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195章 你想报仇吗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当叶无天被法官宣布无罪释放时,他长吐一口气,喃喃说道:“上天是公平的。【‘网//”
  
      喜而哭泣李婉儿与程可欣都几乎同时朝叶无天扑过去,紧紧的抱着他。
  
      叶无天颇有些尴尬,公众场合,众目睽睽之下被两个年轻貌美的漂亮女子抱着,如此艳遇自然换来不少人的异样目光。
  
      费了好大一番劲方才将两女哄停,无天同学发现,原来哄女人也是件费心费力的体力活。
  
      叶无天的平安无事让程可欣与李婉儿喜而哭泣,两女都很在乎叶无天,都怕叶无天有事。
  
      观众席里,程培中夫『妇』刚才目睹了所有的事情经过,这会他们夫『妇』俩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枪手的突然毙命让他们意识到自己这个未来女婿很不简单,并不像外表所看的那么简单。
  
      将女儿嫁给这样一个人,程培中夫『妇』也不知是对还是错,心里很是忐忑不安。
  
      绝对有理由相信,三个证人的突然死去,肯定跟叶无天有关系,所不懂的是他到底通过什么手段让那三个证人离奇死亡。
  
      常肖媚来到叶无天面前,神情复杂的看着叶无天,她有一大堆问题想问,却又不知该从何问起。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应该知道,我很害羞的。”叶无天笑道。
  
      常肖媚动了动嘴唇,最终只说了一句:“没事就好。”
  
      “谢谢。”
  
      常肖媚没再说什么,耐人寻味地看了程可欣与李婉儿一眼后,便转身离去。
  
      “走吧,我们去庆祝一下,帮你接风。”程可欣笑道。
  
      于是,在程可欣的安排下,一行来到附近的大酒店,在那里摆了一桌,看到有这么多人关心自己,叶无天很开心,至少自己没白活。
  
      叶无天一行人坐在酒店里吃喝,可他却不知,正是因为他的无罪释放,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宁朋父子就是其中的两个。
  
      三个证人几乎同一时间离奇死亡,如此诡异的事件简直是闻所未闻,当然,父子二人都知必定跟叶无天有关系,恐怕也只有叶无天才能做到。
  
      宁朋父子都很想知识道,叶无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事你怎么看?”宁朋问坐在自己前面的儿子。
  
      宁易军想了想,说道:“心狠手辣。”
  
      “这是成为人上人的首要条件。”宁朋倒是『露』出一丝赞许之『色』。
  
      “还别说,我现在对那小子是越来越好奇。”宁易军笑道。
  
      “对他好奇的何止是你,已经有很多人对他好奇,并且通过各种方法接近。”
  
      宁易军问道:“你是说欧阳家与司徒家?”
  
      “呵呵,倒真是为难他们了,让两个娇滴滴的女娃接近那小子。”宁朋『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爸,我倒有种预感,他们肯定会吃亏,以那小子的个『性』,肯定不好对付,精得跟狐狸般。”
  
      “嗯,有道理。”宁朋是越来越好奇,欧阳家他们会在叶无天手上吃什么亏。
  
      “我有一个担心,这次的事情过后,某些人肯定会重新认识与评估叶无天。”宁易军说道。
  
      “所以我们要抢在别人前头。”宁朋说道。
  
      “看样子爸你已经决定了。”
  
      “拼一把吧。”
  
      “我支持。”宁易军说道。
  
      “打个电话给他,让他明天过来一趟。”
  
      宁易军领命而去,他隐隐有种预感,不久的将来,宁家又必将会再一次腾飞。
  
      叶无天喝得有些高,他高兴,面对众人的敬酒,这厮是来者不拒,任他酒量不错,此时也感觉有些头昏脑胀,若不是程可欣一直他挡酒,恐怕他早就被喝得趴下。
  
      结束接风宴后,叶无天让众人先行离开,而他则是去应欧阳幸月的约。
  
      来到弦月俱乐部,叶无天直接出示欧阳幸月以前办给他的贵宾卡,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去到俱乐部最深处的一幢小别墅里,在那里,无天同学见到了欧阳幸月。
  
      欧阳幸月见叶无天那副醉猫的模样,不由柳眉微皱,柔声道:“喝很多?”
  
      “没事,我高兴。”叶无天不以为意地挥挥手,整个人毫无形象地靠在沙发上。
  
      欧阳幸月亲自替叶无天泡了杯参茶并递到面前:“解解酒吧。”
  
      叶无天端起参茶,一脸坏笑看着欧阳幸月:“你会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这话羞得欧阳幸月脸红耳赤,霞举飞升,甩了个白眼给叶无天后,美丽脱俗的她又流『露』出一落丝与惆怅。
  
      无天同学也发觉自己嘴有些贱了,本不该如此调戏对方。
  
      “恭喜你。”欧阳幸月话题一转,淡淡说道。
  
      叶无天一口气将参茶喝完,心里美滋滋的,能喝到欧阳幸月亲自泡的参茶,恐怕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福份吧?
  
