
  
      或许,她的最后记忆就是后悔,后悔不该浑这趟浑水。
  
      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卖,想后悔,已经迟了,这一枪后,她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后悔。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的人全傻掉,罗申玉死得很惨,尤其她的整个脑袋这会已经开始变形,让人『毛』骨悚然。
  
      其中一位胆小的男公关已经开始蹲在墙角大吐特吐起来,另一位也好不到哪去,两腿直打颤,脸『色』铁青。
  
      常肖媚不愧是刑警出身,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就拉着叶无天与程可欣躲到墙角,并且第一时间拨出手枪,生恐对方还会再开枪。
  
      叶无天傻愣地看着自己右手,此时还做着手枪的姿势,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还会法术?轩辕气术还有另外一些用处?
  
      如果只是巧合,那也太巧了吧?
  
      程可欣也吓得不轻,###不住颤抖着,今天过后,估计她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会做恶梦,都会在半夜里被惊醒。
  
      回神过来的叶无天轻轻搂着程可欣,心里很是后悔,早知这样就不带她来,如此血腥的场面,一般人绝对受不了。
  
      三人蹲在墙角里过了几分钟,对方都没再开枪,这不免让叶无天几人暗松开气。
  
      从刚才那一枪不难看出,对方枪法极准。
  
      叶无天与常肖媚相视一望,然后常肖媚慢慢探出脑袋向对面看去。
  
      常肖媚的行为让叶无天替她捏了把汗,这妞极为危险,万一枪手没走,她很有可能就会跟着罗申玉的后尘而去。
  
      过了好一会儿,确认那位枪手已经离开后,常肖媚方才再次蹲下,看着地上那早已死去多时的罗申玉,她马上拿出电话打给局里。
  
      “你到底惹的什么敌人?”常肖媚好奇的同时又不免替叶无天担心起来。
  
      叶无天苦笑:“我怎么知道?我他妈现在比什么都冤。”
  
      这段时间,叶无天感觉自己像个老鼠,一个任由着别人调戏的老鼠,面对敌人的戏谑,他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可他目前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知敌人是谁,但猜测多半是为了倾城丸而来。
  
      警方很快就来到,通过调查取证,发现枪手是在对面的单位开枪,在开枪的场面也捡到一枚子弹壳,与打死罗申玉的那颗弹头相吻合,被证实是同一颗子弹。
  
      由于发生命案,可怜的无天同学又再被带回警局,同一天连续两次进警局,不得不说,他真他妈背。
  
      难道所有一切都他妈是钱树洪害的?想到钱树洪死前曾拿着布娃娃与针,一边念着他的名字一边用针去剌那个布娃娃时,叶无天就有种想要抓狂的感觉,甚至将钱树洪挫骨扬灰的想法都有。
  
      “还要等多久才能离开?”叶无天已经不止一次问。
  
      “该让你走的时候自然会让你走。”常肖媚说道,这场面让她也挺无奈的,其实她是发自内心不想用这种方式与叶无天见面。
  
      “人又不是我杀的,既然口供已经录完,为什么还不让我走?”叶无天是担心程可欣,今天这事估计对她影响挺大,他只想快些过去陪着她。
  
      常肖媚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将笔录合上,“走吧,记住这几天要随时保持开机。”
  
      叶无天站起来答了句:“我不是犯人,最多只是个证人。”
  
      “流氓,你别得意,别忘了你与罗申玉的关系,她死了,你有最大的嫌疑。”
  
      “胡说八道,我怎可能杀她?”
  
      常肖媚说道:“那你又有什么据证能证明不是你请的枪手?”
  
      “我……”叶无天突然语结,想想似乎还真是那样,他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常肖媚见叶无天哑口无言,顿时有种报复的快感。
  
      与程可欣一起离开警局后,二人直接回到天心小区,由始至终,程可欣都是情绪低落,如一只受伤的小猫般依偎在叶无天怀中
  
      叶无天不知该怎样安慰,治疗这种心理创伤,最好的『药』就是时间,想让程可欣从这次事件中走出来,估计得好长一段时间。
  
      吃完晚饭后,让程可欣服下一粒安神『药』后便让她上床休息,而睡到半夜时,叶无天被程可欣的惊叫声吓醒,急忙冲进程可欣的房间,只见程可欣缩在角落里,双手紧紧抓住被子,脸『色』苍白,嘴唇直打抖。
  
      这一幕让叶无天看得直心痛,连忙缩到床上将程可欣搂在怀里,“别怕,有我在。”
  
