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09章 骂人真他妈爽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白『色』。”咽了几下唾沫的无天同学答道。
  
      “不对。”
  
      “黑『色』。”
  
      “也不对。”
  
      “紫『色』。”叶无天又说道。
  
      这一次,对方同样否决掉,“还是不对。”
  
      颇为沮丧的叶无天说道:“不知道,自己说吧。”
  
      “没耐『性』。”
  
      即使隔着电话,叶无天也能想象到司徒妖精说这句话时那风情万种的模样。
  
      “想知道吗?”
  
      “想。”
  
      电话那边的司徒妖精小声道:“那你听好了,其实姐姐现在什么都没穿,姐姐睡觉一直都不喜欢穿衣服哦。”
  
      叶无天苦笑不已,对着电话说道:“妖精。”
  
      司徒薇似乎很满意这个称呼,再度娇笑起来。“人家的小秘密都告诉你了,好弟弟,你可要为人家保密哦,这个秘密只有你知道。”
  
      “需要人陪睡吗?看在你的份上,打个八折给你。”叶无天说道。
  
      娇艳欲滴的司徒薇拉开真丝被子从柔软的大床上起来,就那么赤.『裸』着######走进浴室,边走边讲电话:“你厉害吗?”
  
      “保证让你满意,人称一夜七次郎是也。”叶无天得意说道。
  
      “不要脸,七次加在一起有十分钟吗?”司徒薇拧开浴缸水龙头。
  
      叶无天被雷得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靠!这妖精的问题,问是真他妈绝。
  
      “放心,我的名字就是信誉的保证,既有数量又有质量。”
  
      “呸,小『色』狼,告诉你,你欠姐姐一顿饭。”
  
      叶无天一愣:“那事成了?”
  
      “当然,你也不看看是谁出马。”说完,司徒妖精忽地噗哧一声娇笑道:“你是怎么想到的?”
  
      叶无天尴尬笑了笑:“嘿嘿,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我在想,你的那个对手一定会气疯吧?”
  
      叶无天说道:“没办法,这正是我想要的,在我没查出对方是谁的情况之下,只能这样做。”
  
      “我可是等着看好戏,真替你的对手感到可怜,遇上你这么一个对手,是他的不幸。”
  
      叶无天听着有些别扭,不过,虽说司徒妖精的话不怎么中听,可他此时却是心情异常舒畅,想必自己这次还击不会让对手失望吧?
  
      “行了,姐姐要洗澡了哦,你想看吗?”
  
      “发个视频来吧,好像我们现在所用的手机有这个功能。”叶无天也没客气。
  
      “手机不安全,万一被黑客截到,姐姐可怎么活?不行,只能当面让你看。”
  
      叶无天懒得再说,再被对方给调戏下去,他会抓狂的,因此,不待对方说什么,这厮直接挂断电话。
  
      叶无天的无理令到司徒妖精极为不满,大骂叶无天过桥抽板,利用完她就将她丢到一边。
  
      司徒妖精却不知道,叶无天这样做,完全是因为她,再不挂电话,恐怕无天同学又得借助五姑娘了。
  
      京城,某豪华别墅,一位染着蓝头发的年轻人吐了口气,端起旁边红酒一口喝完,抬头看着对面的女人,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贪婪与占有欲,转瞬即逝。
  
      虽然只是短短一刹,对面沙发上的女人还是注意到了,内心不住的鄙视,表面却又平静如常。
  
      “成份还没分析出来吗?”蓝头发的年轻人问道。
  
      “没有。”
  
      “还要多久?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为什么要这么久?”蓝发年轻情绪似乎有些失控。
  
      女人坐着没动,淡淡道:“如果那么容易就分析得出来,也轮不到我们。”
  
      蓝发年轻人不耐烦挥挥手:“我不管,两天之内我一定要看到结果。”
  
      女人脸『色』一沉,从沙发上站起来,冷冷说道:“别忘了,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我们已经没时间了。”蓝发年轻人突然向前冲几步。
  
      “我早说过,别用你那种自以为聪明的手段,直接一点不好么?”
  
      “你取笑我?”蓝发年轻人双眼如毒蛇般盯着对方。“我喜欢看着别人痛苦死去,那会让我很兴奋。”
  
      “变态。”女人内心骂了句。
  
      “我说的是事实,他们会提前,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为你。”女人丝毫不惧怕道。
  
      蓝发年轻人伸手朝女人指了指,并没说什么,不过脸上却布满了阴霾与毒辣。
  
      女人不屑地笑了笑,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一个身穿比基尼的妖艳女匆匆而来,可能是走得快,让她那丰满的胸.部上窜下跳,十分壮观。
  
      “少爷。”比基尼女郎将报纸递过去。
  
      蓝发年轻人一手接过报纸,另一只手却突然用力一拉比基尼女郎,将她脑袋按到他两腿间。
  
      那位比基尼女郎倒也聪明,马上蹲下去拉开蓝发年轻人的拉链,并且白嫩的脸上还要做出一副风.『骚』的样子出来,如此轻车熟路,估计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蓝发年轻人刚一开始报纸,整个人就傻了,犹豫看到怪物般,满脸的不可思议。
  
      “混蛋……啊!”
  