      欧阳幸月见状又拿起杯子再次替叶无天冲过另外一杯,待她冲好参茶回来后,发现叶无天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欧阳幸月见状是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事?本是找他来商量些事,现在倒好,他竟然呼呼大睡。
  
      轻轻放下手中的参茶,认真打量着沙发上的叶无天,认识他这么久,她第一次有机会如此近距离的打量叶无天。
  
      欧阳幸月知道,尽管这些天叶无天都一副淡定的样子,可她能感受到,他其实也紧张。
  
      忽然,睡梦中的叶无天不知梦到什么,只见他扬了扬嘴角,『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
  
      欧阳幸月暗啐一声,这家伙肯定又梦倒做什么坏事。
  
      如此近距离的打量着叶无天,欧阳幸月的心情似乎变得复杂起来,对这个男人,她也不知该怎样去评价。
  
      自从在h国与他发生过关系后,欧阳幸月一直在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一定要忘掉那事,可她发现事情似乎并不那么简单,越想,脑子里就越『乱』。
  
      胡思『乱』想的欧阳幸月被叶无天的手机吵醒,手机响了好一会儿,可这家伙却依然没醒的意思,欧阳幸月想着自己是否替他接这个电话?
  
      电话响好了久,终于停了,可没一会儿又再度响起,欧阳幸月知道这样下去,叶无天迟早会被吵醒,于是咬牙走到叶无天面前,将手伸到叶无天裤袋里准备将手机拿出来。
  
      随着手越来靠近,欧阳幸月则是越来越紧张,总是担心叶无天会突然醒来,到时她该怎样解释?
  
      硬着头皮将手伸到叶无天裤袋里,手指碰到裤袋里的手机,顿时让欧阳幸月大喜,第一反应就是快速将手机拿出来。
  
      先是用两只手指捏住手机,正当她想要拿出手机时,却是手一滑,手机顿时脱离了她的掌控,于是急情之下,她快速张手朝前面一抓。
  
      正睡梦中的叶无天忽然浑身一抖,紧皱的眉头好一会儿才舒展开。
  
      欧阳幸月松了口气,幸好这家伙没被吵醒,否则她真不知怎样向他解释。
  
      长吐口气后,刚想将手机拿出来,可是,很快她就发现似乎有些不劲?手机不是方形的吗?想她手中东西却像是圆形的,而且,似首还软软的,此外好像还有温度。
  
      短暂的发愣过后,欧阳幸月瞬间明白自己手中所抓之物是什么,这一明白却是让她差点没因为紧张而将小心肝跳出来,俏脸红得跟火烧似的。
  
      好大!
  
      欧阳幸月心道,这也是她的第一反应。
  
      那么大?当初在h国时,她是怎么做到?这么大的东西,她那里怎能容得下?
  
      短短一瞬间,欧阳幸月想了很多,可小手依然忘了放手。
  
      睡梦中的叶无天不知是因为舒服还是因为什么,发出一个重重的鼻音。
  
      “嗯……”
  
      欧阳幸月暗骂一句『色』狼,可随即又想到,她现在这样,哪有什么资格去骂别人?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色』狼。
  
      苦笑了笑,这事传出去,估计她欧阳幸月也不用做人。
  
      怎么会这么倒霉?好心办坏事,幸好手机已经停掉,这让她安心不少。
  
      轻较着樱唇,呼吸急促的她差点连站的力气都没有,手中之物正快速变大,变长,温度也快速升高,###的温度通过她手心传来,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如同一股电流般袭来,让她浑身燥.热无比,甚至还有点口干舌燥。
  
      老天是公平的,上次在h国是是他非礼她,现在倒好,调转过来了,换成她主动,今天过后,两人就扯平了。
  
      正当欧阳幸月屏气凝神慢慢松手时,可上天仿佛是跟她不过去,叶无天裤袋里那台该死的手机再度响起来。
  
      这一响,那剌耳的铃声将欧阳幸月吓得不轻,嘴里发出一声尖叫,更惨的是,被这么一吓,她那只仍在叶无天口袋里的手更是下意识用力。
  
      一捏,一拉。
  
      下一秒,熟睡中的无天同学顿时发出一声尖叫,醉意全无。
  
      这下,欧阳幸月傻了,有种想死的念头。
  
      “我……我……”欧阳幸月很想解释几句,张开口,感觉脑子一片空白,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被痛醒的叶无天看到眼前这一幕后,他是冷汗狂流,###在别人手上,让他不敢『乱』动,生怕这女人又会对她终结一拉,到那时他做人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好久,叶无天才鼓起勇气结结巴巴小声问道:“你……你想报仇么?”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