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01章 愤怒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李爷爷被打了!
  
      周虎子打电话告诉他,李爷爷被人打了,而且伤得很重。【ka” /看! 。,网//
  
      听到这一消息顿时让叶无天急得不行,三言两语说完后便挂上电话,决定马上过去。
  
      结束与周虎子的通话后,叶无天又打了个电话给李婉儿,告诉她,他马上就过去学校接她,至于原因,他暂时并未告诉她。
  
      甚少开车的叶无天也不得不回到公司,开着程可欣的车子前往学校。
  
      “叶大哥,什么事找我找得这么急?”上车后,李婉儿问道。
  
      “爷爷被人打了。”
  
      “啊~,怎么回事?”李婉儿大惊失『色』。
  
      叶无天摇摇头:“暂时还不知道。”
  
      “严不严重?”李婉儿脸带着哭腔,爷爷是她唯一的亲人,真不敢想象,万一爷爷有什么事,她该怎么办。
  
      “放心吧,有我在,爷爷不会有事的,我答应你,无论如何,都一定不会让爷爷有事。”
  
      得到叶无天的安慰,李婉儿方才好些,她知道叶无天的能力。
  
      已经很久没开这么疯的车,一路上,叶无天都恨不得将油门踩到油箱里,只想快点去到渔村。
  
      一个小时后,随着车子一声急刹,车子停在李婉儿家门口,而周虎子也第一时间冲上来。
  
      “师父。”
  
      叶无天一脸严肃道:“看看李爷爷再说。”
  
      “爷爷。”李婉儿哭得像个泪人似的冲进爷爷房间,当看到床上的爷爷那副惨相时,顿时身子一软,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叶无天此时的脸『色』也不好看,李宗仁的伤情还出乎他的意料,到度是什么人干的?
  
      再愤怒,眼前也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虎子,为什么不送医院?”叶无天转头问道。
  
      周虎子连忙回答:“李爷爷不肯去,说要等你。”
  
      “叶大哥,你快点救救爷爷。”李婉儿突然一把拉住叶无天的手臂,将所有希望都放在叶无天身上。
  
      叶无天只是轻轻拍了拍李婉儿手背,然后快度走到床前,开始替李宗仁治疗。
  
      昏『迷』中的李宗仁根本不知孙已与叶无天已经回来,此时他除了有微弱的呼吸证明他是活着之。
  
      李宗仁的身上,双腿,双手,背部,都有明显的伤痕,其中右手的伤最严重,骨折。
  
      不幸中的万幸是,除了右手的伤较为严重之外,其它位置的伤就要轻上许多。
  
      一个多小时后,叶无天方才停止手头上的工作,接下来只需等李宗仁醒来。
  
      “爷爷怎样了?”李婉儿神情急切问。
  
      “很快就会醒来。”
  
      李婉儿闻言马上大松一口气,“谢谢,谢谢叶大家。”
  
      叶无天微微一笑:“谢什么?傻丫头,李爷爷也是我爷爷。”
  
      李婉儿那苍白的俏脸在听到这句话后不由微红起来,不敢再搭话,只是低头看着爷爷,等待着爷爷的醒来。
  
      在叶无天的示意下,周虎子跟着走出去。
  
      “怎么回事?”
  
      周虎子诚惶诚恐地看了叶无天一眼,能感受到师父的怒意。“师父,那些人是冲着我们的友虾而来,李爷爷出面阻拦。”
  
      “知道那些人是谁吗?”问话间,叶无天身上散发出一道杀气。
  
      “知道。”周虎子点头:“他们是邻村的那群恶霸。”
  
      叶无天眉头一皱:“恶霸?来了多少人?”
  
      “二十多个。”
  
      “龙虾损失多少?”
  
      “全部被捞走。”
  
      叶无天忽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十分大,十分疯狂。
  
      站在旁边的周虎子是噤若寒蝉。
  
      “你有没有受伤?”笑声过后,叶无天看向周虎子。
  
      周虎子摇头:“没事,只是一点小伤,就是我爷爷受伤比较重。”
  
      “你爷爷?”叶无天问:“他也因为这事而受伤?”
  
      周虎子说道:“那伙人来抢龙虾时正巧我爷爷也在,所以连带他也一起被打了。”
  
      周虎子同样带着一股怒意,爷爷是他的唯一亲人,如今见爷爷受伤,如何让他不愤怒?
  
      “你爷爷伤在哪里?”
  
      “脸上,被打肿了。”
  
      叶无天掏出两粒『药』丸,指着其中一颗红『色』的『药』丸对周虎子道:“把这颗红『色』的『药』丸给你爷爷服下去,另外一颗用小碗装半碗水,然后将『药』丸放到水里,待『药』丸溶化后,再抹到他脸上。
  
      周虎子领命而去,对叶无天的医术更是深信不疑,连忙拿着『药』丸回家去了。
  
      叶无天抬头看着晴朗的天空,可他的心情却无论如何都开郎不起来,此时此刻,他想杀人!
  