      在叶无天的安慰下,程可欣方才慢慢平静下来,最后,她竟在叶无天怀中睡着。
  
      小心将程可欣身体放到床上,其间不时能看到程可欣春光乍泄的一幕,让某人看得血脉喷张,心想这妞该不会是故想诱『惑』他吧?睡裙这么短,这么薄,更要命的是她还不穿###睡觉。
  
      虽然只是夜晚,却也能透过那那薄薄的睡裙看到里面的春光。
  
      费好大一番力气方才将程可欣放平,可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双手始终都紧紧抱着叶无天的胳膊。
  
      挣扎好几次,都未能成功挣扎开来,让叶无天颇为无奈,最后干脆心一横,就在程可欣身边躺下。
  
      叶无天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熟,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程可欣主动拉着他的双手去抚『摸』她那饱.满的胸.脯,于是,无天同学满怀激动的伸手去抚『摸』,去感受那两座让人爱不释手的玉.峰的巨大弹『性』。
  
      或许是动情,程可欣不时地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呻.『吟』,如同霏霏魔音般诱『惑』着叶无天。
  
      『摸』得正爽时,程可欣也不甘示弱,用她那柔弱无骨的手去‘偷袭’小无天,直爽得叶无天一阵哆嗦。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程可欣的伺候下,叶无天只感后腰一麻,紧跟着一阵山洪爆发。
  
      …………
  
      …………
  
      第二天早上,叶无天张开眼睛,扭头看向程可欣,却意外发现自己双手正如十指『淫』.魔般抓着可欣双.峰。
  
      这一发现让叶无天狂汗,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双手是什么时候攀到程可欣那对宝贝上面?
  
      难道昨天晚上那个不是梦?
  
      思绪杂『乱』间,叶无天不由得低头朝两腿间看,隐隐感到里面有些湿湿的,根据他两世为人的经验,昨晚那个梦多半是真的。
  
      眼角余光发现程可欣早已醒来,只不过还佯装睡熟,不过她那微微跳动眼皮却出卖了她。
  
      暗骂自己一声『色』狼,然后轻轻将双手抽回来,不过,在双手抽回来的一刹那,他的双手还下意识的『摸』了『摸』,令到装睡的程可欣###一抖,几朵红云瞬间布满俏脸。
  
      尴尬,二人谁都没说话,就那么静静的躺着,静得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那个,我不是有意的。”叶无天硬着头皮说道,这下好了,程可欣肯定会对他有看法。
  
      程可欣没说话,唯一的变化就是小脸更红。
  
      叶无天很想打破这种尴尬局面,却又实在不知该说什么,一直自认为伶牙俐齿的他此时也没词了。
  
      脑了混『乱』成一锅粥,总是在想着一个问题,昨晚她真用手帮他吗?
  
      暗了句自己是猪,睡得那么熟,若是能在清醒的状态之下享受,那将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如果事情能再重来一遍,叶无天发誓,一定不会再睡,一定会在清醒状态下。
  
      不过她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连她也不知道吗?不是说女人一般都比较醒睡吗?
  
      心中疑问重重,却也不敢发问,生怕被鄙视。
  
      “我去做早餐。”程可欣由床上爬起来,短小的睡裙根本就不能遮挡住她那妙曼的###。
  
      程可欣刚爬起,叶无天想着自己是否该向对方道歉?
  
      “对不起。”
  
      程可欣停了下来,转过身的她妩媚万千说道:“我不怪你。”
  
      叶无天苦笑,麻痹的,这算是欠情债吗?
  
      “砰砰砰……”
  
      外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顿时让二人眉头紧皱,哪个不识相的家伙?一大早就过来打扰别人的美梦?
  
      “叶无天,马上开门。”外面,一道女声响起,紧跟着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外面的声音让叶无天愕然,第一时间意识到,很可能又出事了。
  
      “怎么办?”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程可欣不知该怎办?
  
      看向程可欣,无天同学顿时忘了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双眼发直地盯着程可欣那饱.满的胸脯,透过那白『色』的薄薄睡衣,叶无天还是能清地看到峰.顶上的两粒鲜红的樱桃。
  
      发现叶无天的狼目光后,程可欣连忙小跑进卫生间。
  
      叶无天苦笑,天地良心,他无心看的,可刚才那一幕,相信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
  
      “开门,马上开门,叶无天,我知你在里面。”
  
      叶无天大声嘲外面一吼:“等等,想看我走光吗?”
  
      “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撞门了。”外面叫喊道。
  
      叶无天听得顿时来气,于是这厮快速脱开衣上有衣服,浑身上下只剩一条白『色』内.裤走过去开门,这厮一边走还一边得意想道:“你想开,本少爷就让你看过够。”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