      蓝发年轻人突然一声怒吼,愤怒之下的他随手将报纸扔到地上,然后双手按住比基尼女郎的头部用力一扭。
  
      “咔嚓!”
  
      比基尼女郎整个人软绵绵的倒在地上,直到死,她也不知蓝发年轻人为何要杀她,她已经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司候他,可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对面那个女人瞄了地上的比基尼女郎一眼,美眸带着怒意。
  
      “该死,我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杀人之后,蓝发年轻人仍不解恨,继续怒吼道。
  
      那女人弯下腰将地上的报纸捡起,打开一看,她也以为自己眼花,可是很快,她又忍不自娇笑起来,终于知道蓝发年轻人为何要如此生气。
  
      报纸的整个版面只有几句话,不过全都是骂人的话。
  
      “很好笑么?”
  
      女人笑着点头,算是回答了蓝发年轻人的问题,然后低头看着报纸上内容,整幅报纸都只写着几句话。
  
      “那个四次三番想整死我的傻叉,他妈整天只知道像个龟孙子似躲在背后陷害我,不敢出来见人吗?还是说你长得非常丑?所以才不敢出来见人?像你这种思想猥琐心理变态的人渣,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的混蛋王八蛋,这么没信心,这么没胆量,是j.j短小?还是小时候被中年大妈『性』.虐.待过?导致你如此『性』格如此偏激?贱.人,哪怕一条狗咬人,都会吼两声,你他妈连条狗都不如?”
  
      右下角的署名者是叶无天。
  
      女人不想笑,可又忍不住,只是她越笑,蓝发年轻人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这叶无天真有意思。”女人说道,放下报纸的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j.j短小?这种损人的话恐怕也只有叶无天才能想得出来。
  
      “你确定还要笑?”蓝发年轻人双手紧握成拳。
  
      “这家报社是司徒家的产业。”女人说道。
  
      蓝发年轻人一愣:“司徒家?”
  
      女人又道:“一般情况下这种新闻是不允许刊登。”
  
      “司徒家,好,这事我记住了。”
  
      “你打算怎么办?这份报纸的发行量不小。”
  
      蓝发年轻人没说话,而『摸』出电话快速拨打一个号码:“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京都报业在京城消失。”
  
      女人说道:“你自己慢慢生气吧。”说完,她便莲步轻移的转身离去,她需要找个地方好好的笑一笑。
  
      在女人离开后不久,原本站着的蓝发年轻人突然发狂般的大吼一声,狂砸别墅里的东西,墙上刚换过的『液』晶电视,甚至是沙发,全部都未能幸免。
  
      男人的破坏力是惊人的,尤其是愤怒中的男人,力量更是不容小视,几分钟时间不到,客厅里的东西尽毁。
  
      “叶无天。”
  
      蓝发年轻人充满恨意的喊说了句。
  
      报纸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但他懂,这几句话就是冲着他而来。
  
      原本他还挺开心,可现在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遇上叶无天这种不按常理出招的怪胎,的确让人抓狂。
  
      报纸新闻一出,顿时让无数哭笑皆非,又再次将叶无天推向风口浪尖之上,对叶无天这种近乎无赖的方式表示不解与疑『惑』,不过,人们又忍不住的想,用这种方式去骂人,应该很爽吧?他这一骂,全国皆知。
  
      除了对叶无天的骂人方式感到好笑之外,人们更多的是对叶无天所骂的那个敌人好奇,都纷纷想知道对方是谁,能令到叶无天如此大动肝火,想出这种奇异的方式去发泄。
  
      欧阳幸月也看到了报纸,她先是不敢相信,以为自己看错,『揉』了『揉』眼睛后,她忽地噗哧一声娇笑出来,她那冷若冰山的俏脸竟然有融化的现象。
  
      周海蔓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笑,却没想到###今天被一份报纸给逗笑,某种意义上说,叶无天也算是功臣一个。
  
      “###,你说他是怎么想到这招?一个大男人用这种方式去骂人,感觉很奇怪。”
  
      欧阳幸月放下报纸,“这事你不能问我,得去问他就知道了。”
  
      周海蔓微吐舌头,她是不可能去问叶无天。
  
      “据智脑传回来的资料,这间报社是司徒家的产业。”周海蔓说道。
  
      “司徒家么?”欧阳幸月内心忽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是他找司徒薇帮忙的?
  
      周海蔓留意到欧阳幸月的失落,第一时间就反问自己,自己说错话了吗?
  
      作为这事的始俑者,无天同学却不知道外面已经传疯了,四处都在议论着此事,据事后不完全统计,很多看到这则新闻的市民们将嘴里的茶,咖啡,或者其它一些饮料的全数喷到电脑上,因为这则新闻,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过百万。
  
      一个男人,能想到用这种方式来发泄与报复,也算得上是一朵奇葩。
99uu娱乐