      恶霸?有意思。
  
      刚要转身进屋时,却发现远处有两辆车快速驶来。
  
      两辆车子停下,只见程可欣带着陈乐他们一行八人下车,除了她身边的两个保镖外,陈乐也还着四人来了。
  
      “你怎么来了?”叶无天怎么也没想到程可欣会来。
  
      程可欣柔声道:“怕你不够人手。”
  
      叶无天心里一暖,伸手拉着程可欣。
  
      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被拉着手,程可欣一张俏脸红得能滴出血来,不过更多的是开心。
  
      “李爷爷伤势怎样?”程可欣问道。
  
      “已经帮他处理,应该很快就能醒来。”
  
      “少爷,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陈乐问道。
  
      “你们先等会,过会有事给你们做。”
  
      “叶大哥,爷爷醒了。”李婉儿兴奋无比的夺门而出,却没想到会遇程可欣。
  
      短暂的失落后,李婉儿很快就恢复过来,“可欣姐,你来了。”
  
      “我来看看李爷爷。”
  
      三人走进屋里,李宗仁果然已经醒来,而本是躺在床上的李宗仁见叶无天三人进来时,他挣扎着想要从床上起来,却被叶无天给阻止。
  
      “李爷爷,您别动,伤口刚处理过。”叶无天快步走到李宗仁面前轻轻按住他。
  
      李宗仁一脸愤怒与内疚:“叶小哥,我对不起你。”
  
      叶无天安慰道:“李爷爷,所有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你什么也别说,安心好好养伤,钱财只是身外物,身体要紧。”
  
      “那群畜生,我饶不了他们。”李宗仁脸带怒意。
  
      “这事交给我来吧。”叶无天说道。
  
      “收拾他们,狠狠的收拾他们。”一向善良的李宗仁竟然说出这话,足以证明他这会是多么的愤怒。
  
      “李爷爷,你好好养伤,别为那些人而生气,不值得。”程可欣安慰道。
  
      李宗仁满脸谢意:“程姑娘,实在不好意思,招呼不周。”
  
      “叶小哥,周老头也受伤了,如果你方便,可否帮个忙去看看他?”李宗仁说道。
  
      “我已经拿『药』给虎子回去。”
  
      李宗仁大松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爷爷,到时发生什么事情?”李婉儿直到现在都不知发生什么事。
  
      李宗仁叹了口气:“那群畜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之前来过一次,不过并未下手,只是让我送他们几个龙虾,当时我不答应,愤怒之下将他们骂走,谁知他们今天又来了,还来那么多人。”
  
      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李宗仁忍不住呼吸急促。
  
      “这次,他们上来二话不说,直接开下去打捞,我与虎子见状赶忙阻止,却被那群畜生推开,我骂了几句,他们就对我拳脚相向。”活了这一大把年纪,李宗仁从未想过自己会被打。
  
      “报警吧,叶大哥,不如我们报警吧。”李婉儿小手紧握着拳,爷爷被打,她很生气。
  
      “报警没用,所长跟他们有关系。”李宗仁说道。
  
      “这事我会处理,收拾恶霸是我的强项。”
  
      李宗仁欲言又止:“叶小哥,要不还是算了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只是小伤。”
  
      叶无天苦笑:“有些人不能用善良的心去对待。”
  
      “对,爷爷,叶大哥说得对,不用跟那些混蛋客气。” 李婉儿认同叶无天的说法。
  
      李宗仁一脸为难:“可是他们有关系,只使报了警也没用。”
  
      叶无天冷冷一笑:“所长?拿来发泄发泄应该不错。”
  
      李宗仁大吃一惊:“叶小哥,你可千万不要『乱』来。”李宗仁生怕叶无天将人家打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毕竟人家警察。
  
      “爷爷,你放心吧,叶大哥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李婉儿说道。
  
      叶无天狂汗,老脸忍不住一红,没想到他在这丫头心里那么厉害,不过,这丫头是不是抬举他了?他其实经常做一些没把握的事情,往往都是任意而为。
  
      此时,周虎子也已经赶来,待见到外面那些人时,他内心暗喜,帮手来了,今天这口恶气终于可以出了。
  
      周虎子不会武功,却也能看出外面那几个人不简单,绝对是打架好手,无论那几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他都没把握能打赢,别的不说,单是那些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就比他强。
  
      “虎子,一共损失多少只龙虾?”
  
      “八十六只。”周虎子麻利地答道,龙虾的数量他可是紧记于心。
  
      “陈乐。”叶无天朝外面大声一喊。
  
      “少爷。”陈乐马上进来。
  
      叶无天说道:“留下两个弟兄,剩下的跟我来。”
  
      陈乐马上出去安排,而周虎子则眼中闪烁着兴奋:“师父,我们这是要去报仇吗?”
  
      叶无天暗自好笑,周虎子这小子骨子里流淌着暴力之血,听到要打架,这小子就忍不住兴奋。
  
      “不是报仇,是讨公道,记住,我们是斯文人,不将那么粗蛮的词语挂在嘴边。”
  
      周虎子连声应是,心里却暗自嘀咕,师父无耻啊!
  
      看无广告,全文字百晓生文学网//- w.w.w.biqi.c.o.m ,您的最佳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